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的归宿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遭遇(四)

九刀麒麟 收藏 0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56.html


“我希望各位打起精神,不要因为一场战斗的失败而对领导失去信心,我们要在明天天黑之前进入法国边境,时间很珍贵,这是我们赢得胜利的关键,挺清楚了没有?”

“是,长官。”

“全体都有,向左转,出发。”齐刷刷的脚步从身边过去,留下半截还在冒烟的烟头在我脸旁。

“死了还是活着?”我动了动身子问。

“他奶奶的,刚洗的脸。”

“没死就起来,别在我身上窝着。”左轮爬起来,翻着衣领表情难过,大骂德军没教养,随地小便。

“你还不是一样随地小便。”

“那我也没尿到别人头上啊。”

“估计那不只是尿吧。”

“汗都出来了。”左轮毫无掩饰的说,是啊,这种情形换做别人早懵了。我们回到营地,告知大家德军要在明天天黑之前赶往法国边境,大家猜测德军动机。

“法国,法国在哪里?”胖子问。

“在这里。”左轮在地图上指了指。

“他们去法国干什么?难道要进军法国?”

“不可能,德军进攻法国没必要从这里出发,而且德法战争早就开始了。”

“那他们去法国做什么目的?”

“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唯一的解释就是法军和德军交战激烈,过去的这几批德军八九不离十的是援兵。”

“援兵?”杰克问。

“是。”

“可德国的兵力远胜于法军啊。”

“不管怎样,德军前线肯定吃紧,你们看,德军进攻法国的路线有很多,而且德国已控制了周围大部分地区,可以说,德军派遣的援兵走那条路都比现在的路线方便,唯一的解释就是——”

“就是什么?说啊。”胖子催促道。

“就是德国已失去对法国以及德国周边其它国家的控制,德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军事压力,所以才不得不作选择这条路线,这也许是德军派兵增援的唯一路线。”

“有道理,不过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们最好按兵不动。”我说道。

“按兵不动那是肯定,德国跟那个国家打和我们无关,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趁机离开这个地方,侦察还要继续。”左轮不愧是黄埔高材生,对军事行动有着敏锐的观察和清晰的判断,这也是他日后成为国军高级将领的真正原因,当然,这是后话。

我们就如同失去自由的鸟,看着其他鸟从身边飞过却只能偷偷看着,甚至有时都想随他们一起寻找真正属于我们的天空,天天都有德军经过,我们天天都有得看,这段时间我们少了很多寂寞,不管是敌是友,毕竟他们是除我们之外唯一的人类,看到同类自然高兴,虽然见面之后避免不了一些厮杀,但毕竟是和同类厮杀,我们从心理上获得了满足,这是长久以来没有过的感受。不管去哪里,他们的命运和我们一样,都脱离不了战场,最终的归宿也是战场。

每天,左轮都会拿着小本本记下德军进过的人数,这是他每次侦察的任务,不到两个月时间,德军就派遣了将近十万的兵力,而且后面的大部队还在源源不断的前往法国,左轮判断这不只是援兵这么简单,德国也不可能抽调这么多援兵进军法国,没分析错的话,法国可就是德军的第二战场,或者第一战场,他隐隐觉得这是机会,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一旦错过将永远困在这里。之后我们计划如何跟着德军走出这片丛林,很显然,之前不敢冒然突围是因为所经之地有德军把守,现在大部分德军调往法国,国内兵力抽调厉害,对我们潜逃提供很大便利,理论上简单多了,但实施起来还是有很大难度,胖子提议大家分批次混入德军队伍,被大家一致否认,有人说紧紧跟在德军后面,但不知道究竟哪个部分是最后一批,弄不好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局面,正在大家为如何潜逃一筹莫展时,远处一阵机枪扫射和大呼小叫,我们迎着声音在丛林的掩护下奔去,以为会有一场恶战,大家摩拳擦掌准备战斗,左轮跑在队伍最前面,胖子一瘸一拐紧跟其后,我和杰克领着队伍保持低调态度,左轮着急是因为想探清楚前方发生的事情,胖子着急是因为左轮着急,我们着急是因为前面两个家伙着急,所有人一股脑往前冲,根本没注意前面发生了什么,这就是情绪感染的效应。队伍最前面的左轮急忙转身,一把拉还往前冲的胖子往回撤,嘴巴大张就是没声,后面的人来不及刹住脚步,一下拥在一起自己先乱起来,左轮示意大家放低身子不要吵,大口喘着气。

