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5名遇难儿童死因今将公布 家属拟追责

SHENYONGQUAN 收藏 0 28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27_47202_10747202.jpg[/img]  18日下午,居住在浙江天台县下路王村的蔡家5名孩子外出玩耍,临行前,告知奶奶王东英要去同谊村找同学,随后就再也没有归来。22日,5名孩子的尸体在龙珠潭水库下游鱼塘蓄水池被发现。昨日下午3时,浙江天台县公安局就“二·一八”事件第四次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5名失踪儿童尸检初步结果,均发现孩子在肺部出现水气肿,并有大量积水,尸体无外伤、扼颈迹象。警方初步调查称5名儿童为意外


浙江5名遇难儿童死因今将公布 家属拟追责

18日下午,居住在浙江天台县下路王村的蔡家5名孩子外出玩耍,临行前,告知奶奶王东英要去同谊村找同学,随后就再也没有归来。22日,5名孩子的尸体在龙珠潭水库下游鱼塘蓄水池被发现。昨日下午3时,浙江天台县公安局就“二·一八”事件第四次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5名失踪儿童尸检初步结果,均发现孩子在肺部出现水气肿,并有大量积水,尸体无外伤、扼颈迹象。警方初步调查称5名儿童为意外溺亡,具体死亡原因要等到尸检报告出来后才能最终确定。据悉,相关死因将于今日公布。


从5个蔡姓孩子数日前传闻集体失踪,到前天被证实遇难;从寻找、祈祷,到悲伤、扼腕——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三合镇下路王村,这个在地图上很难找寻的地方,从未有一刻像此时般牵动全国人民的心。


驱车500公里赶到蔡家,村里一个普通农家小院。与其说是采访,或许是吊唁更恰当。面对那一张张早已被泪水浸得有些滞木的脸,记者能想到最多的话只是“节哀”。


一张永远残缺的全家福


走进蔡家时已是晚上7点,大门口高悬两个红灯笼幽幽亮着,都写有“喜、福”的字样。腊月二十五,距离虎年春节还有5天时,蔡家三代共17人共同挂起了这两个灯笼。每年此时,蔡家3个远在甘肃、宁夏做生意的亲兄弟修明、修能和修通,总会带着妻小回家团聚。


蔡修通13岁的二女儿蔡亚妮一直随奶奶在村里生活,她曾不止一次在自己的日记里说最盼过年,因为跟着爸妈去了甘肃的3个亲姐弟康妮、丹妮和斌彬就要回来了,自己最喜欢的调皮堂弟蔡松涛也会被大伯蔡修明带回家。孩子们在一起,总有做不完的游戏、逗不完的乐子。用蔡修能的话说,“5个孩子不管多久没见,只要碰到一起就好得跟什么似的,吃睡不离。”


正月初五的中午,和往常一样,5个孩子告别奶奶王东英后蹦蹦跳跳出门了,却再也没有回来。“本来打算初六就带老大、老三和老四回甘肃,那边的生意没人照应。每年为早走晚走的事,亚妮都会流眼泪。这下,他们姐弟4个再也分不开了。”蔡修通,这个亲戚朋友从小没见他哭过的汉子,在记者面前几度泣不成声,无助得像个孩子。


修明、修通的妻子一直没有接受采访,在得到噩耗的当天,她们就开始不眠不休地躺在床上,亲戚轮流过来安慰却每每把情况愈弄愈糟,因为总是劝慰的话还没出口,自己就已经哭成泪人。


最伤心的是爷爷奶奶,一下子失去了5个孙子孙女,其中还有一手从小带大的亚妮,这对他们来说是生命中无法承受之痛。年过7旬的王东英此前身体很好,每天还能蹬三轮车到镇上卖菜,短短几天,老人的头发已经全白,在另一个孙女蔡亚飞眼里“老了至少有10岁”。据说,就在孩子们不见的那些天,老人每天都会发了疯似的出门寻找,“至少夜里一两点才回家,最晚的一次找了整整一夜。”


