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战争中的美军神鹰——101师作战记实

世界王牌 收藏 0 2371
导读:尽管101师作为全球唯一的空中突击量早已名扬天下,但仍然很少有人知道101空中突击师在1991年沙漠军刀行动中实施了人类战争史上规模最大,距离最远的空中突击行动,101师在4天的地面战中没有任何战斗伤亡。由于这是空中突击理论首次付诸实战,因此美国军方对总结其得失非常重视。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在未宣战的情况下突然入侵并战领了科威特。随着美国宣布向海湾地区部署三军部队,“沙漠盾牌”行动开始。8月8日,在接到国防部命令后36小时,第18空降军第82空降师的指挥机构就已经在从北卡州布拉格堡

尽管101师作为全球唯一的空中突击量早已名扬天下,但仍然很少有人知道101空中突击师在1991年沙漠军刀行动中实施了人类战争史上规模最大,距离最远的空中突击行动,101师在4天的地面战中没有任何战斗伤亡。由于这是空中突击理论首次付诸实战,因此美国军方对总结其得失非常重视。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在未宣战的情况下突然入侵并战领了科威特。随着美国宣布向海湾地区部署三军部队,“沙漠盾牌”行动开始。8月8日,在接到国防部命令后36小时,第18空降军第82空降师的指挥机构就已经在从北卡州布拉格堡前往沙特的途中了。7天后,82空降师的1个旅抵达沙特,划下了一条象征性的“沙漠上的线”(布什总统语)。第24师在8月6日开始从佐治亚州斯图尔特堡将他们的M—1坦克、M—2步兵战车装船运往沙特。在“沙漠盾牌”行动开始阶段,美国指挥层知道现有的力量不足以防御整个沙特,但是美军的飞机有望摧毁足够多的分拉克部队以延缓对方的攻击并使美国和沙特的地面部队可以守住波斯湾的主要港口等待增援。


就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前1个月的1990年7月,101师的师部结束了在北卡州布拉格堡举行的“内窥(Internal Look)”演习。演习总指挥是施瓦茨科普夫将军和他的中央司令部,演习的假想情节是当伊拉克侵略沙特时,美国应沙特政府的要求进行干预。所有人都发现,现实与演习的假想情节令人恐惧的相似。8月10日,陆军总部向101空中突击师发出了动员令。当时,啸鹰师的部队正远离坎贝尔堡的大本营,分散在半个地球那么大的地区:大约1000多士兵正在西点军校训练营;1个营在巴拿马的丛林作战训练中心;师属航空旅的飞行部队正在洪都拉斯;1个营的士兵正披着沙漠迷彩为执行一个在西奈的多国维和任务做着最后的准备;而部分指挥官则正在美国国内指导和评估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的夏季训练。所有单位都必须迅速返回肯塔基并为他们在沙特的任务做好准备。


当部署命令下达后,整个师有条不紊的运转起来。坎贝尔堡陆军基地一片繁忙。美国联邦运输局征集了美国东部每一辆可用的卡车将重装备运到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港。在路上,面对着出现在卡车中继站的每一个新闻媒体,许多司机现场召开即席新闻发布会,他们成为了大众媒体的英雄。而新闻记者蜂拥前往坎贝尔堡,卫星转播车经常堵在美国陆军服务社的门口。在坎贝尔堡体育馆,所有将部署到海湾的士兵经历了从“狗牌”(土兵身份牌)到医疗档案的全部检查手续并注射疫苗。随后,领到了沙漠迷彩服、特制军用水壶、新的作战靴、新的三防服、防蚊网和其他各种沙漠作战装备。


师属航空旅的直升机转场飞往佛罗里达布兰丁兵营,然后再飞往港口装船。而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则在其后搭乘军用汽车回到坎贝尔堡,由运输机将他们运往沙特。当运输车队通过田纳西州东南部城市查塔努加时,数以千记的国旗和标语如海浪般席卷了整个城市。在城市北面和西面的车队临时停车点,市民们准备了数以千记的炸鸡、冷饮和其他各种食物。在亚特兰大,车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电台DJ告诉每一名正在路上的司机:啸鹰师正在通过本市。很快,车队经过的立交桥上就挤满了欢呼的人群。101师被描述成将要投入战争的“国家的珍宝”,每个人都想要给他们一个美好的送别。


