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共和国战争——69年中苏新疆铁列克提边境武装冲突

盛世荣耀 收藏 4 11425
导读:今天在网络上看到一张驴友的照片,是在新疆裕民县的铁列克提地区照的,背景是一座纪念碑-忠勇山烈士纪念碑。脑海里不禁回忆起了1969年的中苏铁列克提战役。很无奈这个战役在战史上寥寥数笔,描写的非常简单,可能很多百姓都不知道这个战役,甚至连百度老师都给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资料,但那个战役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是共和国边防史不比珍宝岛战役逊色的战斗,这场战斗我们以惨败而告终,六十多条年轻的生命将热血洒在了祖国的边防线上。但是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历史不该忘记这些为了祖国牺牲的战士和死去的两名随军记者,他们虽然不属于巡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天在网络上看到一张驴友的照片,是在新疆裕民县的铁列克提地区照的,背景是一座纪念碑-忠勇山烈士纪念碑。脑海里不禁回忆起了1969年的中苏铁列克提战役。很无奈这个战役在战史上寥寥数笔,描写的非常简单,可能很多百姓都不知道这个战役,甚至连百度老师都给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资料,但那个战役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是共和国边防史不比珍宝岛战役逊色的战斗,这场战斗我们以惨败而告终,六十多条年轻的生命将热血洒在了祖国的边防线上。但是如今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历史不该忘记这些为了祖国牺牲的战士和死去的两名随军记者,他们虽然不属于巡逻队伍,但他们同样是烈士,他们是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影师温炳林和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影师李连祥,他们同样应该赢的我们的尊重。让我们先看看这座纪念碑的碑文吧。


群山峤峤,云水萧萧,卫国壮士,英魂永驻,一九六九年八月十三日,我铁列克提边防站官兵,奉命执行巡逻任务,九时四十分许,行至此地,突遭苏军伏击。敌三百余名步兵在坦克飞机和重型火器密切掩护下,悍然向我发起进攻。面对三倍于我的入侵者,我巡逻官兵誓与国土共存亡,展开殊死反击。八名官兵强忍断臂、断腿的剧痛,向来犯之敌顽强扫射;掩护分队六名官兵在我巡逻分队被敌火力层层压制的情况下,毅然向着西南方向敌人主力扑去。激烈厮杀,持续五个半小时,战斗于当时十五时三十分结束。此次战斗,我官兵,尤其是巡逻小分队十九名官兵,三名随军记者,视死如归,表现出气壮山河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二十八名遇难烈士中,十三人刚刚或不满十八岁,其悲壮惨烈,撼天动地,可歌可泣。值此新界勘定,示昔日战场,高扬我国旗、军旗之时,为慰忠魂,更为世代激励后人,特立此碑,以示铭记。


塔城军分区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


关于这场战役,正史上记载很简略,因为当年参加战斗的战士几乎全部牺牲,详细的战斗情况已经无从知晓,只知道他们曾通过步话机向后方通报了苏军的兵力状况和发动进攻的状况。几年前我曾跟一个新疆农六师的老军人偶尔聊起过这次战役,据他所说,当时牺牲的战士在60多人,与正史描写的牺牲28人相差很多,网上有限的资料有两种说法一说牺牲38人,二说牺牲79人,这些现在无法考证,不过我还是相信那位新疆的老军人说的真实性比较大,毕竟他当时在新疆。当年战斗过后,为了弄清事件真相,中央军委调查组来到乌鲁木齐。先后就决策责任问题调查了军区司令员以下近百人。时任新疆军区司令员的是龙书金,强渡大渡河的十八勇士之一,是林彪忠诚的死党,当年龙书金在决策方面负主要责任,但不只是他有责任,当时他主要精力在政治上,对军事根本就忽略了,直至后来他的主子林彪都对他大发雷霆。下面就转载一下网络上提供的资料吧,让我们共同了解那次战斗。


铁列克谢战役记实


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同志加兄弟的中苏关系在六十年代初完全破裂后。苏联方面从其战略要求考虑,把毗邻的中国为头号敌人。自65年末起“亡我之心不死,陈兵百万”,步步进逼。除帕米尔高原无人区外,从汗腾格里峰北侧的一号界碑起至阿尔泰的最北端,在长达1200公里的边境线上重兵压境。在中国边境摆出一副随时进攻中国的态势。


