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刀声(1)

山鹰2007 收藏 1 1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PS:Ok,喜欢耍帅的又来的。需要申明一点,这是纯正的中国刀法。袈裟斩,参上……) 这绝非什么狗血的大无畏精神。一切只因为自己独自沿沟势如破竹的迅猛冲击,吸引了周边所有敌人注意,令重新迅速全副武装起来的我,也紧随他一起深深锲入了雨雾朦胧中,侧后不到百十米距离与背弟们激烈交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PS:Ok,喜欢耍帅的又来的。需要申明一点,这是纯正的中国刀法。袈裟斩,参上……)

这绝非什么狗血的大无畏精神。一切只因为自己独自沿沟势如破竹的迅猛冲击,吸引了周边所有敌人注意,令重新迅速全副武装起来的我,也紧随他一起深深锲入了雨雾朦胧中,侧后不到百十米距离与背弟们激烈交火的敌人火线中!

周匝天崩地裂的炮火不光不断造成了一群悍不畏死的疯狗,巨大的人员伤亡;盖一切的炮火轰鸣中,即便近面对,扯破嗓子大吼,身在重炮火力封锁线上拼命的敌人,都是两耳欲聋,除了炮,什么也听不清;这更加剧了敌我难辨的混乱局面。以此为契机,杨庭锋不光能救他自己的命;更可能,救得了更多战友们的命!而此时,由于杨庭锋冲杀实在太快,背后直线距离百十米外正与敌人激烈对射的战友们,仍完全控制着一段堑壕 ,未与敌人以死相拼……

谁敢动我兄弟!?去死!

“妈的!”随着我一骂咧,迅速架在残沟末端距离杨庭锋不到2、30的AK47顿时先声夺人!“突突突……”近在百米距离,不吝弹药的连发横扫,眨眼间就在冲杨庭锋托起枪来的两个敌人身上,绽开了数朵刹那消逝的猩红旖旎!

“呀——”一声大叫,振奋浑身潜力;瞬息间,得到我攒射掩护的杨庭锋,立即顺势一倒泥泞里,搬过一条刹那仍不安生的死狗身体,勉强掩住自己。

长约百米,宽约2、30米,炮火撕开七零八落的凹坑中根本任何有效的掩体;霎那面对,一支AK近在百米上下,不吝弹药冲自己横扫过来;不论惊呼扑倒,还是仓皇拼死拽枪还击,面对密集在一个凹坑中,自欺欺人,不敢面对稍高的地面,天崩地裂的敌人;一息间持续长点,横扫,面对着浊浪扑面,子弹、弹片就像是在制造屠杀!

炮焰,枪焰,雨水,血水,迷糊了我的眼睛;电光闪烁,水雾朦胧中,伴着后坐的枪托枪劲振颤着我的身体,盘踞于当面凹坑末端周边,不论是何动作的十来条疯狗,正在急风暴雨,惊涛拍岸似的蹂躏中凭空绽放刹那消逝的朵朵娇艳欲滴!

猝然间,不吝弹药,30发一气连响的AK47在我手中根本不过瘾!“叮!”弹仓挂空只是敌人恶梦开始!不等凹坑中,还没杀光,刹那被惊呆了的敌人反应过来。自恃一身蛮力,还身负着三长,两短,两个弹匣带和数枚手雷的我;立马扔了空枪,拽着另一支压满子弹的AK47的当即血红着眼睛,嗥叫着冲了上去!

除了极少数靠在对面凹坑末端,彻底吓破胆,退回百十米外,水雾朦胧中,根本看不清的残破堑壕拐角后,继续享受我重炮持续不息轰击的;随着我冲进凹坑中,手拽着又一只清空弹仓的AK枪口,猝然就烧得火红发烫,在倾盆暴雨中淬火似的嗤嗤作响,面对近在眼前,疯狂AK瞬间不歇气的乱射横扫;一息之间,所有被重炮撵进了凹坑中,被杨庭锋堵住,密集成堆的敌人悲怆结局可以想象。

不论枪毙还是刀捅,以尸体来衡量距离凹坑中,真正成了血流漂橹的填尸沟。冲近,迅速蹲下冲杨庭锋指了指,笼罩在眼前惊涛拍岸似铺天盖地混浊泥水中的抹平凹坑后的残破沟壕。两耳失聪的我,留下了随身搜罗来的大部分武器与弹药,让他守在这里,顺便喘口气。