101空中突击师的前进指挥部于8月15日到达沙特并立即开始建立基地准备接纳后续单位。中央司令部赋予反坦克装备以优先部署权,因此师属的武装直升机最先到达。第1架装载着啸鹰师师属航空旅和第2旅先遣营人员和装备的飞机于8月17日离开坎贝尔堡,并在第2天降落在沙特阿拉伯的达兰国际机场。其后的13天里,101师动用56架空军的C—141和49架C—5运输机空运了117架直升机、487辆战斗车、123个散装货盘的装备以及2742名士兵。杰克逊维尔的海运工作进展很顺利。第一批十艘船组成的船队于8月19日离港,在46天的时间里将全部5258件装备运抵沙特达曼港。第一艘在杰克逊维尔装货并第一个在沙特卸下货物的是“美国—之鹰”号。就在大约20多年前,也是这艘船将101师运到越南。最后—批101空中突击师的主力在9月10日出发,整个9月,啸鹰师都在赶赴海湾,在沙特集结完毕已是10月6日。10l师成为第一支抵达沙特的满员单位。



101师副师长休·谢尔顿准将是最早抵达沙特的啸鹰师成员之一。他抵达沙特后立即和坎贝尔堡的快速反应司令部取得联系,当被问及怎样做才能使部队更快的适应环境时,他建议每个士兵都买一个电吹风,在部署到沙特前整天对着电吹风吸气,这样就能更快的适应中东沙漠酷热的天气。


101师以士兵的身体素质出众而闻名。在坎贝尔堡时,101师经常在炎热夏季进行附加的体能训练。现在,在中东的沙漠里,这种训练效果充分的体现出来,101师各单位都没有出现因炎热气候而导致的非战斗减员。但即使对于身体条件出色的士兵而言,从机场到临时集合点的半英里行军也是痛苦的,达兰机场的地面温度高达华氏140度,沙漠中的地表气温也到了华氏120度。当运送他们的大巴到来之前,几乎所有瓶装矿泉水都被喝光。一踏上法赫德国王国际机场(啸鹰师的基地),士兵都满脸扭曲,疯狂的冲向厕所,这几乎成为机场一景。对士兵们来说,接下来的24小时完全属于水,他们什么都干不了,只是在简易行军床上或垫子上不停的喝水。


由377名土兵组成的工兵特遣队在沙特达曼市西北面的法赫德国王国际机场建立了最初的分段运输站和基地——老鹰Ⅱ营地(这曾经是101师在越战时期的一个基地的名字)。沙特方面为老鹰Ⅱ营地提供了大约2500顶陆军帐篷。老鹰Ⅱ营坐落在沙丘包围中,但沙特人运来石灰之类的材料铺在沙地上,浇水并用大滚筒碾压,为营地建造了半硬质地面。地面如此坚硬以至于在为帐篷打桩时不得不出动大型钻孔机。为了防止伊拉克军队或恐怕分子的恐怖袭击,因此营地外用数以百记的钢筋混凝土拒马和几乎以百万记的沙袋保护起来。随着时间的过去,营地的设施越来越齐全——带淋浴和马桶木制盥洗室、会议室、邮局和接待中心、电视和录象机配属到了营级。到12月,电话局建立,士兵们可以第一时间和他们的家庭通话。在一个干湖床上还建立起了直升机燃料补给点和射击靶场。


在工兵部队的努力下,老鹰Ⅱ营地成为一个一级军用基地。虽然蝎子、蜘蛛、沙漠蝮蛇也同时和士兵们分享这里,高温熏烤,沙子和灰尘无孔不入。但是有热狗吃、有行军床可以睡觉、有帐篷可以遮阳,洗衣服务也很不错(只要你不介意在取衣服的时候错拿了别人的内衣裤)。在101师担任第18空降军的掩护任务期间,总有1/3的部队留在老鹰Ⅱ营地,这里的设施后来还成为了空军指挥部,负责指挥1个空军A—10攻击机中队和其他一些空军特种单位,包括从坎贝尔堡飞来的第5特种作战群。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101师作为掩护部队开始在“诺曼底行动区”执行防御任务,该防御扇区大约有4600平方公里。在诺曼底区域内,101师有两个前进行动基地(FOBs),“巴斯托尼”位于防御地区东部,“绿洲”位于西部一个荒废的无名村庄。在严酷的沙漠环境中,101师的直升机被用来运输部队和给养以及提供大范围的火力掩护。


