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遭遇黑(心红)娘

yangjl4259 收藏 3 430
导读: G是我们Company leader的小车司机,给我们Company leader开车也有些年头了,这位Company leader想抬举他一下,就把company采购主管的肥差交给了他。在他当采购主管期间,company购进的东西普遍价高,但是谁又能把他怎么样!后来这位Company leader被调走了,G的采购主管的位置立刻被人给挤掉了,回车队又接着去玩他的轮子了! 司机班就在我办公室的隔壁,G闲暇无事的时候就跑到我们屋来聊天,话语中有时夹杂着对自己安排的不满……!他也问过我的个人情

G是我们Company leader的小车司机,给我们Company leader开车也有些年头了,这位Company leader想抬举他一下,就把company采购主管的肥差交给了他。在他当采购主管期间,company购进的东西普遍价高,但是谁又能把他怎么样!后来这位Company leader被调走了,G的采购主管的位置立刻被人给挤掉了,回车队又接着去玩他的轮子了!

司机班就在我办公室的隔壁,G闲暇无事的时候就跑到我们屋来聊天,话语中有时夹杂着对自己安排的不满……!他也问过我的个人情况,他得知我是赵匡胤的兵器——光棍一条时,主动提出要给我介绍对象。G说:以前他在(本系统的)其他单位承包商品部时有个女孩帮她卖过货,那个女孩姓M,应该和我同岁,长得细眉细眼的像日本人。因为我找对象屡次被蹬都有些没信心了,就问G:“那个女孩人怎么样?”G说:“特老实,特懂事!你知道吗,女孩一过了RW岁还没对象,就着急了,找对象就不那么挑剔了,我给你俩约约。”我听了心里自然特别高兴!

几天后的一个周一G跟我说:“我跟那个女孩说好了,给你俩约个时间见面。”

Yangjl4259:“行呀,这个周六、周日我都有空,在那见都可以!”

G:“不行,周六、日我没时间,我给你俩约到这个周五的晚上见”。

Yangjl4259:“也行!”同时我还叮嘱他这事先在同事面前保密,免得不成搞得没面子。

到了周三G跟我说:“那女孩那么晚来,你可得请她吃顿饭呀!”我随口答应了。到了周四G说约了那个女孩晚上6点钟过来,他又提起请吃饭的事。

Yangjl4259:“她不会跑吧?”

G:“不会的,你就请吧!”

Yangjl4259:“只要她不跑我就请。”当时我的想法是——到见面的那天①她跑了,我就不用请客,¥也省了;②她愿意,我没看上她,那就请她吃顿“麦当劳”花上几十块钱打发打发就完了;③如果她有情,我有意,那就到饭馆了叫上几个好菜是边吃边聊……。

到了周五晚5点单位下班了,我在办公室里等候,这会儿功夫G还不时的走到屋门口冲我抬起手支起大小拇指比划成“六”的意思来提醒我。这时本部门的同事W和另外两个同事来约我到W家去打麻将(我打任何牌都不记牌,经常输,同事们打牌不玩钱不带我,一玩钱就带我!),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事,老拖时间,他们就一直等着我,我看实在瞒不下去了,就跟他们说了实话。他们听了都挺高兴的,还教我见MM时要注意的一些事项……。

不到六点G 来了个电话是W给转的,G说那个女孩已到,要领我一块过去,走之前我那3个同事又叮嘱了我一番,还说要待在办公室里等候我的好消息,我兴冲冲的出了门。

在楼下我见到了G,G问我W他们仨怎么在我的办公室里,我跟他解释了一下。

[原创]遭遇黑(心红)娘

我们快走到Company的院门口的时候,G说了句:“走,咱们(仨)到(Company对面的)‘狗不理’(饭馆)吃饭去”。

这话真把我给逗乐了:“哈哈……哈,G大哥,我们俩谈恋爱,你跟着瞎参和干什么,你这么做不是当‘灯泡’吗,待我俩成了以后我加倍请你都行呀,你这次就别去了!”

可是G把脖子一挺用不能商议的口吻说:“不行!那个女孩说了,要是我不在的话,她立马就走,连待都不待了。”

他的回答真让我莫名其妙,心想:那个女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么大的岁数还怕见生人!?要是这样还来谈恋爱干嘛!?

