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战争风云录——五次战争记实(四)

世界王牌 收藏 0 1187
导读:关于第四次战争空战的损失,没有明确的数字。埃及公布:在西奈战场,对以色列空军取得了击落、地面击毁328架飞机的战果。据美国推测,以空军总共损失飞机115架,其中损失较多的是:F-435架;A—455架;“幻影”12架;“超级神秘”6架。阿拉伯方面的损失是:埃及242架;叙利亚179架;伊拉克2l架。以色列克服了初战时的危机,能够使形势逆转的主要原因中,以空军飞行员们高超的技能和斗志及美国的强大支援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飞机与导弹的角逐 1973年10月6日,是犹太教的赎罪日。按照犹太教教规,

关于第四次战争空战的损失,没有明确的数字。埃及公布:在西奈战场,对以色列空军取得了击落、地面击毁328架飞机的战果。据美国推测,以空军总共损失飞机115架,其中损失较多的是:F-435架;A—455架;“幻影”12架;“超级神秘”6架。阿拉伯方面的损失是:埃及242架;叙利亚179架;伊拉克2l架。以色列克服了初战时的危机,能够使形势逆转的主要原因中,以空军飞行员们高超的技能和斗志及美国的强大支援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飞机与导弹的角逐

1973年10月6日,是犹太教的赎罪日。按照犹太教教规,赎罪日这天,从日出到日落,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也不能抽烟。

中午2点钟左右,在约旦河东岸的戈兰高地上,到处是起和宁静的景象。以军士兵有的手捧经书,嘴里喃喃地叨念着经文;有的懒洋洋地坐在工事前的沙地上,一动不动;有的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坐等天黑……经过几个小时的禁食,以军士兵的身上已没有几分气力了。

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打破了沉寂。从约旦河对面的叙利亚阵地上,一排排炮弹呼啸着铺天盖地打来;几十架叙军飞机出现在空中,向以军阵地俯冲投弹,机关炮喷吐着凶猛的火古。冲天的沙柱夹杂着浓烟遮住了阳光,天空顿时昏暗起来。

与此同时,在西奈半岛,埃及军队也向以色列发动了全面的进攻。

赎罪日战争爆发了!

在西奈半岛和戈兰高地上,毫无思想准备的以色列军队被打得晕头转向,难以迅速组织十分有效的防御,只得请求空军给予支援。

下午3点左右,首次支援地面部队战斗的以色列空军,飞临戈兰高地和西奈沙溪上空,与赶来拦截的埃及和叙利亚的米格-21战斗机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鬼怪”式飞机与米格-21歼击机互相纠缠着,响尾蛇导弹的嘶叫声,喷气机的呼啸声,飞机被击中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惊天动地。空对空导弹和火箭弹发出的火焰,飞机爆炸燃烧的火球和升腾的浓烟搅成一片。有的飞机凌空爆炸,碎片横飞;有的飞机后半截被炸掉,前半截在空中划着弧线,坠向地面;有的飞机倒栽葱似地扎到地上,烟尘四起……

10月6日下午,以色列空军共出动了400多架次飞机,支援地面部队抗击埃及和叙利亚的进攻。以色列飞机虽然在空中格斗时占据了绝对优势,但却受到地空导弹和高射炮火的凶猛打击。仅在戈兰高地上空,以色列空军就损失了30架A-4攻击机和10架“鬼怪”式飞机。

在支援地面部队战斗的同时,以色列空军制定了反航空兵作战计划。10月7日拂晓,大批以色列作战飞机满载炸弹和火箭,飞往埃及和叙利亚,企图再现6日战争时的雄风。

然而,阿拉伯人在战争开始前就知道,他们的空军与以色列空军相比处于劣势,因此,他们大力加强了地面防空部队的力量。

为了有效地遏制以色列的空中优势,埃及和叙利亚吸取了6日战争时的教训,在苏联的大力援助下,重建了防空部队,形成了有效的对空防御部署。埃及和叙利亚防空部队的主要战斗单位是地空导弹旅、下辖4至5个地空导弹营。为对付各种高度、速度来袭的以机,地空导弹旅一般采取混合编成,各型地空导弹交错配置,构成多层严密的火力网。同时,每个导弹旅均配有3个高炮营。高炮与导弹混合配置,专门打正在做规避导弹动作的敌机。