第18空降军计划以101师迟滞伊拉克军队的大规模装甲集群,仅有少数几条公路可以通行伊拉克的装甲部队,101师的地面和航空部队将切断这些公路线。每个旅属或加强的攻击直升机营拥有18架AH—64或21架AH—1眼镜蛇武装直升机,为101师提供火力支援和反坦克能力。这些武器的威力解释了为什么司令部要让101师的攻击直升机营尽可能快的部署到沙特。101师的其他武器还包括另外180具装在高机动军用轮式车上的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架。101师的9个反坦克连每连装备20辆悍马反坦克导弹发射车,它们不受公路的束缚,可以在较软的沙地上行动。悍马在沙漠地形上的机动性超过了伊军的坦克,而陶式导弹在射程上也超过伊军坦克主炮2000码。在沙特防御作战的准备过程中,101师组建了多个机动反坦克小组,并将它们部署到前沿。101师的反坦克能力随着第12航空旅(临时配属)的加入而变的更加强大,该旅在9月底10月初由欧洲开赴海湾。它由2个装备AH—64的攻击直升机营和其他支援单位组成。此外,来自德克萨斯布利斯堡的第3装甲骑兵团也于9月上旬到达并配属给101师指挥。在沙漠风暴行动期间,该团由101师指挥并在掩护任务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在沙漠盾牌行动中配属给10l师的部队还包括第7和第212野战炮兵旅,这两个旅装备了M—272多管火箭炮、M—109 155毫米自行榴弹炮、M—110 203毫米自行榴弹炮。


随着10月第1骑兵师的到达,联合司令部自信有足够的力量守住关键的沙特沿海地区。11月5日,在最初部署完成仅一个月时间,第18空降军在沙特的部队达到760多辆坦克、差不多1500辆装甲战车、超过500门火炮、近230架攻击直升机和107300名士兵。联合司令部开始策划下—步行动方案——收复科威特。新到达的装甲机械化单位提供了联军解放科威特的决定性的地面力量。第1和第3装甲师、第1机械化步兵师、第2装甲骑兵团在随后几个月内到达沙特,隶属第7军指挥。这些部队加上英国第l装甲师,组成了进攻伊拉克并与部署在伊边境防线深远后方的精锐共和国卫队对抗的主力。非共和国卫队的伊军则沿伊沙边境掘壕固守,这些次等级师被集中在巴廷干河以西40英里。在这些前线兵团的后方,伊拉克集中了很多其他的师作为机动预备队,大量的炮兵群则补充到各个单位。


施瓦茨科普夫将军的沙漠风暴行动预定在1991年1月15日后开始,这天是美国给伊拉克定下的撤出科威特的最后期限。沙漠风暴行动的开始阶段将是数个星期的战略轰炸,以破坏伊拉克的基础设施、指挥体系和前沿阵地。在地面进攻中,施瓦茨科普夫计划使用海军陆战队和阿拉伯联军将伊军拴在科沙边境,与此同时,第7军的重装集群突破巴廷干河以西的伊拉克防线,然后从侧后方攻击伊军。


101师和其他第18空降军单位的任务是掩护第7军的左翼并深入伊拉克境内防止撤退的伊军渡过幼发拉底河。101师将前出到威胁巴格达的位置。这个计划要求第7军和第18空降军在进攻前在西线重新布置他们的部队。完成这个战役机动是—个意义重大的成就,由于战役目的欺骗的成功和空中优势使得这些绝大多数在进攻开始后才进行的调动并未引起伊拉克情报部门的注意。首先,第7军运动至巴廷干河和第18军的西侧,第18军仍然保护着海港。随后,第18军(包括第101师),移动到第7军西侧占据了靠近伊拉克边境的攻击出发位置。然后,第18空降军运动至联合线的远西方向,与此同时美国海军陆战队和阿拉伯联合部队负责防御东部。101师花了11天的时间进行重新部署占据了靠近伊拉克边境的出发位置——坎贝尔战术集结地域——沙特城镇拉夫哈以南约40英里。为了达到集结地域,101师沿公路线运动了600英里,并通过直升机和C—130运输机直线机动了300英里。