我俩出了院门,G一仰脸说:“那个女孩就是她”。我定睛一看,心一下子就凉了,只见不远处与其说是在站着,到还不如是说在摆着一个女的。只见那个女的背对着我俩,面朝马路歪着身子,她左腿直戳在地上,右腿斜支在一边,左手插着腰,右手撑着个大号挎包,斜着肩,整个身子以左腿为轴心在那里摆来摆去看着街景,就像一扇在风中没被插上的破门。我想一个女孩子家怎能在大街这种公共场合行为举止如此自由散漫没个站样,真是素养太差了!我下意识的说了句:“,完了,这回怕是又要搞不定了!”G转头看了我一眼后说“没事,能成。”

[原创]遭遇黑(心红)娘

听到了G的叫声那个女的停止了摆动转过身来,我看她——烫着羊毛卷的短发,(果然)长得(是)细眉细眼的,脸上化了层淡妆,下身穿条牛仔裤,上身套了件大圆领H色薄线衣,那个领口也忒大了,牛头都钻过得进去!我想:现在才是4月中(旬),路上行人都穿外套,你穿这么露不怕凉呀!

G给我俩引见:“小M,这就是Yangjl4259”

我点头道:“你好”

M捎了我一眼:“嗯……”

G :“走,吃饭去”,说罢转身向“狗不理”的3楼走去,M紧跟其后,我只好也跟着走。在上楼的过程中,G和M并肩前行,我在后头跟着,这时我发现那个女的又有一个坏毛病——走路也爱晃肩,就像50、60后满街找人“茬架”的痞子,不过以前我见的都是男性,女性我还是头会见,这让我更加不舒服了!

[原创]遭遇黑(心红)娘

上了“狗不理”的3楼,G选了张靠墙的方桌先坐下了,紧跟着M相对而坐,我只好坐在他俩的侧面。G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交给了我,我把菜单双手转给了M让她先点,M冷冷的连脸都不扭用余光看着我说:“不用!”。我想:这回又是有凶无吉,还是来套烤鸭,他们再点一些小(素)菜,凑合吃一下,用不了100元打发一下完了。我点了一套烤鸭后把菜单交给了G,G接过菜单笑呵呵的点了起来,那才叫“开闸放水”呢,他点的菜真是——又多又贵,我在旁直冒汗,明知这些钱要白花,但也没辙。G忙完后又把菜单给了我,还让我点菜,我再次双手转给了M,这下M可真的来脾气了,脸一拉不耐烦厉声说道:“不用!!!”,然后还是不扭头的把菜单猛力一推。由于猝不及防我捏着的菜单差点脱了手,这下我可算是领教了什么叫热脸贴冷PG了,只好在G的督促下硬着头皮又要了两个菜。

吃饭的时候我才发现刚才在路上我说“灯泡”的事其实我只说对了一半,我们仨在一起确实有那么只“灯泡”,不过那只“灯泡”是我。点完菜后他俩就聊起没完了,谈的都是他们之间的事,这样过了十多分钟,我与M愣是没能对上一句话,那时我真想跟G说:“ G大哥,是我来跟M恋爱的,你能不能歇上一歇,踏踏实实的吃会儿饭,好让我也和她说几句话呀。”可是G特别想和M聊,而M又不屑理我,根本无视我的存在,我夹在他俩中间倍感尴尬与冷落。这时G的BP机响了,是在办公室等我的同事W来的电话,乘G去打电话的这会儿功夫,我抓紧这个空挡与M进行了唯一的一段对话。

Yangjl4259:“请问,你怎么称呼?”

M:“MXZ”

Yangjl4259:“这可像男的名字!你那年生的?”

M:“**年”

Yangjl4259:“几月生日”

M:“S月”

Yangjl4259:“那你比我小S个月,你家住哪?”

M:“ND”(当时在市区地图以外)

Yangjl4259:“你家几个孩子?”

M:“B个”

Yangjl4259:“你排行老几”

M:“老Q”

刚问完这些,G就回来了,他俩又接茬暴聊……!

