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发工资我去地下钱庄[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21 703
导读:在外打工的人最盼望的是什么呢? 我想凡是在外打工者最希望的不过是工厂能每月按时的发放工资吧。 我所打工的工厂里,每月十四号左右发放上月工资,一般还会提前一两天发放,偶尔因为资金不到位而需要推迟也不会超过两天的时间,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个工厂还是比较让打工者满意的。 然而,只要是打过工的朋友都会知道,工厂有工厂的不同,有的工厂则经济不济,要拖两个月或更长的时间才发工资,这些都是实力不行的小型工厂或是小作坊,稍为正规一些和规模中等以上的的工厂都不会拖欠工人工资的,当然,你在深圳进入了大型的工厂或是世界知名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外打工的人最盼望的是什么呢?

我想凡是在外打工者最希望的不过是工厂能每月按时的发放工资吧。

我所打工的工厂里,每月十四号左右发放上月工资,一般还会提前一两天发放,偶尔因为资金不到位而需要推迟也不会超过两天的时间,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个工厂还是比较让打工者满意的。

然而,只要是打过工的朋友都会知道,工厂有工厂的不同,有的工厂则经济不济,要拖两个月或更长的时间才发工资,这些都是实力不行的小型工厂或是小作坊,稍为正规一些和规模中等以上的的工厂都不会拖欠工人工资的,当然,你在深圳进入了大型的工厂或是世界知名公司,或是进入了产业龙头企业那就没有这个担心了。

可是,必竟这些大型或名企是有限的,能进入这些企业打工的人不会很多,大多数的打工者仍然得去一些一般般或是很烂的小型企业打工挣钱。

我在深圳打工时的工厂是加工时装的,海关出口时只按加工费来计出口额,所以,每月工厂在海关或当地经发局结汇就是很小一个数额,根本不够发工厂工人的工资。

而工厂的订单是以香港的办公室为基地签订的,结算是在香港以港币结算,汇款也是汇到香港的办公室的帐户上的,为何不汇入深圳的工厂呢,这里边有个外汇管理的事情,中国的外汇管理是特别的管理,和世界上不接轨,所以存在很大的差距,再说如果是汇入境内还会被收取相当规模的管理费用,一年下来,这一千多人的工厂的工人工资、日常费用可不是一个小的数目,于是,凡是在深圳开企业的外资公司,大都选择在香港结款然后带入大陆。

我所打工的这个工厂同样是采取这种办法,收款在香港的办公室的帐户上,然后由一个日本人每月到时在香港提取现金(港币)坐船从蛇口码头回来,我开车到码头去接,一次约200万左右的现金,有朋友会问,带这么多的现金海关不查吗?

对,问得好,但这个去香港的日本人几乎天天都从那经过,带的都是衣服和纸样或样衣,时间长了海关也知道他不会带别的物品,再说海关只是抽检,不是每人都检的,这200来万元港币面额是一千元一张的,总共也没有多少,二千张港币能有多少呢,一个小小的随身包装上都不显眼,也没人过问,所以,我打工的几年间,都是这样带回现金,没有被海关查过。

带回来这200万元,加上工厂在海关的出口结汇,加起来就够发工人工资了。

当时的港币要比人民币的汇率要高,也就是说一元港币要换人民币一元零九分或是一角,高峰时换过一元零一角二三都有(94年95年)

工厂是发人民币的,所以还要把从香港带回来的港币去换成人民币。

朋友们说这还不简单,去银行换就行了,呵呵,要是这样方便那就好了,有学经融的朋友可能知道,中国的外汇比率是官方定的,和海外存在一些差别,以九四年底的价格来说,人民币兑港币当时是一比一的汇率,也就是说这200万港币在中国银行只能换回200万人民币来,而到私人钱庄去换则可以以1:1、09的价格换,算算,这200万要多出多少人民币来?