埃及和叙利亚装备的主要防空武器有萨姆-2、萨姆-3、萨姆-6、萨姆-7地空导弹和4联装自行高射炮。

萨姆-2是一种中程、中高空地对空导弹,射程为10至34公里。老式的萨姆-2射高最低3000米,最高22000米;改进后的萨姆-2射高最低能到300米。这种导弹用无线电指令制导,跟踪雷达比较陈旧,精度较差且易受干扰,对1000米以下的飞机一般无效。它本身无机动能力,易遭攻击,所以需要其他防空兵器的掩护。

萨姆-3是一种近程、中低空导弹,射程5000—21000米,射高最低80米,最高15000米。它的指挥设备和运载车辆均可放在深5米的地下工事内,有较好的抗打击能力,但机动作战能力较差。

萨姆-6是当时比较先进的近程地空导弹,可以对付中低空和超低空飞机。它的射程为5000—25000米,射高最低60米,最高7000至10000米。它的发射架安在履带装甲车上,机动性好,一般不设专门阵地。它的瞄准起能自动搜索敌机。它的2个雷达系统提供定向脉冲的信号:搜索启发现敌机,并向目标发射定向波束,波束被目标反射回来。定向波束跟踪敌机,反射信号在几分之一秒内给发射架的电子系统提供关于飞机高度、方向、速度的各种信号。电子系统自动发射火箭。发射出去的火箭以超音速飞行。在最初阶段,导弹受连续半主动雷达制导,频率多变(至少可使用4种不同频率),对方很难干扰。终段为自动红外线寻热,弹头上的热探测器感受到飞机发动机喷出的气流,火箭便把方向瞄准这一热源。即使导弹不直接命中飞机,而只是在附近爆炸,弹片也能打中飞机的易损部位。

萨姆-7是对付低空飞机和直升机的全自动红外线寻热地空导弹,可由单兵携带,从肩上发射。它的射程为500至4200米,射高50至2300米。这种导弹的机动性好,命中精度高,但战斗部装药少,威力不大。

在苏联专家指导下,埃及和叙利亚将各种导弹和高炮进行密集混合部署:在苏伊士运河战区,埃及部署了62个导弹阵地;在戈兰高地战区,叙利亚部署了36个导弹阵地,构成了高、中、低空和远、中、近程的立体火力掩护区。在两国的首都和重要目标周围,也都部署了密集的防空火网。

由于以色列空军对埃及和叙利亚这种以地空导弹为主的防空部署缺乏足够认识,对这次战争中首次使用的萨姆-6地空导弹和自行高炮的性能缺乏足够了解,以致在空袭埃及和叙利亚时遭到了厄运。在第1波袭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8架以军飞机中,只有1架飞回了以色列。

遭受重大损失的以色列空军及时总结了教训,改变了战术,改进了装备,把大约30%的战斗机装备了新式的电子干扰设备,其中部分飞机配备了百舌鸟反雷达导弹、红外假目标投放器和ALQ-119干扰吊舱,改装了12架幻影飞机作为电子对抗飞机。同时,以军攻击的重点也从对方的机场转为地空导弹阵地。

以色列飞机从20—30米的超低空接近防空导弹阵地,然后猛地拉起并改变航向,在2300米到4500米高度转向导弹阵地,实施大角度俯冲攻击,并在一定距离上发射百舌鸟反雷达导弹,摧毁萨姆导弹的制导雷达。

