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打杀南京王


一、娘希匹、老子被卖了


日本扬言三个月吞掉中国,可惜牙口成了豁口,蒋介石亲任第三战区司令,宋美龄带着被日军袭击的肋骨折断的病痛,上前线慰问壮士。

经过八字桥、罗店,“八一四”空中大捷,南北塘口,蕴藻浜,八百壮士等鏖战后。中日双方拉锯了三个月,都损失惨重。日本的牛匹吹破了。

但是中国军终由腹背受敌,全线遗退。

国民政府发表撤退上海的声明。

日本军在上海拿中国活人练刺杀。

淞沪大战后日军也是伤亡惨重本想凯旋归国。

但是松井石根收到野狼报告:南京只有十二万壮丁兵,一触即溃,何况蒋介石已经准备迁都重庆,总统府等于一座空城,一张兽皮。

松本听了“兽皮计划”立即命令“直驱300公里,拿下中国首都!”


日军前锋直逼南京,由野狼樱花特种军导引。野狼命令特种军停驻在句容县城郊。

他在构思拿下南京政府的战略战术。

野狼电报:“立即扰乱南京军心民心,我军可顺利拿下一座空城。”

日军飞机即临南京空袭。凄厉的警报声在冬季12月的凉风中震荡,此起彼伏的炸弹使整个南京战粟不止。

唐生智布告戒严,南京采矿、电视、无线电、化学、罐头、陶瓷企业纷纷内迁,城内人心惶惶,车票、船票、机票、一时爆涨,百万人口的都城一时间只剩下几十万人口。

日本电台呼叫野狼:“德、意、日三国在罗马签定了共同防卫条约,特此通告。”

野狼高兴得集合特种军宣布:“依靠依靠德国陶德曼与日本对抗的希望破产了,委员长只有孤军作战,我们德、意、日成了朋友加战友啦。”

三十个特种兵齐呼:“活捉唐生智,拿下南京城!”

野狼叫樱花快快联系轮船上欲回国的意、德、英、美特工,将唐生智南京保卫战的布署搞到手。

傍晚,樱花纤腰飘回来了,凭记忆在院墙上绘制了中国军12万人的攻防图。共城郊和和城内二道防线。樱花说完,用匕首刮掉了墙上道道线条。

野狼下命令了:“日军八个师团20万人,飞机助战,军舰冲进长江,分六路围攻南京。”



二、赶到空中去追杀


野狼对樱花说:“我俩兵分两路,你是女人,容易化装进入美龄宫,我去除掉唐生智,这两人一完,南京军队不攻自破。”

樱花化装为《金陵晚报》女记者,红发夹、旗袍、提包、照相机、采访证、一支粗钢笔(无声手枪),花朵随风飘进了中山陵园。

但见中山门树林隐蔽的只有两间小房,蒋介石吃饭、会客、办公统统都在这里。往日绿树浓荫、景色如画的中山陵如今一派萧杀景象。

一幢幢漂亮的官府和别墅早已人去楼空。

“美龄宫”在枯枝落叶中倍显凄凉。坡上各种重重叠叠的工事、壕沟、铁丝网把这块风水宝地变成了满含杀机的战场。

“蒋介石、宋美龄已离开此地。”樱花判断。

深夜无月,樱花追到了富贵山、尧化门、仙鹤厅、孝陵卫都不见蒋介石夫妻踪影。

樱花一直飘到下关三码头,发现停泊有两条小兵舰,蒋介石侍卫队区队长两个班卫士保卫在此。

樱花心动了,正想潜游到兵舰尾部炸掉螺旋浆,乱中击毙蒋宋二人。

此时,卫士们个个伸懒腰,打哈欠,抽烟的,根本没有进入一级警卫情况。

只听队长说:“加强警卫,不许烧烟。”

“队长,侍卫队都去明故宫了,我们在这儿摆什么架子。”

“这两艘兵舰是摆给战士们瞧的,表明委员长与将士共存亡,你晓得个屁。加强警戒。”

樱花心“呯”地兴奋一跳:明故宫飞机场,说不定“美龄号”就要起飞了。

樱花急步来到公路上,见一辆向重庆转运机械电器的大货车,打着灯光开过来,樱花站在路中间,举起镁光灯相机冲司机一闪光亮,司机吓一条停车了。

樱花打开车门坐在司机旁,拿出记者证和十块银元:“快送我去明故宫采访南京保卫战。”司机拿过银元,飞速前进。

但是这个司机一猜就猜到这不是只好鸟,哪有半夜三更重金劫车独一根儿的女记者,而且还着急着去明故宫,谁不知那是美龄号飞机场。不好!这个女人要坏事!

