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发工资时发生的意外[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25 12161
导读:在深圳日本公司打工时,每月的工资都是十四号发放。 九十年代初期,由于世界经济当时还很好,日本的消费很旺盛,我们工厂是加工消费类产品——时装的工厂,订单多得不得了,做都做不过来,时不时的还要外发一些给深圳地区的其它厂家帮着做,有时根本不赚钱,把利润都全部给了外包工厂,只是为了把信誉做好,让客户能稳定在自已的订单范围内,这个办法真的有用,后来九七年亚洲经融危机时,别的厂家订单骤减,而我们工厂却仍然有做不完的订单。 当然,这样一来老板是赚了更多的钱,但厂里打工的打工妹们可就苦了,每天象个机器一样的运转,除了中

在深圳日本公司打工时,每月的工资都是十四号发放。

九十年代初期,由于世界经济当时还很好,日本的消费很旺盛,我们工厂是加工消费类产品——时装的工厂,订单多得不得了,做都做不过来,时不时的还要外发一些给深圳地区的其它厂家帮着做,有时根本不赚钱,把利润都全部给了外包工厂,只是为了把信誉做好,让客户能稳定在自已的订单范围内,这个办法真的有用,后来九七年亚洲经融危机时,别的厂家订单骤减,而我们工厂却仍然有做不完的订单。

当然,这样一来老板是赚了更多的钱,但厂里打工的打工妹们可就苦了,每天象个机器一样的运转,除了中午一个半小时,下午一个半小时的吃饭时间外,都在车间里坐在电车前缝制衣服,晚上加班要到凌晨二点钟,不过,由于工厂做的时装还比较高级,工艺要求高,品质要求高,所以车间都安装了中央空调,以防员工出汗水而污损了产品,这点还是值得庆幸的。

而在一些小制衣厂里,做的衣服产品品质不高,要求也不太高,加上老板也不想大投入吧,车间根本没有空调,所以,在深圳的夏天里,车间几百台电动缝纫机同时作业,发出的温度让本来就炎热的空间里更加的热,有的员工衣服都湿透了。

经过艰苦的工作后,工厂的员工们都能在每月的固定时间里取得自己的劳动报酬,工厂薪金采取底薪加计件的办法,保底工资800元,也就是说一天活都没做最少也会发你800元,然后这800元要完成多少基本的数量,各岗位都有明确的规定,在完成基本量的前提下,超额完成的又计入超产量中,月底以本月个人最终完成数量来计工资,在加班多的时候,一般一个普通的车位工一月能有二千到二千五左右,质检也有二千来块,尾部员工就只有一千五百元左右的工资,如果是货不急加班不太多时,车位也就二千元左右的工资,其它工种也相应的减少工资,但比其它一些小型制衣企业来说,还算是中等偏上的工资了。(包食宿)

其实在每月的发工资前几天,总务就要忙开了,日本职员从香港带回来资金(港币)由办公室会计和我一起去地下钱庄换成人民币,调好零钱,在办公室的二楼上按计算好的员工工资数额一一的装入个人工资袋,以前是一月一个工资袋,后来为了节约成本就去印刷厂订制了牛皮纸的工资袋,一个用半年,工资袋上正面印有员工工号,姓名、本月出勤天数、基本工资、计件工资、加班小时、加班工资、扣除项目、个税、最后一栏是本月实发工资。

装工资是办公室最忙的时候,一般要装一天半,由办公室三位文员加上本地的厂长四人装,一个个的对照工资单装好,几年来基本上没出过错。

具体什么时间发工资是保密的,因为深圳治安状态不太好,流动人口多,打工的员工成份复杂,所以,只有当办公室人员提着袋子在公司十来个保安的护送下进入车间,员工才得知是发工资了。

有朋友会说了,这样多麻烦,不如划帐在卡上多好,在内地可能行,在深圳因为员工流动性太大了,而且员工一般到手工资后都寄回内地去了,在当地银行存的可能性不大,银行也没多少利益,所以不愿承办这种费力不得利的事,再加上工厂的资金绝大多数由香港人工带回深圳,不从银行过,所以,工厂一直坚持人工现金发放。

在发完工资后,一般当天晚上不安排加班,让员工去处理好自己的资金,工厂也会出公示告诫员工收好自己的资金,如遗失后果自负,但宿舍的员工基本上是固定的,不会出什么问题,怕就怕在工厂外出事,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这个事不是出在外面,而是出在工厂的内部。