为了对付防空导弹的攻击,以色列空军还派出直升机担任警戒,负责发现敌方发射的导弹,通知攻击飞机及时进行规避导弹的机动,并施放干扰,使导弹脱离正常轨迹。

在攻击机群到达目标前1—1.5分钟,以色列的无人驾驶飞机便在攻击目标上空投放干扰包,并施放有源干扰。

此外,以色列空军还投掷了大量不同程度的金属片,干扰阿方的防空雷达;在空中投掷高热照明弹、高热气球或燃烧着的镁火,干扰导弹的红外热寻的系统。

以色列空军采取的这些措施果然有效。在对埃及导弹阵地实施的6次大规模突击中,以色列空军摧毁了苏伊士运河西岸埃军46个导弹阵地;在对叙利亚导弹阵地连续数天的突击中,摧毁了戈兰高地战线叙利亚导弹阵地的一半,迫使叙利亚将剩余的导弹撤回到大马士革周围。

10月15日以后,以军地面部队乘埃军后方空虚,在埃及第2、3军团结合部突入运河西岸,又摧毁了埃及约13个地空导弹阵地。

由于埃、叙过分依赖地面防空兵器,没有使用轰炸机和歼击轰炸机突击以色列的机场及主要军事目标,也没有积极使用歼击机配合地面防空兵器作战,地空导弹阵地又没有得到陆军部队的可靠保护,在以色列采取的有效对策面前,埃、叙严密的对空防御火网终于被摧毁了。战争初期曾被埃、叙控制的天空,又重新回到了以色列手中。

在强大空中优势的支援下,以色列地面部队在西奈半岛和戈兰战线发动了全面反攻,阿拉伯军队节节败退,被迫宣布接受“停火”。

在历时18天的第4次中东战争中,埃、叙投入交战的飞机有1000多架,损失飞机451架,其中空战损失335架;以色列投入作战飞机488架,共损失120架,但空战中损失仅有6架,出现了空战损失为56:1的惊人对比。

中东战争与以色列空军的崛起

以色列是中东地区的一个小国,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与战争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使它意识到自己应该成为强大的军事集团,尤其应拥有强大的空中防务力量。

1947年10月,一群从纳粹魔爪下逃生的犹太军人组建了一个旨在为犹太复国运动服务的"航空勤务队",当以色列建国后,他们便发展成为以色列空军,英文缩写为"IAF"。

精明的以色列人经过对法国、英国等国空军装备的精心比较,最终从捷克斯洛伐克买到了25架被原纳粹德国藏匿的阿维亚S一199型梅塞施米特109战斗机,德军为这批战斗机装备了中型亨克尔式轰炸机的发动机,这种反常规的组合却使这批战斗机具有比当时任何螺旋桨式战斗机都更强大的飞行与作战能力。

这批战斗机很快就由美国人用13架C一46和C-54运输机运到了以色列,当时设在欧洲的美军无线电广播惊呼:"面对来自周边6个敌对国的地面与空中攻击,以色列这个弱小的国家在一夜之间就拥有了强大的空军!"

1948年6目3日,几架用美制运输机改制的埃及军用侦察机像以往那样毫无顾忌地闯入了以色列的上空。以色列空军战机立即升空,几分钟之内就打掉了5架埃及飞机,干净利索地取得了它在第一次中东战争中的首次空战胜利。而且,这一次空战是犹太人飞行员们驾驶着原纳粹德国空军的飞机参战的。

在1948年之后的8年中,是以色列空军获得大发展的时期。此间,IAF从英国和法国购进了大批现代化的战斗机。E·魏兹曼是以色列国第一任总统,也是以色列空军的奠基人之一,他多次强调:

"把最好的送给空军!"并亲自抓空军的飞行训练。

1956年10月,第二次中东战争爆发,以色列空军倾巢出动,并最后一次使用了活塞式战斗机P-51以及于1948年秘密地从美国获取的老式B一17轰炸机。以色列空军不仅用老式战斗机成功地切断了埃及军队的电话通讯电缆,而且击落15架埃及战机。

