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突刺(10)

山鹰2007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嘭!”一声闷响,敌人推向杨庭锋的枪顿时在中空方寸之间的当途,被自上而下的巨力摁了下去!迎上,蹬步突刺,收身不及的敌人胸口,同时提膝蹬出一步身形没有丝毫凝滞的杨庭锋,顿时将砸下敌人枪杆的56步推了上来! “噌!”锋利嗜血的三棱刺刀,顿时无情穿透了又一具鲜活肉体的心口! “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嘭!”一声闷响,敌人推向杨庭锋的枪顿时在中空方寸之间的当途,被自上而下的巨力摁了下去!迎上,蹬步突刺,收身不及的敌人胸口,同时提膝蹬出一步身形没有丝毫凝滞的杨庭锋,顿时将砸下敌人枪杆的56步推了上来!

“噌!”锋利嗜血的三棱刺刀,顿时无情穿透了又一具鲜活肉体的心口!

“噗”的一声,带着爆胎似澎湃心脏脉动,一蓬顺着三棱刺鸭舌槽喷涌的温热鲜血,就像高压水枪一般哧哧喷了周近敌我,满身满脸!没有厉鬼索命般的惨叫,眨眼之间,圆瞪双睛,口吐鲜血的敌人,眨眼就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血如井喷,浑身剧烈抽搐着,连人带枪栽倒在周近填满了尸骸的血色泥泞中!

“啊——”仿佛一刀捅在自己心口,撕心裂肺的嗥叫;同样近在身前,对枪被带着体温的殷红喷了满脸的敌人,顿时不等刚刚一枪捅死又一条疯狗的杨庭锋拔枪来;顿时怒火攻心的自斜侧,在不到逾尺距离的一片温热血雾喷泉里,一枪向杨庭锋奔了过来!

此时,杨庭锋的后腿才随着一刀捅出,才刚刚立定,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有效闪避!同时背后不到2米距离,脚下绊蒜,一个踉跄摔在泥水浸透泥泞中的敌人,正同样嗥叫奋力爬起;又一撮扑进数个敌人,已经赶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断然弃枪,奋尽全力迎上眨眼即将推入自己怀中的敌人刺刀,微侧过身,一手屈臂向下劈,同时撤身提膝向侧跨——

“嘭!”一声闷响,单臂曲伸砸枪;正当小臂准确撞上敌人推来AK枪杆的时候,一肘瞬间发劲,顺势向外抡直手臂向下身侧后,气沉丹田,一手带枪奋力捋。

“啊——”随着紧攥着枪敌人一声惊叫;一瞬间,奋力推向杨庭锋的AK-1型刺刀,顿时被一拳撞上,带向了身侧;同时紧攥着枪的敌人,顿时措不及防被杨庭锋连人带枪,拎向了斜跨一步的进身侧。随着霎时间,一跨,一拎,顺着提膝侧跨出的小步,猝然发劲,拧腰向回一蹬。骤然一砣突兀在贴身敌人眼前,骤然不断涨大的巨影,顿时吞没了一敌人,一眼所有的视野!

空手入白刃,单鞭救主,顺拗,勾脚,抹眉红拳!

还不等瞬间因着十拿九稳的敌人一枪刺空,目瞪口呆;迎着侧面推枪上来敌人,杨庭锋另一手紧紧攥拢的拳头,瞬间在带着敌人连人带枪,捋手一顺,眼见错身而过的当途,狠狠砸向了身姿前倾,撞在杨庭锋侧踏一脚上,随着一瞬,几乎脚下踉跄的敌人眉角!带着浑身内力短促发劲的所有杀伤力,措不及防的敌人眼眶瞬间结结实实挨上杨庭锋一记横摆铁拳!

“嘭!”“啊……”单眼眼珠爆裂,血流满面,就像一记寸拳砸上的沙包,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反方向侧前崩飞,栽倒在2米外,横尸一地的血色泥泞里。手中攥紧推向杨庭锋的AK-47,眨眼也被夺了过来!

一翻腕,两手攥枪,双脚立定。瞬间面对近在数米,杨庭锋对向自己黑洞洞的枪口,适才摔倒,刚刚惊叫着爬起身来的敌人,还有围拢近前的后继者;只有瞪大了血红眼睛,发出一声灵魂碎裂的悲戚惨叫!