第18军当面的伊拉克军队数量和密度都较第7军当面的更小,但是他们面临的后勤上的挑战更严峻。第18军的集结地远离沿海的联合支援基地,而它的部队在攻击发起后不得不穿越伊拉克境内宽阔的空旷沙漠。维持后勤补给畅通是战役胜利的关键,譬如燃料,101师的直升机部队的燃料消耗速度相当于1个装甲师。第18军的后勤供应使确定前进后勤基地和沿着一连串漫长的后勤供应线的往返护航成为必须。横贯阿拉伯半岛的石油管道线是连接第18军和其他联合部队以及沙特海岸的主要路线。第18军的主要后勤基地——查理基地——位于拉夫哈以南约15英里。军属工兵部队加固了从这里到伊拉克边境的大约20英里的老旧的沙漠公路。这些主要后勤供应线从东到西被分别命名为“佐治亚”、“新市场”和“德克萨斯”,它们是第18军地面进攻的攻击轴向线。


当地面进攻临近时,第18军完成了战斗准备。在第18军的远西侧,法国第6轻装甲师在第82空降师支援下,将突破安撒尔曼附近的关键筑垒地域,这个伊拉克纵深约100英里的城镇卡住了德克萨斯供应线。在第18军的中央,101师将发动一系列空中突击以占领幼发拉底河谷并切断巴格达和科威特城之间的公路交通。这个行动的要点是在伊境内纵深80英里处夺取和建立一个名为“眼镜蛇”的前进基地,它将作为一个中转基地为下一步突击行动打下基础。地面的后勤补给车队及其护卫部队将跟随在最初的空中突击之后沿“新市场供应线”向被前进,将“查理基地”和“眼镜蛇基地”连接起来。军的后勤部队也计划建立一条东西向的名为“维吉尼亚”的后勤供应线,建立所属部队间的横向联系。第24机械化步兵师和第3装甲骑兵团将沿着位于第18军右翼的“佐治亚线”掩护第7军的进攻。



101师打响战争第一枪


101师航空联队第1航空营指挥官迪克·科迪上校曾将他拥有的一盘9分钟的录象带向人展示了无数次,这盘由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上的录象系统拍摄到的画面展示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第101空中突击师的飞行员打响了沙漠风暴行动的第一枪。当“诺曼底特遣队”在1991年1月17日凌晨2点38分敲掉伊拉克西部两个至关重要的早期预警雷达站时,他正是这个编队的领航长机飞行员。几分钟后,大约100架空军的喷气攻击机穿过边境,在完全未被察觉的情况下轰炸了巴格达,拉开了长达38天战略空袭的序幕。


1972从西点军校毕业的科迪在陆军中服役了18年半,他麾下的第1营有85名飞行员,40架直升机,其中19架为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科迪的营是在8月底从坎贝尔堡出发,就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不到2个星期内部署到了沙特。在战争前夕,科迪被授权制定一个在9月底执行的顶级机密的进攻计划,关于这一点,只有极少数高层人士知晓。尽管所有阿帕奇的飞行员已经为这个任务已经训练了2个多月,但他们仅仅在攻击发起两天前才知道详细情况。科迪强调“我相信我们被挑选出来执行此项任务是出于尊重和已经在101师服役期间表现出来的出众的夜间战斗能力的肯定,我们运用的所有技战术都是101师多年来一直训练的。”