从1960年起,由于埃及军方装备了新式的苏制战斗,以色列空军于是也开始订购新式战斗机,其中包括苏联的米格19、法国的超级军旗和美国的F-100,IAF第一次拥有了超音速飞机。

魏兹曼总统卸任以后,继续担任IAF的司令官,他曾经请求购买美军仅仅服役了3年的F-14"鬼怪式"战斗机,但遭到了拒绝。

这时,法国人却邀请以色列人前往合作,经过以空军的试飞员多次试飞三角翼的喷气式"幻影3"战斗机以后,1962年以色列便开始引进这种小巧而灵活的三角翼喷气机,并一直服役至今。

在1967年爆发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空军着实让世人吃惊不小。当时,埃及总统纳赛尔已经下令封锁了以色列北部的所有重要港口,国土面积不足3万平方公里的以色列已无退路,于是决定先发制人。6月5日凌晨,IAF的战斗轰炸机从机场甚至从高速公路上起飞,严格地保持着无线电静默,庞大的机群骗过埃及的雷达以后,直扑丹罗地区。

当以军机群赶到目标上空时,刚刚吃完早餐的埃及空军官兵们依然毫无察觉。而几分钟后,埃及空军的机群就化作了滚滚的浓烟,少数几架飞机挣扎着升空,很快也被早已在空中严阵以待的幻影战机击落。

这次战斗,共有400余架埃及飞机被以军击毁在地面和空中。在接下来的两天中,以色列战机便可以从整个埃及沙漠上空毫无顾忌地呼啸而过。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空军损失的飞机仅为39架。

此后,中东地区便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埃及从苏联进口了大批米格战斗机和防空系统,其中还有不少苏联的军事顾问,以军飞行员甚至可以从无线电中听到俄国人发怒的叫喊声。

经过多年的努力,在1969年9月IAF飞行员终于可以驾驶着F-4E鬼怪式战斗机从美国飞抵以色列,这也是1967年的中东地区"六天战争"之后,魏兹曼领导的以色列空军开始的大规模的更新举措之一。

从1967年的"六天战争"之后,IAF就着手与美国和法国谈判,购制大批先进的战斗机,包括A--4、A--10型攻击机和新型"幻影"机。同时,以色列军方还利用法国提供的发动机自己改进、研制出"鹫"式新型战斗机,并且大力培养新一代喷气式战斗机飞行员。

到了1973年9月间,在苏伊土运河与戈兰高地上空,以空军的"鬼怪"式与埃及和叙利亚空军的米格机在空中经常发生磨擦。当时,阿拉伯国家正在酝酿一场报复性战争,但以军军方核心人物们根本没有料到阿拉伯军队准备彻底摧毁以军的企图。

战争于1973年10月6日午后突然爆发。准备充分的阿拉伯军队在头一周内,打得毫无戒备的以色列军队只有招架之力。以空军虽然奋力反击,但依然被打掉了许多架战斗机。出于各自的战略方针,美、苏双方都在积极将自己的战略物资运往盟友地区,与苏联相比,美国人的反应似乎缓慢了一些,直到战争爆发两周后,由以色列军方订购的"鬼怪"式战斗机备件和新型攻击机A--7才运到。

在战争中,时间往往是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在以色列的空军基地,常常是当美军飞行员着陆后离开飞机时,回头望去,飞机上已被涂上了以空军的兰色六角大卫星标志,加油以后随即由以色列飞行员驾驶升空投入战斗。

虽然这次战争中以色列空军击落200架敌机,但阿拉伯人已经给以军敲响了警钟,而且在空战中已显出了"幻影"战机的老化态势。因此,战争结束后,以色列军方立即着手购置更新的装备,这次他们瞄上了美军刚刚装备的最新式F一15和F一16战斗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一个F-15战斗机中队终于飞抵以色列。

