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二十一章 潜在危机

zjqian96 收藏 58 2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48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对于日军大本营而言,上海遭受“神鹰”独立师特种部队的尖锐打击,失去的不仅仅是几个帝国军官,而且还有大日本帝国在世界列强眼中的面子。

上海事件发生以后,正在进行的日美谈判陷入了僵局,原因是美方忽然单方面提高了条件;而日方要求德国全面终止对华合作的建议也杳无音信,因为希特勒根本就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而日本驻苏联大使多次求见外长莫洛托夫也没什么消息。总而言之,日本因上海事件而引发了全面的外交危机。

所以无论如何,这个面子还得找回来。大本营命令派遣军司令部重新组建上海的司令部,由于13军军旗丢失,好面子的日本人只好另起炉灶,委任板垣征四郎中将为新组建的15军司令官,继续行使原来13军的职权。

板垣一上任就被畑俊六大将召到南京商议对“神鹰”独立师的作报复计划,可是到了具体制定计划的时候,几位日军高级将领犯了踌躇,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支那政府的这支部队虽然仍保留着一个师的番号,但是其实力已经超过了一个普通的军,再加上“神鹰”在战场上对日军的赫赫战绩,派遣军的参谋们对作战计划是一改再改。

板垣现在已经成熟了很多,他很清楚,随着帝国在支那战场上失去了战略进攻的机会,双方的实力对比已经发生了变化。对于面前这支战斗力强悍的支那部队,他们一改常态变得谨慎起来。

“什么?20万部队?”畑俊六大将被板垣和参谋长提出的这个兵力数字惊得嘴都合不拢,“征剿区区一个支那师,难道需要动用帝国20万精锐部队?板垣君,您需要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

“司令官阁下,理由是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帝国在支那战场上能不能在短期内调集20万部队。‘神鹰’独立师拥有15个步兵团,拥有105榴弹炮、75野炮等重武器,其步兵班的火力与皇军相差无几,更重要的是,这支部队是支那唯一一支不惧怕和皇军作战的部队,他们的士兵和军官与皇军作战时拥有无可比拟的心理优势,反观皇军,尤其是卑职的15军,现在士气低落,军心不稳,恕我直言,一两个师团是不可能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的。”

畑俊六大将怎么会不了解目前驻华日军兵力不足的窘境,华北方面军的岗村大将正在布置对八路军的扫荡,中原会战(中条山战役)也已经完成兵力展开,华南方面军正在组建南进集团,华中的第11军战斗力最强,兵力最多,可是一兵一卒都离不开,长沙会战的作战计划和兵力部署已经通过,此时是万不能调整部署的。能够机动的只有驻徐州附近的21师团和山东的12军,沪宁地区的部队最多可以抽出两个师团渡江作战。

“司令官不必挂怀,帝国新训练的特种部队已经秘密从东京调往上海,这支部队的官兵都是帝国陆军的骄傲,指挥官森田宪造中佐留学德国,主修特种战,事实上自从南京事件发生后,大本营就在秘密组建这支部队,但是军部反对的声音很激烈,所以这支部队只能低调发展,上任之前我特地去找了森田中佐,他的求战欲望很高,经过激烈争论,大本营批准将这支部队用于支那战场。”板垣劝道。

“嗯,大本营已经将这支部队的详细资料发来,只是如何使用他们是个问题,板垣君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司令官,森田中佐和他的精英们写了一封求战信,委托我带给您,我认为支那人能做到的,我大日本帝国军人会做得更好。支那有句话叫‘以牙还牙’,我们可以把森田支队派到对岸,在敌人的内部作战,破坏他们的交通、攻击他们的仓库、刺杀他们的指挥官,从根本上瓦解普通民众的抵抗意志。”

“瓦解抵抗意志?板垣君,你难道还看不出来,支那人的意志如果要瓦解的话,皇军的圣战何至于这么艰难。所以我对森田的希望就是,用敌人的鲜血和头颅来唤醒大日本帝国武士的信心,相信泽田君在天有灵也会支持我们这么做的。”