“怎么了?是不是敌军?”胖子问。

“自己看。”左轮蹲在地上呼呼喘着气,胖子赶紧把还没直起来的身子往回缩,眼睛瞪得溜圆,变成了结巴。

“天啊,真有啊。”所有人目睹了有史以来最恐怖的事情,几名德军倒在地上,周围是散落的枪支,蟒蛇盘曲着身子一动不动,火红的信子和血盆大口随时可能发动攻击,德军从来没见过如此大个头儿的蟒蛇,双方足足对峙了十分钟,从地上的血迹可以看出蟒蛇已身受重伤,这和我们之前想象的根本不一样,最坏的打算就是和德军遭遇,然后打一场遭遇战,可现在的情况明显超出预期,大家躲在后面不知所措。

“打不打?”胖子问。

“打谁?”左轮问。

“打——”胖子一是语塞。

“不行我们跑吧。”胖子压低声音说。

“往哪跑?附近就这一条路。”左轮说。

“那怎么办?”

“小三儿,这家伙你见过,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大家不要吵,等等看。”所有人蹲在原地等待人蛇大战。

德军朝蟒蛇疯狂开枪,子弹从我们头上飞过,悲惨的声音震荡丛里,我无法感受它被无数子弹击中时的痛苦痛,我甚至希望它快点死去,从愤怒,反抗,挣扎,直到最后的无奈,无助,这种感受我们却深有体会,蟒蛇奄奄一息蛇被打的遍体鳞伤失去抵抗,鲜血流成小河,视线里一片腥红,德军发出狂傲的笑声,像是打了一场胜仗,对,他们打胜了,向另一个战场走去,走向死亡。

走到蟒蛇跟前,心情无比沉重,我希望它站起来,立起原本伟岸的身躯和高傲的头颅远离这里,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疗伤,我在它头上轻轻抚摸,鲜血染满双手,我们不忍的走开,留下它孤独的身躯,为什么不逃呢,哦,它在誓死保护着自己的领土。

途径城镇之时,我们钻进丛林,在弄到德军的行军路线之后在一处宽广的牧场停留下来,牧场被德军扫荡的空无一物,几匹马的尸体被分割的血肉模糊,一处放牧时用的茅舍成了我们临时营地,胖子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块牛皮,说是用来挡雨,此话一出天空稀稀拉拉的下起小雨,我说他是扫把星,左轮骂他是哪壶不提提哪壶。所有人躲在拥挤的茅舍避雨,如果有德军到来,我们将被一窝端。苏纳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女性,也是唯一的医生,她被挤在一个角落,显得几分孤独,胖子把捡来的牛皮披在苏纳身上以显示关心,她怀里抱着一支枪,安静的望着外面,大大小小的战斗和恶劣环境把她练就成一名战士,面对死亡和流血没了恐惧,更多的是坦然和从容,战场是一个让人发疯的地方,能成就英雄也能让英雄死亡,是不是英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英雄的胆魄。卡尔自然而然的成立苏军的指挥人员,他有很多想法,不时还带给大家点欢乐,他们和我们一样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摆脱现状,单纯的靠在一个希望支撑着。我们不停的说能走出这里,可在这里我们呆了足足两年时间,死去的兄弟已化为乌有,当初那种痛彻心扉的感受也被现实磨砺掉,伤口重新长好,伤疤自然脱落,留下的只是刻骨铭心的痛。

我和左轮担当起哨兵蹲在坑里,头顶的掩体露着雨水,左轮不时的透过瞄准镜观察,最不应该来人的时候却有人出现在视线里,左轮一下紧张起来,我想其他人也和左轮一样,全力戒备,从6倍瞄准镜里看到两个人影晃动着朝这边走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