1979年8月27日,一支F--15编队与叙利亚空军的米格21战斗机编队打了一场遭遇战,结果是4架米格战机被击落。

1982年6月6日,以色列发动了对黎巴嫩的军事打击行动。在黎巴嫩上空,空战打得十分惨烈。以色列空军在E一2C鹰眼预警机的指挥下,派出了所有的F-15与F--16战机,以微弱的损失打掉了80架叙利亚的战斗机,其战果令世人瞠目。

其实,在这次战争爆发的一年之前,以空军的新式战机就登台亮相了。那是在1981年6月7日,在以色列军方获知伊拉克正在建造核反应堆后,立即决定先发制人。他们派出两支F-16中队,在F-15的掩护下飞抵巴格达附近的伊拉克核反应堆上空,并一举将其炸毁。

以色列空军已走过了50年的历程。经过多年的战争磨炼,以色列空军已确定了自己的"制胜之道",即强调进攻的作战思想,"对于以色列来说,最好的防御是在它国首都上空",这句以色列空军前任司令官的"名言"。

以色列空军还十分注重集中兵力,统一指挥,强调在战争中的某个局部地区或某一时刻以压倒优势的力量重创敌人。如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空军在第一天的第一个攻击波中,仅留下12架战机作预备队,然后"倾巢"出动攻击敌机场。

从1982年开始,以色列空军很重视装备战斗轰炸机,以加强对敌方实施遮断式轰炸和突围式轰炸,包括对敌方阵地的攻击,必要时还可执行反坦克任务。

以色列空军在空空导弹飞速发展的今天,依然坚持在所有订购的"幻影"3C战机上加装机炮。实践证明,这种作法是正确的,因为机动空战能力是必不可少的。在世界各国的空军中,以色列空军的远程奔袭作战能力也是众所周知的。1976年4月,以空军奔袭数千公里,突降乌干达首都恩德培机场,消灭了劫机者,救回以色列人质的行动令世界各国震惊。

在现代战斗条件下,以色列空军尤其强调高强度出动和快速反应能力,其战机出动率可达92-96%,再次出动准备时间仅为7分钟左右。

第五次中东战争

1982年6月6日,以色列借口其驻英国大使被巴勒斯坦游击队刺杀,而出动陆海空军10万多人,对黎巴嫩境内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游击队和叙利亚驻军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占领了黎巴嫩的半壁江山。这是死四次中东战争以来,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最大的一次战争,称为“第五次中东战争”。

战争背景

黎以战争的起因,总的说来,仍是巴勒斯坦问题争端的继续。以色列入侵黎巴嫩的主要目的是消灭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谋求在黎巴嫩境内建立一个亲以政权,挤走叙利亚在黎巴嫩的驻军。

巴勒斯坦人为了建立一个自己的国家,于1964年5月成立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并展开了同以色列的战争。巴解游击队的基地设周围的阿拉伯国家,主要设在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国。1970年,巴解总部和所领导的游击队主力由约旦进驻黎巴嫩,后来又直接介入黎巴嫩国内斗争,扶植和武装***势力,打击亲以的***势力,逐步控制了黎巴嫩南部和首都贝鲁特地区,成为“国中之国”。并构筑军事设施,不时地向以色列北部地区出击和炮轰,尤其是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巴解游击队协助埃及、叙利亚部队,展开游击战,袭击以军基地、仓库和雷达站等军事设施。成为以色列的心腹之患。

1982年,以色列觉得时机以到:首先,英阿马岛战争爆发,成为国际上关注的焦点;其次,两伊战争继续进行,两国无暇他顾,支持伊朗和支持伊拉克的阿拉伯国家存在矛盾,阿拉伯世界内部已四分五裂;第三,战争中可能支持和配合巴解的叙利亚国内形势不稳定,且巴、叙间也有矛盾;第四,可以利用黎巴嫩境内的亲以势力——***武装;第五,归还西奈半岛后,埃、以已达成和解,埃及不会介入战争。