随之,心急如焚的我立即侧过身,扑上了短坡腰地面的凹坑土坎。在暴雨、浊浪与遍地尸骸狼藉的混乱中,小心奕奕爬向了斜侧,不过百十米外,盘踞在段段分支堑壕中;顶着炮火,冲我控制的一段堑壕持续射击,为一条条不断爬上地面疯狗冲击提供火力支撑的敌人。

我就像是在惊涛骇浪,飓风狂飙中挣扎;一通通山崩地裂,跟根本没个落数的重炮,就在我与周匝未知敌人身边掀起了差不多4、5层楼高,冲天而起的浸润着血腥的泥水,就像混浊的巨浪一般拍打着有幸或者不幸者的身体。随着炮火轰鸣炸起的电噬般的剧痛和连带毛发竖立,也跟着污浊的血腥巨浪,迅即一波波侵袭着我的身体。剧烈的振颤与天旋地转,令我的脑浆仿佛在咕咕冒泡沸腾;瞪大了满布血色的眼眸,眼珠都好像要被一波波轰击甩脱出眼眶似的。

头发懵,眼发晕,心头难当一股莫名的恶心。天知道我会不会有幸成为下一个真格兵解,乃至于毫发不留,白日飞升的空中飞人?但昏噩同时思路也异常清晰的我知道,一旦让我过了这百十米的地面距离,落进了勾连一群持续冲我控制堑壕射击疯狗,破碎的沟壕中。自斜侧发起攻击的我,一定会让这群狗日不怕死的,品味品味,什么叫死亡恐惧!炮打不死?炮打不死,老子用枪打,刀捅,用手掐,哪怕就是用牙咬,咬也得咬死你们这群狗日的!

同样的百米,也就是三面围上我占据一段壕沟,最近只有仅仅百来米的敌我间距;对于一群疯狂爬地面冲来的敌人而言,几乎就是奔向死亡的噩梦之旅。一条条横尸其间的疯狗至死也不相信,悍不畏死强行冲过了我重炮火力封锁线的他们,就是这短短百米的距离,成了更多人葬送生命的绝地……

我们的有限的射击堪称虚弱。地面上,三面围拢敌我交火间横飞的子弹成一边倒。但人少有人少的优势。努力埋身地面下,游移在横向宽达7、800米U形堑壕中的兄弟们,就像是穿梭在昏暗未明,倾盆暴雨中的幽灵,就是这样的虚弱的射击,簇簇并不凶猛,却连绵不断,绝对及时,准确致命的点射,正在暴雨朦胧之中,不温不火,不着痕迹的要了绝大多数妄想从地面冲来的疯狗性命。

凡是有幸,逼近堑壕砸出拼着一死,砸出手雷的,不是因着心惊肉跳贴着地面投弹,从堑壕里炸起了冲天而起的泥水;就是舍生忘死,将身子立起,绝大多数几乎没一个逃脱被不知何方射来的子弹侵透,乃至于一枪爆头的命运。极少数,成功跳进了一侧壕沟中的敌人,更像肉包子打狗,根本没有根本就没有丝毫微澜的,便成了又一具填充壕沟的尸体。

“砰!”面对不知何方又被7.62mm高尖弹就在眼前一枪崩了个脑浆迸裂;米向我控制的一段堑壕挪的疯狗;“突突突……”天知道有多少支枪,在周近发现又一个莫名身陨的敌人后,随着怒不可遏的咆哮乱作在一起!

“吼!”愤怒,仓皇但毫无迟疑的顺手拎过身前倒霉者的尸体,倚为肉盾;咆哮条条后继疯狗,就在横尸盈野的暴雨泥泞中,努力紧贴着地面扑腾着,一寸寸,冥顽不灵的向我方控制一段堑壕挪来!

迅速蹲进沟壕中掩蔽;无视几乎贴着头皮疾掠而过,豆大雨点般堑壕两侧土坯,绽了满头满脸,心惊胆寒的点点泥水。飞快扯开空空如也的弹匣,看了眼手中已成烧火棍子的M21;许光赫立马欲哭无泪道:“奶奶个熊,俺又不是阎,这年头,咋就这么流行小鸡跟黄鼠狼拜年的!?”

