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傍晚快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玻璃门被人敲得"梆梆"响.我回答了声"嗨~"后也没有人开门进来,没办法我只能起身开门出去看看.天这么冷,懒得真不想多动.心想又不知道是哪个来推销啥东东的了,烦煞乐!


开门一看是个皮肤黑黑满脸胡子看上去有点邋遢的欧吉桑.看我出去就问我公司门口的饮料自贩机是不是我们公司的?我说是啊.他说他想买饮料,放进去五百日元(日元五百的是硬币)啥东西都没出来,钱也没有退出来.我跟他说"请等一下,我帮你打电话去问一下饮料自贩机的管理会社."也不理他的罗哩八唆就回办公室了.那两台饮料自贩机是自贩机公司放在我们公司门口的,借用我们公司的地盘和电源,每卖出一罐饮料我们就抽他们N%的头钱.


老板听到我们的对话后就接替我出去应对那欧吉桑,我一边在公司电话簿上查自贩机会社的电话号码,一边对坐在那里我自巍然不动的部长说"又来了."


说话间自贩机会社的电话就通了,我跟她说明情况后,她先是问我机器的番号,我哪里知道啊?我让她等我出去查看后来告诉她.她马上说不用了,只要告诉她我们公司的电话号码就可以了,估计她是在确认自贩机的位置.我告诉她后她让我把电话交给那欧吉桑听.当然我们之间可没有欧吉桑长欧吉桑短地叫,而是很一本正经地称呼那邋遢老头"お客様".虚伪啊......


我按了电话保留键后再次走出办公室对那"お客様"说"请您进来跟管理公司的人说明一下情况好吗?" 这其间我们老板也已经跟他说了一会儿话了,只见他气势凶凶地边说着"这钱我不要了"边走掉了.我跟老板会心地一笑后走回办公室,心想这骗子又来了.后来老板告诉我说他跟那老头说让他先回去,等修理的人来了,拿到钱后帮你保管着,明天你再来取.但老头不肯,说五百日元还不够他来回车费,倔着不走.直到要他接电话才跑了,他可能知道自己的声音语调一定是被自贩机公司的人员给"铆"牢勒.


跟今天同样的情形我们去年也遇到过一次,是不是同一个人脸我已经不记得了,但可以肯定也是一个邋遢老头.那次和这次一样,也是我打电话跟那家自贩机公司联络的.跟这次不同的是,我想等他们派人来修多少会需要点时间,反正钱也不属于大数目,我可以先用公司的小额现金里的钱垫出五百日元给他,等修机器的人来了再还我们,省得让"お客様"久等.以前我们自己公司的同事也遇到过放进去的钱被卡住的事.


自贩机公司倒是跟今天的对应相同,叫我先不要把钱给他,让我叫"お客様"来听电话.那次"お客様"倒是进来听了,也不知道对方跟他说了些啥,最后那"お客様"跟今天一样把电话一扔也是气势凶凶地边说着"这钱我不要了"边走掉了.


后来据常来补充饮料的配送员说,最近以这种手段来骗小钱的事时有发生,已经引起他们的注意,所以才不让我们先把钱垫出来.五百日元对一般的日本人来说是零钱不会在意,骗子就是钻了这种心理的空子,一家骗五百,一天骗成功十家就是五千,对那些无家可归者来说,五千可以生活不少天了.


从去年开始日本经济一直很不景气,失业者增多,无家可归者人数也有增长.我今天中午在网上看到日本去年12月份的失业率是5.1%,因为这些,即使明知道那老头有可能是骗子,也没有人想揪他去报警,也许,他只是为了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