当然,这种地下钱庄是国家所不允许的,经融机构是要查处的,但深圳就是深圳,这种地下换钱的点很多,有的很有规模,完全是有划划有组织的金融活动了。

我去的时候,工厂也开工近二年了,都有过无数次换钱的经历了,开始是由工厂的当地人牵线和地下钱庄联系,小心翼翼地和对方打交道,可能地下钱庄看到公司是个长期的稳定客户,在汇率上也多给了一个点,而街上的私人收来的外币也是到这些个钱庄来汇总后用他们的途径运出境外。

前面的帖子也提到过,在深圳的罗湖口岸一楼出口外,每个商铺都可以进行兑换,这就是地下钱庄的一些个分支点,也就是下线,同样在西乡街面上也有许多人做这个兑换外币的工作,这些街面上的零散人员把每天兑换来的外币最后都交到这些点上来,由中老板集中后交给幕后的大老板进行操作,以谋取境内外的外汇差价。

第一次去钱庄是和工厂的办公室任也就是会计加出纳去的,在二公里左右的地方,说起来还是在繁华的地段上,再说明一点大家都会觉得惊奇,就在某派出所的大门口的商店里。

这个商店是一里一外两间,而里间还有阁楼,外面一间也有柜台,放着零乱的几件商品,但这只是表面现象,我和主任去把车停在商店前,随主任进去里间,因为事前打过电话约定,再加上工厂也和他进行过近二年的交易,主任又是老熟面孔,所以女主人就带我们进入里间,里间坐着一位壮年男子,就是这里的男主人,他把百元面钞从纸箱里拿出来,让主任点,因为合作时间也长了,双方都有信任,主任只点了扎数而没有一张张的点,男主任看到我这个生面孔,问主任是公司的人吗,主任说是,新来的,以后可能要让他来你这里办事了。

就在主任数钱的时候,男主人给我们倒上广东人的功夫茶,我喝了起来,还真不错,这时男主人有意无意的捞起自己的衣服,我看见衣服里的手枪,五四式,军用五四枪。

很快主任就数好了,我开车回到工厂,准备发工人工资。以后几年一直给这家钱庄合作,从没有出过差错,有时发下来发现有几张疑似假币或是有破损币,我开车去交回钱庄人家都认帐,从没有扯过皮,因为数额大,也难免有疏漏的时候,有时需要零钱时,甚至可以打电话给对方,由女主人骑摩托车带些零钱过工厂用于分装工人的工资。

这个事在深圳很多也很普遍,在西乡的大街上都大而堂之的摆着换外币的位置,很多人在从事这个事情,深圳市区的口岸就更多了,这也是当地的一个公开的秘密。

从九四年的五月后,我每月都要去那家地下钱庄换几次钱,大的有工人发工资的200多万,小到日本职员日常零用的三万五万,一万八千都由我开车去帮换,时间久了和这个钱庄的夫妻俩也熟了,但我懂得起这些规举,从不谈论任何与之有关的话题,每次只是负责数好金额就行,有时还喝上几口功夫茶,热天女主人还会送上冰冻的可乐。

有段时间好象风声紧一些,我去换钱时,女主人带我进入内屋,男主人从阁楼下来给我换,同时顺手把他的五四手枪放在桌面上,手枪只有八成新,是正宗的五四军用手枪,我也不在意,数好自己的钱后,告别而去。

有一天晚上,我送工厂的外国职员在宝安都之都去玩,吃喝一通后,又去都之都的按摩部去按摩,一会叫我回西乡帮他们换钱,原来出门时没带人民币,鬼佬很精不愿付港币,因为收费时可以收港币,但按一比一收,所以,要我开车去帮他换钱。

当时差不多也快凌晨一点了,我几分钟后到了这个钱庄的商铺,也关门了,怎么办,还得换啊,于是我敲门,里边男主人警惕地问是谁,我报出了工厂的名字说办点事,男主人明白是我去换钱,就打开门给我换了一万元,这样就可多换出近千元钱来,我想当我敲门时里面的男主人可能都是手握着他的五四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做这种生意的不是一般的人,大家可以从这个位置看出问题来,这个商铺就位于派出所的大门口的第一间,离派出所大门只有几米远的距离,可谓保险得很啊,因为派出所里24小时都有值勤警员。

后来从财经报道中看到说沿海地区有很多热钱流入中国,这些热钱赌中国的人民币升值,从中谋利,我想我当初在深圳时换钱的钱庄也就是其中之一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