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甘寂寞的一群人去做一件“大事”[长城军团]

路易十四 收藏 8 268
导读:二十世纪初的香港是英属殖民地,由于当时殖民者的注意力全放在其他地方,于是这里变成一个龙蛇混杂的流亡者天堂。虽然是殖民地但是属于那的终究是哪的,华人群体依然是这里的主体,所以撬动中国历史的杠杆在那一刻突然落到了这个鱼龙混杂的流亡者天堂,把一群不相干的寂寞的人用一条隐形的绳索牢牢的拴在一起,这一个个寂寞的人各做一件不寂寞的事情,合在一起我把它称为“大事”,一件可以让许多人抛头颅洒热血的“大事”。 杨衢云“兴中会”前任会长,一个接受三权分立学说,并把民主奉为信仰的前卫中国人,他不甘寂寞的演讲希望有一天民主能

《十月围城》围的是寂寞


二十世纪初的香港是英属殖民地,由于当时殖民者的注意力全放在其他地方,于是这里变成一个龙蛇混杂的流亡者天堂。虽然是殖民地但是属于那的终究是哪的,华人群体依然是这里的主体,所以撬动中国历史的杠杆在那一刻突然落到了这个鱼龙混杂的流亡者天堂,把一群不相干的寂寞的人用一条隐形的绳索牢牢的拴在一起,这一个个寂寞的人各做一件不寂寞的事情,合在一起我把它称为“大事”,一件可以让许多人抛头颅洒热血的“大事”。

杨衢云“兴中会”前任会长,一个接受三权分立学说,并把民主奉为信仰的前卫中国人,他不甘寂寞的演讲希望有一天民主能解救华夏大地,希望唤醒更多的人了解外面的世界,可是有一群人并不这么想,他们更喜欢权力集中到少数人手中,于是不寂寞被终结,杨衢云用鲜血捍卫了信仰。 暗杀事件让“围城”-----香港天空的阴霾更多了几分狰狞。

李玉堂香港华人富商,他非常有钱,夸张点说到了那种钱多的不知道该怎么花的程度,记得有人曾说过,“人生最痛苦的事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为了不痛苦也为了不寂寞,他喜欢做善事也喜欢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鉴于此嗜好,他交了一个朋友,《中国日报》社长陈少白,一个帮他花钱的人。这个朋友还有另一种身份“同盟会”香港分部负责人,于是李先生成了一位资助革命的民主人士。

李先生不懂革命,他甚至不允许自己四十岁才生的独子参加革命,他知道涉入革命是要杀头的,但是他却心甘情愿的出钱资助这位经常开口数目不小的社长朋友,人生中很多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不懂革命的人因为机缘巧合成了革命领头人,不该参加革命的人成了革命的牺牲品,逃避痛苦和寂寞的李先生最终换来了更大的痛苦与寂寞。

中年得子喜也,老年丧子悲也。

“革命不仅仅是发发传单、喊喊口号,革命是要许多人付出鲜血生命的。”

巡捕沈重阳,为了不寂寞他嗜赌如命,为此他丢掉了老婆,此后自暴自弃的他彻底丧失了做人的基本尊严,终日混迹赌场,为筹赌资,什么样的私活他都敢接,一次为清廷干私活时的巧合,他与前妻意外重逢,并邂逅了他并没见过一次面的亲生女儿,前妻嫁给了李玉堂,而沈重阳的私活正是跟踪社长陈少白刺探情报,沈重阳不知道什么是革命,他只是知道前妻告诉他自己有一个女儿,为了让女儿长大后,可以知道她的父亲是一个不寂寞的人,他以身犯险拼尽性命保护情敌李玉堂,沈重阳死了,他的死不轻于鸿毛,他知道在自己女儿长大后前妻可以郑重的告诉她,她的父亲是沈重阳,这便足够了。

清廷阎孝国将军,学生时代的他是一个接受西式教育,并且成绩斐然的人,而传授他知识的正是现任《中国日报》社长陈少白一个“同盟会”成员。师生再次重逢,却是相互扮演尴尬的角色,学生是缉拿乱党的官军,老师是沦为阶下囚的乱党。鉴于师生之情,阎孝国将军并没有夺取陈少白的性命,但正是这份情谊让他以悲剧命运收场,我们常说名师出高徒,那么名师教出劣徒,那劣徒的命运是不是该由名师终结?

阎孝国将军死了,他不寂寞,一个为清廷效死的“忠臣”,一个被名师终结的“劣徒”。

孙先生来了,他来的那么快,山雨欲来风满楼。

孙先生走了,他走的那么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只是带走了一个个不寂寞的生命,带走了《围城》----香港天空的阴霾。


备注:记得杨衢云死前给学生讲道:“民主这个词其实源于希腊文[DEMOS],就是人民的意思,就是按平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共同管理国家事务……”


“大事”:而这些不寂寞的人所作的“大事”可以诠释为“欲求文明之幸福,必经文明之痛苦,而这痛苦,就叫做革命。”而这群不寂寞的人殊途同归是一群通过“革命”手段追求“民主”的人,或者说我们权且这样认为。





本文内容于 2/28/2010 12:43:18 AM 被路易十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