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承认错误是需要想像力的事业

绿色冲击波 收藏 51 480
导读:看完《阿凡达》后,观众们知道,所有真实的谎言,都由极富想像力的画面构成;所有戏剧性的逻辑,都由极富想像力的词语铺就。 自“躲猫猫”事件以来,人们深信有关部门关于自身违纪的信息公布,绝对需要人类有史以来最奇幻瑰丽的想像力,就像《阿凡达》一样,因为人们面对的是一个前所未知的“潘多拉”:“躲猫猫”之前,有贵州瓮安事件新闻发布中独辟蹊径的“俯卧撑”,“躲猫猫”之后,看守所的死法中有新鲜出炉的“做噩梦”、“摔下床”,还有屡试不爽的“人死了,监控录像不见了”,更有去年12月昆明警方就盗窃嫌疑人邢鲲在小南门派出所死亡事

看完《阿凡达》后,观众们知道,所有真实的谎言,都由极富想像力的画面构成;所有戏剧性的逻辑,都由极富想像力的词语铺就。

自“躲猫猫”事件以来,人们深信有关部门关于自身违纪的信息公布,绝对需要人类有史以来最奇幻瑰丽的想像力,就像《阿凡达》一样,因为人们面对的是一个前所未知的“潘多拉”:“躲猫猫”之前,有贵州瓮安事件新闻发布中独辟蹊径的“俯卧撑”,“躲猫猫”之后,看守所的死法中有新鲜出炉的“做噩梦”、“摔下床”,还有屡试不爽的“人死了,监控录像不见了”,更有去年12月昆明警方就盗窃嫌疑人邢鲲在小南门派出所死亡事件情况作出的通报:邢鲲系用鞋带自缢身亡。

看完《阿凡达》后,观众们知道,所有真实的谎言,都由极富想像力的画面构成;所有戏剧性的逻辑,都由极富想像力的词语铺就。有关部门承认错误,就是这样一项极富想像力的事业,“躲猫猫”、“做噩梦”、“鞋带自缢”,哪一句不是极度热点,显赫一时,同时,这样充满“此地无银三百两”政治智慧的新闻发布也将长久地存在下去。

“喝开水”死亡,大概比“喝凉水”要温暖一点,温度不同,因而也更有戏剧性,画外音是:“你看,民警对他多么关心,还怕他烫着,但他还是不管不顾地死了。”直白的逻辑是:“他是健康的,他在提审时死了,但这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有可能是喝开水死的,这需要极高的科技来证明,公安局是证明不了的。”

明明就是刑讯逼供,又不是卡梅隆拍电影,你要解释得那么高科技干什么?承认刑讯逼供并不比想像“喝开水”难,承认刑讯逼供也不比想像“喝开水”更无耻,刑讯逼供已是蔑视公民权利,文过饰非则更是污蔑公众智商,如此一错再错,让人费解。

这种解释,在目前公众知情权仍可能在遮蔽后被当做遮羞布的环境中,竟是一种惯性冲动。此前的1月18日,贵州省安顺市警方,就其辖下关岭县公安局坡贡派出所副所长张磊1月12日处警中使用枪支致两村民死亡的案件进行通报,13次使用“正在调查”搪塞,村民被击毙是“被子弹击中死亡”,离脑袋撞上子弹死亡的客观事实似乎不远。

新闻发布会上,安顺市公安局副局长冉太有被一再追问死者郭永志究竟是“先被打伤大腿还是先被打中头部击毙”,由此引发最富想像力的对话。冉首先义正辞严地澄清:“不存在对郭永志进行击伤后再上前对其头部进行射击的情况。”随后在问答中既否认先击中腿部再击中头部,又否认先击中头部再击中腿部,但承认张磊确实对郭永志开了两枪。逼得现场记者极富想像力地质问:“这么说,又不是先打腿,也不是先打头,难道是张磊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对郭永志同时开了两枪吗?”

其实任何奇瑰的想像力,都由现实倒逼而来。就现时公众对于知情权的要求,有关部门承认错误,确实是一项需要想像力的事业,而面对死难者将冷未冷的骨灰,不用留待后世,当代卑贱的人们,已经不得不洒下热泪。面对家属们那样撕心裂肺的哭喊,面对旁观者们已经了解这种方式后的冷嘲热讽,面对不需要想像力的现实,如果有关部门做了错事,就直接承认了,承认了再去改不是很好吗?

(本文来源:潇湘晨报)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