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狼 正文 第六章

铁血姑娘 收藏 2 2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size][/URL] 第六章     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了,慵困地跳下车厢,清新但又刺骨的冷空气立即包裹了我。使我周身打颤,又使我精神一振。我伸了个懒腰,就走到一边撒尿。远离了人烟,极目望去,没有一丝人为的痕迹,满目全是没有一点杂质的雪白。没有人迹的地方真干净,没有纸屑、没有垃圾、没有噪音、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


第六章

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了,慵困地跳下车厢,清新但又刺骨的冷空气立即包裹了我。使我周身打颤,又使我精神一振。我伸了个懒腰,就走到一边撒尿。远离了人烟,极目望去,没有一丝人为的痕迹,满目全是没有一点杂质的雪白。没有人迹的地方真干净,没有纸屑、没有垃圾、没有噪音、没有污染。这时,我才觉出人是世界上最脏的东西,人走到哪里,就把污染带到哪里。本来洁净得没有一点杂质的雪原,由于我们的到来,留下了大便、小便、固体燃料和木材燃烧后的灰烬、洗锅倒掉的残汤剩饭,汽车漏下的机油汽油、大便用过的手纸、抽剩下的烟屁股、吐出的痰和鼻涕,使圣洁的雪原遭到了我们这些人类的蹂躏。 起床后,我们按照作战方案的规定,打背包、拆帐房、装车、发动车、检查车辆。 吃过饭,出发前的工作也准备完毕。 我和石技术员、李石柱、王勇刚望着温泉兵站的方向,按照来的时间计算,雷指导员他们该回来了。 “杜班长,小朵玛怪可怜的,奶奶去世了,阿爸又跟我们执行任务,就算上了寄读小学,身边也没有亲人照顾……”李石柱对我说。 “别说在青藏高原,就是在咱陕西,也有好多孩子上不起学,谁又能把学校办到无人区边边上。再说,上那么多学有用处,在这青藏高原上,放牦牛放羊挤奶子打酥油,用得上学问吗?叫我说,小朵玛没有亲人照顾,找个寄读小学有吃有喝有人照看,等她阿爸执行任务完了领回去就行啦,你还指望她读大学当州委书记?”王勇刚不以为然地说。 “咋不能当州委书记,现在是新社会,男的能干女的也能干。报纸上登了那么多女飞行员、女拖拉机手,女的还能当中央委员哩!”李石柱反驳他。 “你懂得吃饱了不饥,那是树立的典型你懂不懂。全中国那么多飞行员,才有几个女的,还是开运输机的,咋不开战斗机和美帝苏修开火呢?咱中国有多少个汽车团,汽车兵起码有多少万,有几个女汽车兵。就拿咱们这次执行任务说,几百个汽车兵和测绘兵,全是男的,没有一个女的,要是颠倒过来全是女的,你说任务能完成吗?叫我说呀,小朵玛还是不念书好,长大了嫁个藏民小伙子,饿了有牛肉羊肉吃,渴了有羊奶牛奶喝,守着雪山草原,激动了跳跳舞唱唱歌,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多好。要是当了州委书记,嫁人都难,谁敢娶州委书记当老婆……”

“你这是封建残余……”李石柱说服不了王勇刚,就拣几顶大帽子扣过去。 “扯闲淡,有力气没处使了捡块煤拿到雪山上洗去,什么时候洗白了什么时候回来!”雷指导员的车子还没有出现,我心里烦乱。昨天已经耽误了半天的路程,今天必须赶回来。 “王勇刚,你知道美国的军事达到什么程度?人家的卫星在天上,咱们部队的一举一动人家都能拍下来,再自动传输回去,连咱们刮没刮胡子都看得清清楚楚。人家的导弹能在楼房的间隙里钻来钻去,寻找目标。人家基辛格到上海、北京访问,做的什么事情说的什么话,人家的电视当时就能播出来。我们中国老百姓还不知道电视是什么东西,人家为啥先进,就是人家掌握了科学技术。人家的奶牛一天产六十多斤奶、人家的猪四个月长到二百多斤、人家的鸡一天下两个蛋,人家早上是牛奶、面包,中午有肉有蛋还有啤酒。要是小朵玛这一代都能念到大学毕业,都能搞科学实验,到那时候肯定会有比咱们现在穿的大衣、棉衣暖和几百倍的服装,我们还会冻死那么多战友吗?我们还会晚上轮班发动车怕冻坏发动机吗……”石技术员说得不紧不慢,但我们听得十分入耳。 “王勇刚,一会儿雷指导员的车来了,你去替换驾驶员,让驾驶员到我们的车上睡觉。”我给王勇刚下达了任务。 “没问题,我开车你放心,保证不会出事情。”

