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吉科赤带领着士兵往前冲,等他们带领着士兵离尘土飞扬的地方还有两三里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枪响,“砰!”的一声,吉科赤手下的一名士兵的头颅就这么被打爆了,那名头部中弹的士兵立即跌倒在地,顿时死亡。

这下子可是出乎吉科赤的意外,吉科赤原本是想率领着大军冲到尘土飞扬的地方狠狠的和中国军队打这么一仗,哪里知道吉科赤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这么死了一名士兵,真是出师不利!

倒霉归倒霉,吉科赤知道自己必须做出反应不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吉科赤知道中国军队能够能够这么准确的击中目标是因为己方的士兵打着手电筒,手电筒发出了亮光,中国军队才能这么厉害的,命中率才能这么高。

接下来就是传出了两声的枪响,马上又有两名日本士兵命丧于此,吉科赤晓得事态是越来越严重了,他立即下了命令让己方的所有士兵都关掉手电筒,然后进入战斗状态!

吉科赤今晚开始有点佩服中国人了,他清楚的知道能想出这点的中国人一定是能知道人的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样的人物。

如果吉科赤没有料错的话,在原平的中国军队有部分的计划是这样的,首先先让在原平的中国军队开枪,让己方自乱阵脚,如果己方不出营地,那么就有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一定是大长了中国人的威风,灭了己国人的志气,如果出了军营过来找中国军队的麻烦,那么中国军队一定是有重兵的埋伏来伺候他们,这样无论己方是出还是不出去那么都是中国军队胜利了。

这个计划虽然简单但是却是相当厉害的,就算吉科赤是事先知道了中国军队的计划,那么吉科赤为了面子他也必须出来和中国军队决一死战,不然,要是日本剑道第三高手丢了日本人的面子,那么吉科赤还要去剖腹自尽,吉科赤是宁愿败在中国军队的手里,也不想被中国军队给吓死!

因为日本人虽然遇到中国军队是屡战屡胜,可也不是没有打过败仗,最好的例子就是喜峰口大捷,既然日本人有前人输在中国人的手里,他吉科赤输了那也不是很丢脸。

吉科赤忍不住笑了笑,他猜到了这个计划肯定是梁中国想出来,梁中国果然是有点胆色,他这个简单却又厉害的计划在几乎是在哪里都是可以行的通的,就凭梁中国的这一招就足以让所有的中国军队人人模仿这一招,甚至引发战场人人都来这一手,也就是说中国军队可以用,那么他们皇军也可以用,这样有导致社会大乱的可能性,他梁中国真是有种!

在吉科赤的眼睛里面,梁中国只不过是一个有热血,甚至有胆色的中国人,还有那么一丝为博得美人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的胆量,没有想到他梁中国这么厉害,竟然可以想出就算是事先让人知道也要照样中计的计划,他吉科赤开始有点“爱”上梁中国了。

不过,吉科赤是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梁中国就只有这么一点伎俩的话,那么是无法成为一名真正的抗日名将,吉科赤相信这一切只不过梁中国计划的一小部分,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他梁中国绝对会在今晚用中国军队上演一出打鬼子的好戏!

虽然,吉科赤很想把梁中国给杀了,同时他也很想赢的这场战斗的胜利,可是,他吉科赤有一种想法那就是要是梁中国能在今晚一个绝妙的计划把己方打的是落花流水,那么他吉科赤愿意输给梁中国。

吉科赤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也不敢说出来,他是马上把这个念头给我压了下去,并且装作一副怒气汹汹的样子,想把中国军队给杀个一兵一卒都不留下!

吉科赤从这几个日本士兵的死亡中就看出中国军队是想打游击战,想来个以小搏大,来个蚕食对方,就算己方没有元气大伤,那么也会被打个落花流水,人心惶惶,夹着尾巴逃跑,这样可谓是振奋人心的一仗。

吉科赤料定在这里的中国军队人数不会太多,因为要是人数太多使用游击战的概率不会太高,吉科赤估计在这里的中国军队的人数应该会比自己旅团的人数少,但是,由于这里是夜晚和树林,这可是打游击的绝好的地方,对太刀师团中人不利,吉科赤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佩服用此招的中国人。

对付游击战的方法基本上是小股对小股,游击对游击,吉科赤起了跟中国军队一决雌雄的心理,他马上下令让自己的士兵分散开来也去打游击,不求能歼灭多少的中国军队,只求能够平安无事,全身而退就行了。

吉科赤这么做并不是怕了中国军队的游击战,只是他今天晚上本来是想把中国军队给杀个片甲不留,但是吉科赤想到在原平的中国军队能用出此招,他吉科赤心里面隐隐有点怕了,所以他绝对改变战术和方法,决定由大变小,变成杀杀在原平的中国军队的锐气,这样就足够了。

至于消灭中国军队的事情,他决定明天早上攻打原平的时候再做,原因明天的原平保卫战将会是一场阵地战,阵地战日军比较拿手,而且造成对中国军队的伤亡会比较大,让中国军队无处藏身。

太刀师团的士兵得另以后他们是立即马上执行,他们迅速分散开来以十人到二十人为一组开始打游击战,和中国军队开始对峙。

这些太刀师团的士兵在树林里面打游击,他们虽然也不知道中国军队在哪里,但是他们相信己方分散开来了,中国军队也不会知道他们在哪里,这样机会对双方都是均等的,这是在这里所有太刀师团七十二旅团的士兵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