板垣随后又补充道:“司令官,卑职建议其余部队也应该行动起来,牵制‘神鹰’的主力,给森田宪造中佐创造战机。”

畑俊六大将站起身来,看来他是下定决心了,他命令参谋长,立刻制定作战计划,并且和21师团联系,请求在“神鹰”北面发起军事行动,另外116师团(安庆)、独立混成13旅团(合肥)也要相机前出牵制敌军。

最后,畑俊六大将命令板垣,立即用最快的速度将森田特种部队调往南京,他要亲自接见这些帝国的勇士。

森田宪造和他的部分部下乘坐运输机到了南京,他很激动,建功立业的机会终于等到了。森田出身军人世家,祖父参加过甲午战争,当年祖父的部队第一个进入旅顺,这件事一直是祖父最大的自豪,也是他们家的骄傲。父亲在海军服役,是一名航空母舰管损师。

森田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军人这一职业,高中还没有毕业,祖父就托关系将他直接送到德国学习军事,祖父认为德国的军事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崇拜强者的森田选择了当时还很冷门的特种作战为主修课目。他的教官和校长对这个来自东方的小个子很欣赏,因为他除了成绩优异以外,性格狠辣、果断,是一个难得职业军人。

学成归国时,正值帝国陆军在支那战场上所向披靡,几乎每天都有皇军胜利的消息传来,而他的同龄人---陆军士官学校的毕业生们也随着皇军的节节胜利而高升。南京机场被袭击时他等来一个机会,可大本营那些蠢货根本就是门外汉,高傲的森田不屑与他们多做解释,结果自然是备受冷遇。

不过,孤傲的森田似乎并不觉得气馁,训练场上一张张冷酷的面孔让他信心百倍。这些士兵是他亲自挑选并训练的。为了这支部队,森田几乎耗费心血,他不仅将德国所学全部授出,还与部下夜以继日探讨各种战法,并在训练中检验。

支那的“神鹰”特种部队闻名世界的时候,森田正在办公室潜心研究他的对手,他发誓要将这支部队彻底击败,为帝国,也为自己找回失去的尊严。

也许真是出于无奈,畑俊六大将和森田谈了一番话后就被打动了,他不指望森田能捣毁“神鹰”指挥部,只要这支部队能够打出帝国皇军的威风,让帝国陆军重拾尊严就谢天谢地了。

不过,陈际帆的确没有想到日军也会玩特种部队,尽管以前在电视上看过,但以他这种专业人士的眼光来看,那纯粹是娱乐,忽悠观众的。

陈际帆已经解散了“雷霆”中队,很多战斗骨干都被充实到一线部队担任排长、连长,现在的特种部队虽然有一个大队(营级)编制,实际上也不过保留区区120人左右,就连文川浩都进了军政大学客串起教官来。

参谋总部一片繁忙,截获的日军密电虽然没有完全破译,但从其中已经隐约能嗅到战争的味道。高速运转的情报部门正在将各处传来的情报逐一分析整理,结果几乎所有人都判断,小日本又要找茬了。

陈际帆相信鬼子会来找面子,可是他不相信鬼子会全力对他发动进攻。因为如果他是日军司令官,他也不会轻易言战。鬼子的兵力在哪明摆着,打仗可不是黑社会群殴。

三个直属步兵团战斗力较弱,陈际帆根据参谋总部的意见将他们改编成内卫部队,与野战部队的区别只是没有重武器,训练基本是一样的。

宋关虎的一团集体换装,并按照参谋总部的命令重新配置班组火力,正在没日没夜地训练,陈际帆告诉一团:必须好好练,将来整个部队都有可能是这样的配置,你们中的很多人都有机会当营长、团长。

鬼子要说没有动静是不现实的。回到师部后,高焕捷亲自把掌握的情况向他作一一汇报:

1、 驻合肥的日军独立混成13旅团已经收缩兵力,经过整补后的兵力约为4500人,全部驻守在合肥周边,鬼子强征民工在合肥修筑大量防御工事。

2、 安庆的116师团将兵力重心放在合安公路一线的舒城、桐城、怀宁和枞阳一线。

3、 驻徐州的21师团增派一个大队进驻宿县,并在津浦路周边修筑大量岗楼和铁丝网。

4、 驻徐州以北地区的华北方面军独立混成第10旅团向南开进,进驻邳县、贾汪、台儿庄一带。

5、 原驻河南的第11军各师团主力南下调往长沙地区,只有商丘驻有35师团一部。

听完汇报后,陈际帆只是淡淡地问:“情况都发给各旅了吗?”

“发下去了。”高焕捷说。

“我是不管了,这回要看看各旅自己的,打得好大家庆功,打得不好我这个做师长的打不了给他们擦屁股。命令各旅,放开手脚,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只有一条,攻击敌人重兵防守的坚城一定要慎重。”

“那师长你呢,你可不能撂挑子啊。”高焕捷有点急。

“你小子就见不得我有几天清闲,我要做的事情就是给他们当好后勤部长,师部的直属团战斗力令人担心,我的抓一抓,否则怎么当他们的预备队,去找参谋长下命令吧。”

高焕捷走后,陈际帆并没有清闲下来,他一个人在师部作战室盯着地图出神,陈际帆很疑惑,鬼子这次调动看似动静很大,实际上全是采取防守态势,这很不符合鬼子的用兵,要知道鬼子现在最重要的战线是两条:一是南面的长沙,长沙的地理位置刚好卡在鬼子华东、华南和华中驻军的中心,这地方不拿下,三地鬼子会同时受到威胁;第二就是自己这里,鬼子刚刚吃了这么大的亏,不思进攻反而更加谨慎,这太令人生疑了。

陈际帆仔细在地图上从巢县东面的滁县到南面的无为画了一条线,他忽然发现这一带几个县的地域仅仅驻有战斗力不强的三个团6000多人。而正面的长江沿岸几百公里,鬼子处处可以登岸,按理说江对岸的日军指挥官不会视而不见,可事实是鬼子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但接下来几天,一连串的坏消息就接踵而至。先是无为县境内几个拥军模范村在一夜之间被血洗,村里的民兵竟然一点抵抗都没有全部被杀。

接着是蜀山镇周边的一些村子集体中毒死亡,两天后驻当地一个连指挥部被攻击,连长牺牲,副连长重伤。

紧接着各地的噩耗接连不断,被血洗的村子上升的十几个,当地的村民自治会被破坏,民兵全部牺牲

正在白湖农场附近视察一团训练的陈际帆听到消息大怒,他急匆匆赶到师部喝问:“为什么现在才报告?”

“头,你冷静点,我已经派出特工去勘察现场了,传回来的消息很不妙。凶手是有预谋的,而且是职业军人。”

“你确定不是汉奸或是鬼子的特为干的?”

“头,鬼子好像也有特种部队了,从现场痕迹看,这些畜生比一般的鬼子更加凶残,他们杀人的手法很熟练,”高焕捷忽然降低声调,“和我们的很相似。”

“民兵呢?难道民兵就一点反应都没有?”陈际帆急了。

“没用的,头,”高焕捷静静地说道,“鬼子有心算无心,他们的火力又猛,你看这是现场捡到的子弹壳,德制MP-40冲锋枪。”

“大意啊,”陈际帆很悲愤,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然有这么多无辜的人惨遭杀害。

“头,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想对策,把这群畜生全部消灭!”

“你有什么想法?”

高焕捷摊开一张地图,“头你来看,这些地方是出事的地点,连在一起可以大致判断出这伙鬼子的行军路线,当务之急是把他们堵在无为、庐江之间,决不能任其流窜到北面来,鬼子既然要捡我们的牙慧,我们接招就是了。”

“好!你把参谋长请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