M坐的时候也不老实,身子老是扭来扭去的,本来她就穿着一件大口低胸的外衣,这么一折腾,搞得她胸罩的左右两个吊带总有一根能露出来。

听他俩的谈话我觉得M真不是个S主,他所交的朋友都是社会上的N人,M尽谈他们那些N人之间干的N事。我想G怎么能把这种人介绍给我,我与她是一路人吗?他俩聊得热火朝天的,我光在那听了,心里堵得要命,饭也吃得是味同嚼蜡,G也是光想着聊天了,饭也没怎么吃,M又吃不了多少,结果点的菜都没怎么动,有的才(各)夹了一筷子。我心中大为不悦,心想:吃不了你还玩了命的要,就欠叫你付钱了!

饭吃了一个来钟头,G提出要走,我结完账,留下满桌剩菜三人一起下楼。下楼时还是他俩在前面边走边聊,我在后面边跟边听。出了饭馆G说了句:“行了,你们俩走走吧”。谁知M听到这话立刻把身子一窜摇头晃肩的高声叫嚷起来:“不行,不行,我跟你(G)走,我跟你(G)走,我要跟你(G)走。”那动静就像条被踩住了尾巴的狗!她这个举动让我与G都倍感惊愕!

[原创]遭遇黑(心红)娘

我本应愤愤而去,可一想我要是就这么走的话,G这条“泥鳅”怕是要找理由把不是推到我的头上,我干脆把好人做到底,给足你俩面子,到时看你怎么说!想罢提出要送G、M到车站。G意识到M这么整已经把他给做进去了,路上光发愣话也少了。可是M体会不到还是不停嘴的跟G讲她的事。我送他俩上车后回到了办公室。我那3个同事还在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呢。我把情况跟他们讲了一下,还是W岁数大点,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她说:“刚才我呼G时问他在那,他(撒谎)说你们仨在JB(离我们单位1站路的地方)吃饭,我就觉得他这事做的有些不地道,怕真是想蒙你的饭吃。”我的另外两个同事都有些不信,W又说:“但愿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咱们先打牌去吧,你到了我家后给G去个电话问问的。”我们一行四人到了W家,过了一会儿W叫我给G去电话。

Yangjl4259:“G大哥,我那(相亲之)事怎么样了?”

G:“小M说明天再告诉我”

Yangjl4259:“咳!那就是(人家)不愿意嘛”

G支支吾吾的说:“不会的,不会的我明天给你信,现在谁在你边上?”

我告诉了他,他把电话就挂了。

我那三个同事听到后安慰我说:“别太往心里去,她看不上你,你还看不上她呢!” 我叹气道:“可是一见面二话不说我就七个碟、八个碗的巴结人家,现在讲什么都不管用!”

俗话说:情场上失意,赌场上得意。可是这一条对于我来说是行不通的,在牌桌上我照样输得底儿掉。

[原创]遭遇黑(心红)娘

第二天我加班,G来了个电话,冷冷的说:“那个女孩说了,‘不行!’”然后又问我谁在我边上,我回答后他挂了电话。

我边上的同事宽慰我说:“你别难过了,老爷们的想开点,不就是(让人家)吃你一顿饭嘛!”我心想:请顿饭倒是无所谓,可是G和M这么干也太气人了,恐怕这(回相亲的)事从开始G就在“做局”。明知是冤枉钱还要花,是窝囊气还要受,仅仅就是因为我是个“爷们”!?

我后来把此事说给别人听,大家都觉得G这么做太差劲,他们说:“那有一见面就吃饭的!”,“你当时就应该乘他们聊得正美的时候借机‘跑单’”,“反正G要的菜多,你应再叫上W他们仨来一块吃,看(G和M)他俩恶不恶心”,“对这样的人你还是敬而远之吧!”……。

G似乎也觉得这事办得太恶心了,以前他没事就往我们屋里跑,现在就像我们屋门口有地雷一样,进都不敢进来了,一直到我们搬家的半年多时间内他就进来过两次,那还是因为公事。

通过此事,我觉得G这个人实在是不可交,给人帮点忙就要人预先付出代价,还要自己先合适个够再说!另一方面,G也够点背的,找了个那么个主做搭档,当时M若是稍微懂点事,能和我走一段路再跑或当场跑的时候说话不那么冲,G都不至于这么被动。M可真是个只要自己合适,就可以不管不顾的人。这事是——我被邪人G给坑了,邪人G又被更邪的M给坑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