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近万白领为还房贷劫杀按摩女后分尸

事后为防罪行败露竟分尸煮尸昨一审被判死刑


一场精心策划的麻醉抢劫,因为买到了假货而没有麻醉成功,慌乱中,他将诱骗至出租屋内的按摩女杀死。随后,一步错,步步错。他为掩人耳目,竟然分尸、煮尸,将煮熟的尸块分装在了5个编织袋里扔到河边。这似乎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然而,他却又在警方尚未破案的时候,不畏死刑主动坦白。而且,他还曾是学校的优等生,一个曾经在广州某公司工作、月薪达八九千元的都市白领!


昨日,这个36岁的广州男子黄一凡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宣判。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判处其死刑。而令人震惊的是,这个杀人凶手给出的抢劫动机竟然是:房价太高,为还房贷而抢劫。


案件回放 麻醉抢劫未遂 继而杀人碎尸


2008年12月25日晚,陈小小的姐姐陈丽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对方称知道其失踪的妹妹的下落,要求5万元作为酬金。此后,那人又用手机发来三张妹妹被绑着手、封着口的彩色照片,称陈小小被卖到了陕西的小山村里。


2009年3月31日,勒索者黄一凡被民警抓获归案,然而,随着黄一凡的坦白,陈丽全家人感觉被五雷轰顶……


据法庭审理查明,2008年10月初,黄一凡预谋麻醉抢劫按摩女后,购买了电击棒和喷雾器迷药等作案工具。用假身份证租了一辆小汽车,又在白云区人和镇租了一处出租屋。10月11日晚,黄一凡来到白云区京溪街的一个桑拿中心,将事先物色好的抢劫对象陈小小骗出,并带回出租屋内同宿。次日早上,黄一凡用事先准备好的电击棒和喷雾器对陈小小施暴,然而陈小小不但没有晕倒,反而反抗。于是被黄用铁锤打昏,之后黄又对陈拍照,抢去500元钱和一个手机。黄在准备逃离现场时,见被害人呼救,即用尼龙绳勒紧被害人的脖子,致其当场窒息死亡。


为防罪行败露,黄又买回刀具和炊具将死者尸体分尸煮熟,装在5个纤维袋内,运至广东省英德市大湾镇一处河边抛弃。案件侦破后的2009年4月2日,黄带着警察在那个地方找回4袋尸骨。


1庭审焦点 失手杀人还是故意杀人?


黄一凡在广州市中院受审时,罪名是抢劫罪和故意杀人罪。当庭,黄一凡认罪,但是又坚称自己绝不是故意杀人。黄一凡说,当时他已经抢劫得手,就捂住被害人的嘴说,“你不要喊,我就走”。见对方同意他就走到了门口。不料,走廊里刚好有人,黄就关上门想等一下再走。然而此时,被害人突然开始呼叫,黄连忙回屋说,“我还没有走”,但是对方仍然叫喊。黄一凡说,在这种情况下,他顺手捡起绳子勒住了对方脖子,不料失手杀人。


“我特意到河南的白马寺去拜佛求神,希望神灵能饶恕罪过。我自知罪孽太深,当时就有些精神崩溃了,不想再躲了想到自首。”黄一凡说,当他被民警抓获的那一瞬,甚至感觉到了一丝轻松和解脱。


“被抓后,我本来可以什么都不说,顶多判我几年刑而已。”黄一凡当庭说,当时警方不知道陈小小已死,甚至有警员骗他说,人已经被从小山村解救出来,但是变成植物人了,赶快供出同伙,否则从重处罚。至此,黄更加确信警方没有掌握案情,究竟坦白还是不坦白?他挣扎了很久。最终有三个原因,促使他决定说出真相。


第一个原因是他恨卖给他假货的人,要不是喷雾迷药和电击棒都是假的,受害人就不会死。因此他拼了自己被重判,也希望警方能把两个卖假货的抓获归案。第二个原因,他认为是佛祖在挽救他的良心。最后一个原因,那个肯与他聊天,听他倾诉心声的看守“人很好”。


