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 正文 滇之归建32

陆开宇 收藏 0 11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7.html


队伍一路前行,有条不紊。王风手里捏了一把汗,一路上有日军的军车往回走,好在日军匆忙的在赶路,没有过多的注意这支明目张胆的队伍。后面也有日军的军车跟上来,拖在后面的那辆车尽量慢腾腾的开着,加上公路也实在是坑坑洼洼破坏的厉害,往来的日军始终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队伍继续向前行走着。派出了前出去侦查前面的情况,快接近傍晚了。侦查带来了消息。再往前5里就是汨罗江的上游分流口了,汨罗江在这里顺西而下汇入芷江,一个大转拐处分流了一支分支流向南面进入赣北宜丰、凌江口等地也就是捞刀河流域,上游地区有一个修建好的水坝,听弟兄们讲是当地政府为了防止雨季江水泛滥筑起的堤坝,现在也让日军占领了,江里还停靠着两嫂日军的汽艇,只有通过了堤坝才能进入捞刀河区域,现在雨季虽然也过但是不是枯水期江水还是比较急的,过江可以就是耽搁一些。


听着报告王风陷入了沉思。一面督促队伍继续前行一面思考着对策。


越来越接近了,已经可以看见堤坝上日军的身影,王风环视了四周,地形很糟糕,堤坝之下是一片开阔地没什么可以提供隐蔽的,堤坝上的日军倒是可以凭借地势居高临下的向下射击,还有一旦枪响了路上的日军反应过来就可以从后面围上了,最要命的是这里距离日军包围衡阳的驻地也就十多里地,按日军的机动能力算增援也就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而要想过去只有上堤坝这一条路。


王风思考着让队伍暂时停了下来,他叫上了孔六,木大来到了公路边仔细一些的观察着日军堤坝上的情况。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拿下堤坝利用堤坝做掩护让弟兄们尽量快速过江。王风决定拿下堤坝,不知道上面有多少日军,也没办法更接近侦查,只有期待上面不会太多日军防守,王风简单的布置任务,孔六留下带大部队,他的伤还没好完全,老马断后顶住公路上还有增援的日军,自己跟木大上去拿下堤坝。


布置完毕。王风挑选了五十个弟兄还是一样装扮成押送的样子,只是把武器都包在日军汽车上扯下来的棚布里由几个弟兄扛上。王风跟木大走在了头里。


越来越接近了,堤坝上的日军已经放下了手里的活抄起了搭在一起的枪,纷纷直起了身注视着这一股不速之人。还有一百米,已经过了开阔地带,接近了堤坝底,已经能够清楚的听见日军的喝问了,王风若无其事的抬手跟堤坝上的日军打着招呼嘴里说着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日语。


已经上了堤坝的斜坡,五十米,日军还在莫名其妙的看着。王风不能再等了,再等就来不及了,一个指挥官模样的日军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正准备开口叫喊命令,王风已经先投出了手榴弹。


轰的一声,几个接近的日军炸飞了起来,堤坝上的日军乱开了,急急忙忙的向后跑去,几颗手榴弹接二连三的飞上了堤坝,枪响了,日军的反应很快,尽管受到了突然的袭击,没受伤的日军还是开始还击了,弟兄们快速的扯开棚布抽出了武器,大步的奔跑起来,堤坝稍远一端的机枪响了,因为是抑面而上脚步难吃上力,几个刚爬上半坡的弟兄一下子让机枪撂到了翻滚了下去,后面的弟兄被死死的压制住爬在了堤坡上动弹不得,有几个弟兄因为没接受过正规的训练不知道怎样做刚抬起身体准备继续往上冲马上也让机枪打得浑身窟窿。


已经跑上了堤坝的王风急得大声叫着“爬下,爬下不要抬头。”一面拼命带着上了堤坝的弟兄向机枪冲过去。


枪响成了一片。这时候向另外一侧跑去的日军也开始从侧面开始了还击,上了堤坝的人受到了腹背的威胁,王风他们也让两面的日军打的只有伏在了堤坝上顽强的向日军射击着。王风移动了身子向着侧面反击的堤坝下瞄了一眼,坏了,原来堤坝后面还有很多日军,现在一起向上开始了攻击。


现在王风是左右为难,上了堤坝的人也就十多个,让正面侧面的日军压得抬不起头来,其他弟兄还爬在坡上也动弹不得,自己只要稍微有一点动作正对着的机枪劈头盖脑就是子弹飞来,身前临时拉过来做遮挡的日军尸体已经被打得血肉横飞,而自己现在根本没办法动弹,又没有重武器压制另一侧攻上来的日军,侧面的日军已经越来越接近堤顶了。要是就这样让日军压着,公路上还有附近的日军增援一到王风他们全部都得战死在这里。


可是正面对着的机枪距离王风他们将近500多米手榴弹根本没办法直起身子来投过去,距离也太远了些。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消耗着。公路上已经传来了日军的呼叫声,看来来往的日军已经停下了,马金彪他们那一点人根本没办法堵得住的。


王风他们试着探起了几次都让日军打爬下了,又有三个弟兄被打死了。王风继续射击着,他现在整个人都是麻木的,心急如焚,可是他做不了什么,日军的火力人数远远优于他。他想可能这一次就要战死在这小小的堤坝上了,距离自己的部队已经是那么的近了。