“啊……”“突突……”霎时间,杨庭锋飞快夺入手中,狂作的AK47,顿时迸射出一串串咄咄噬人的致命火舌;一泓清尽弹匣,和着急风暴雨般的子弹,顿时在咫尺数米,敌人密集的凹坑中肆虐横行!没有点发,只有狂扫!没有瞄准,只有射击!眨眼,急速推拉,自动退制的枪匣,抛出的一枚枚滚烫弹壳仿佛雨下;随着叮叮咚咚,一气坠进遍地水洼的血色泥泞里;刹那间,暴雨梨花般无情摧残,顿时激起了一抹无与伦比的残忍惊艳!

疾风似刀,暴雨如箭,鲜血如飙;一声声厉鬼般惊呼哀嚎,穿透了围拢就近排山倒海,天崩地裂似的通通雷音!随着肆虐横行于狭长凹坑中的尖利子弹,无情穿了透当中咫尺距离的避无可避;在倾盆暴雨,雷光映衬中,繁花似锦的真实演绎着生命如昙花般绽放的朵朵娇艳欲滴!一具具鲜活人体,顿时像豁然撞倒积木,和着滚烫弹壳的入水声,眨眼惊呼惨叫,浑身不甘剧烈抽搐着,横七竖八乱倒一地!

飞泥,飙血,暴雨,雷霆……咄咄的枪焰,绚丽的死亡,彻底迷糊了敌我的神志与眼睛!

枪狂,人更狂!悍不畏死的敌人,从不缺什么自欺欺人的英雄主义!

“吼!”一声咆哮催发出一条条疯狗,心急如焚的赶死血性!迎着急促迸发的枪口,围拢杨庭锋不过十米外的敌人,霎时无视当面,近在咫尺猝然迸发出的凶猛致命;血红着眼,怒吼咆哮着,前扑后继向杨庭锋冲了过来!

一瞬间,围拢数人痛饮十数弹枪毙的悲怆命运同样也激发着,近身最后个侥幸的敌人疯性!

“啊……”带着撕心裂肺的惨厉嚎叫,就在杨庭锋背后两米上下,刚刚被杨庭锋徒手夺枪,一拳砸成独眼龙,摔倒在泥水中,满脸是血的疯狗,立时像索命的厉鬼,面部狰狞扭曲,剧烈抽搐着,艰难痛苦扒拉起身,借着上凹坑的坡度不顾一切的舍身向背向其急促射击的杨庭锋扑了过来!意欲用自己体重与拼死顽抗,从背后突袭,杨庭锋摁倒在地,纠缠在一起;制止住撞进自己人群的杨庭锋,霎时肆无忌惮射击杀戮的同时,也能让四围从后不到数步之外的后续,一齐把局部孤军奋战,赋予其惨重伤亡的梦魇湮灭掉!

此间,只想多拉几个下去的杨庭锋,巨大体能消耗已几近脱力的边缘。不论是生死一瞬的嗜血疯狂,还顾前难顾后,极度疲惫产生的思维不清;都令瞬间低估了敌人垂死疯狂兽性的杨庭锋,眨眼让背后近在咫尺身负重伤的独眼龙,舍身飞扑揪住了自己!一手死死扣颈,一手死死扣腰,带着疯狗舍身贴上杨庭锋,凭着自身体重拼死下压,瞬间赋予围拢疯狗数人伤亡的AK47瞬间熄灭,一股措不及防的猝然前倒之势顿时从舍身缠住后背的敌人身子传了过来!

“妈的!”一触之间,刹那心头一惊,自知生死就决此刻的杨庭锋,立时爆发出了浑身潜力,几乎本能的气沉丹田,前跨一步踏实地面的同时;一拧腰,瞬间熄火的AK47,奋力提起,反手一枪托,便从自己的肋侧砸向了瞬间贴在后背的敌人同侧肋部!

“嘭!”“啊——”撕心裂肺的惨叫,豁然再起!以硬碰硬的一记闷声,瞬间直令刚刚缠后背,肋部遭到暴力打击的敌人肋骨骨折;部分折断面锋利处随之刺穿内脏,造成大量内出血(现在这也是致命伤)!

一息之间,两度遭遇真格撕心裂肺痛楚的疯狗,就是铁打的也顶不住!霎那,死死扣住杨庭锋腰颈的两手顿时应着惨叫豁然一松,随着杨庭锋奋力拧腰一挣;凭着他十余年苦功磨砺出的下盘功力,眨眼就在站稳的同时,把缠在背上,骤然剧痛失去束缚的敌人身体,硬摔倒地!

