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33.野狼樱花导引南京大屠杀

1014316843 收藏 0 78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蒋介石下令撤消只存在了短短20余天的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

12月13日,对南京对中国是一个患难的日子,日军5个师团杀进了南京。南京终于沦陷。

溃退的中国守军还在零星抵抗,中国军丢下了无数军装、枪支、背包、刺刀和火炮,化装成老百姓,东家躲西家藏。

野狼抓起话机:“不杀掉化装为民的中国军人,我军即使唤占领南京后也不得安宁。”

野狼也没想到,这个电报产生了震惊世界的南京3个月的大屠杀。

日军杀红了眼,早已控制不住局面了。先是以搜查中国军为名,后是南京大喋血。

野狼赶紧报话说:“屠杀俘虏和百姓是《国际战争法》不容许的,什么?已经杀了五万,那就封锁城门,封锁消息,不能漏掉一个人。”

樱花说:“目标是消灭敌军的有生力量,老百姓留着做日本臣民。”

上海派遣军司令朝香听了野狼报告,即刻命令“杀掉全部俘虏”

这道“发扬皇军武威,使中国畏服”的命令,对杀红了眼的日本兵无疑是打了一针兴奋针

谷寿夫第六师团杀红了眼已经控制不了凶猛发作的兽性。


同盟社大校场13电:《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毫不掩饰地宣称日军正把南京城变成远东有史以来空前凄惨的死地,端着带血刺刀的日本兵,拉开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序幕。

已经被解除武装的中国军警押到司法院后,被日军扫射和燃烧死。

日军拉出13个老百姓跪在墓前,东洋刀一刀一颗,13颗血淋淋人头摆在制作的墓碑前,祭奠战死的团长和军马。

太阳旗下的南京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今天我支队打了15000发子弹,清灭2万敌军。”

谷寿夫部下中队长举起冷光闪闪的军刀,一口气斩杀了300个中国难民。

东京《朝日新闻》发表了《超过斩得100人的记录——向井106人、野田105人》的新闻。

“不能放走一个活人,否则,南京大屠杀就会传出去,成为国际问题。”野狼嚎叫。

大屠杀的高峰来临了。南京城内外,大小不一的湖泊池塘,沉尸浮出,遍布水面,冰天雪地,30万具尸体烂不掉也腐不了。

一阵枪声,一片尸体,刀光一闪,滚落一颗带血的头颅!浑身鲜血的中国难民和被刀刺死的婴儿……

日军杀人如麻,每天有成千成万的男女被屠杀和强奸......


死难军民尸体,咬牙切齿,死不瞑目,血肉模糊,断退剖腹,被砍头、挖心、火烧、剖掉生殖、肢解、刺穿腹部和肛门的。这些尸体互相重叠,男女老幼混杂一起。30万屈死冤魂变成江边凄凉浓雾在南京街道草丛间久久不散。

战后远东国际法庭认定:“在占领后的第一个月中,南京市内发生了2万起左右的强奸案件,全城无论幼年、少女、老妇,人人都被奸污了。”

从1937年日军攻陷南京城12个月中间,经世界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中国红十字南京分会,崇善堂、同善堂和群众自发掩埋的尸体,加上日军处理的尸体,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总数在30万人以上。

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女士在其1939年1月15日重庆《中央日报》所发表的《抗战建国与妇女问题》一文中证实,日军不仅将被掳妇女编号供奸淫,甚至 当众将被掳妇女“剥掉衣裳,在肩上刺了号码。一面让我们女同胞羞耻,不能逃跑 ,一面又充当他们的兽欲的工具。”

日本军部发了一道命令:“强奸后把他们杀掉,如果将参加过战争的日本军人加以调查,几乎全是杀人、抢劫、强奸的犯人。”

12月17日,恶魔们抹去刀上血迹,换掉血衣,揩亮了踏尸体的皮靴,排成整齐的队伍,举血红的太阳旗,簇着魔王松井石根,踏着血迹未干的南京街道,吹吹打打举行入城式。

第六师团长谷寿夫打头举着光芒四射的太阳军旗。

第一方队为关东野狼特种军,野狼樱花手臂佩戴旭日臂章,野狼左手行着军礼,右臂吊着绷带,双双并列领队行进,后面是不足五万人的几十个方阵的日本兵。


野狼樱花捂住鼻子,尸体遍街,酸气熏鼻,入城如入了地狱。

野狼想起自己抽出父亲军刀时修改但丁的那句话:走自己的路,去杀别人吧。

值得一提的是,举世公认的最残酷的法西斯暴行,要数纳粹德国在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对数百万犹太人的野蛮屠杀。但是,再比较一下南京大屠杀吧。

奥斯维辛集中营对犹太人屠杀主要是用一种方式,毒气,在几分钟或几秒钟内杀死的。

而南京大屠杀对受害人先加以侮辱、虐待、抢劫、奸淫。德国的屠杀大都是同一种手段,而日军的屠杀则是强奸、抢劫、放火相结合的。屠杀方法包括砍头、劈脑、切腹、挖心、水溺、火烧、割生殖器、砍去四肢、挖目割鼻、刺穿阴户或肛门,真是人类文明史上最残酷、最残蛮、最疯狂的一次灭绝人性的暴行。

松本石根是南京大屠杀的主谋,谷寿夫第六师团是凶手,野狼和樱花则是南京大屠杀的出谋划策运筹帷幄之人。即便野狼樱花在整个攻打南京和大屠杀中,没有杀过一人,开过一枪。

1946年1月19日,作为盟国最高统帅的美国麦克阿瑟将军发表特别通告: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主要战犯。

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松井石根、大屠杀首犯第六师团长谷寿夫、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与实行“三光政策”的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土匪将军”士肥原贤二、挑起“一·二八”上海事变的板垣征四郎等28名甲级战犯,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判处死刑,血祭南京。

今天,在南京江东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里,累累白骨发出无言的控诉。在像白骨一样惨白的纪念馆墙壁上,用中、英、日3国文字镌刻着几个沉重的黑色大字:“遇难者30万人。”

历史不会忘记!

历史不容重演!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