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第二天,张风遇到三木时,三木还显得有些不自然,张风主动与他打了声招呼,说了几句话。两人分开后,张风寻思着,这三木就像是个火药桶,始终无法让人放心,自己应该加紧行动,以防再有什么变故。

当天夜里,张风再次悄悄地向三楼藤田的办公室行去,刚到二楼,却正好碰到一个特务起夜,张风也只得装作解手,进了厕所。待到那名特务了事,重新回去睡觉后,张风才继续往三楼摸去。

到了三楼楼梯口,悄悄伸出头去一看,不巧得很,大岛办公室门口的一名特务正好转到过道上,靠在墙上抽烟。张风无法,只得在楼梯口处静静地等着。那名特务抽完烟后,又在过道上来回踱了几步,这才又转进去。

张风寻得时机,悄无声息地快速来到藤田的办公室,掏出工具将门打开,闪身进去,将门合上后仍如以往一样,将耳朵贴在门上静静地听了一会。

没发现什么动静后,张风拿出听诊器开始设法打开保险柜,正当他聚精会神地开锁时,似乎听到了过道中有异响,张风取下听诊器,凝神一听,果然正有脚步声向这边走来。

难道被发觉了?是特务来抓捕自己?

不对,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不会只派一个人来抓自己。

会是谁呢?这么晚了他来这里干什么?

会不会是三木?难道他要孤注一掷,和自己拼个鱼死网破,不顾一切地阻挠自己的行动?

应该不会,三木现在没有任何的理由这样做。

张风心念急转,过道里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来人已到了门前,正在掏钥匙准备开门。

是藤田,别人没有这间房屋的钥匙。

张风朝窗户蹿过去,拉起插销,推开窗子,纵身出去,单手勾住窗台,另一只手将窗子轻轻合上。

刚把窗户合上,门外那人已开门进来,把灯打开,来到保险柜前。张风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难道是藤田发现了异常,前来检查保险柜里的东西。

藤田打开保险柜,取出了东西,在窗旁的桌子边坐下,张风心中暗暗祈祷,千万别让藤田发现窗子的插销被人拉了起来,并未插上。否则的话,如果藤田心生疑惑,习惯性地推开窗子查看,自己必将暴露无疑。就算藤田不推开窗子,而是将插销重新插上的话,那自己真是无路可退,难道要在这三楼的窗台上吊上一夜,姑且不论是否能支持这么久,明日天亮后自己仍将无处藏身。

幸好,藤田并未注意窗子,而是在那儿写着什么,嘴里似乎还在自言自语。隔着窗子,张风隐隐约约听到什么“这么晚了,”、“加急电报”这类的话语,转念一想,张风猜出了个大概。

应该是电报室的值班员收到了加急电报,不敢拖延,将藤田从睡梦中喊起来进行译电,然后去呈给大岛,藤田睡的正香,被人从床上喊起来,颇为不情愿,是以坐在那儿边译电边抱怨。

藤田嘟哝着在屋内译电,张风在屋外的窗台上吊着,就像夏天的鸣蝉、冬夜的蜘蛛一样挂在附着物上。

张风用脚试了试,没有任何的支撑点,只能凭双手勾住窗台,将身体尽量贴在墙上。还好大门口负责警戒的特务只是见到有屋子的灯亮了,往这边瞟了一眼,并未细看,距离又有些远,所以没有发现黑暗中贴在墙上的张风。

一分钟过去了,张风还没什么感觉。

两分钟过去了,张风开始感觉有点吃力。

三分钟过去了,张风觉得这一分钟就像一个小时一样漫长。

五分钟过去了,张风感觉自己像是在这儿已经吊了一整天,他的双臂已是酸麻无比,手指感觉非常疼,快要支持不住了。

…… , ……

终于,藤田译完电,起身锁上保险柜,出门报告去了。张风奋起最后一丝气力,拉开窗子,翻进屋内,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臂完全麻木,不停地颤抖着,这是力量用尽的表现。

不能在这儿多待,藤田出去时并未关灯,他随时有可能回来。张风挣起身,将窗子的插销插上,悄悄出门转回了宿舍。

坐在床边,张风轻轻按摩着麻木的手臂,暗暗寻思着,“这次又失败了,怎么会这般不凑巧,这个时候收到什么加急电报。不过幸好藤田并未注意到窗子的异样,自己还可另寻机会。今晚唯一的收获,便是通过藤田在译电前后开关保险柜取放物品的行为,可证实密码本的确是收藏在保险柜里。”

次日中午,张风正躺在床上,暗暗计划着晚上再次盗取密码本时,突然感觉整栋楼乱了起来,特务们在楼梯及过道上跑来跑去,隐隐约约传来山口及其他鬼子军官的呼喝声,楼外的车辆也发动了起来。

张风心中疑惑,起身出门查看。

“发生什么事了?”张风叫住从面前跑过的一个特务。

“报告吉田少佐,山口少佐通知有紧急行动”,特务答道。

“什么紧急行动?”

“不知道,山口少佐没说,只是让我们在三分钟内集合完毕。”

“哦,你去吧”,张风放过了小特务,自己往楼外停车处走去。

山口正在车旁指挥着特务们上车,张风走了过去,问道:“山口少佐,这是有什么行动吗?”

“对,我们马上要行动”,山口答道。

“是什么行动?”

山口没有回答,转身钻进车里,从车窗伸出头来对张风道:“对不起,吉田少佐,时间紧急,等我回来再告诉你吧。”说完,对司机挥手道:“出发。”

张风眼看着山口她们离开,自己慢慢上楼进到办公室。“鬼子并不信任我,一直对我有所提防,这些行动事前根本不让我知道。到底是什么行动?怎么会如此大动干戈,雨机关里十分之九的特务都出动了。”

张风越想越有些不安,走出办公室,找了两个留守的特务问了问,都说不知道,又去问藤田,谁知藤田也不知道。张风无法,又不能直接去问大岛。

没过多长时间,市内隐隐传来枪声,似乎发生了枪战,从枪声密集情况判断,战斗还比较激烈。张风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这次行动的保密级别如此之高,连藤田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行动?是针对谁的行动?

晚饭时必须去一趟酒楼,看看吴德庆那儿有没有什么消息。


(送上今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