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刀声(5)

山鹰2007 收藏 1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嘣!”临头当空爆炸的手雷,立时在惊涛拍岸似的浊浪中,绽开了一团轩然波澜。数以千计的细碎破片,立时在劲爆的罡风中,没留分毫死角的蹿向了横向支壕,刚刚托起枪来,措及防的敌人。 “啊……”不论是1、2个被破片侵透的;还是更多被当头一计闷响,砸下去的;横向堑壕,凌空爆炸手雷炸点半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嘣!”临头当空爆炸的手雷,立时在惊涛拍岸似的浊浪中,绽开了一团轩然波澜。数以千计的细碎破片,立时在劲爆的罡风中,没留分毫死角的蹿向了横向支壕,刚刚托起枪来,措及防的敌人。

“啊……”不论是1、2个被破片侵透的;还是更多被当头一计闷响,砸下去的;横向堑壕,凌空爆炸手雷炸点半径2、30米内的敌人,惨叫着倒了下去!待得多数只是有惊无险者,疯子一般抖落一身泥水爬起身来;泥水雨水,模糊了他们视野中。脚踏左右拖拉步,身形摇摆不定,持刀疾走;以及一转身,奔到了Y形壕沟,大约交叉点,不到十数米的边缘。眨眼和滚出纵向堑壕的敌人撞在一起!周匝逼近,能分辨出敌我的急促枪响,豁然消减。

“吼!”不论横沟纵壕,除了数个沿沟多方向,向万象森扑来的敌人;将近20条疯狗立马一涌而上;丝毫不畏惧随时可能一发炮弹稍稍放近,就会要了不少人的命;就在Y形壕沟前,2、300平米不到的三角地域,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把不到1分钟之内,连宰十数条疯狗,脚下几乎就没停过的老甘围拢——

什么是百人斩,千人敌?当已经深深植入当面敌人心中,几乎控制不住的死亡的恐惧从这狭小的三角地域扩散开来;再疯狂嗜血的兽性也会变成闻风丧胆的怯懦;再不吝人命的冲击无知无畏的自杀!同样敢于刺刀见红的敌人明白,要是不迅速解决掉老甘这白刃战中纵横无敌,深不见底,吞噬人命的黑洞;死亡与恐惧就会像扩散出去致命癌细胞,不管直接还是间接,不光会要了自己的命,更多人的命,更会直接严重恶劣影响到自己拚死一搏的战局!

为此,他们必须不惜代价消灭掉掉老甘,这霎时成了他们的心魔和挥之不去的梦魇……然而一片混乱至极;恐惧误伤,眨眼便失去了开枪时机的敌人;在深明个体实力差距下,也只有以这样的方式,用刺刀解决问题!

单手持刀,刀身平直,刀刃向下,刀面贴背,横拦于腰后。在瞬间周匝敌人围拢的如林刺刀中,终止住了如风的脚步,双脚一前一后站成了弓步形。蜷着腰,霎时只是微微喘着粗气,嘴角不改一丝轻蔑冷笑着,四目相投,看向近在数步之内恨不能生啖其肉的双双血眸;在仓惶扒起身,率先围拢挺起刺刀的敌人眼睛里,如飓风般侵袭裹着扑面而来的急风暴雨,瞬间似乎凝固了!

静如岳,定如松,折如弓;拦腰藏刀在身后。仿佛亘古未变的崔巍大山就矗在了自己眼前。十方之内,一股犹如三九严冬般的彻骨寒意与泰山压顶般的莫名压力,陡然如电噬般侵袭自己的身心,令自己仿佛喘不过气来!瞬间紧张狂跳的心脏,百爪挠上了似的痛痒发毛,毛发竖立——

夜战八方藏刀式!

“杀!”一声断喝,仿佛九天龙吟;一步踏来,似乎山河将倾。

在仓惶间,几乎被逼人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敌人眼睛里,被围拢稍稍一停的老甘,立时裹着暴雨倾盆,萦绕满身的蒙蒙白气,仿佛一往无回的向自己撞了过来!疾动疾闪之间,在当头裂电横空的映衬中,登时就像是巨大阴影笼罩,吞噬自己,纵然倾盆暴雨,也盖不过浑身血气弥漫,厉鬼惨嚎的尺郭地藏!