爷爷蔡昌海举着一张三年前的全家福给记者指认孩子们,一旁亲戚告诉记者,这三天来,老人无论睡觉还是吃饭,就从未放下过这张照片。


全家福经过精心装裱,5个孩子蹲在最前排,笑靥如花。


蔡家渐渐接受“意外”说法


昨天下午,天台县公安局召开了最新的新闻发布会,尽管孩子们的真正死因还要等尸检完才有定论,但已公布的种种侦查结果表明,这应该是一次意外溺水。


看起来,蔡家人已渐渐接受“意外”的说法。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蔡修明、蔡修通都曾不止一次懊悔没有让孩子们学会游泳,“西北那地方缺水,根本就没想过还让孩子们去学水。”


也正因为从小生长在缺水远水的甘肃,孩子们对老家随处可见的水库、鱼塘好奇而亲近。蔡修明说,每年回家的这些天,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去家附近的水沟摸泥鳅,“从来没摸上过一只泥鳅,却总玩得兴高采烈。大冬天,手都冻得通红,可第二天还要去。”


就是这一点,却偏偏一直被蔡家的大人们忽视。因为回家就短短10来天,而且大部分时间孩子们的动向都在“掌控”之中,蔡家人从未对他们嘱咐过要远离水库、鱼塘等高危场所。事实上,甚至连蔡修通自己都不知道,在外出打拼的这些年里,家乡究竟多了几处水塘,它们究竟有多深、多危险。


但显然,从小生长在这里的孩子大都知道水的可怕,记者昨天问过村里其他的一些孩子,其中不乏熟谙水性者,但每提及村里几处鱼塘水库,他们总露出一副敬而远之的表情。


对此,一位来吊唁的邻居罗阿姨告诉记者,村里人平时都会告诉家里的小孩要远离水塘,可蔡家大人们都在外做生意,只有一个小孩两个老人在家,这方面的嘱咐自然就少了。


将追究水塘承包人的责任


接连等来了噩耗和“意外”说法的蔡家人还在继续等,除了等待死因的最终定论,他们还要等几个答案。孩子的衣服和手表怎么会在地上?孩子们是怎样一起落水却悄无声息的?


出事后,蔡修明去了那个水塘不止一次,此时这个夺去5条幼小生命的罪魁祸首已是大门紧锁无法进入。他多么希望,在初五当天,眼前那把新灿灿的铜锁也像这般,将5个孩子挡在走向悲剧的门前。


关于水塘大门不上锁,记者在村里听到一个解释,据说是因为这个水塘地处下路王村与邻村之间的捷径,且其所在风景宜人,为村民健身散步而喜至。“本来一直锁闭的,后来很多人提意见,就开始时关时开,渐渐的就开多关少了。”上文提到的邻居罗阿姨说,她本人也经常到水塘边散步,“那地方基本上不断人的,几个孩子算不巧了,出事时不幸没人经过。”


让蔡家人最不能接受的,是这样一个“不断人”却极度危险的所在,竟然没有一个哪怕只字片言的警示标志,“你弄个白纸红字,注明此处危险,水深路滑等等,那孩子们自然也就不敢靠近了。”


蔡修通说,等公安机关的最终结果出来了,如果确属意外,他们一家肯定会追究水塘承包人的责任。


本报记者 张磊 浙江天台报道


5童失踪4大疑问


1、落水时是什么状态


事发水塘有相互救援的痕迹


前天下午,天台5名失踪儿童的遗体找到后,警方对水塘进行了连夜排水,并进一步展开侦查和尸检等工作。昨日上午,水塘里的水已基本抽干,露出了塘底的淤泥和塘坡上的青苔。这个出事的蓄水池,离蔡家不到百米。


台州市公安局刑检所所长金先顺昨日在现场勘查发现,从岸上往水塘里滑落的痕迹,在长约两米的范围内,有九道痕迹,其中第三道到第六道痕迹一直延伸到水里。水抽干后,可以明显地发现,其他塘坡上的淤泥和青苔都是完整的,而这块区域的淤泥和青苔有明显用力摩擦过的痕迹。同时,在这块区域的塑料膜上还发现了多处点状的痕迹,警方判断这是手指抓过的痕迹。“这说明死者落水时有活动能力,小孩子间有一个相互救援的过程。”金先顺称,当时应该有一个挣扎的状态。从痕迹的集中程度看,五个孩子应该是从这里下去的,但目前的证据不能足于完全确认是孩子失足跌落水塘。