“呀——”一触后,不等脚下险些一个踉跄的杨庭锋,直起腰来;数步外,深受榜样鼓舞的又一条疯狗,同样已经舍身向杨庭锋扑了过来!一柄反捏在手中雪亮的AK-1型双刃匕首,在暴雨淋漓的电光中,反衬着森森寒意;眨眼随着咫尺飞身扑向杨庭锋的敌人身体,直捅向杨庭锋的背侧腰间!

此刻,刚刚踏出个大步,勉强稳住身子的杨庭锋,中间跨着条死狗身子,连双腿来不及并拢!闪避?来不及!硬抗?不要命的疯狗,就要连刺带撞,舍身缠住杨廷锋,将他摁倒在泥水里,合力将他毙命!

“妈的!”“嘭!”反手一枪托,侧手一枪托,电光火石之间随着杨庭锋后腿自然滑动并拢,再挺腰,提枪,奋力一枪托,顿时狠狠砸在了自侧后敌人持刀捅来的一手之上!

“啊——”骨断经折,匕首掉落。撕心裂肺的痛楚,根本无发击倒,爆发出一死信念的敌人嗜血疯性!带着厉鬼般的惨厉哀嚎,霎时间自侧后舍身扑向杨庭锋的敌人,同时一手死死扣住了杨庭锋颈项!瞬间忍着剧痛,又一条疯狗,如愿贴身扣住了杨庭锋;眼见到借助自身体重,舍身之势把杨庭锋扑倒在地!但就在其身同样是贴上了杨庭锋背侧后的一瞬间,面目可憎,狠不能张口就将侧身扣颈入怀的杨庭锋,活活咬死的敌人,霎时不可思议的瞪大了血红的眼睛!不因别的,只因明明整个身子都倒贴上杨庭锋的他,刹那竟然感觉除死死扣住杨庭锋颈项的一手,浑身上下竟无一处着力!

不招不架!

“啊……”带着杨庭锋甩头,一扭身,借助敌人自己舍身的强劲离心力;刹那不可思议的敌人,死死扣住杨庭锋的颈项,立马脱手措不及防摔在了满地尸骸的血色泥泞里!

“噌!”同间转过枪头的锋利刺刀,顿时无情向摔在杨庭锋身前脚下的敌人背心狠狠插了下!“啊——”刀锋入肉,不等撕心裂肺的惨叫,颤栗着周近敌人愈发嗜血的疯性,随着杨庭锋立马抖腕一拧,真格生生撕裂灵魂的惨叫瞬间嘎然而止!

“噗!”带着心脏不甘的痛苦的强劲泵力,一股冲天而起的鲜血喷泉,带着生命的温热,和着倾泻头顶的雨水,就在又一条咫尺外的疯狗眼前喷了敌我满脸!

“啊……”似暴怒疯狂,似悲怆绝望的嗥叫再起;不等杨庭锋拔出枪来,又一条被喷血满脸的疯狗,情急扔了拧上刺刀的枪,舍身自正面冲杨庭锋扑了来!与此同时,在杨庭锋转过身的正面,同样拔出拧上的刺刀的敌人,嗥叫着从数步外靠来!

空手对空手,此刻粗气都来不及喘上一口的杨廷锋,立马迎上敌人,矮身,转体,一肘向着近咫尺飞身扑来的敌人顶了过去!

反身坳拦肘!

“嘭!”“啊——”体能严重透支,气力不济,结结实实狠狠顶在瞬间赤手空拳,飞身扑来的敌人腹部;并未让杨庭锋如愿把送上来的敌人迸飞出去。“噗!”内脏受到暴力重击的敌人,顿时一口鲜血喷了侧转过头的杨庭锋满脸!趁着一口,刹那扑簌了杨庭锋的眼睛,舍身,腹部吃了一记肘击的敌人,顿时忍着剧痛霎时如愿扣住了杨庭锋脖子;然而,一触之间,妄想用飞扑与自身体重摁倒杨庭锋的敌人却骇然发现,斜跨出一步,两腿分开的杨庭锋,不论受伤吐血的自己,奋尽全力,是掰是绊,下盘皆坚如磐石!

坐山步!

“滚!滚!”猝然硬顶过冲击力道的杨庭锋,立时提气硬撑着脖子,不等反应过来的敌人,顺手死死遏住自己的咽喉,奋力一肘,反手向着从背后死死缠住自己的敌人顶去!一次松脱不得,便来第二次!