千钧一发,还是孔六,就在王风他们让日军胶着上的时候孔六听着枪响的不对劲,他果断的带着人绕过了日军堤坝的正面迂回到了那挺让王风他们抬不起头来的机枪侧后,一阵飞快的奔跑,孔六率先冲上了堤坝,猛烈的对着日军机枪掩体就是一通狂扫。



堤坝上的日军终于解决了,孔六抄起了日军的机枪调过头拼命向侧面快要爬上来的日军扫射起来,一时之间,日军支撑不住,被击中的日军翻滚下了堤坝,王风他们终于可以起身回击,伏在坡上的弟兄也赶快冲了上来加入了战斗,战斗戏剧性的发生了转变,现在是王风他们可以居高临下的射击日军了。


公路上的日军也跟马金彪交上火了,老马一面打一面向堤坝方向退过来,不断有弟兄中枪倒下,如不尽快解决了堤坝下面的日军公路增援上来的日军一夹攻王风他们更加困难。王风判断了形势,带头发起了冲锋,尽管日军顽强的抵抗着,王风他们向下冲击的弟兄已经有好几个倒下了,顾不了倒下去的弟兄,王风带着一部分弟兄终于冲到了下面。


肉博,古老的原始之斗,终于日军都倒下了,堤坝上下已经没有活着的日军了。王风重新冲上了堤坝。


马金彪还在苦苦支撑着,他不能再退了,得给王风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险象环生,他已经没有几个人了。赶来增援的日军正在源源不断的投入战斗,黑压压一片。突破马金彪他们的防线已经很快了。


王风让孔六赶快带领剩下的弟兄过江,自己留一部分人在堤坝仓促的设置着阻击线,派出了一个弟兄去通知马金彪他们赶快往这边跑。王风焦急的看着马金彪带着剩下的几个弟兄往准备奔跑过来,日军的子弹嗖嗖嗖的擦着他们乱飞,又有两个弟兄被打倒了,快了,终于接近堤坝了,王风他们开始了射击,因为射界高又开阔,一片子弹扫过去,冲在最前面来不及收脚的十多个日军一下子就被打倒了,后面的日军见势哗啦啦全部伏倒下去,开阔地给王风他们及好的帮助,日军的冲击被阻下来了。


趁着这一停顿,马金彪带着还活着的6个兄弟冲上了堤坝。后面孔六已经带着弟兄们开始过江了,江水漫过了腰身,无法快速通过,只能硬撑在这堤坝上掩护弟兄们通过了。希望弟兄们能尽量动作快一点,因为日军已经在修正着掷弹筒的弹着点了,王风他们除了那挺日军的机枪没有什么重武器可以压制住日军的进攻。


这时候木大猫着腰跑到了王风面前。“你带弟兄们过江,我来顶着,过了江弟兄们知道路,我随后就赶上来。”木大还没容王风反应过来就一把抢过了王风把着的机枪不由分说的把王风向后一推。


王风看了看木大,“木大哥,你看我们过去了就赶快撤,我在对面接应你。”王风知道现在再争执不起作用了感情用事只会害死更多的弟兄。


王风向堤坝下冲下去,督促弟兄们加快速度。木大回头看了看弟兄们把枪握得更紧,堤坝上留下了20多个弟兄,有几个是已经受伤没办法起身。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身后的弟兄们转过脸相视笑了笑,眼睛注视着进攻日军的动向。


王风最后一个过江了,就在他走到江中间的时候,堤坝上响起了爆裂的密集枪声。进攻的日军在掷弹筒,迫击炮的支援下发起了冲锋,枪声大作,堤坝上还击的枪声顽强的响着,只是越来越微弱。王风爬上了岸回头注视着堤坝上的情况,他希望看到木大跟弟兄们能快一点过来的身影,可是,他失望了,除了枪声,爆炸声,没有人向这边出现。


王风心抽了一抽,“木大,木大,你快一点出现啊,不然我怎么跟老爷子交代呀。”王风焦虑的期盼着。过了江的弟兄们都停下了脚步,回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堤坝。


枪声已经稀疏下来,零星的几声驳壳枪响过之后,整个堤坝上彻底安静下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猛然映入了王风的眼里。“木大”王风禁不住喊了出来。


堤坝上越来越多的黄色身影围了上来。独膊的木大再次回头看了看江对岸,一声怒吼,木大扑向了围上来的日军,剩下的那支手挥舞着大刀,几个企图活捉他的日军霎时间身首异地,一身一脸的血,木大圆目大睁,怒吼着砍杀着。几把枪刺同时洞穿了他的身体,日军的刺刀抽出,木大跌跌撞撞的转了过身轰然一声倒下了,很安详,向着他的家的方向东北。


王风眼睛湿润了,木大回家了回去看他的亲人弟兄们了,堤坝上已经没有活下来的弟兄,他们用自己的血肉掩护着自己的手足弟兄,用死换回了更多弟兄的生。


王风试去了眼角的眼泪,一言不发的带领剩下的人隐入了山林。


以血洗血,现在不该是哭的时候,留着眼泪,留到血债血偿的时候再痛痛快快放声大哭。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