“杜班长,回来啦,雷指导员回来啦!”李石柱欢叫起来。 我们顺着李石柱手指的方向,果然看见雪原的尽头有个极小的黑点,似乎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但仔细看去,它还是极慢极慢地扩大。我的胸臆中立即腾起无比的轻松和欢愉,提了一夜的心落下来了。 黑点又大了一些,终于看清是汽车的轮廓。王勇刚跑到驾驶室里,摁了几声喇叭,洪亮雄浑的声音在雪原新的一天猝响起来,打破了冰山雪川亿万年的沉寂。 雷指导员的汽车也按了几声喇叭,同样洪亮雄浑。 “雷指导员——”李石柱朝着雷指导员的汽车奔跑过去。 “雷指导员——”我们也跟在李石柱后边,呼喊着奔跑过去。 汽车停下了,雷指导员和仁丹才旺钻出驾驶室。 “雷指导员,小朵玛安排好了?”李石柱迫不及待地问。 “安排好啦。兵站的同志说,元月份大雪封山,除了执行任务的军车,几乎没有地方车辆过往。等到三四月份后,他们想办法让顺车把朵玛捎到玉树州。咱们连队前几年一直配属玉树军分区,关系很好,我和他们的司令员、政委很熟,我给他们写了信……”雷指导员说。 “才旺,你这下放心啦。”王勇刚拍着仁丹才旺的肩膀高兴地说。 我又布置全班的驾驶员,副驾驶员分工检查这辆车的技术状况。十几分钟后,我们班六台车又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越朝前走,人类的痕迹越少,甚至连牦牛粪、羊粪都难以见到。雪更洁白了,风更刺骨了。但我们休息了一夜,又吃了热饭,身上有了抗寒能力,就不觉得寒冷多么难以忍受了。我们驾驶的车辆,在这圣洁的世界里一点一点地向前挣扎。 忽然,我们发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冰馒头,直径大约有三四十米,有两层楼高,晶莹剔透,如同巨大的翡翠宝石,冰馒头上还有几道炸开的裂纹。我们被这个奇特的景观吸引得停下车辆,走出驾驶室,惊奇地望着这个冰馒头。李石柱跑到冰馒头跟前,把裤带一勒就朝上攀,刚爬上一截就滑下来。 王勇刚从车上掂下洋镐,对着冰馒头挖了一下,挖下了一小块冻冰。晶莹剔透如同翡翠宝石般的冰馒头上出现了一个白茬,格外难看和不协调。 李石柱抓住王勇刚的洋镐,说:“不要挖啦,你看这冰馒头多好看。你这一挖,就把这绿色破坏了!”

王勇刚推开李石柱,说:“我就要刨开它,看看里面到底是啥东西,怎么这么绿?”说着又狠狠挖了一下,刚才那个白茬又扩大了一点。 “王勇刚,这是佛爷的圣物,挖不得,佛爷要惩罚我们的。”仁丹才旺走到王勇刚前边,挡住他的洋镐。 “不就是个大冰疙瘩,又不是金银珠宝,佛爷要它有什么用处?”王勇刚推开仁丹才旺,还要挖。 “草原上的一棵草一块石头都是佛爷的,这也肯定是佛爷的圣物……”仁丹才旺又挡住他的洋镐。 “王勇刚,我们昨天答应过仁丹才旺,我们只完成测绘任务,不损坏可可西里的一棵草、一寸土地。仁丹才旺不让你挖,你就不要挖了。”

