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小侄女楠楠

ANNY灵兰 收藏 3 2147
导读:[size=16] [face=楷体_GB2312] 我家小祖宗,是我弟弟的闺女,大名王亚楠,起了个小名cici,家里人不让叫,说叫起来跟咬舌子一样,吐字不清楚。她出生于农历的2007年10月16,几乎是坐车动车来的这个世界,所以她妈妈没受太多的罪。 从两只手支撑着的半米来长的小毛头,到今天活蹦乱跳满地乱窜狗不咬屎棍儿倒的事儿精,将近八百天的成长啊,冬天过完了仨,每当看着她,我们一家人心里都暖暖的,特别是我的父母,这可是他们目前唯一的隔代。 2009.05.01

我家小祖宗,是我弟弟的闺女,大名王亚楠,起了个小名cici,家里人不让叫,说叫起来跟咬舌子一样,吐字不清楚。她出生于农历的2007年10月16,几乎是坐车动车来的这个世界,所以她妈妈没受太多的罪。

从两只手支撑着的半米来长的小毛头,到今天活蹦乱跳满地乱窜狗不咬屎棍儿倒的事儿精,将近八百天的成长啊,冬天过完了仨,每当看着她,我们一家人心里都暖暖的,特别是我的父母,这可是他们目前唯一的隔代。



2009.05.01

母亲带了小侄女楠楠来玩,我们吃饭的时候都在吃那种被打成排的烤翅。她伸着小爪子一个劲儿的要,我怕她啃不动,就给了她两根骨头。她倒是没嫌弃,攥过去就啃,啃了一阵子,居然自己咕哝着:mu you gao gao(土话“木有搞搞”)!让她笑死了,赶紧给了她根真正的鸡翅膀。­


吃完饭抱她上街,站在路边,看着华灯初上的绚丽街景,她右手指内弯成弧形,把胳膊高高举起,跟我很夸张很认真的说:高啊,高啊......她在告诉我路灯很高。在农村老家天一擦黑,就不抱她出门了,整个村子都黑漆漆的,搞得她从小就害怕黑暗,睡觉都开灯的。­


去肯德基玩,儿童乐园那里一个孩子都没有,她要上去玩,我说,要脱鞋的,她很听话,脱鞋,脱了鞋非叫脱“袜袜”,不脱都不行,真是模范啊。结果不一会儿,你就看到一大群孩子在那里玩,最小的姑娘不敢去跟人家抢(她胆子太小),光着脚丫站在扶梯口,把着栏杆,还拖都拖不走。

回家过中秋,到家的时候弟弟妹妹跟楠楠没在,去她姥姥家了,表妹带着孩子来了。不一会儿回来,好像不舒服,一个月没见,见了我轻轻叫了声“楠楠”,虽然病怏怏的,但是竟然面无表情张着手走过来,让我抱着,很自然靠我怀里,奶奶的,感动得我这个“不不”差点哭了......还是自己孩子亲呀,没白疼这个小兔崽子。晚上去打针,什么爸爸呀妈妈呀爷爷呀奶奶呀小姑呀,统统靠边站,就我是香的,搂着脖子非让我去,我弟弟说打针开了我弄不了她,没办法,她妈妈抱着上车,我在后面装作跟着去,哄上车,窜去了诊所。


她有个塑料的小黄猪储蓄罐,里面装了很多钢镚儿,上个月我妹妹回家拿出来哄她玩,这可了不得了,现在一玩能玩一天,我们都开始叫她“徐大娘”了,倒出来装,倒出来装,还得必须找人陪着,更奢侈的是这孩子玩着玩着突然指着电视那里,跟你说“鱼跑、鱼跑”,那里有个台灯,一个好朋友送我的,里面有海底世界那种彩色画纸,开灯就动,貌似很多鱼在跑,她最喜欢一边装小猪一边看鱼跑,有天我妹妹应她要求打开,她竟然发出感叹:啊呀了!把我妹妹好惊。


她开始学着骂人了,她妈妈问:“咱家谁嘲嘲?”她会抿着嘴笑着说:“爸爸”,有时候还会说“爸爸桥桥”,她爸爸让她说“姑姑桥桥”她就光知道笑,不说,她知道说嘲巴是骂人的话,她还会很清楚地说:“爸爸滚!”


身体不舒服,打针,先打脚丫子,打完了,带着软针头,人家回家,坐沙发上一动不动,脱了鞋脱了袜,那个老实,一看就装的,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蛮淑女的。后来脚丫子没地儿扎针了,打头顶,还是带着软针头,打完针必须戴帽子,估计自己觉得难看,戴帽子吧还必须戴她喜欢的,大热天她非喜欢厚的,一说这个热不能戴,就哭天抢地,都不敢招惹,我回家的时候还很拧,不过我说话蛮管用的,很听话得换了顶小花帽,后来知道,那顶花帽是她的第二最爱。


我弟弟现在跑长途,有时候半夜一两点起来,好几天不见他千金,回家就戳起她来,给她吃个鸭头,结果第二天半夜爬起来,她就说“鸭头 鸭头”,难免被骂一顿,过几天白天吃了葡萄,半夜起来“吃葡吃葡”,又被骂一顿,再到后来半夜起来“找姑姑找姑姑”,肯定还是被绊一顿,呵呵,不长记性这孩子,随我,嘿嘿。


她小姨从日本鬼子那里打来越洋电话,人家也很挂念她,出国的时候楠楠妈妈还没结婚,这要回国了,楠楠满地窜了,三年真是快。人家要跟她讲电话,她死活装出害羞状,扭扭捏捏拿腔拿调,真个爷,挂了电话,就在那里狂叫“小姨”,真是浪费人家感情。