1月17日凌晨1点,2个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编队从沙特阿拉伯西部的前线机场起飞,飞行大约90分钟,去攻击相隔大约35英里的两个雷达站。阿帕奇机组人员严格遵守无线电管制直到27枚地狱火导弹发射前约10秒。科迪这样描述这次行动:“你能想象在夜里驾驶一辆汽车吗?车窗外—片漆黑,而你必须沿高速公路开上90分钟且不能同身旁的人说话?我们坐在直升机里,在50英尺高度以120英里/小时的速度在沙漠中飞行,你知道这是战争的第一枪,但你不能在喉头送话器里和同伴说一句话。在我发射第1枚导弹前,我的驾驶员甚至都不知道我—直和他在—起。飞行员们都充分明白诺曼底行动的意义,他们都相信发射陶式导弹是为了打开一条20英里宽直达巴格达的空中走廊,这样萨达姆就看不见将要袭击他的是什么。”科迪承认压力一直很大,“但是飞行员都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不把那两个雷达站敲掉,就会有一些可爱的小伙子从天上掉下来。机组完成任务后立即返回720英里外沙特东部的基地,在那里我们得知沿着空中走廊,空军攻击部队无一损失。我们为之铺路的家伙从来没有为此而感激我们,但我们仍然感觉非常棒。”


科迪最后对于“诺曼底行动”的总结是——它不是一次完美的任务,战争的迷雾一直在那里,没有消散,但是它是—次极其接近完美的行动。”


在空袭进行期间,皮伊将军率领101师保持高度战备状态,不断为进攻做着准备——进行空中突击的演练、建立前进基地。在地面进攻发起日2月24日(G—Day)到来之前,101师已经发起了一系列的深入伊拉克境内的侦察行动,俘虏了—些伊军士兵,也为随后将要进行的空中突击磨快了刀锋。第18空降军的任务是突入伊境约260公里,直抵幼发拉底河,切断伊拉克沿8号公路至巴格达的交通线,包围伊拉克在科威特战区的部队,协同其他部队歼灭共和国卫队。第101空中突击师在法国第6轻型装甲师以东地区行动,其任务是:以空中突击方式迅速到达幼发拉底河,切断巴格达和科威特战区内伊军部队的交通线,歼灭沿这些路线配置的所有敌军部队,然后挥师东进,在巴士拉以北阻断伊军退路。


G日,第101空中突击师原计划于5时整发起进攻。但是其初期目标上空的大雾迫使它推迟了发起进攻的时间,虽然气象给航空兵的活动造成了困难,但间瞄火力支援继续进行。第18空降军的身管炮兵和多管火箭炮部队对目标和接近路进行了火力袭击。2个小时以后,第101空中空击师发起进攻。在第18空降军第18航空旅的支援下,以其AH—64和AH—1攻击直升机担任掩护,大约7时整,60架UH—60“黑鹰”直升机和30架CH—47D“支奴干”直升机载运第1旅的头一批空中突击部队从“坎贝尔”旅战术集结地域区起飞。随后用60架UH—60和40架CH—47运输直升机开始载运第1旅出击,进抵伊拉克纵深内93英里处、距幼发拉底河有一半路程的“眼镜蛇”前方作战基地。在这次军事史上规模最大的直升机机降行动中,该师共出动直升机300余架次,把部队和装备运进了目标地域。阿帕奇直升机、炮兵和空军的A—10攻击机击溃了在此固守的伊军第49步兵师1个营,并迅速巩固了“眼镜蛇”基地。到下午3时左右,战俘数量不断增加,CH—47D支努干运输直升机、700辆车组成的车队运载着燃料、弹药和其他给养沿着“新市场特供应线”滚滚向前。把炮兵、弹药、加油设备和工程器材运进了“眼镜蛇”前方作战基地,建立起—个大型后勤基地和加油站。2月24日下午,第1旅的战斗部队和航空旅已经在“眼镜蛇”基地为师属航空兵的直升机建立了—个庞大的油料、武器补给点。其间,第3旅已经越过“眼镜蛇”基地向幼发拉底河谷前进。到G+2日结束时,第101空中突击师在“眼镜蛇”前方作战基地囤积了38万加仑燃料。这个后勤基地保障了第18空降军迅速向北机动步兵和攻击直升机,切断8号公路,并作为一个跳板向东200公里处(“蝰蛇前进基地”)机动8个攻击直升机营和骑兵营,截击在G+3日沿哈马尔堤道逃窜的伊军部队。