开车到了明故宫前二百米,樱花叫停,刚一下车,司机长鸣喇叭,一长两短。故宫门里门外猛地冲出德军装备的蒋介石“铁卫军”,一下围猎住樱花,樱花暗惊,这是德国顾问培训的模仿希特勒的蒋氏铁卫军,几十支德国冲锋枪对准樱花。

樱花咯咯咯地鸟啼了,用德语说“我是德国希姆莱的间谍,身份是记者,有话要亲自对宋美龄夫人说,情报非常重要,你们可以押着我去呀。”

铁卫军一群武夫都听不明白说的什么。其中有一位副队长在德国培训过,将话翻译给兄弟们听。“噢,德国间谍娘们儿,可不象德国人啊,混血儿,往往是双料。”

副队长犹豫了,这个危急时刻冒了个德国女间谍,行刺怎么办?

樱花一看明白了,蒋宋二人定在这里。而且也觉察到副队长的犹虑。主动用德语说:“还有一个小时就天亮,夫人还在休息,不便打搅,这样行不行,副队长陪我喝早茶,我有话对你说。”

副队长一想:将她看管起来也好,一伸手,请,樱花进了一间侧房。副队长泡上茶水。

樱花怀疑有窃听器,故意问:“宋女士早晨一般六时起床对不对?”

副队长说:“不对,一般是七时准时起床,宋女士和委员长一起打太极拳。”

好!没有窃听器!而且副队长性情耿直。可以谈生意了。

樱花说:“世界上所有的间谍特工交换情报,都和金钱分不开,委员长四大家族家家都是聚财高手,富甲天下,而你们保卫他们一个月薪水只能吃饭,只不过是省下了穿免费军装的衣服钱。这样对不?我给你情报你拿给蒋或宋付点奖赏,你给我情报,我立即给你我提包中的所有金条,你放心,我做间谍是不会出卖你的,卖了别人一次,我就在谍报界永远混不下去了,我若没有信用,就没有哥们姐们儿。今天这个买卖一两分钟就完成。”

说着,打开手提包半包金条,比德国冲锋枪子弹壳更加金黄。

樱花想要将蒋介石宋美龄赶到天空去击杀。

副队长心想,对啊,这是两笔收益,一是向宋美龄讨奖,二是眼前的金条......就担心她要问的事我不知道咋办?

樱花说:“先告诉你宋夫人的情报:日本轰炸机明天下午2时准时轰炸明故宫美龄号飞机场,所以,美龄号明天上午须要立即起飞。这情报对你来说有相当高的价值。”

副队长一听,爆跳起来,提起电话就要报告宋美龄,樱花卡住了电话机卡壳说:“打开子弹袋,取出弹夹,装上金条。”

樱花将金条装满了两个冲锋枪子弹袋,一拍平,象弹夹。

副队长急了:“我还没有告诉你情报呀!”

“就几句话,美龄号飞机的飞行航线和目的地。”

“原来就这些。明天十时,飞机绕南京城一团,告别南京后飞向庐山,再经过湖南衡山到武汉。”

“你怎么知道?”

“我们待卫军要登机警卫的。”

“有没有战斗机护航。”

“只有飞行大队中的一小分队,三架战斗机。”

“有几个人知道这个情况?”

“蒋、宋、我、戴老板四个人。”

“你不是副队长吗,队长呢?”

“桂永清带教导总队铁血军去打南京保卫战了,他不知道。”

樱花提防着这个副队长把此时的问话报告宋美龄,再领一份奖金,而让美龄号改变航线。日军战斗就机难以在空中击毙蒋宋二人。便对副队长说:“德国朋友是为了保护中国三军统帅的,为了不暴露飞行航线,你以待卫军副队长名义向中央社广播电台和《中央日报》发布一条新闻,就说后天蒋委员长为了长期抗战,将乘飞机经过巢湖市,合肥市,到武汉组建抗战大本营, 领导国人抗战到底。”

“高呀,真不愧是做间谍的。我能帮助你什么不?”

“保护我立即去唐生智官府,我有前线战斗情报报告他。”她要去和野狼会合。

“我亲自开车护送你。”

两人出门,天色黎明,上车后,樱花打开车上电台用英语和野狼联系上了,副队长只管开车,他不懂英语,认为是在和懂英语的唐生智说话哩。到了中华门樱花下车了。

“原来间谍也讲哥们姐们儿江湖义气。”副队长抚着弹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