我们工厂发工资的程序是这样的,由办公室装好工资袋,通知保安队长安排10个保安到办公室,一起抬装工资的大袋子到车间,从五楼往下发,发工资时不准员工出厂房。

在具体发放时,由办公室会计在车间办公台向各楼层的基层管理干部——拉长(相当中国内地的班组长)发放该拉的员工工资袋,由拉长统一领回自己的拉上发给员工,再由保安监督员工自己取出工资,看现金和工资袋上的数目相符不,袋内的现金有没有差错,确认正确后再向下一拉发放。

这样一是怕装袋时有差错,二来要保证员工到手的工资款万无一失,不会有假钱或是残缺的钱币,也体现了工厂对员工的高度负责精神。

就是在这样的程序下,还是出问题了,说来大家都不会相信。

那天发工资,和往常一样的操作,在发五楼时,一个拉长领走了全拉的工资后,没有回到自己的拉上,却下楼从工厂大门出了门,保安室的保安看到是熟人,又是干部(工厂的干部衣服和员工不一样)问了一下,该拉长说去办公室拿样版,这也是工作之一,所以就没有在意,但后来五楼发完了还不见这个拉长,拉上的员工以为她在车间办公台领工资去了,发工资人员以为她领回拉上去发了,保安在拉上以为她上厕所或是忙工作了,这样巧合的事出现了,当众人找这个拉长的时候,她也不知踪影了。

原来,这个人可能早就有要辞工的意思,但深藏在内心,专等发工资的日子,自己宿舍的衣物好的都收拾出厂了,发工资这天,她避开保安员下楼,口袋里装着全拉十多人的工资近三万元,出厂门后就坐路边的摩托车一溜烟的消失了,从此后工业区再出没人看见过她,后来时间长了当地有人回家看到过她也在家乡结婚生子了,若干年后再出来打工也没在西乡范围内找工。

这个拉长是湖北仙桃人,这里就不提具体的姓名了。

结果在这样严密的保安措施下,青天白日就让人拿跑了近三万元现金,当这个事情汇报到总经理面前时,这个日本早稻田大学的高材生,笑了,一句话也没说。

于是,工厂又贴了这个拉的员工工资,不过从那以后,每次发工资都由两位保安了随同拉长到车间办公台领回拉上,当着大家的面发放,其间不能有任何别的单独行动。

在这个工厂工作几年,只出过这一次发工资的意外,有时发工资时也有员工取出工资袋里的现金,发现有残缺的现金或是疑似假币就向保安当场提出,保安就收回钱币向会计去换,这时会计都会无条件的换钱,然后再去向换钱的地下钱庄调换,钱庄也都认帐,没有发生过争执。

工厂还发生过一起管理干部失踪的事。

那是工厂的总务文员,负责每天工厂食堂的购买物品收验的人,湖北安陆人,后来发现此人进厂用的是假身份证明,不是本人的。

由于此职务有决定给工厂送猪肉的小贩的收入,因为猪肉分几个等级,各级的价格不同,所以,送肉的都在私底下送钱给她,以求质差的肉能算上好肉价格,还有每天要买很多素菜,油配料等,一千二百人的食堂还是每天要吃点食物。

这样一来,送菜的、送肉的、送调料的都在暗地里给这位把关司称人员送钱送物,赚取自己的利益。

时间长了员工就有反映,经理听到大家的意见,决定找她谈话。

这个人也听到了风声,就要经理即将找她谈话的前一天晚上,以去老乡处住为由搬走了自己的物品,一去不返,第二天送来的食品没人收,经理才叫保安查,结果人去楼空,宿舍床位上无一物,又跑一位。

这次没能带走工厂的资金,因为送食品的是一月才结一次帐,但以前她受贿的钱物当然不少了,私下里还听送肉的老板说她当天晚上还打电话给借走了几千元钱,过了很长时间这些人才自暴出送猪肉的一月给她五千小费,送菜的每月给她三千,送配料的也是一月三千进贡,这样一算下来,一月她有一万一千元的小费收入,而她任职也有二年有余,应该有二十多万的灰色收入吧。

工厂就出过这两起意外,但工厂也没有去追究过,因为数目不大,要请公安办案很麻烦,费力不说,可能还得出钱,而追回的钱可能经这么一折腾也差不多了。所以,工厂选择了沉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