面对猝然引爆了心底里最深层的恐惧,任何人瞬间都只有两种本能反应:一种是面如土色,仓惶失措,乃至于下一刻屁滚尿流,仓惶逃命;另一种即是,外强中干,歇斯底里,瞬间完全丧失理智的疯狂死拧到底!

“吼!”面对神动,似形动的老甘;当面受当其冲,受到老甘,气势汹汹一步踏出气机牵引,立马怒吼咆哮着推出枪来的三个敌人,明显是属于第二种。

疾步,疾停。一瞬间面对次第推出刀来的三柄刺刀,面对三条远近不同俱在当面不足5米外的疯狗,老甘立时报之以,阴谋得逞的轻蔑冷笑!

根本无视眨眼即将推进自己怀中的刺刀,身随步意,刀随身行的老甘;拦腰藏于背后的缅刀亮了出来,同时刹那只待敌人推出刺刀后迎着推来的刺刀,拧腰侧身,虚步向后轻轻一跳……

“诤!”火星一绽,刺刀张了眼似的,就硬生生撞在了向斜上冲其撩起的厚实刀背,挂上缅刀护腕!顿时率先一刀推来的敌人仿佛如遭雷击,刀尖自胸前迎面而过;瞬间在敌人绝望的眼睛里,随着老甘立马一步小跳回来,一抹阴风般的锋利冷洌,瞬间深深入肉,划过了自己脖子!

缠头裹脑!

仅仅一合,井喷似的一蓬飙红,眨眼间激溅了次第刚刚推刀而出的围拢身前敌人满脸!电光火石之间,管他俩个敌人是怒,是惊;是有备还是无备;都不由得在这生死决于一瞬之间了眼;步如风,动如云,迎着飙血喷面,本能眨眼,同时骤然惯性的推刀过来,在下一刻睁开瞬间错愕的眼睛里;微侧过身,一脸狞笑不改的老甘,竟然迎着当面推来的刺刀奔了过来!

顺势抱刀斜横胸前,手如流星,目光似电;面不更色,面对骤然推入怀中的两柄刺刀,刀随身走,拉刀一磕——

“诤!诤!”几乎同时一个戳柄,一个刀背上托,立马金铁交击出两声脆响,就让两柄骤然推来的刺刀,就在老甘悍不畏死的舍身冲击力下,一个崩偏,一个崩断,都无功而返。下一刻,随着刚刚立定的两个敌人回枪过来;挡开,又一个小跳的老甘,在一挡上托刀背的同时,已经一个小跳到了两条疯狗间彼此不过一步距离的身前!

双峰斩关!

“唰!唰!”三人相距不足2尺间,刀光似电,陡然左右往来当空划出凄厉的弧线,犹如鹰击长空,鱼跃山涧,径直向两条疯狗的颈项劈了过来!不待前一个几近斩首的,喷血如柱,颓然倒在暴雨泥泞中骤然结束浑身短促不甘的剧烈剧烈抽搐;根本来不及一声惨叫,又两泓带着心脏强劲泵力的猩红飙血顿时冲天而起!

眨眼间,暴雨倾盆中,方圆三丈之内满天血色,就像是拧开最大的淋浴喷头,形成了一阵笼罩老甘周身,淡淡蒸腾,漂泊弥散的猩红雾气——

“杀!”气发丹田,一声断喝惊破敌胆;一瞬间,狂飙乍起!在当面就近不过数步外4个敌人,目瞪口呆中,眼前一花,身子猝然一矮的老赶,眨眼就像飓风般卷袭而来!在他们瞪大了赤红充血的眼睛里,方寸间,满眼尽是犹如排山倒海之势,血色狰狞的惊涛骇浪!

用近十条人命,亲眼见识过老甘地趟刀威力的当面敌人,深知就是拼得自己一死也绝不能再让老甘这般横行!

“呀——”面对有若实质嗜血修罗般的腾腾杀气,刹那,首当其冲,浑身罩得一慑的条疯狗;立时激发出仿佛凶兽不甘垂死般的疯狂,嗥叫着,向似乎即将故伎重施的老甘一刀推了上去!但疾速运动的瞬间,血红着双眼一枪推来的敌人,根本无法察觉到,老甘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削的轻蔑冷笑!