王勇刚掂着洋镐怏怏地退到一边去了。 “没有必要挖,那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冰还是冰。”石技术员给王勇刚解释。 “冰怎么会呈绿色?”王勇刚不相信地反问。 “形成这个冰馒头是由于泉水的作用,外边结了冰里面的泉水还朝外涌,冰馒头就越来越大。冰馒头上的裂纹就是下面的泉水造成的。由于泉水没有污染,冰馒头的冰又特别大,所以就成了晶莹剔透的碧绿色。”

石技术员讲解冰馒头形成的原理时,王勇刚在冰馒头上挖的白茬消失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仍然是那么光滑,那么碧绿晶莹。 “雷指导员,快看,上面的白茬没有了!”李石柱惊奇地对雷指导员说。 仁丹才旺又对着冰馒头合掌鞠躬了,对我们说:“我刚才给佛爷祈祷了,佛爷饶恕了我们的罪过。这是佛爷的圣物,要不它被挖了那么大一块,这么快就变得和原来一样啦。”

“石技术员,你说这是什么原因?”李石柱朝石技术员跟前走了几步。 “这是冰馒头里面的泉水的作用,由于泉水不断地朝外涌,被王勇刚挖的地方就成了低凹,泉水就朝那个地方流,很快就把它修复了,我们也就看不出一丝被挖过的痕迹。”

“这地方真好,有这么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说不定可可西里深处好看的东西更多。”李石柱跑到冰馒头跟前,褪下手套在上边摸,摸得很有感情。 “无人区里没有人类进去过,肯定有许多我们很难看到的自然景观和珍稀动物……”石技术员微微仰着头,目光越过冰馒头,望着远方的天际。 天晴了,被风雪掩蔽了多日的太阳出来了。天也蓝得出奇,蓝得没有一丝杂色,像被风雪擦过一样,显得那几朵云也出奇的洁白,像地面上的雪浮上了天空。太阳出奇的浑圆,阳光照在雪地上,放射出刺眼的光。我们感觉到眼睛痒痛流泪,这是雪盲的前兆。我们取出上级配发的墨镜戴上,无人区的天一下子黑了许多,眼睛的刺痒也减轻了许多。 “才旺,把墨镜戴上,防止得雪盲症。”我走到仁丹才旺跟前。 “我不会得雪盲症,我们祖祖辈辈在青藏高原过日月,从没有人得过什么雪盲症。”

我想了想,觉得仁丹才旺说得有道理。我在青海西藏开了这么多年车,还没有听说藏民同胞得雪盲症。 仁丹才旺又跪在冰馒头跟前磕起头来,嘴里又嘟囔起我们听不懂的藏语。 “才旺,你刚才都磕过头了,也念过经了,怎么又磕起头来啦?”王勇刚走过去拉仁丹才旺。 仁丹才旺又坚持磕了几个头,才爬起来,认真给他解释:“在任何时候都要想着佛爷,佛爷宽恕了我们的罪过,我们要感谢佛爷,佛爷会保佑我们平安吉祥。”

“石技术员,你说巴西亚马孙河大森林是怎么回事?”李石柱走到石枝术员跟前,很尊敬地询问。刚才石技术员说到了亚马孙大森林。 “亚马孙河是巴西国家的第一大河流。亚马孙河流域全是原始森林,许多地方人类都无法进入,被世界公认为地球的肺,调节地球的气候,过滤人类所造成的污染。如果亚马孙大森林遭到破坏,就像人的肺受到伤害一样,地球的气候就无法调节。我们马上就要进入的可可西里无人区,也是地球上仅有的几块没有遭人类破坏的地区……”

“这有什么难的,我们不去开发亚马孙大森林就行了!”李石柱抓起一把雪,揉成一团向远方扔去。 我也抓起一把雪,我觉得青藏高原的雪比我们家乡西安的雪硬。我们家乡的雪抓到手里,冰冰的,绒绒的,给人很柔软的感觉。以致好多年以后,我写到家乡西安的雪是用柔软来形容的。而这海拔五千多米的雪异常坚硬,如抓了一把冰冷的砂石,揉雪团时在手掌里发出嘎巴嘎巴的碎响,响声也显得十分坚硬。石技术员也抓了一把雪,但没有揉成雪团,只是在手掌上来回摩擦了几下,又扔回雪地上,才接着说:“事情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

