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啪!”黑猴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酒碗弹了一下,把个铁蛋吓了一大跳,“铁蛋,你是不是喝多了?”

铁蛋很神秘地一笑,一探身,去给黑猴子倒酒,却发现两壶酒都喝完了。

“伙计,再拿两壶酒。”铁蛋还真当家。

伙计很高兴,又拿来了两壶酒,放在了桌上,并给黑猴子和铁蛋都倒了一碗酒,才笑着说:“二位,慢用,有事再叫我。”点头哈腰地走了。

“二当家,你先别生气,这种话我可不敢胡说。我可是亲眼看见的。事情是这样的。”铁蛋这小子就把他在横川大介家里遇到的一幕,添油加醋地给黑猴子说了。

“不过呢,二当家的,这也不能怪秦克,小玉跟高团长走了,秦克才这样,不过呢,他找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对,男人吗,都要找女人的,可是,他找的却是一个日本娘们儿,这叫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不光是我,团里的很多弟兄都对此事有些意见,但是,又不敢说,秦克现在可是团长,可不是以前的大当家的了。当土匪跟当八路可是不一样的呀。不过呢,话又说回来了,那个日本娘们儿还真是漂亮,难怪秦克动心,把那个日本男人当场就给打死了。我刚开始听到一声枪响,我以为是开的一枪,进去一看,才知道,秦克双枪齐发,同时打中那小鬼子两只眼睛,那个惨呀。”还别说,铁蛋还真能白活。

“铁蛋,那个日本女人住在哪里,你还记得吗?”黑猴子把眼睛一瞪,露出了一种难以捉摸的奇怪目光。

“那当然,洪口就这么大,就这一条街,几十个胡同,闭着眼睛我都能摸的到我怎么会忘记呢?”铁蛋一脸的得意。

“那好,现在,我们就去找那个日本娘们儿,我黑猴子倒要看看,日本娘们光着身子是个啥样子?”

“真的?好好,我们现在就去。”铁蛋一听,高兴的什么似的。

“伙计,算账。”黑猴子把一个大洋扔在了桌子上,和铁蛋就走出了喜客来酒馆。外面的小凉风一吹,酒劲儿就往头上撞,铁蛋和黑猴子都觉得头蒙蒙的,脚底下有些飘。


横川大介的家离小酒馆并不远,也就五六分钟的路路程。

美子刚做好饭,还等着秦克回来吃饭呢。这几天,秦克都住在这里,横川大介死了,这里现在成了美子的家。

院门一响,美子以为是秦克回来了,忙迎了出去,没看清人,先低头鞠躬说:“你回来了?”

当他抬起头来看时,却发现是两个陌生的八路。铁蛋她还见过两次面,而黑猴子她却从来也没有见过。

“你们有什么事吗?秦克还没有回来,你们先进来休息一会儿,他可能一会儿就会回来的。”美子说的是中国话,因为这里就她一个日本人,中国人里面也只有秦克能听懂日语,秦克现在又不在,她就只好说中国话了。

本来呢,黑猴子对铁蛋说的话还半信半疑,现在这种话又这个日本女人嘴里说出来,让他不得不相信。

“铁蛋,把门关上,老子今天要开开东洋荤。”黑猴子盯着美丽的美子,头也不回地说。

“二当家的,你要干啥呢?”铁蛋明明知道黑猴子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黑猴子没再理他,铁蛋转过身去,去把院门给关上了。

黑猴子已经淫笑着,抓住了美子的双手,把美子推进了屋里面。

“你,你要干什么?我,我可是秦克的女人。”美子大声地说。

美子不说是秦克的女人还好点儿,她这么一说,腾地一下子,就把黑猴子的火给点了起来,这时,酒精已经烧红了黑猴子的心,烧沸了他身上的血,他三下两下就平息了美子的反抗,把美子的和服哧哧拉拉地就给扒了下来,美子那光鲜亮丽的美丽胴体,就曼妙地呈现在黑猴子的面前,浑圆香滑的乳房,如玉如幻的大腿,肥美滋润的美臀,把个黑猴子身体里的兽性完全激发了出来。

黑猴子猴急猴急地就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由于他太性急了,只把裤子褪到了膝盖处,能办事儿就行了。他身体使劲儿,把美子的身子牢牢压在了地板上面,美子觉得下身猛地一疼,她“啊!”大叫一声。黑猴子这时候已经是开弓之箭,无法回头了,他霍霍地快速地动作起来。

美子的身子在拼命地挣扎着,扭动着,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黑猴子的掌控。她大叫着秦克的名字,秦克却听不见。

站在一边傻看着的铁蛋,头脑也是一阵一阵地发蒙,他本来可没有这样的意思,他也没有想到黑猴子敢这么干。不过,他心里可是清楚的很,这个日本娘们可是秦克秦团长的女人,黑猴子也真是大胆,这要让秦克知道了,他手里的那两把盒子炮,可是两把神枪,还不把黑猴子给打成肉筛子呀。而且,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他想起了那个也是死在这里的,被秦克打死的日本军火商,他的头皮就是一阵阵地发麻,酒一下子就醒了。额头有些发凉,他用手一摸,全是汗水。