显然,多国部队此时已处于战役的“护张战果与追击”阶段。其主要目标是消除伊拉克的进攻潜力和摧毁其进行大规模机械化运动的能力。当时伊军撤出科威特战区的路线有3条,其中两条已被美国海军和空军摧毁,只有幼发拉底河上的堤道仍可通行。堤道上也有许多车辆被炸毁,在一些地方形成瓶颈。几千辆伊军车辆排成一字长蛇在堤道上慢慢爬行,艰难地穿越那些瓶颈地段。在堤道周围,正在燃烧的车辆和科威特油井散发出的浓烟把能见度降低到1000米。


第18空降军军长勒克将军命令101空中突击师切断伊拉克机械化部队的最后逃退路。2月27日(G+3日)上午10点左右,第101空中突击师师部通知副师长谢尔顿将军:使用第101航空旅和第12航空旅,攻击从巴士拉向北撤退的伊军机械化部队。中午时分,4个攻击直升机营抵达“蝰蛇”前方作战基地:配属给101师指挥的第12航空旅2个直升机营(托尼·琼斯中校指挥的第227团第3营和兰迪·蒂森中校的第6骑兵团第5营)和布赖恩中校的第229航空团第2营以及科迪中校的第101航空团第1营。而就在那天早上,后勤指挥官弗兰基·威尔莫思中校把前方弹药与油料补给点移至“蝰蛇”前进基地,为即将出击的直升机部队提供支持。负责这次突击行动的加勒特和吉布森上校到达“蛙蛇”前进基地,他们和谢尔顿将军—起确定了各部队的作战分界线,规定了空中管制措施。计划制定完毕后,谢尔顿将军开始与第18空降军其他单位协调,让第24机步师、第82空降师、第3装甲骑兵团都知道他们将飞往什么地方。谢尔顿将军还与空军商量好了一个“攻击时间窗口”一一午后2点—5点空军将不进入这个地区,5点以后,空军恢复对天空的控制。


根据皮伊将军的指示,各航空旅旅长获得了任务式命令,拥有战术行动的全部自由。下午1点30分,谢尔顿将军下达了简短的战斗命令。加勒特上校在地图上指出了“托马斯”作战地域的位置,概括说明了实施突击的先后顺序(从“蝰蛇”前进基地起飞后向正北方向飞行,抵达幼发拉底河后沿河向正东方向飞行约50公里,那里有他们要攻击的堤道。那条堤道位于幼发拉底河东端,豪拉哈默沼泽北端;它向北延伸,然后左转向西通往巴格达)。


下午2点30分,第101航空团的第1个AH—64中队离开“蝰蛇”前方作战基地,向堤道飞去。参加攻击的部队对堤道附近的情况下了解很少,只知道敌人在堤道上,堤道南端有一大片建筑物,可能是伊军要塞。此外,还有一条与幼发拉底河平行的公路,公路南面是友军,北面是敌军。大约下午3点15分,第229团第2营的3个AH—64攻击直升机中队以30分种的间隔轮流起飞,以对被攻击目标保持持续的压力。攻击直升机中队的作战编组为5架AH—64武装直升机,3架OH—58侦察/观测直升机,1架UH—60黑鹰直升机(用于指挥与控制)。


布赖恩中校率领第229团第2营C连向目标区飞去。刚起飞时气候条件良好,只有少量云彩,气温在20度左右,风不大。但当他们飞到堤道附近地区时,由于巴士拉和科威特北面的油井正在熊熊燃烧,天空浓烟滚滚。此外,公路上、堤道上被炸毁的车辆也在燃烧。布赖恩中校说“当我们接近堤道时,我们不得不依赖昼间电视和前视红外装置才能看见东西。我们降低飞行速度和高度,从北面进入那—大片建筑区。那里有50米宽、100米长的水泥掩体,车辆可以直接开进去。阵地、战壕纵横交错;轻重武器比比皆是。我们飞过一些被遗弃的高炮阵地,高炮和炮车仍在阵地上。我们继续往前飞,越往里飞,能见度越低。最后,我们飞到—处能看见堤道的地方。能见度可能低于300米,到处都是黑烟。”


