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12月12日2点35分。阳明堡东。小雪纷飞。

“两位,不用装死了……我既然收了手,那么在没有另发生不愉快事之前,我是不会再揍你们的!好了,这就告辞,下次谈判时见!”王慧敏说完,笑吟吟地转过身,对代琴说,“琴,走吧!”

“八嗄!疯女人你尽管走,别想着我还会跟你谈条件!”躺着的小野阁下一听,突地活了过来,咬牙嘶声道,“我死也不会向你投降的!”

“啧啧啧,原来你不止是笨,还傻得可怜!”王慧敏转过身来,啧啧摇头道,“……试问,你这样对我说出来,是想现在就死么?”

小野一听,顿时石化了一般,整个人都僵硬得不能动了。

“蠢货!”王慧敏轻轻地吐了口气,轻蔑地笑了,“怎么,不想死么……要不要我再给你一个机会。”

不能把这件事情办砸了,她当然心里清楚,如果真把小野田宽郎逼个鱼死网破,大伙儿可饶不了她,她岂能不明白这关节的重要?王慧敏这种人,是平常大大咧咧地看着没心没肺,真一旦遇到了重大事件,就会为战而战,完全无所顾忌了。

“你……说!”小野牙根紧咬,目泛凶光,如蛇般地盯着王慧敏,却不能把她怎样。

“很简单,想不跟我再谈,那也成,只要你回去向你的手下们宣布一句话……”王慧敏伸出了一根指头,摇了摇,“这句话很简单,你只须把所有人招集起来,宣布:凡有人愿意向我军投降的,你联队部绝不阻拦,任其发展……宣布完后,不管成不成,我还可以放你单独安全离开……怎么样,条件优渥吧!”

这算什么条件?那还不如让自己直接通电叛国呢!小野田宽郎气的嘴歪眼斜,嘴唇哆嗦着说:“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没有这么谈事的,做人不能这么无耻!”

“这有你们无耻吗?”王慧敏哈哈一笑,走上一步,眯起眼向他俯压过去,森然道:“为什么不能?我就笃信一句话,人不狠,立不稳!你看我像立不稳的人吗?”

小野田宽郎脸色铁青,目露凶光,对她怒吼道:“你混蛋,你稳个屁,你稳你干嘛打我……你不要把我逼急了,我绝不会向你投降的!”

王慧敏摇着手指,悠然道:“小野田宽郎,你怎么又忘了,要毁约的是你好不?我只不过是和你了结下私人恩怨,投不投降是你的事,用得着这么气急败坏吗?”

“我……”

“你什么你!说吧,你想要怎么个死法?”王慧敏走过去,把那指挥刀一脚踩住,冷笑道,“说吧,你是要自己切腹呢……还是要我帮你割下你的人头?”

“我……”小野田宽郎大汗,这二条路他当然什么都不想选。因为,他从来就没想过要死!

“怎么!不想死么……不想死就不要装硬汉,若你一定想效法板恒征四郎的话,我并不介意我再轰杀了一个日军中将后,再添上一个大佐的亡魂……”王慧敏说着,把那指挥刀一脚踢开,淡淡笑道:“小日本儿,你以经引火烧身了,我只能对你说声——好自为之!”

王慧敏说完当既再不说,转身便走。

底牌已经掀开,现在就得看小野田宽郎怎么出牌了。

才刚走两步,小野田宽郎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沙哑疲倦,了无生气:“将军阁下,下次谈判……还是你来吧……”

王慧敏夷然一笑,转身回头,微笑道:“这就对了。不过,你就不能给你的部下们带上一句话吗?”

“我……我暂时不能……”小野田宽郎看了她一眼,眼中光芒一闪,似想到了什么,随既又耷拉个脑袋,象个霜打的茄子般低下了眼。

王慧敏似失望地摇了摇头,然后深吸一口气,努力牵出一副轻松的笑容道:“小日本儿,请你尽快向我提供一份投降计划书,我在仔细研究之后,我会决定……接受你的投降与否!”

王慧敏说完,大笑而去。

成功女人的气质、成功女人的自信,绝不是凭着身高相貌,摆几个又酷又帅的POSE就扮得出来的。

缓缓呼出口气,王慧敏挑开了帐帘,迎着雪花深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紧握的五指也一根一根地松开……

“结束了!”

王慧敏在心底里呐喊了一声,反手撩下帐帘,昂了昂脖颈,任那风扯着雪,扑向她的脸膛!

风雪呼啸,王慧敏没有等待代琴,如果现在回头,她担心自已会情绪失控,要知道,她刚才在踢指挥刀时是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当场击杀……她就那么大步地走着,使劲地踩着脚下的雪。

“敏,等等我。”代琴咯吱咯吱的在雪声中追来,王慧敏霍然止步。

风吹过,帐篷中又恢复了静寂,死一般的静寂。

是夜,夜凉如水。

王慧敏掏出了两根烟:“来,代琴,咱们姐妹酎一根!”

