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警察,我勇敢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有人要越狱(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




漆黑的夜晚,我一个人在巡逻,突然监室内传来吵闹声,仔细一听还有打斗的声音,寻着声音,我很快来到了十一号监室的天窗口,发现有两个犯人正在打架,旁边是其他犯人在拉,在吵。场面乱成一弹,我大声在上面制止却无法控制这种场面,我不知道这就是一场他们精心策划的越狱事件。

打开对讲机,把情况向值班的罗指导员和叶所长做了汇报。

叶所长立即把情况向武警中队做了说明,并请求武警协助。我记得看守所规章制度里面有一条规定:一般情况下夜间不允许打开监室,如果情况紧急需要打开监室处理的,必须保证有足够的警力。

叶所长告诉过我:我们夜间打开监室,必须有武警的支持,不然凭借我们看守所的警力是不足以防止事故的发生。


不到一分钟,站在巡视道上没敢走开的我就看到十来个全幅武装的武警赶到,在武警的帮助下,叶所长和罗管教打开监室,及时平息了这次所谓的“打架事件”。

第二天,叶所长和罗指导员将这一“打架事件”按规定移交给了十一号监室的管教民警李晓同志处理。

遗憾的是两名打架当事人只承认打架,李晓同志并没有从他们打架的交待和行为中发现任何异常,使得他们有机会再次准备实施越狱计划。


间隔两天,正好又是我们组值班,张军一伙人打算在这个晚上再次实施越狱计划。

“频繁的打架,我想值班的警察会嫌麻烦,不会再叫武警,我敢肯定他们会自己来开门,今天晚上是最好的行动时机,大家要打起精神来。”张军在不停的做越狱前的思想动员工作。

“张哥,只要不叫武警,我们就有机会,就怕他们叫武警。”其中一个人担心的说道。

“少他妈的说废话,我们在这里只能找机会,找漏洞,要容易跑的话,里面的人不早跑光了?只要有一线跑的机会,我们就要争取。出去了就自由了,这鬼地方,我真他妈的呆够了。”张军恶狠狠的说。

“坐这也是等死,不如搏一下,我同意,这个时候大家就不要犹豫了。”王辉不失时机的说。


他们几个人在一起继续商量起逃跑的细节,在一边沉默不语的马启虎此时心里正在进行激烈的斗争。

“我应该怎么办?去向管教说明情况?不行,这样出去,他们肯定知道是我告的密,这样的话,等他们从监狱出来肯定不会放过我和我的家人,这些人的胆子我知道,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就这样等着他们逃跑,等着他们把我打晕?不行,这简直可笑,警察他们都敢打死,对我会手软?到时我肯定和那几个警察的下场一样,必死无疑。

那跟他们一起逃跑?不行,能跑哪儿去?天涯海角?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可能逃得掉的,抓住了就又多了一条罪名,不能跑。

那我应该怎么办?他们今天晚上又要行动,警察会上当吗?

我倒底应该怎么办?”

马启虎在心里不停的想着自己面对的情况,一时内心焦急万分,脸上却要表现得镇定自若,不能让张军他们发现任何异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离晚上十点钟的行动只差五个多小时,马启虎甚至感觉到死亡离自己一点一点的近了。

“不行,绝不能干坐着,我得做点什么,不为别的,只为救自己一命,我宁愿死在警察手里,也不愿死在他们手里。”

马启虎不停的寻找机会,突然他仰头透过天窗口看到在巡视道不停走动的我,眼睛一亮。

“在这看守所里,胡管教是唯一的女性,看起来文静秀气,私下里,我们都叫她‘温柔的猫’,如果和她套套近乎,他们不至于会发现什么破绽。对,就这么干。”

马启虎经过思考,做出了我先前讲的那一幕。


对所有人都做了妥善处理后,坐下来分析汇总情况的我们都很久没有说话,甚至听到叶所长和罗指导员长长的叹气声,而我心情更是沉重。

以前只看到警察意气风发的一面,却不知道他们随时都会面临危险,甚至是死亡。

而走上公安工作岗位不久的我就这样直面死亡了一次。


李晓同志因为所负责的监室内出现重大情况,而他没有及时掌握这一情况,受到了行政处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