当时,在布赖恩和C连的南面是第101航空团第1营的1个攻击直升机中队。在他的北面约20公里的地方,是第12航空旅的先遣攻击直升机部队第6骑兵团5营和第227团3营。


接近堤道时,布赖恩他们的直升机遭到伊军轻武器的射击,但没有损失。伊军跳出掩蔽部扫射一通。马上跑回掩蔽部躲起来。美军攻击直升机便用30毫米航炮加以报复。布赖恩中校率领C连来到堤道上空,发现堤道上有4个车道,每个车道上都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伊军的各种车辆。攻击直升机根据目标的性质和距离,分别使用地狱火反坦克导弹、30毫米航炮等武器向目标发起猛烈攻击。伊军车辆既没有防空武器,更没有隐蔽之处,只好停在路上束手待毙。美军攻击直升机抵达堤道上空时,堤道上还可通行。在4个直升机营对它进行攻击后,堤道上到处都是燃烧的车辆,道路完全被堵死。布赖恩指挥C连对其他一些车辆实施攻击后,又飞至伊军要塞区上空。这里挤满了各种军事装备,看起来像是前往巴士拉的车辆和人员的后方安全站。美军攻击直升机对要塞区内的重点目标实施重点摧毁。然后,又飞回南面再次对堤道上和通往堤道的公路上的目标实施攻击。接着他们又开始用地狱火导弹打击堤道另一边的伊军目标。那些目标距他们大约2500—3000米,那是他们通过前视红外线透过浓烟所能看到的最远距离。


布赖恩指挥C连在堤道上空持续战斗约30分钟,几乎耗尽了他们携带的所有弹药。第229航空团2营B连前来替换C连,在更往南一点的地方继续进行战斗。像C连一样,他们发现到处都是目标。但却没有看见有坦克。他们用30毫米航炮或地狱火导弹逐一摧毁选定的目标,没有遭到任何反击。


在那天下午,联军的主力地面部队距堤道地区大约还有75公里,如果没有直升机部队切断伊军的退路,肯定会有大量伊军有生力量和装备撤至幼发拉底河以北。布赖恩中校说:“这是一场典型的直升机战。首先,空军的飞机不可能在300米可视距离内飞行和作战。此外,也没有别的装备能飞那么快,那么远。装甲师需要—天时间才能抵达那里。”


在“堤道之战”中,伊军被摧毁的装备有装甲人员输送车14辆、BM—21多管火箭发射架8具、米—16运输直升机4架、军用卡车56辆、SA—6雷达两部。此外,美军还破坏了一座横跨幼发拉底河的重要桥梁。更重要的是101师关上了伊军撤退的“后门”。


联军以出乎意料的少的伤亡赢得了出乎意料的快的胜利。在战役的最后,101师执行打扫战场的任务,还负责治疗伊拉克伤患。101师在4天的地面战中没有任何战斗伤亡,但加强的第229航空旅第2营有5名士兵在执行战斗搜索和营救1名空军飞行员的任务中,搭乘的黑鹰直升机被击落,全部阵亡。伊拉克军队俘虏了3名黑鹰机组成员,在战后他们被释放了。


啸鹰师分阶段返回美国本土。在第一阶段,第2旅大约900名军人离开伊拉克境内的毒蛇基地于3月6日返回坎贝尔集结地。3月8日在达兰搭乘民用飞机途经德国和纽约返回坎贝尔堡基地。在伊拉克反萨达姆叛乱和—次数千伊拉克、科威特难民骚乱中,101师剩余部队担任了维持任务。接下来,101师所属部队逐步返回沙特,第3旅和师支援司令部在老鹰前进基地—直待到3月24日第2装甲骑兵团和第11航空旅接防为止。


当101师在3月25日离开伊拉克时,师的剩余部队忙于准备从沙特返回坎贝尔堡。在沙漠里呆了数月,士兵们都渴望回家,但是装备还要清点、注册准备装船运回美国。绝大多数101师士兵在4月3日—15日才回到美国。皮伊将军于4月13日返回坎贝尔堡,在那里,和他同期返回的400名士兵在飞机场遇到了庆祝的人群。1991年5月1日,最后—名101师士兵离开沙特返回美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