“斯咧……噗……萨斯嘎……噗……”霎时间,根本就不给颤住自己的敌人,丝毫狂妄叫嚣的机会,狠狠冲后两肘便顶出敌人两口血喷了杨庭锋满头!但连续遭遇重击,收伤不清的敌人就是死死不放手,同时寄予着其拼死的全部希望几步外的敌人已经提着匕首,嗥叫着奔近了杨庭锋不到数尺距离!

此刻的杨庭锋,就像是一块磐石立在那里仍凭风吹雨打,电闪雷鸣,身后连中三肘,吐血不止的疯狗,竭力厮扭;也岿然不动!

“哈哈哈哈……”长笑,不再挣扎被背后敌人死死缠住的身体。霎时间威风凛凛的迫视着正面提刀奔来,近在数尺外的敌人;已快力竭,两手都没制住的他,眼见着又一个敌人提刀欺近,毫不迟疑一手向紧紧绑在腰间的带红头绳的铁壳子探去!在当面敌人瞬间心惊胆寒的血眸中,杀气腾腾,威不可凌的杨庭锋眼睛里,锋芒毕露的对自己闪现着无比轻蔑与冷漠——

光荣弹!

雷光闪现,暴雨倾盆。当面欺身眼前,有着同样习气发疯狗,一打眼便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现在要捅死被自己兄弟拼死缠住的杨庭锋,已经来不及了!要想不被杨庭锋至少拉一个同归于尽,只有制住杨庭锋探向左肋,拉光荣弹的右手!

“呀——”霎那间,没有丝毫迟疑;正面欺身近前的疯狗登时,一步上前,提出空手,立马就向着杨庭锋探向光荣弹的手狠狠扇了过去;同时拧刀,收在怀中另一手,随时准备着下一刻,顺势捅入杨庭锋的心窝!

然而就在此刻,就在这几乎可以感受到对方鼻息,方寸之间的距离;刚一出手的敌人,顿时见到了喘着粗气的杨庭锋,嘴角清晰展现出一丝,森森的冷笑!

“啪!”手与手相击,随着杨庭锋探向光荣弹的手,接手同时一转腕;眨眼就让一巴掌扇来的敌人,就像扇进了虚张的手铐中!

不等瞬间见势不妙的敌人空出另一手,立马捅了过来;掰住敌人手腕,顺着敌人仓皇抽手,把大拇指弯曲,四指并拢的敌人与手掌相交的骨节,反方向,向下一拧。“嘎巴!”当面敌人的手间,立时发出了一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破竹声!

神虎术·小擒拿!

十指连心,四指齐断。“啊——”手臂骤然传来撕心裂肺的痛,顿时直令瞬间几乎完全丧失战斗力的敌人,被杨庭锋一手拿着,几乎跪倒膝盖前!

“吼……”同时间,缠在杨庭锋背上,这才惊醒自己必须制止住腰悬光荣弹的杨庭锋不能同自己玉石俱焚。死死环扣着杨庭锋腰间,被枪托砸伤,骨断经折,血肉模糊的手已不敷用,预想自后扣住杨庭锋颈部,勒住杨庭锋脖子的另一手立马也向肩膀滑去!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绝不能任由,缠在背上与自己较劲的敌人头撞,膝顶的杨庭锋,在刹那控制住当面敌人的同时,提起亮出肋间光荣弹,空出的左手,立时随着奋力一扭身,狠狠一肘向粘在自己背上的敌人肋部砸!

“嘭!”“啊……”一声闷响,口鼻喷血,死死贴在背上,连遭重创的敌人;已然顽强的缠着杨庭锋不肯脱手;但猝然重击,滑向杨庭锋肩膀,意欲控制住他左手的敌人,立马几乎被杨庭锋挣脱出去;几乎重创摔倒之中,两手死死抱住了杨庭锋的腰!口鼻溢血,眼冒金星的他已经没有能力把下盘坚如磐石的杨庭锋摁倒在地!但为了杨庭锋身前,被一手拿住,剧痛中几乎完全失去抵抗能力自己兄弟;缠在背后,顺势一手死死住了杨庭锋光荣弹的疯狗,发誓,哪怕自己抱住的发疯的是公牛背脊,就是拖也得把杨庭锋拖死!

“嘭!”面对背后真正疯狗似的牙咬,奋力再搬过身子的杨庭锋又是一肘狠狠顶在了狗皮膏药般死死粘在背后的敌人;“啊——”随着杨庭锋一搬身,正面被杨庭锋一手掰断四指,还死死攥在手中的敌人,立时连连惨叫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