我无法看清他墨镜背后的眼睛,但能感觉出他的目光越过冰馒头的顶部,望着延伸到无人区的天际。 “石技术员,我们没有文化,但我们知道人要吃要喝要活命,人总不能没有房子住不去砍树盖房子,没有粮食吃而不去砍树换粮食。我们家乡有句话,今日有酒今日醉,哪怕明天喝凉水,先把今日的命保住,明天的事情都很难说。就拿我们来说,今年的这个时候把车开进无人区,明年这个时候能不能开出来还不知道……”

石技术员望着滔滔不绝的王勇刚,叹了口气,再没有说话。 “我们又不是没有吃的,我们有肥羊、有牦牛、有青稞、有酥油、有砖茶,还有鼻烟,这都是佛爷恩赐给我们的。我们为什么要闯进佛爷的圣地,还要画出图来让别人闯进来,会惹佛爷生气的。佛爷会收走我们羊群、牛群,我们世世代代都要遭罪的。”仁丹才旺又抓住机会宣传佛爷的功德。 雷指导员一直看着石技术员,没有说话。从他面部表情看,他不赞同石技术员的观点。人家是兄弟部队的干部,他就没有把不同意的意见说出来。但是,雷指导员把对石技术员的意见,巧妙地通过对仁丹才旺的话中表露出来:“仁丹才旺同志,你是我们的向导,也属于我们部队的一员。我们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排除一切困难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战斗任务。我们没有资格去预测可可西里无人区的未来,更不能有影响执行任务的情绪。”

仁丹才旺不再说话了。 “才旺,雷指导员说得很对。我们是军人,我们应该全力以赴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测绘任务!”石技术员说。 雷指导员对石技术员点了下头。雷指导员只是初小文化程度,石技术员给只有初小文化程度的人讲亚马孙大森林,显然太不切实际了。就连我这个初中毕业生,也无法理解地球还要长肺、地球还要呼吸,森林和我们吃饭、睡觉、过日子有狗屁关系,美洲的亚马孙大森林能让中国的地里多打粮食? 我们离开了冰馒头,又继续前进。我调整了驾驶室的人员,我是首车,仁丹才旺肯定要坐在我车上。雷指导员和石技术员为了便于指挥部队,也要坐在我车上,王勇刚和李石柱都坐到后边的车上去了。又前进了两三个小时,仁丹才旺把刚掏出来的鼻烟壶没有往指甲盖上倒鼻烟,又揣进了怀里。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我和雷指导员、石技术员的注意。 “才旺,你怎么啦?”雷指导员问。 “指导员,我们已经到了佛爷的圣地了,就是你们说的可可西里无人区了。我们祖祖辈辈的规矩,走到这里就不能再朝前走了。”

“才旺,你刚才还……”我担心仁丹才旺变卦。 “杜班长,你们放心,我现在也是干解放军的工作。就是佛爷要我死后入地狱,我也要给你们带路。”仁丹才旺又掏出了鼻烟壶。 “才旺,好样的,噢呀!”我一高兴就汉话藏话一起说出来了,“噢呀”是藏语“好样的”。 “才旺同志,你真是好同志。我们这次进入可可西里测绘,动员了五六十台汽车,三百多名测绘人员,两年就可以把可可西里测绘一遍。到那时候,你可以带着朵玛到可可西里放牧,让牛羊吃得肥肥的,还可以打猎。政府可以在这里开矿山,这里就会有毡房、楼房。我们可以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建设一个比玉树、格尔木还大还漂亮的城市……”雷指导员兴致勃勃地给仁丹才旺描述可可西里无人区的美好前景。 仁丹才旺拿鼻烟壶的手不动了,脸上的神气又不对头了。 石技术员用肘碰了一下雷指导员,雷指导员立即改口说:“才旺,我刚才说的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还要尊重广大藏民同胞的意见。如果你们认为可可西里无人区是佛爷的圣地,不允许人们闯进去,政府会尊重藏民同胞的意愿,禁止人们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

仁丹才旺拿鼻烟的手又活动了,脸上的表情也活泛了,我们这才舒了口气。以后,我们再不敢在仁丹才旺面前说开发可可西里的事情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