她有只塑料拉尾巴就跑的小牛,平时拉着尾巴玩,生气的时候就是武器,看谁不顺眼就扔过去了。电脑上看天线宝宝,还有个什么动画了我忘记了,谁知道她能不能看懂,但是她能预知下个画面出来什么,人家看都是爬电脑桌上撅着屁股跟电脑面对面距离不超过十公分看,跟要往里钻一样,很吓人。


11.18弟弟来的时候说,她会抱着碗自己喝稀饭了,真是不简单。


11.21回家,她见了我竟然扭扭捏捏滴,装,纯粹是装!结果没一会儿就跟我玩了。把我的包扒了好几遍,什么都倒出来,抓这个看看那个瞅瞅,能吃的都咬上一口尝尝。


她最喜欢吃果冻,一口一个,吃不了也是从塑料模子里面拿出来,在手里哆里哆嗦,怕掉地上、又舍不得吃的模样,从她奶奶口袋里面掏出冻冻,爷爷说要咬一口,人家脸都没抬,脆生生说了句:“嘲”!爷爷作势要拧她,吓得她赶忙说:“不嘲 不嘲”。如果让她知道你口袋里面装着果冻,你又哄骗说不给她不给她,她就先来软的后上硬的,实在不行再耍赖。第一步会 好姑姑 好奶奶的叫,看不行,竟然一瞪眼扬起巴掌来跟你打,如果你一瞪眼,一吓唬她,她看你生气了,就嗷嗷叫,非叫得你拿出来给她不行。可是厉害了,这次回家发现她会打架了,之前不敢碰人家的。


晚上吃饱说要睡觉,开始的时候我香的不行,干啥都是要跟姑姑一起,打盹得眼都睁不开了还是吆喝着非要让“姑姑搂 姑姑搂”,给她脱了衣服塞被窝里面,可来精神了,在里面趴着,撅着屁股,跟你玩,还故意歇斯底里叫唤,一天没见她这么精神。


我怀疑她很多话听不懂,但是平常话都能听懂。你说要给她点什么,她什么也要,就是不要狗屎,我在院子里面刷案板,我说给你个狗屎吧?她说:楠不要!哈哈,笑死我了,我就一下子问她要什么吧要什么吧,她都说要,一问狗屎就不要,脑袋瓜比较灵光。


2010.01.14


楠楠已经过了两周岁生日一个半月了,好事闹事知道的也越来越多了,她小姨也从日本回来了。之前只在电话里鹦鹉学舌一样叫过小姨,见面还是挺陌生的。去她姥姥家,她小姨要洗衣服,回头倒水的功夫,就被她从盆儿里拖出来了:这是妈妈滴这是妈妈滴!她小姨穿着跟她妈妈一样的裤子,她也上去拽打人家:这是妈妈滴这是妈妈滴!突然多出一个人,她还不大适应,呵呵。


她喜欢喝大米稀饭,大家每人一碗舀上后,她看大家都还没喝,自己喝一口,做出很陶醉的表情勾引人:好香!好香!!


如果她要往前走,要去干件什么事,一切挡在她前进道路的上皆为活物儿,无论是一个人挡着她还是个板凳挡着她,她就一个动作,一把扒拉一边嘟囔:走溜走溜走溜!


青州电视台上有个学校好像请了个年轻人做招生广告,播放频率蛮高的,看着很烦人。有次楠楠妈妈无意中说:这个嘲巴!这下不得了了,从今之后,她要想看电视,就说:看嘲嘲看嘲嘲!


在家玩着,电话一响,她比谁都着急:楠接楠接!真接起来她就不吭声了。我跟她说了两次话,我话还没说完,她就在那头跟一家人说:挂YAN 挂YAN。气得我直翻白眼儿:俺明明还没挂嘛!没事自己在家玩,她就玩家里电话跟她爷爷的计算机,一边摁键一边一个劲儿地吆喝,估计她知道电话没接通,自己逗自己玩呢。


晚上吃饱了,就哼哼唧唧“奶奶搂 奶奶搂”,我妈不愿意折腾,老是脱光衣服玩,一会儿就要着走,有次她“许诺”说:“不走了不走了”!结果玩够了,又要着走,我妈不送她,不管她,让她自己在那里哼哼,结果她对着我父亲说:爷爷好,爷爷送,爷爷好,好爷爷!我爸吃这套,她可算逮着个正宗软柿子捏了,没办法我父亲把她送回北屋。


2010.02.20

去她老姑家玩,要往人家一个盆里里面大小便,她老姑说:那是俺洗手的个盆子!她竟然理直气壮地说:嫩不会再刷刷?!


过春节乡下人一般都会在腊月二十五六嘎伙儿去洗澡,我表哥来我家玩,说也不知道年根儿洗澡多少钱,楠听见了,很大声地说:洗单街(洗单间)!一家人好笑,我表哥问她洗单间多少钱,她一本正经地说:不贵,一习武(¥25.00)。一家人笑得人仰马翻。原来前几天她爸妈说现在洗单间还不贵呢,才二十五,被她听了墙根儿。


刚过完节没事干,我妈让我弟弟看孩子,我弟弟蹬着我姑姑的三轮车,用绳子拉着楠的小三轮,爷俩一前一后在大街上玩,结果拐弯的时候我弟弟那个半昏不注意,他自个儿拐过去了,后面楠楠跟小三轮拐不过去,直接来了个侧翻,把俺楠扔出去很远,摔得右边脸乌青乌青,楠楠的爸爸差点挨打。


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才有美好的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