“突突……”沟壕弯角旁,万象森85微冲正对着沿沟扑来的敌人,簇簇激烈对射,霎时响个不停。根本无视不过百米上下外,满地扑腾着一寸寸挪过来的疯狗;同样倚在沟壁,如猫般半闭着眼假寐的老甘,只是用三棱刺刀疾速磨擦着自己血迹未褪的‘心肝宝贝’,冷言冷语回了句:“不行就别TM出来丢人显眼。你个穷门杠,最适合直接冲上去拉光荣弹,省得糟蹋粮食;抹黑咱人民解放军……”

生死当前,神经坚实到近乎大条的许光赫,霎时脑子又溜号;瞪大了一双炯炯有神的铜铃眼,目光灼灼,庄严肃穆道:“是啊。豹子,我决定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祖国和人民希望你不辱使命!”

“就让祖国和人民,听我们胜利消息吧!(PS:样板戏最经典的台词之一……)”顿时,侧回身来的万象森应声搭话,立马让刚刚喘了口气的老甘几乎一度绝倒。

“哈哈哈……”枪炮大噪,暴雨雷霆中,许光赫随之在填上不少尸骸的沟壕中响起。若是旁人看来,这三个凑在一堆的家伙,绝对是这世界上最疯狂的亡命徒。刀刃都真架脖子上了,还TM这般能‘玩命’。

老甘立马放下手中磨损严重的三棱刺刀,侧头冷冷道:“都TM给我站开点,小心咱刀子不认人!”

许光赫同时也拔出了,没备弹的APS斯潘奇金,瘪嘴道:“别以为背把刀趁贼能,自己就是开杀房的;就你这街头把势,也就67、8年红卫兵武斗的水平!”

“啥!?”老甘眉头一皱,瞬间无名火起。

许光赫,微微一笑,续道:“让你见识见识啥叫名门正统,根正苗红……小万子,傻愣着干啥?快报山门吧!”

迅速挪到老甘身边的万象森相视而笑,道:“甘排,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当年,家师尹九变跟您老爷颇有些交集;倒退50年,江湖上要论资排辈,您恐怕得叫我师叔!”

闻言,天生犯浑的老甘立马变了脸,桀骜道:“老甘家一脉单传;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谁TM是我师叔!?谁TM敢作我师叔!?尹九变是不?怪不得出脚一路鸡腿……就你这德性,六艺十形到底会几样?姓万的,不怕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师傅眼见要入土,咱尊老爱幼;这次有命回去,老子真会提着脑袋给你师傅递门槛!(江湖行话,比武、决斗前送挑战书或通名告派)”

看着霎时被老甘一番言语闹了个面红耳赤的万象森;许光赫立马对老甘竖起大拇指,声如洪钟般爽朗大笑起来:“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豹子,难道你就是那传说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瞬间,意识到自己冲动说错话的老甘也不由立马闹了个大红脸。那一年,老甘未满25;宣统年生人的一代大成拳宗师尹老,都快奔九了……

暴雨朦胧里,在横飞流弹中,小心探出头来,看了周匝眼满地扑爬越来越近,不断枪毙中的敌人。

迅速重新蹲下的老甘,严肃道:“管TM高手低手,有命享受才是硬道理。都带JB了吗?”

许光赫大笑一声,道:“豹子,这是我两天听到最冷的笑话!”

万象森正容道:“还有62mm箭弹一发,85冲30发,缴获攻防两用手雷若干……只要敌人没机会动枪,我一定会让这群疯子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老甘点头,伸出紧攥的拳头,同万、许二人相互碰在一起,森森笑道:“老许,你个业余的就靠后吧。攻击发起后成铁三角,咱们力争先跟敌人缠在一起,凿穿!”

许光赫:“干!”

万象森:“干!”

……

粗长的裂电,就像咆哮的狂龙,在电光烁红了的重重沸腾墨云中肆虐游移;近百门重炮急促轮番轰击的炮弹,就贴着我们的头皮,掠过早已麻木的我们头顶,在我们的眼前1、200米外此起彼伏炸起真正排山倒海,惊涛骇浪般的浊浪;流弹、弹链、枪焰在暴雨雷霆中,无影无形的飓风,侵袭着幸运者的身体;吞噬着不幸者的生命。生死就像是难以划清界线的普通游戏,每一条生命的溘然消逝,都只是横陈与昏噩战场之上,一个有价值或无价值,丈量敌我距离的徒劳数字!