黑猴子大叫一声,身体趴在美子的身上不动了。他干完了。

“好,爽,好爽呀。日本女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真是太好了。”黑猴子从美子身上爬起来,穿上了他的裤子。

“二当家的,这个日本女人可是秦克秦团长的女人,你把他的女人给干了,他能愿意吗?”铁蛋陪小心地问黑猴子。

“铁蛋呀,不是我说你,你还真是个傻蛋,她是秦克的女人不假,但是,她是个日本娘们儿,她不是我们中国人,秦克他还能为了这个日本娘们儿把咱们爷们儿给毙了?不能吧?”黑猴子很自信地说。

铁蛋听了,觉得有理,点了点头。

这时,还躺在地板上的美子听了黑猴子的话,心里也是一阵一阵的难过,是啊,她是个日本女人,而他们却全是中国人,而现在日本又正在和中国打仗,他们中国人对日本人恨之入骨,横川大介就是在她的眼前被秦克一枪毙命的。

美子哭了,趴在地板上嘤嘤地哭泣着。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美子,开门,我是秦克,我回来了。”秦克在门外叫着门,他还有些纳闷儿,只要他出去,美子是从来也不插门的,今天倒是有些奇怪。

“二当家的,秦克来了,秦克来了。”铁蛋一听秦克的名字,两条腿就有些打哆嗦,他拉着黑猴子的袖子。

“怕什么,瞧你这点儿出息,干了这个日本娘们儿的是我,又不是你,怕什么?”黑猴子看了一眼铁蛋,哼了一声,“去,把门开开,我给他说,看他敢把我怎么地?”

“我,我……”铁蛋说话都结巴了,说不利索了。

“去呀?”黑猴子急了。

铁蛋哆嗦着,出了屋,穿过院子,把门打开了。

“美,铁蛋?你怎么在屋里?”秦克一看铁蛋,就是一愣,再看铁蛋脸上惊慌害怕的样子,满嘴的酒气,“美子怎么了?”

秦克快步冲进了屋子里,一看,他就傻眼了。

美子还光着身子躺在地板上小声地哭泣着,旁边站着黑猴子,也是满身的酒气,脸都红通通的。

“黑猴子,你怎么也在这里?美子她这是怎么回事?”秦克说着,快步来到了美子的身边,抓过了还扔在地板上的美子的和服,都被撕扯烂了。

“美子,别哭,你说,这是怎么回事?”秦克把和服披在了美子的身上。

“他把我强暴了。我说我是你的女人,可是他还是……”美子抬起眼睛,看着秦克,又用手指着黑猴子,用日语说道。

秦克一听,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双手闪动,双枪在手,同时在腿上一蹭,双枪就全上了膛。

“黑猴子,你还有什么可说的。”秦克的眼睛怒火如炬,能喷出火来。

“秦克,你可别忘记了,她可是个日本女人,对,我玩了她,怎么?你还敢把我也毙了?”黑猴子心里虽然有点儿心虚,但是,他还不至于像铁蛋被吓的发抖。他手里也多了一把盒子炮,虽然他知道自己不是秦克的对手,但是,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嗯!”秦克有心发作,但是,当他听到黑猴子说美子是个日本女人的时候,他犹豫了,他的双枪就觉得无比的沉重,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美子看见秦克犹豫了,不敢为自己作主,她扑向秦克,伸手抓过秦克手中的一支盒子炮,冲着黑猴子就是一枪,“砰砰!”两声枪响过后,黑猴子捂着肚子,指间流出了血,美子的额头也多了一朵血红色的小花。她大睁着眼睛,倒在了秦克的腿上。

“臭娘们儿,敢偷袭我。”黑猴子看着已经死去的美子。

“铁蛋,快去请大夫!快!”秦克大叫起来,他大叫时,也带着一种发泄的成份在里面,他左手举起枪,朝着房顶就是一通乱打,“砰砰!”之声不觉于耳,直到把枪里的二十发子弹全部打完。房顶上的覆棚的碎木屑和白色的碎纸屑纷飘下,像是在为美子而飘落一样……


黑猴子受了伤,不过,不至于致命。美子却死了。秦克心里后悔不已,不该让美子住在横川大介的家里,如果让他回荣城,还和渡边小杏住在一起就好了。今天更不该喝酒,谁知道黑猴子喝了酒,竟会干出这种事情。美子为八路军做了这么多事情,到头来,还死在八路军的手里,真是有些太惨了。

吴大力和李九松陪着秦克,他们知道,秦克的心里肯定不好受,不过呢,美子是个日本女人,死了就死了,不至于为了个日本女人再憋出病来。

第109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