各方军事力量

一、黎巴嫩境内的武装力量

1、巴解武装力量

巴解武装力量主要是巴解游击队,共约2.5万人(其中野战部队6000人),编为50个营,坦克300辆,装甲车300辆及各种火炮1100门。

主要兵力分布:贝鲁特西区约6000人,南部各据点共约8000人,贝卡谷地约5000人,其余部署在黎巴嫩北部。巴解游击队在黎南部有400余座仓库,储备了大量武器、弹药和其它军用物资。

2、驻黎巴嫩的叙利亚军队

2个装甲旅、2个机械化步兵旅和1个突击营及防空部队,共计30000人。战争爆发后,又投入4个旅,使总兵力达到46000人,坦克900辆,装甲车600辆,飞机350架。

主力部队部属在贝卡谷地、杰津地区和舒夫山区。部分兵力驻在贝鲁特西区、特里波利和贝鲁特至大马士革战略公路沿线主要城镇。

3、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

由法国、荷兰、挪威、斐济、尼泊尔的军队组成,共7000人,驻守在黎以共同边界。

4、黎政府军和各武装力量

黎政府军共23700多人,编有1个机械化步兵旅、1个武装侦察营、9个步兵营、1个炮兵营,各种装甲车辆200余辆、火炮230门。此外,还装备有“米兰”、“陶”式反坦克导弹。主要驻守在贝鲁特东区和黎西北部的部分地区。

黎国内除政府军外,还有40余支武装力量,主要有:

(1)穆斯林派武装 什叶派、德鲁兹派、逊尼派,共有脱产武装人员20000人左右,它们与***长枪党对立。

(2)哈达德民兵 一支亲以力量,约有36000人,配置在黎以边界的黎方8—10公里地带。

(3)***长枪党民兵 由贝希尔.杰马耶勒领导,有40000余人,驻在贝鲁特东区,贝鲁特至大马士革公路以北和黎巴嫩西北部地区。

二、以色列军队

参战部队15个旅,10万余人,坦克1500辆,装甲车1500辆,飞机400架,舰船20余艘。

战争经过

第一阶段(6月4日—13日),以色列发动全面进攻,巴解、叙军遭沉重打击,以军包围贝鲁特西区。

6月4日,以色列出动飞机空袭贝鲁特和黎南部巴解游击队基地。

6月6日11时,以军出动4个旅约2万余人,经过长达5小时的炮兵和航空兵火力准备后,在武装直升机和海、空军及炮兵火力支援下,在宽达53公里的正面上,分西、中、东三路向巴解游击队发动突然进攻。

1、地面部队的进攻

西路是以军的主攻方向,先后投入了5个多旅的兵力,第一梯队以两个装甲旅,有坦克和装甲车各200辆,从纳哈里亚、鲁什哈尼克拉地区出发,在纳库腊、宾特朱拜勒通过哈达德民兵和联合国部队控制区,于6日下午包围了苏尔,在空降兵和登陆部队协同下以及黎巴嫩哈达德民兵配合下发起攻城战斗,当夜进行巷战,遭到巴解游击队的顽强抵抗。第二梯队两个旅(一个装甲旅和一个机械化旅)于18时进入战斗,其中一个旅向东开进,配合中路行动;一个旅向北开进,围剿利塔尼河以南的巴解游击队。8日,以军第三梯队进入战斗,继续向北进攻,包围达穆尔,但在该市以南,距离贝鲁特仅19公里的萨阿迪亚地区遭到巴解游击队的顽强抵抗,北进受阻。9日,西路以军占领西顿、达穆尔,并以一个营的兵力在哈尔达登陆。巴解武装在从达穆尔撤退知炸毁了桥梁。10日,以军共6个旅,3.5万人,300余辆坦克,在***右翼民兵从北面配合下,对贝鲁特实施大包围,并轮番轰炸贝鲁特西区和南郊国际机场,以军的舰艇从海上封锁了贝鲁特。巴解大力加强贝鲁特西区的防御,并在国际机场、哈尔达地区击退以军进攻,巴解武装在达穆尔附近击毙以军前线总指挥、副总参谋长耶库蒂尔.亚当少将。11日,以军主力进抵贝鲁特国际机场附近,另一部分与叙利亚军队战斗,叙利亚为与巴解协商,在巴解处于极端困难时,按以色列的条件宣布与以停火,于当地时间12时停火生效。此后,叙、以停停打打,12日,以军继续向贝鲁特南郊巴解阵地进攻,遭到巴解武装的顽强抵抗,格林威治时间19时,以、巴停火生效。7个小时后,双方又开火。13日,以军进入贝鲁特东区,随即,以军在长枪党民兵配合下,把巴解游击队约8000人包围在贝鲁特西区和南部。