杀戮仍在继续;一双冷漠的眼睛淡淡扫过;令人窒息的混乱战场。在聚拢就近,六连最后仅存的5个老兵眼睛里,迅速默默压上最后一个弹匣的连长,依旧就像是一块丝毫不为战火溶化的坚冰。但在连长那双寒意透骨的冰冷眸子中分明闪烁着的是,吞食天地的熊熊烈焰!

钟建平:“连长,下命令吧;军龄3年,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都在这里!”

连长问:“仗打了半年,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带着你们冲锋?”

大家点头不语,但不知泥水还是泪水的东西,早已迷糊了自己的眼睛。偷看着近支持,在弹链、炮火轰鸣中挣扎、死亡;在暴雨雷霆中,怒吼咆哮的撮撮敌人,此刻连长在大家的眼睛里,就像是眼看着一群饥不择食的饿狼闯进自己领地的虎王;专注,凛冽,轻蔑,不削之中,一股同样莫名的兴奋与冲动,正在自己身体里涌动!

木然随着连长,慢慢站起。枪炮乱作,山崩地裂,暴雨雷霆,充斥于响彻群山环伺之间,直令激烈的枪声、爆炸、惨叫、狂吠声霎时也黯然失色;当场每个人耳边,连长那仿佛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却依然清晰:“很好。现在你们能告诉我,也告诉那群找死的,什么是硬骨头六连吗?”

“嘣!”郁结于胸的满腔莫名苍凉,顿时应着通通天崩地裂,连长一句,在周近兄弟们心口上炸开一响闷雷!难以抑制涌动在身体里,每一根毛细血管中,无比自豪与坦荡的热血沸腾,瞬间化作了转导连绵整条堑壕,六连就剩41个兄弟们,枪声不歇的同时哭嚎——

军中之军

钢中之钢

我们是祖国好儿郎

刺刀拔出鞘

子弹压上膛

只等着冲锋号吹响

突袭 强攻

军旗所向

势不可挡

背水争锋

强中胜强

光荣的硬六连,唯有向进!

这哪里是唱?这是悲愤满腔的咆哮!每嗥一字,腾腾的杀气便提聚一分!每添一声咆哮,便会多一人在浊浪铺天盖地,流弹肆虐横行的暴雨雷霆里,次第骤然完全亮出自己的身体!

应着骤然兄弟们一声声咆哮,如有实质威力凛冽杀气,仿佛电击般骤然穿透了一条条悍不畏死的疯狗身体;刹那映衬着敌我头的皮交作在一起的粗长裂电,当面近前,满地扑爬的疯狗,满布血丝,难以置信的眼睛——电光反衬着水雾朦胧中,一柄柄2、3一撮,散作开来,孤零零的三棱刺刀,在密雨滴打之中闪耀着暗灰色,摄人心魄的森森寒意!69火、70火、RPG……数量不多却绝对致命的一具具各式火箭筒,就从当面不过数十米的沟壕中亮了出来,同样陡然突兀在自己刹那错愕的视野中!

惊呼,咆哮,被暴雨雷霆盖过了一切形迹的横飞子弹,化作了浊浪滔天中,防不慎防,肆虐横行的疾风暴雨;

“吼!”雷电交作,同样一声声似兴奋,似疯狂,不甘示弱的怒吼;立马转过枪口,对向兄弟们的敌人,竟然发现自己枪口的准星正微微剧烈颤抖!一股莫名寒意,骤然如正电噬般奔向自己——

手雷!

毋须任何提醒,嗥叫中几乎同时停止射击亮出身子的战友们,也几乎同时把攥在手中的手雷冲浅坡下,不到50米上下的敌人砸了过去!猝然而至的骤然发难,顿时直令稍稍处于下位浅坡腰上嗥叫扑来的一撮撮敌人,刹那只能错愕,束手待毙!

“嘣……”在狂飙,浊浪,天崩地裂的炮火轰鸣里,数十枚各式无柄手雷,顿时连投带滚,在U形堑壕,大约6、700米宽的横向开阔面,绽开了数团冲天而起的惊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