“他不同于穷凶极恶的歹徒,他此前受过高等教育,大学里获得诸多奖项,数不胜数。他之前是广州某公司的骨干,月薪有八九千元。这样一个人,他完全没有必要杀人。”辩护律师说,他去抢劫按摩女的初衷,表面上看是受金融危机影响而失业,深层次有可能是寻刺激和受到了不良信息的影响。


犯罪初衷 房价太高,想抢钱还贷款 对于抢劫的初衷,黄一凡自己也有解释。他的解释竟然是房价太高,为还房贷而抢劫!


庭审最后,黄一凡说他愿意把房子卖了赔偿死者家属。然而,审判长询问后查明,他的房子还在按揭,不能拍卖。对此黄一凡语出惊人:“买房子的钱还有几个月就可以还清了……当时就是因为房价高,还贷压力太大才想了歪点子……”


在庭审的最后,黄一凡更是痛哭流涕,不断忏悔。他说案发前,妻子刚刚怀孕。在得知此事之后,妻子打掉了孩子,也悄悄地离他而去。他为自己的一念之差,感到无比后悔。“我愿意倾家荡产赔偿死者家属”。


然而,尽管黄一凡如此悔罪,死者家属却明确表示:第一,要让凶手赔偿损失52万余元。第二,赔偿损失也要让其偿命。“杀人还不够,还要让人尸骨无存,不能饶恕!一定要判处死刑!”家属这样说。


2法院宣判 手段极其残忍判处死刑


广州市中院一审宣判,认为黄不但主观上具有明确故意,客观上具体实施了犯罪,残忍处理尸体的手段更加显现其故意杀人的主观故意和歹念。因此,其不是过失杀人。其在被抓获后,虽然在民警的教育下能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存在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但也属被动地对犯罪事实进行交代。纵观本案,被告人在犯罪行为中,完全不顾被害人的死活,不计任何后果,其抢劫杀人的动机卑劣,作案手段十分残忍。而被害人并不存在任何过错。因此,法院依法对其处以最严厉的刑罚———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受害人家属52万余元。


宣判过后,黄一凡表示上诉。黄的老父老母哭得几乎昏厥。


(应采访对象要求,本文中黄一凡、陈小小、陈丽均为化名)


3记者手记 面对凶手母亲下跪的那一刻


庭审结束以后,黄一凡年迈的母亲在老伴的搀扶下走到电梯口。虽然无从辨别记者的身份,但是仅凭猜测,这位母亲突然加快脚步来到记者身边,“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求求你们不要报道,求求你了……”


那一刻,记者心里和她一样悲痛。一个母亲看到儿子犯下如此大的罪孽。她心中的痛苦,记者感同身受。她无法阻止公诉人将儿子送上法庭,也无法令法官徇私情给儿子一条生路,她仅能凭着直觉下跪,乞求记者放一放要履行的职责。


然而记者却无法答应她……


虽然记者愿意相信,黄一凡是自首的。他在最后一刻良心发现,主动向看守诉说了杀人以及碎尸一事,案情才得以明朗。那一刻的黄一凡是勇于承担责任的,他知道选择坦白就选择了面对死亡。


可是,记者想得更多的是,究竟是什么,让黄一凡走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


这个昔日的奖学金获得者,父母眼中的好孩子,怎么胆敢分尸煮尸?这个昔日月薪八九千的都市白领,刚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小家庭,怎么会处心积虑去抢劫按摩女?


无疑,黄一凡是个恶人,他受过高等教育,却不知勿以恶小而为之的道理,一错再错。然而,黄一凡又是一个矛盾的人,他的坦白罪行和他想抓获“害人的假货贩子”又证明他也有良知。他究竟为何沦落至此?是因为当庭所说的房贷压力,还是寻求刺激的心理?也许这些问题,只能留给整个社会来思考、解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