中路为助攻方向,以军第一个梯队一个旅于6日上午从谢莫拉地区出发,越过哈尔达利,包围了沙吉夫堡,主力纳巴提亚进攻,当日下午,以军开始强攻沙吉夫堡,于7日拂晓攻克。第二梯队一个装甲旅进入战斗,在伞兵配合下围攻纳巴提亚,7日9时攻入市内,小股兵力与巴解游击队展开巷战,主力继续向北推进,当日前出至杰津地区。在东路以军配合下,攻占杰津城后,又兵分两路,一路向西,参加围攻扎赫拉尼和赛伊达;一路向北,进攻舒夫地区叙利亚装甲部队,在该地与叙利亚军队展开一场坦克战。叙军损失坦克150辆。9日,以军在阿因达拉附近空降。地面部队在空降兵的配合下攻占了阿因达拉,进而控制了贝鲁特——大马士革的公路。

东路为牵制方向,以军第一梯队一个装甲旅,向谢巴发起进攻,尔后,向贝卡谷地发展进攻,牵制和监视该方向,并切断巴解游击队和叙军的联系。7日,第一梯队攻占谢巴后,第二梯队进入交战,向哈斯亚巴发起进攻,得手后,在拉西亚、考卡巴等地向叙利亚防御阵地发起进攻。8日,攻占拉西亚、考卡巴城镇后,沿贝卡谷地西侧北进,直指贝鲁特——大马士革公路末段,企图切断叙军退路和阻击增援。10日,以军同叙军在卡鲁恩湖以东地区激战,歼灭叙军一个装甲旅。9—11日,叙利亚在战斗中有损失了坦克约150辆。

2、贝卡谷地的空战

以色列为夺取制空权,决定对叙利亚设在贝卡谷地的导弹基地进行袭击,以消灭其防空能力。这也是以军入侵黎巴嫩的主要目的之一。

贝卡谷地位于黎巴嫩东部靠近叙利亚边境地区,是一块由南向北的狭长地带,谷地两侧高山连绵,地势险要,驻黎叙军的地面部队主力部署在这里。为保护这支部队免受以色列空袭,叙利亚从1981年5月开始,在贝卡谷地部署了以萨姆—6导弹为主要装备的防空部队。

6月9日下午2时左右,以军出动96架F—15、F—16战斗机进行高空掩护,在E—2C预警机的指挥下,用F—4、A—4攻击机对贝卡谷地的导弹基地进行了猛烈轰炸。

叙军得知以军空袭,从国内各地紧急出动了60余架米格—21和米格—23战斗机,云集贝卡,同以军展开空战,由于以军实施了电子干扰,使叙军飞机起飞后与地面失去联络,防空导弹发射后也失去控制,以军飞行员素质和装备都比叙利亚空军好,在空中处与主动。而叙空军战术呆板,且过分依赖地面指挥所指挥,结果在空中被动挨打。第一天空战结果,以军摧毁叙利亚防空导弹连阵地19个,击落叙机29架。10日,以军又出动92架各型飞机空袭叙军黎巴嫩指挥所及附近的防空导弹基地,叙军起飞52架飞机迎战,结果又被击落25架,7个防空导弹连被毁。使叙利亚在贝卡谷地经营10余年,耗资20亿美圆的防空体系毁于一旦,而以色列仅损失飞机10架,其中无人驾驶飞机和直升机6架。

