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曾其人

一碗香 收藏 15 1539
导读: 老曾不老,刚刚而立。因我们这一届中数他最长,故被唤作老曾。老曾祖籍山东,虽然从祖辈就举家迁居到我们这里,可以说他是土生土长的本省人,但血脉里仍流淌着山东人的激情,豪迈,粗犷。一米八五的大块头加上天生的大嗓门,往那一站,腰杆挺的倍儿直,豪气干云。我和他站一起,虽然只是矮了三公分,但怎么都觉得比他低半头。老民警们都说,这小伙,天生就是干警察的。 老曾从小就有做警察的梦,特别是想做一名刑警。考上警校以后我们做了同班同学,相伴一起考上的公务员,一起分到了监狱,还在同一个监区,这样的缘分不能说浅。

老曾不老,刚刚而立。因我们这一届中数他最长,故被唤作老曾。老曾祖籍山东,虽然从祖辈就举家迁居到我们这里,可以说他是土生土长的本省人,但血脉里仍流淌着山东人的激情,豪迈,粗犷。一米八五的大块头加上天生的大嗓门,往那一站,腰杆挺的倍儿直,豪气干云。我和他站一起,虽然只是矮了三公分,但怎么都觉得比他低半头。老民警们都说,这小伙,天生就是干警察的。

老曾从小就有做警察的梦,特别是想做一名刑警。考上警校以后我们做了同班同学,相伴一起考上的公务员,一起分到了监狱,还在同一个监区,这样的缘分不能说浅。

老曾为人随和,豪爽。却被人在背后叫做“一根筋”。这是为什么呢?里面故事多了。举小事一二为例:

井下生产一个班结束后,民警要带领大部分的罪犯上井,一般都坐第一趟接人车。这时工作面还要留一组罪犯进行交接班,他们会坐第二趟接人车,两趟车相差一个小时。由于留下的都是余刑不长且表现较好的组长,我们也放心,所以经常坐一趟车上井,毕竟在下面已经待了将近九个小时了,上来以后洗洗澡再处理一些事情,不知不觉就是十个小时。但老曾从来不这样,总是坐第二趟车,在工作面带领罪犯进行交接班,确定万无一失后才带领罪犯最后上井,去了分监区总是有事情要处理,这样一来,他下班都比我们晚两个小时。

带罪犯出工时,要对罪犯进行点名报数。久而久之,有的民警在出工前检查人数后就下井了,不再进行点名,人数对嘛。而老曾几年如一日的坚持点名报数,从不落下。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在一般人看来能免则免的事情,老曾坚决要身体力行。遇大事更是毫不含糊,原则性很强,有时经常和别人闹的很不愉快。所以被人称做一根筋。

老曾秉承了山东人的特点——好酒,且逢酒必醉(据我观察,实乃醉翁之意不在酒)喝高了就在桌上点名挨个数落别人,好像他眼中尽是不平事,非要把满桌的人的缺点都找个遍才行。记得警校毕业的时候我们一个宿舍聚会,他喝多了,挨个“骂”我们。说这个不够意思,那个不够哥们。其中就点了我的名,说我天天就是上网、玩游戏,3年都让你浪费了。我当时心里还不平,你咋知道我浪费了,再说我愿意,管我啊。虽然这么想,可还是暖乎乎的。

去年的年终总结会上他又是先进,我们一批十几个兄弟都嚷着让请客,老曾二话不说,“进城!下馆子”

这次,也不例外,老曾高了,我知道他又要点名了,一个人躲在角落默不做声,我清楚这时候谁接茬老曾就数落谁。果不其然,有位同事撞枪口了。

“来,老曾,喝”

“老什么老啊,我有多老啊,咋不叫我一根筋了?”我们当时就都傻了眼了。

老曾这时慢慢放下酒杯,缓缓说道“兄弟们啊,我知道你们都说我是死脑筋,不会变通,古板。我不傻,知道醋打哪酸盐打哪咸,也想能省事就省事,得过且过随波逐流,可是如果我那样做了,晚上睡觉摸摸心口,亏的慌啊。”

“我父母都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其实也是,而现在能穿上这身警服,我挺知足了。穿上了咱就得好好干,为谁?兄弟们咱不讲大道理,就为自己。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这辈子就不指望出人头地了。就当个小小的警察,踏踏实实一辈子就行了。”

“是,哥说的是,谁这么叫的啊,真没意思”我们赶紧附和,今天老曾获奖,应该高兴。

“小何,我最看不得你那样。”