“诤!”一声清脆,金铁交击。在由上至下,一枪刺来敌人难以的置信眼睛里,随着猝然矮身,转体,侧踏在身前的老甘,混身一颤,霎时就将刺刀崩飞了出去!一股自凝聚周身透劲的枪尖,传来的一股震颤巨力;仿佛电掣一般,直令虎口发麻的自己,好似遭遇雷击。

下一刻,作为这一切始作俑者的老甘,瞬间已忽如大鹏振羽,一飞冲天!就在自己身前距离2步不到的地方,瞬间幻出一道残影,直令一耳生风,眨眼将要自己的一手侧掠了过去!几乎在同时,当面敌人感到的,是一缕疾如闪电,划过自己颈项一侧,渊自阴曹地府的莫名寒意——

天怒人怨,妖气冲,举刀齐眉!

“唰!”步似疾风,身如浮云,推刀献月;在一条条疯狗,双眸俱赤喷火的目眦欲出中,敌我错身而过,刀光闪现处,一泓抽干鲜活肉体所有生命的血如井喷,立时裹着老甘弥散周身的腾腾如苍茫雾色的猩红血气,风卷残云般的向着不出3、4步外的自己奔了过来!来不及发出一声,颓然扑倒在暴雨倾盆的泥泞中,浑身剧烈抽搐着,汩汩喷血,就像宰杀的公鸡,绝望不甘的走完人间最后一程;其后一条条疯狗,怒吼咆哮,挺枪而来的疯狗,瞬间仿佛看见了,下一刻的自己!

“吼!”歇斯底里的咆哮,悍不畏死的冲击;不管是,真正怒不可遏,还是用变本加厉的暴戾乖张掩饰着自己仓惶的内心。当面,明明是以众凌寡,群起围攻的敌人,反倒更像是重伤垂死的凶兽,绝望嗥叫着直冲老甘!暴雨淋沥中,三柄衬着闪电色泽的雪亮刺刀,骤然从当前三面参差错落,次第向杀气逼人,迎面而来的老甘奔过去!

散开点就不会被一并捆杀!?笑话!

脚踏疾绞连环步,单手提刀,根本无视一侧前后推来的刺刀,迎了上去!步如沉铁,其快如风,下一刻持刀抡双臂,成力劈华山之势;暴雨雷霆之间,在即将一枪推入怀中的敌人,刹那未战先怯,瞪大满布血丝的眼眸里,就像陡然无限涨大的毗沙门天,神威如狱的巨大佛影,顿时笼罩自己!

“呀——”面对不甘气势受挫的疯狗,立时咆哮着中空发力,瞬间加力枪刺更快上了两分!划出一条雪亮的笔直轨迹,向着敌我距离不过一尺,中门大开的老甘一枪推了过来!然而即在此刻,那令敌人喘不过气来,仿佛泰山压顶般无形压力,顿时在敌人一枪推来的当途,随着敌我猝然逼近,毫无征兆的愈发沉凝起来!

直到此刻,被老甘一往无前的气势瞬间迫得一慑的敌人,这才刹那的绝望中发现,只顾其上不顾其下的自己,正让全力推出的刺刀与中门大开,几成力劈华山之势的老甘,逐渐偏离!

“吱!”单凭身法闪避,不过数寸,电光火石之间,枪长率先发难的刺刀立时撕开老甘的马甲,擦破些身上皮肉蹭空了去!上一刻,同时赋予自己梦魇般绝望恐惧的一缕致命森寒,刹那后,同时间也袭向了自己——

变劈为抹,一是刀砍,一是收身不及主动撞上抹脖儿来的致命刀锋,“唰!”两身一错,刀光闪过,短短不过一秒间歇,又一泓新鲜的温热飙血立时冲天而起!眨眼间,即把当面迫近不知什么叫绝对实力差距的两个敌人,措不及防人血扑面!

一步踏出仿佛山河将倾;转腕撩刀,随身而至,根本不给刹那被惊呆了的敌人,丝毫喘息;一抹致命的冰冷森寒,顿时向下一个意欲垫步刺来的敌人横腰捆了过去!

“啊——”反应还算及时的敌人,立马虚眯着人血扑面的眼睛,不顾一切的向后退跃。然而下一刻,在其惊骇的迷离视野中,真可谓步步紧逼,不依不饶的老甘,眨眼脚步似乎丝毫不受凌厉刀势影响,粘着自己迫到了自己的身前!暴雨倾盆,裂电横空,猝然顺势一翻腕,把暴雨中滴答着不绝猩红鲜血,闪现着斑驳冷艳妖冶的缅刀,高举过头;仿佛,山岳崩塌般的无形压力,直令踏在身前3尺内,根本就没空间让仓惶退跃后的敌人,完全挺出刺刀来!一瞬间,不顾一切还想仓惶向后退跃的敌人,唯有瞪大了惊怒交加的眼睛!