1969年3月2日,苏联方面在中国东北的珍宝岛地区被我军击退,并且伤亡惨重。在看到在东北地区没法占到便宜之后,就一直在我国西北的边界骑线一代找机会“复仇”。当时的中国正在文革期间,军队也是一片混乱。而作为新疆军区司令员的龙书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司令。除了所谓政治,对于军事上是极端的不负责任。也正是因为此,苏联方面就找准了这一个中国军队的薄弱环节精心策划了后来的“铁列克提事件”。


1969年8月13日清晨,铁列克堤边防站巡逻分队8人在副站长带领下按原计划巡逻,2名电影厂摄影师也跟随在巡逻队伍中。为预防万一,12日晚在易遭敌袭击的巡逻地段我侧预设了掩护地域。早上苏军开出指挥车、装甲车、卡车多辆,步兵数十人,越界进入我国695.5高地西侧,当我国的巡逻分队行至此处时,苏军突然开枪射击,打伤2名战士,我方阵地派两名战士把受伤战士背回,巡逻分队立即进入无名高地,与我们掩护班汇合,进入战斗位置。


我方打了几发点射提出抗议,苏方不顾我中方抗议又继续开枪,并且又打伤我方2名战士。我们被迫自卫还击,击退了在3辆装甲车掩护下的数十名苏军的进攻。接着苏军又从南侧进攻,再次被击退,不久苏军发动第三次进攻,装甲车从南北两个方向迂回到无名高地后侧,并以猛烈炮火掩护步兵进攻,遭到了我们中国边防战士的顽强抵抗,多次冲击被击退,但是由于苏军人数众多,装备精良。而我方配备的都是轻型武器: 54式手枪(范进忠连长和杨振林副连长)、一挺56式7.62mm班用机枪(丁新年使用)、正副班长才有56冲锋枪(一班、三班和五班,我方还装备了一具40火箭筒)、战士们配备56式半自动步枪,还有一些手榴弹。因巡逻地段地形开阔对我不利,在光秃的小山顶上,既无工事掩体也无草木遮挡伪装,我方暴露在苏军火力控制之下,苏军的炮火预演预烈,向我方阵地发起围攻,我方一名火箭筒手,在打完最后的火箭弹之后,又端起牺牲战友的冲锋枪接连打死四名冲上来的苏军士兵。一小时十五分,我们几十人损失过半,寡不敌众,这时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空旷戈壁滩变成了血腥的屠场,伤亡惨烈。


随着战斗的进行,我方的劣势也逐渐体现出来,在一面呼唤救援的同时,一面由已经负伤的指挥员一线指挥。剩余的我方士兵充分发扬了“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在荒芜的沙地上分小组对敌。战斗一度陷入僵持状态。苏军也冲不上来,我军也撤不出去。之后苏军的援兵赶到,由百余人逐渐增加到300人,甚至过来6辆坦克,还有两架直升飞机,形成了对我方的包围和武器士兵的优势。这样一来。我方就彻底的失去了战场的抵抗能了,接下来沙漠就变成了一个血腥的屠宰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牺牲,剩余的士兵也都是身负重伤。在苏军敲掉我方的机枪火力之后,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就成了打靶竞赛了。苏军的士兵在坦克的掩护下一个个接近我方剩余的官兵,在近距离一个个开枪射击。我方官兵就这样一个个倒在苏军枪口下。甚至于苏军士兵还在我方那些已经牺牲了的士兵身上继续射击。下午黄昏时分,最后的战斗随着我方最后一个重伤士兵拉响手榴弹而结束。一个几乎的整排士兵和军官无一身还,这其中还有来自电影厂的2个摄像师,他们也在最后的时候砸碎了机器,报废了胶片,捡起周围牺牲士兵的冲锋枪和苏军打到最后。在血色的夕阳下,79名士兵的尸体和原本属于他们的残肢断臂在沙漠的夕阳下,晚风中……


苏军撤离后很久中国陆军第八师的一个团携带轻重武器,从60公里外的巴克图据点赶到看到的只有这些牺牲了的中国军人的尸体,这些遗体有的面目全非,变成了黑炭。方圆几百米的戈壁,仿佛被炽热的开火焚烧过,变得漆黑一片。大漠孤烟,夕阳惨照,天将倾,地欲堕,黄昏血色,血色黄昏……

5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