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风平浪静的两国突然按捺不住,开始捉对厮杀。造成这种局面的催化剂便是始于两年前的全球经济危机。就像盛夏夜里的一道闪电让世间万物瞬间曝光一样,全球经济危机让此前被遮住的美国的弱点在世人面前暴露无遗。至少在中国和日本看来就是这样。



最近,中国和美国几乎在所有悬案上都发生分歧。中国可能认为,在全球经济危机中暴露出来的美国的虚弱国力短期内不可能恢复。如果看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美国财政赤字,就更不必说。美国的财政赤字规模10年内恐难恢复。而且,日本也同美国针锋相对,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还率领600人组成的代表团访问中国。中国现在可能觉得不必太担心日本。因此,中国可能认为现在是改变游戏规则的最佳时期。据说,在美国举行的一个会议上,某位中国学者主张:“当今中国已不再是过去的中国。你们现在应该改变对中国的态度。”但是,在军事力量方面仍占绝对优势的美国也绝非泛泛之辈。从20世纪初开始一直干涉东亚事务的美国不可能对中国说“东亚是你们的舞台,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并抽身而退。因此,中美两国之间的矛盾可能会进一步深化。



那么,两国之间的意气之争何时才能结束并重新转向合作氛围?恐怕要等到中美关系恶化并且认识到中国经济增长趋势会因此而遭受打击的时候。中国虽然对外表现出极大的自信,但内部也存在很多难题。中国至今仍有数亿人口属于贫困阶层,必须让这些人温饱,才能确保对共产党政府的支持。另外,少数民族问题也是不稳定因素。可以说,正是这种对内不安和对外自信使中国态度强硬。



问题在于,中美越是针锋相对,韩国就越艰难。就核问题和北韩不稳定的未来,韩国需要得到双方的协助。但如果中美两国矛盾越来越深,而且相互怀疑,就不会在韩半岛未来问题上合作,反而会互相牵制,纠纷不断。怀疑越深,中国就会越想把北韩变成牵制韩国和美国势力的缓冲国家。



为防止中美在各种悬案上产生的矛盾波及韩半岛问题,需要在韩美同盟的基础上建立多边安保合作机制。



然而,东北亚地区至今仍缺乏像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这样的机构。也就是说,东北亚地区的国际关系格局比欧洲更加危险,纷争不断。



韩半岛周边地区的国际政治格局越是凶险,南北之间越应该产生强大的凝聚力,而其核心就是韩国。如果我们有决心成为自己历史的主人,就更应如此。如果用汽车来比喻,北韩当前形势就像突然从二档换到三档。经济从很久以前就已濒临崩溃,货币改革也以失败告终。领导人继承问题前景不明,老百姓越来越不信任没有能力让自己吃饱饭的政府。



但是,无论北韩问题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南北韩之间都应保持正常的沟通渠道。因为这是产生凝聚力的重要纽带。现政府执政两年来,对北韩畅所欲言,北韩应该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且不说战略层面,至少在战术层面,我们可以感觉到北韩的变化。



现在,韩国政府应该利用这种变化,通过首脑会谈摸索进一步成熟的北韩政策。韩国应重申北韩弃核原则,以市场原理为基础改善并扩大南北经济合作关系,在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时一定要要求北韩接受符合国际标准的监督。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制定具体的中长期总体规划,确定今后如何处理不稳定的北韩问题。也就是说,现在应确定航线,管它前方惊涛骇浪,直奔自己的目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