而13岁的蔡康妮口袋中发现手表时间是14时37分,与解剖后胃内容物结合,应该就是死亡时间。至于为什么尸体在不同区域被发现?金先顺说,这个比较复杂,因为水塘里的水是活水,在运动着的,所以造成了尸体分布的位置不同。


警方还说,五名死者父母长期在外经商,从调查来看与周围人家没有明显的矛盾。有村民最后一次见到五位孩子在与蓄水池相反方向的同谊村,而孩子在蓄水池被找到,这中间,为什么就没有人看到过他们呢?有记者向天台县公安局政委王燮蛟提出了这个问题。“孩子们没有在同谊村找到自己的同学,就可能去别的地方玩了,这儿到水库也不是很远,而且路也不少,小孩子的活动有不确定性,比较随意。”王燮蛟说。通过对附近村民的调查,18日当天下午,没有人听到孩子的呼叫。


2、孩子死因到底如何


没有外伤,初步断定系溺水身亡


浙江省公安厅23日出具的尸检报告显示,五名死者肺部气肿明显,胃和肠道都有大量的液体,基本确定为溺水身亡,死亡时间应为18日发现失踪前最后一餐后的两三小时


省公安厅法医专家龚群昨晚赶到天台后,立即去看现场,并于凌晨1点多开展尸体解剖,他介绍说,5具尸体虽然死亡时间比较长,但尸体比较完整,衣着整齐,判定死因和其他损伤难度不大,尸体解剖不会受到腐烂及外界环境影响。


龚群说,解剖一层层进行下去,全程在家属见证下,通过对5具尸体初步检验发现,包括体表、皮肤和内脏未有其他明显损伤。包括手脚其他划伤一点都没有,表现出“阳性”特征,即体内有大量液体,表现在翻动尸体时水从口鼻腔溢出,按压腹部也有液体出来,胃和肠道也有大量液体,大脑血管、脏器有淤血。


龚群表示,整个过程特事特办,工作正在加速进行。另外对于儿童溺亡前是否有中毒,龚群说也正在做毒物化验,同时,溺水死亡重点特征也在进一步化验中。最终的死因由于有些化验结果没出来,暂时不能下结论,但龚群估计明天结果可出来。


“通过尸检发现,小孩最后一餐的食物,有4个孩子吃的一样,一个孩子吃的是方便面,这个结果和之前警方调查结果也是一致的。”龚群透露,通过尸检发现,小孩最后一餐的食物,都能从死者胃里对应起来。由此可以判定儿童在失踪后应该没有进食其他东西。


3、水库有没有防护责任


防护不严密,相关责任人已被控制


记者23日从浙江省天台县公安局了解到,龙珠潭水库养殖厂负责人已于22日晚以“协助调查”的名义被有关部门控制。


22日,公安部门是在龙珠潭水库的蓄水池与养殖厂间的引水洞旁发现的五名孩童遗体。据公安机关介绍,龙珠潭水库的蓄水池最深处为两米,周围较为光滑,养殖厂附近有包括围栏等的防护措施,但并不严密,没有警戒标志,可经过后山直接进入。因此,公安部门认为养殖厂相关负责人负有管理责任,将其控制,等待进一步尸检结果。


此外,记者从养鱼场的工人处了解到,事发当天,有两人在养鱼场值班。事发后,他们也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4、能不能获得相关赔偿


其中一家已获赔2万元人身意外险


23日,下路王村蔡氏兄弟的家里挤满了人。在屋外的院内,亲戚们或是抽着闷烟,或是坐在一起,悲伤的情绪从院内蔓延到院外。失去4个孩子的蔡修通,站在院里。中国人寿天台分公司的工作人员听到了噩耗后,第一时间找到蔡家,给他二女儿蔡亚妮办理意外保险赔付。蔡修通接过了保险公司的2万元人身意外险。据了解,蔡亚妮一直在三合中学读书,入学时办理了学生保险。


另4名儿童都是随父母在甘肃就读,目前,保险公司也帮助联系甘肃方面,看是否进行了投保。出事后,保险公司也是从社会和媒体上听闻了不幸,马上查找了孩子们的保险信息,并登门送上慰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