以军仅用了8天时间(6月6日—13日),向前推进了90余公里,占领黎巴嫩领土约3000千平方公里,摧毁了巴解游击队在黎南部的全部基地,消灭了巴解大量有生力量,缴获了巴解在黎南部的全部仓库,并将巴解总部机关2000人和武装人员5000人包围在贝鲁特西区及南部,同时,给叙军以沉重的打击。

第二阶段(6月14日—9月15日),巴解撤出贝鲁特西区,以军获胜。

6月14日,以军经过激战,控制了国际机场的跑道,16日,以军在长枪党民兵配合下,攻占了控制机场的重要据点——理学院大楼。17日,以军炮击国际机场和附近地区,控制了哈迪勒国际机场,进一步压缩了对巴解总部的包围。18日,以军宣布对被围巴解停火,但要求其放下武器,撤出贝鲁特,这一要求遭到巴解的拒绝。22日,以军又对叙军发起进攻,并占领了哈姆敦,迫使叙军后撤,从而严密地控制了贝鲁特西区。

从6月26日起,以军继续加强包围贝鲁特西区的兵力和对叙军的防御,至7月18日,包围贝鲁特西区的兵力增加到7个旅约3.5万人,坦克约700辆,大口径火炮约710门。试图以军事压力配合政治谈判,迫使巴解组织撤离贝鲁特西区。

6月27日,联大第七次紧急特别会议通过决议,要求以色列立即停火,并无条件从黎巴嫩撤军。这时,巴解组织为保存实力,同意撤离贝鲁特西区。28日,巴解组织向以色列提出了撤出黎巴嫩的三个条件:(1)、以军从贝鲁特南部后撤5公里;(2)、在黎巴嫩军队中保留一支象征性的巴勒斯坦军事单位;(3)在贝鲁特保留巴解组织的政治结构。以色列拒绝了这三个条件,要求巴解组织有关团体必须向黎军缴械,所有巴解成员撤出贝鲁特和黎巴嫩。7月6日,巴解组织拒绝由美军护送撤离,要求在贝鲁特部署多国和平部队护送巴解武装安全撤离。8月1日,以军攻占了国际机场,4日进至贝鲁特西区博物馆地区,5日,包围了巴解总部大楼,6日空袭了巴解总部大楼,此间,以军还空袭了贝卡谷地。

8月12日,巴解宣布愿意撤出贝鲁特西区,从8月21日——9月1日,巴解总部和游击队12000余人,先后由贝鲁特西区撤至约旦、伊拉克、突尼斯、苏丹、叙利亚、阿尔及利亚、南也门和北也门8个阿拉伯国家;驻贝鲁特西区的25000名叙军士兵也于8月30日和9月1日撤往贝卡谷地。21——25日,多国部队的法、美、意士兵分批抵达贝鲁特,执行监护巴解和叙军撤出贝鲁特西区的任务。9月10——13日,多国部队也相继撤离了黎巴嫩。

9月15日,以军以黎总统贝希尔.杰马耶勒遇害为由,进驻贝鲁特西区。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9月29日,以军撤离,有多国和平部队返回贝鲁特西区维持秩序。但大批以军仍占据在此。经过长达5个月的谈判后,黎以签定了撤军协议。但叙利亚、巴解都反对这一协议,协议被废止。此后,以军单方面分批从黎撤军。

在这场战争中,巴解盐碱地伤亡3000余人,被击毁坦克100余辆,火炮500门,400多座秘密仓库被占领。叙利亚军队伤亡1000余人,损失坦克400余辆,飞机58架。

(全文完)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