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瞭望哨上,我差点用铁锹把军犬拍死

边关冷月1006 收藏 31 21294
导读:[color=#F70997][size=16] 残雪消融的北疆,终于让我们又看见了大地的本色,驻守在边防哨所的我,心情随着天气的变暖而好了起来,五个战友守在孤独的瞭望哨,重复着枯燥的边境执勤,瞭望观察任务,生活单调无聊,不过这次比前几次稍好一些,我们带了连队唯一的军犬“一鸣”(谐音)到哨所,注定了这次和平时站岗执勤不一样的生活。 哨所的夜,比任何地方都静,没有电,只有一台小汽油机,也常因缺油而很少使用,唯能知道和了解外界的只有收音机,大多数时间除了站哨的人外,都早早睡觉

残雪消融的北疆,终于让我们又看见了大地的本色,驻守在边防哨所的我,心情随着天气的变暖而好了起来,五个战友守在孤独的瞭望哨,重复着枯燥的边境执勤,瞭望观察任务,生活单调无聊,不过这次比前几次稍好一些,我们带了连队唯一的军犬“一鸣”(谐音)到哨所,注定了这次和平时站岗执勤不一样的生活。


哨所的夜,比任何地方都静,没有电,只有一台小汽油机,也常因缺油而很少使用,唯能知道和了解外界的只有收音机,大多数时间除了站哨的人外,都早早睡觉了,北疆的春姗姗来迟,宁静的夜,在月光的抚慰下,格外静谧,半夜时分,突然听见狼悲凉的叫声,军犬的狂吠声,交错一起,甚是热闹,狼的叫声愈来愈近,最后竟然围着我们哨所,久久不愿离去,我们起了床,看了看窗户是否关好,害怕让狼一下钻进哨楼,心中有些紧张,过了许久狼才离开,边关的夜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第二天,我们几个战友正在外面散步,带着“一鸣”溜达时,就在哨所旁边,突然又发现了有两匹狼蹲在那里,两双冷酷的眼睛,警惕的看着我们,这时“一鸣”突然冲出我们的周围,快速地向那两只野狼飞奔而去,当时我们吓了呆了,不知该怎么处理,想着平时军犬诱导员的话,军犬千万不能交配,一交配,这犬基本上就毁了,过了约几秒钟我们才冲向军犬跑去的地方,我们都知道北方的狼有多厉害,短小精悍!攻击性强,特别是群狼,更难对付,于是乎**了一把铁锹也跟着冲了上去,在战友们大声吼叫声中,我们迅速冲到狼和军犬处,看见三个在一起亲热,没有一点打架的样子,我举起铁锹,正准备拍下,却没有分清哪是狼,哪是军犬,就在这一瞬间,在我自认为是狼的那只拍去时,另外两只飞奔而去,铁锹已被我用力挥出,旁边的战友发现不对,将我用力一推,铁锹拍在空地上,而“一鸣”依然摇头摆尾的向我靠来,吓出了我一身冷汗,要是被我一锹拍死,真不知该怎样向上级交待,至少也要他妈弄个处分,那时的军犬待遇比我们都高,我们战士的伙食费是每天伍元,而军犬的伙食费是拾元,感谢那位战友!后来我们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春天来了,“一鸣”是母狗,发情了,昨晚就是它发情的叫声引诱,导致那两匹公狼夜晚跟上哨所,我们是将“一鸣”关在顶楼天坪上,那两匹狼晚上并未离开,而是一直守在哨所旁,等我们早上开门出来时,才发生了刚才的一暮!


后来我调离了江巴斯边防连,离开了边防连队,离开了守卫的哨所,到团后勤处生产基地当兵,有一次在博乐市的街上,身着便服的我,看见一新战士牵着一只军犬很像“一鸣”,于是大喊一声“一鸣”,它挣脱了铁链,向我飞奔而来,摇头摆尾,最后两只前脚扑到我的身上,甚是亲热,没想到一年多不见,它居然还认识我,还能忆起我们一起的“战友”情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