代琴兴奋地接过了烟,“嚓”地一声点燃,长长地吸了一口,整枝香烟立即燃去了六分之一。

烟草的味道缓缓沁进她的身体,疲乏的身子轻松了许多。迎着吹拂着她头发的冷风,代琴眯起眼望满天的雪花,悠悠地吐了一个烟圈,愉悦感溢满了她的胸膛。

王慧敏望着代琴笑笑,又迎着冷风梳理梳理了头发,任那风雪滑落在颈里,挺直着腰板儿昂然向雪地里走去,胸腑间,颇有一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得意……

帐篷里。

小野失魂落魄地爬起来,目光狠毒,脸上仍是满是他自己的血,他恨恨地盯了一眼那摇动的帐帘,接着扯出那写着草拟条款的文件顺手撕成了纸条。

“小野君,那条文能延长我们受攻击的时间,你不该撕的…另外,拜托叫下我们的卫兵,我这里伤得很重……”小村宫本哼哼唧唧地在发出声音证明他的存在。

小野霍地回头注视他的参谋长,牙根紧咬,目泛凶光。

小村宫本冷冷一笑,说道:“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野君,来日方长,你急什么?”

小野目光中闪过一片阴霾,迎上小村宫本地目光,探究着他话中的意思。

小村宫本哼哼两声,恨声道:“小野君,咱们所以会来跟支那军谈判,打的不过是拖到我大日本帝国援军前来解围的主意,有了这七天时间,什么围也该解了吧,我就不信,大本营会放着我们这三千八百大活人不管了!”

小野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很好!小村君,我相信你,希望这一天快点到来。”

小村宫本忍痛呻吟:“……当然!”

“那时候,打我的那两个姑娘,我要凌迟。”

小村宫本烂着西红柿脸强笑了:“嗨,那是一定的……到时候如果小野君要怎样玩,还不是由着你?”

小野会意,狰狞着脸笑起来,笑声牵动他的伤口,疼得他一阵呲牙咧嘴,却强自欢笑……

他俩在这用日语说着以为安全得很的话,却不知,早有利用监控装置兼懂日语的探子第一时间就把他俩的对话译报了上去。

秦丽接了这份密报后,却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地顺手捏成了一团丢进纸篓里——水沟里的泥鳅,还怕它翻浪了不成!

那么,秦丽正在忙什么呢?

秦丽她正在扬着眉毛呶着嘴仔细地看着一张最新绘制的战场地图。看到最高长官没有出声,她的属下们连忙开始发表起他们各自的意见。

程家辉说:“依我见,现在我们所需要面对的日军,已经不是头几天前的那些对我们没有太大戒心的日军了。所以现在任何一次大纵深多点进攻行动都将冒很大的风险。我们要做好日军对我们进行大举反扑的心理准备。在兵力的对比上我们完全处于劣势……而且,我们大部份的步兵单位的行进速度也还末能达到摩托化,如果他们遇到日军集结优势兵力突袭的话,他们将有可能覆灭。而没了步兵的侧翼掩护,装甲部队的长驱直入将会陷入困境。”

参谋长的发言,显然引起了军部所有有发言权的军官们的兴趣,他们开始激烈的讨论起该使用什么战术来对付日军。

这时秦丽抬起了头,军部里顿时停止了讨论和争吵,他们望着这位新第十七军一直以来的真正主宰者。秦丽的目光一个个的从这些军官们的脸上扫过,最后,她把目光停在了她的参谋长身上。

“程总,您得提议非常好。”秦丽脸上浮现起了自信的亲切微笑。

“呵呵……献丑,献丑!”程家辉客气的应答到。

“我们的确不能太小觑了日本人,不算他们在中国战场上的七十来万人,就是他们国内也能立时拼凑起预备军二百万的巨大数字,而我军后勤目前已只能支持作战60小时左右,所以,日本并不是现在看到的那样不堪一击,我军也不是光顾着埋头杀敌就可以了。”秦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她向左右两边的军官们望去,所有人都在点着头表示同意她的见解。

“好了,大势态我就不提了,我前面听了大家的议论,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我军在山西即将进行的作战相关:

对于日军的108、109师团,他们明早天一亮就会在飞机的配合下对我军进攻,我想关于这一点,在坐的各位应该都有了共识。

我现在也想要说说我对这场战役的看法,我以为,明天的战斗应以防空战为主要目标,其他各单位作为辅助作战!各位,有什么看法么?”

当然没有。

秦丽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在她背后墙上挂着的巨幅地图前,那些军官们连忙坐正了身体,两眼随着秦丽手中的指挥棍移动,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明天的战斗快点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