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演练加入“影子兵种分队” 导调难度陡增

tangbz 收藏 1 320
导读:解放军演练加入“影子兵种分队” 导调难度陡增

新春,在遍布齐鲁大地的10多个训练场上,济南军区某装甲师一场实战背景下的演练亮点频闪。


记者注意到,一个坦克营练习山地冲击,却跟随着20多名身穿不同服色的战士,他们两三人编成一组,分别代表防空兵分队、防化分队、电子对抗分队、工兵分队、卫生分队、通信分队、侦察分队等11支军兵种分队。


他们,就是该师享誉中原演兵场的“影子兵种分队”。


这些由单兵扮演的分队,给演兵场带来了什么变化呢?


单兵串起多兵种作战链条


鲁东山区某训练场,一场坦克军官编组作业演练正在进行。


“东营东营,我是滨州,1号高地方向有‘敌’武装直升机悬停,8号车履带被打断,请求援助!”坦克连连长李军行呼叫三营营长贝绍东。


“滨州注意,七连、八连展开正面佯攻,防空兵分队侧面前出占领有利地形,歼灭‘敌’武装直升机。”贝营长紧急处理情况。


炮火隆隆中,两名身着灰色标志服、全身用枯草伪装的战士扮演“防空分队”,从“敌”侧翼的草丛中出现,打击“敌”武装直升机


这不是实战演习,而是该师一次普通的分队战术训练。这个变化显然不同寻常。往常,像电子对抗分队等兵种分队,只有在军级以上单位组织的战役级别作战群演练中才能配备。


“敌”机刚被歼灭,贝营长又接到“我周围有零星炸点,并有黄色烟雾升起”的报告。紧接着,两名穿黄色标志服的战士一跃而起,开始侦测毒剂品种。


刚刚通过染毒地带,李连长报告,二排攻击方向上有代表浮雷的“白色降落伞”降落,这下“工兵分队”也有了用武之地;当遇到“敌”大口径火炮群打击时,贝营长甚至还呼叫航空兵支援……


该装甲师师长徐起零说:“平时战术训练中,我们有意识加入集团军以上级别才能加强配备的军兵种要素,以‘虚拟分队’样式参加。等到大规模军事演习,这些平时作为‘棋子’的兵种代表会被真正的战术分队取代。”


两天演练9个课目,个个新意盎然。从师长担任教练员的装甲团山地进攻战斗通信保障要素演练,到团长、营长、连长、排长担任教练员的营、连、排、班训练课目,就连单兵心理训练课题,也为多兵种协同作战预留了“接口”。


4张导调卡导出4个新战况


“影子兵种分队”出现在演兵场,让导调难度陡增。


坦克四连担任主攻分队的一排迅速向1号高地冲击,行进至3号高地北侧时,头戴钢盔、身着黄色标志服的地段诱导员王参谋递来一张导调卡,上面战况标明:前方“敌”猛烈炮火拦阻。


于是,主攻排紧急调整攻击路线,边呼叫上级炮火支援,边作规避运动,仓促之中两辆战车被“敌”炮火“击毁”,退出战斗。


20分钟后,坦克五连也开到了相同地域。记者本以为他们会同样面临“敌炮火拦阻”的战况,可是没想到奇峰突起,诱导员递来的导调卡上标明:前方发现大量反坦克雷,冲击道路被阻。


主攻排排长一时发懵,只得一边“请求工兵分队前出清除地雷”,一边“请求派出侦察分队摸清路线迂回行进”,虽然战法可行,却因贻误战机被扣了分。


记者在现场看了不到一小时,他们已经通过4次导调为3个战斗分队和6个“影子分队”设置了复杂战况。即使是同时、同地、同课题、同样式的战斗,诱导员出的情况也不尽相同,无预案、无脚本的战斗随时可能上演。


此外,该师的“随车导调”也让记者眼前一亮:随车导调员既可以随时接收营导调组的指令,随时为单车下达战况,还可以监督车内战斗组官兵的操作情况,坦克火力打击是否命中不再“口说无凭”,即使平时训练不打实弹,随车导调员也能准确地评判成绩。


说起这个变化,该师政委王兴树告诉记者,“影子兵种分队”的出现,让指挥员掌控的作战要素变得更加丰富,战场态势变得格外复杂,必然要求现场导调因势利导、随机应变。


3次交叉点评破解6个问题


“影子兵种分队”编制是虚的,战术是实的。一时间,演兵场上,对抗双方检讨胜负得失不用再等到尘埃落定。


坦克连刚攻上一个山头,裁判员、营长衣汉磊就果断叫停:“一是在电子对抗分队电磁干扰下,主攻排指挥员指挥不及时,分队行动迟缓,导致1辆坦克被毁;二是协同意识不强……”衣营长的点评一针见血。随后4个阶段的演练中,讲评过的3个方面的问题果然很少再次出现。


在坦克营军官编组作业演练中,记者听到一次“电台组网交叉讲评”——


“我是装步二排长,九连长在遭化学袭击时,没有对我排及时指挥,造成我车被动。完毕!”


“我是防化班长,九连长令我前出,却不给路线和侦毒位置,导致防化分队侦测滞后,给步坦协同分队造成较大‘损伤’。完毕!”


战友间毫不客气的讲评,令各级指挥员当场警醒,更加注重战场协同。


另一种讲评,更新鲜而实用。装甲步兵班攻击碉堡演练中,某装甲团装步一连三排长李永胜突然叫停:“‘红’‘蓝’双方退出情况,向我靠拢,由‘蓝军’班长讲评。”随后,“蓝军”班长谯攀侃侃而谈:“训练中,‘红军’班机枪副射手和步枪手向我方运动时姿势过高,给我杀伤对手提供便利条件!” 一口气讲了3个问题。


记者发现个个课目中均有讲评,有个课题3次交叉点评就破解6个问题。


这种动态灵活的讲评方式,使官兵们一步步体验到:训练就是打仗,上讲下也好,下讲上也罢,均是提高战斗力的好途径。


专家点睛


济南军区某装甲师师长 徐起零


个子有多高,影子有多长


现实生活中,一个人影子的长度,是由这个人个子的高度决定的。如今,虚拟兵种分队在演兵场上投下长长的“影子”,如影随形贯穿实兵对抗始终,是因为按照新大纲施训,部队战斗力的“个子”长高了。军兵种内部的协同演练、跨军兵种的联合演练,客观上要求在平常的战术演练中,嵌入更多的作战元素,用更贴近实战的新的组训观念和组训方式,锤炼完整的作战链条。同时,我们的导调手段、评估手段,都要因此而变革。在新年度训练中,我们还要深入探索实践,进一步长高我们的个子,伸长我们的“影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