完了,老曾又开始点名了,我在想我该第几了。

“我最看不得你那求样,“混”!给谁混呢?别嫌老哥说你,咱兄弟掏心里话。你这么有一天没一天的混,等你老了,退休了,摸摸胸口,想想这辈子就这么混过来,好受是不?咱们是累,咱们是辛苦。好不容易考上公务员到头来天天下煤窑了,说起来确实不好听。但咱们都三十的人了,还能和刚毕业的小孩子一样,好高骛远吗?咱们都把自己定个位。当然,兄弟们中有头脑聪明手脚勤快的将来前途无量,那时后别忘了老哥我。但老哥真没本事,老哥笨啊,所以干工作就得这么干!”

被点名的小何好几次要上厕所都被拦下了 。

“你们平时老说没关系,没前途什么的。别给我说那里格楞,哥哥我看不起你。现在给你一个分监区长你敢干吗?×分监区那副分监区长,就去年记大过那个,人家有关系吧,领导也真敢用,不是科班出身没带过班,机头机尾都分不清楚就来做副分监区长,你以为那次罪犯工伤是偶然的,我告诉你,他那么干出事是必然的!平常分配任务没条理,不了解情况还不下井多看看,结果呢?前途呢?!没真本事,还不好好干,谁用你谁晚上就替你睡不着觉!我告诉你们,是什么人他就是什么人,现在混,到哪都是混。咱们带个班混,还有分监区长指导员兜着,真给你个什么领导干干,你担得起责任吗?你照样是一混到底,求也拦不成!”

“对,我们分监区长就是这,月月赚罚款,让我们平摊,自己工作能力太差”有人愤愤不平。

“你问我累不累,当然累。但我身体累,心不累。因为自己心安理得,因为自己踏踏实实。我以前啊,特羡慕刑警,实习的时候专门要求去了公安局刑警队。那时候出现场,一开始咱啥也干不了,就是拉拉警戒线,帮师傅拿下工具什么的。后来打打下手照照相、痕检什么的。最忙的时候两天没睡觉啊。就这,我高兴,觉得那半年过的太爽了。现在呢,臂章上公安换成了司法,但劲不能松啊,这就是俺一辈子的事业了,事业啊!兄弟们。都说男人事业最重要。春风得意平步青云是事业,日进斗金财运亨通是事业,咱们这也是事业啊,千万别小看了”

“记得面试的时候考官问我,为什么选择监狱人民警察这个岗位。我当时多幼稚,就像你们说的是一根筋。我回答,我实习时看到那么多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欲哭无泪,我就想了解这帮罪犯在作案时都想什么了,良心让狗吃了吗?而离他们最近的就是监狱人民警察了,我成了监狱人民警察就可以天天接触他们,了解他们。所以我选择做一名监狱人民警察”结果当时面试成绩一塌糊涂,幸亏笔试成绩不错,没有被刷下来。

“来这里好几年了,当时的想法也改变了。发现改造罪犯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安全生产更不是嘴皮子一碰就能搞好的,我从心底里把这项工做当成哥们的事业来看了。虽然没当成刑警,但我从来不后悔。你们不知道吧 ,这段时间收到很多出狱罪犯的拜年短信,有一个告诉我,现在他正在一个煤矿上班呢,每个月六千多。我高兴啊。监狱警察嘛,经自己管教的罪犯有这样的好结果能不高兴吗?”

“啥也别说了,喝酒,都看我干吗?端酒啊,这酒劲太大,看把我这泪都呛出来了”

我们都知道那眼泪不是呛出来的。

这就是我的同学加战友老曾。在他的班上,从没发生过一起轻伤以上的事故,没有一次罪犯打架情况出现。出工的队伍,数他的罪犯走的最齐,开会训话,数他的罪犯纪律最好。

这就是老曾,某分监区缺一名副分监区长,决定让老曾上任,老曾说自己不是煤校出身不敢担此重任,领导举荐其做分监区指导员,老曾强调工作经验太少过几年再说。按老曾的话来说,自己不是那块料,管十几名几十名罪犯还行,负责数百名罪犯的吃穿住行,一个综采队的全年生产任务,还是让能者居之吧。

这就是老曾,五年来,老曾获得三等功两次和优秀监狱人民警察、优秀公务员、司法厅先进个人、监狱管理局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这就是老曾,我亲爱的同学加战友,我生活中的朋友和工作上的良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