“呀——”三人围攻之势,瞬间作古;一手侧,妄想打个时间差,黄雀在后的敌人,这才同时不顾一切的一个突刺自一侧冲老甘一枪奔了过来!刹那仓惶间,根本没意识到,几乎同时举刀过头,佃步跟上,挺腰一刀劈下的老甘,踏足,拧腰,抡刀的方向,都是刹那早有预计的直冲自己——

“诤!”刀光闪现,势若雷劈!轻薄的缅刀绝非自重4KG,连枪带人一并劈作两半,无往不利的鬼头大刀。但一身功夫生死血战之间已晋臻宗师之境的老甘,单凭运刀如神,眨眼精准击中了全力推来的一枪前端力点,盖刀一劈,眨眼直令刺刀基座火星迸溅,木削激飞;推向老甘的匕首刺,眨眼就像削掉的青菜头,没了根基,掉落到足下满地血色泥泞里。

“唰!”一泓如有武侠小说刀罡剑气的泼风间隔一尺之内,亦带着方寸间毛骨悚然的破空声,眨眼生生撕裂的皮肤,在敌人猝然不知所措的留下一道划破当面的细细血线,在暴雨倾盆中顿时消逝!

“啊……”被这眼前一刀,吓呆了的敌人,这才来得及,本能向后跳开。不等刹那敌人自己稍稍定神,身边顿时传来一声惨叫!

骤然一刀刚刚剁下去,顺着侧身盖刀的姿势,随之一提腿;“嘭!”“啊……”眨眼间,只有瞪大眼睛,以为死定的疯狗,眨眼就被老甘一记脚劲十足的旋风踢,踹在腹股沟旁(这个离DD也很近,汗……),就像个结结实实挨上大沙包,崩飞出丈余,摔倒在暴雨泥泞中,只顾得撕心裂肺的惨叫与翻滚!

上前一步,收身一矮,“唰!”裹着满身弥散的淡薄血气,就像一鞭子抽动陀螺一般,迅猛转过侧身90度的身体;刀光如电带着致命的冰凉,一缕令人毛骨悚然的阴风,顿时向被吓得向回跳敌人一脚抹了过来!

两步内,几乎贴身距离,顿失了最佳武器,仓惶失措的敌人,唯有向继续后跳。还由不得眨眼间,数步距离围拢过来的敌人,嗥叫着挺枪救人。下一步,刀随身走的老甘,已然转过嗜血森寒的刀刃;蓦地拔身而起!

上下翻飞,刀势忽如大江奔流,滚滚不休的森寒冷冽,顿时又像雷切、鹰击一般,向霎时节节败退的敌人肩颈劈了过来!在当面敌人视野里,生命最后瞬间只见到了跳步舍身撞入怀中的老甘,面不更色,犀利的眼眸中迸发而出仿佛吞噬一切的滚滚烈焰——

追往事,寒风扑面,拍案而起!

“唰!”说是迟,那是快,短短2、3秒,2死1伤惨剧眨眼又已一泓猩红飙血,井喷而出成就了一地几近斩首的尸骸,横陈于天崩地裂,暴雨倾盆的遍野泥地里。

几乎无视从背后终于晚一步扑出横向堑壕,次第以百米冲刺速度终于从背后顶住脚,围拢周匝敌人,迎着当面数步外,远近左右,7、8个围成一团,暴雨淋漓着森森铁色的如林刺刀;霎时与面部扭曲,双眸喷火,偏偏静若寒蝉的敌人四目相投;“桀桀……”天生煞星的老甘,仿佛嗜血成狂的恶魔,在雷电交织,暴雨倾盆中,喘着不甚剧烈的粗气,顿时报之以几乎嚣张狂妄的狞笑!

步履不停,稍稍放缓,其沉稳似崇山巍峨;同时横刀胸前,只手轻抚过暴雨涤不尽饱饮人血的森寒刀刃(不是玩酷,这是起手式顺带检查刀口磨损)。天崩地裂,电闪雷鸣里,随着瞬息间气势如泰山压顶般的步步踏出,周匝围拢挺枪迎了上来的敌人,这才深切体会到什么叫不寒而栗,什么叫步步惊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