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兽一兽、王然三个80后女孩的不同人生

十月的列宁 收藏 1 1691
导读:凤姐——罗玉凤,重庆綦江赶水镇人,出生于1985年8月9日,身高146cm,长相普通,大专学历,重庆教育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在上海家乐福超市做收银员,月收入千余元。 兽一兽——翟一凌,山东济南人,出生于1987年8月18日,毕业于大连轻工业学院服装表演专业。身高177cm的她拥有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是北京新丝路模特公司旗下的一名当红模特。被网友称为“中国第一女车模”,据称出场费近十万。   王然——80后副局长,山东新泰人。1986年7月出生,大本学历,山东工商学院管理学学士、经济学学士,现任新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凤姐——罗玉凤,重庆綦江赶水镇人,出生于1985年8月9日,身高146cm,长相普通,大专学历,重庆教育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在上海家乐福超市做收银员,月收入千余元。

兽一兽——翟一凌,山东济南人,出生于1987年8月18日,毕业于大连轻工业学院服装表演专业。身高177cm的她拥有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是北京新丝路模特公司旗下的一名当红模特。被网友称为“中国第一女车模”,据称出场费近十万。

王然——80后副局长,山东新泰人。1986年7月出生,大本学历,山东工商学院管理学学士、经济学学士,现任新泰市纪委案件审理室科员,拟任新泰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副局长。

2010年2月,三位80年后女孩集中出现在互联网“春节档期”,根据网眼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对全国各大门户、社区及区域性网站论坛、博客及视频网站微博的统计数据显示,三位80后女孩同小虎队、刘谦王菲赵本山等春晚大碗同列网眼榜二月份互联网十大受关注人物之列,其中凤姐的网友覆盖度超过2.1个亿,二月份涉及的博文及社区论坛主题数甚至超过了王菲。三个有着不同出身背景,又有着相近学历又年龄相仿的80后女孩,在几乎相近的时间内成为网络热点,在我们“围观”的同时,是否去思考过她们曾经那不同人生轨迹背后的社会生态与背景呢?而走红或“被”走红网络之后,将会给他们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一) 出生背景是决定人生的关键吗?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这说的并不是遗传,而是一种马太效应,富二代、官二代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社会逻辑,那些在改革开放中的普通工人、农民以及未能享受政策带来的财富的人依然贫穷,而他们的子女由于基础环境差,受教育少仍未能摆脱贫穷,就是能受到高等教育,依然面临就业及城市生活成本的压力,而“官”“富”子女从出生到就业跟贫二代都是在进行不平等的竞争,当贫因子女在为学费发愁时候,“官”“富”二代已经有自己的家庭教师了,赤脚跑得再快也难以追赶坐宝马奔驰的。

罗玉凤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一家五口人只有不到7厘地,日子过得非常清苦。读小学、中学时成绩一直都排在前二三名,喜欢读书,要考试时还经常半夜起来复习,初中毕业时同时考上了打通中学和綦江师范学校(现在更名綦江实验中学)。玉凤当初的理想也是读高中考大学,但由于家里太穷,她到打通中学读了一周后,重新走进了綦江师范校门,在普师班读“3+2”(先在綦师读3年中专,后到重庆教育学院读两年大专),据其大专的老帅介绍,因为家庭贫因,所以入学后就申请了勤工俭学,和其余的7个同学一起,打扫教室和办公室的卫生,每个月可以挣到150块钱。这几乎是很多农家的孩子的人生轨迹,家庭贫因,努力读书,势图改变命运。

而就在罗玉凤勤工俭学的那个年龄,出生在城市的兽一兽却跟他的“初恋男友”在清闲的享受着男欢女爱,拍下了最近被引爆的不雅照片。而那位声称父母都是农民的王然,家境也绝对不是罗玉凤可比的。三个人出生的不同,注定了她们从一开始就不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罗玉凤注定要付出比翟一凌与王然更多的努力与汗水。然而那怕是付出了更多是否就能改变因为家庭背景不同而造成的命运呢?

(二) 学历真能改变命运?

罗玉凤因为家庭贫困而放弃了读高中而选择了读中职,但最后还是通过3+2连读顺利拿到大专学历,与翟一凌、王然相近的学历,却并不意味着她的人生轨迹会像她们一样平坦。2006年,罗玉凤毕业后,被奉节县黄泗小学录用,据她母亲介绍,罗玉凤到奉节工作期间,本来工资都低,但她还给家里寄一些钱。后来嫌那个地方太偏僻所以在2008年6月离开奉节去了上海,后在上海家乐福超市做收银,月收入千元左右。一个贫困的家家女,通过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大专文凭,随后又去到一个贫困偏僻小学教小学一年级,最后来到大城市成了一个标准的外来妹,做着最低层的服务行业,月入不过千月,罗玉凤如果循着这条路老老实实走下去,她会有未来吗?姑且不论她能否有机会在上海这个城市安家,就是普通的对生活怕也只能勉强维持,强势阶层所拥有的社会财富、独立地位都远非普通民众努力所能达到的。

就在罗玉凤毕业的06年,翟一凌开始出现在一些模特比赛之中,同时认识了在BTV工作的北京摄影师杨迪,因为翟一凌受到前男友以艳照威胁并进行纠缠,杨迪利用其父母的关系及资源“摆平”了此事,并在后来数年内不论是个人事业还是生活都给了极其关键的帮助与照顾,在其男友的帮助下,杨迪也慢慢从秀场中脱颖而出,到08年罗玉凤到上海打工的时候,翟一凌已是北京新丝路模特公司旗下的一名当红模特,出场费已高达五万。

而就是这一年,王然顺利踏入公务员系统进入新泰市纪委工作,而王然自已对考上公务员的时间声称是2007年,如此推算,其至少五岁就要读一年级,网络上也有网友声称王然是该市某领导的未来媳妇,虽然王然回应“可笑,我还没有男朋友呢”,但因信息不够透明网友并不相信,而王然作为一个公示期中的候任副局,面对正常的质疑与疑问,却以“可笑”来回应,未上位已暴露出对普通民众的一种轻蔑与傲慢态度,就更对她能否胜任表示怀疑。三个学历相差不大的80后女孩,在2008年,走到了不同的人生路上,这其中起决定因素的,很明显已不是学历。

(三) 能力重要还是长相重要?

学历年龄相差不大的三位女孩,在2008这一年走到相差甚远的道路之上,如果没有后面主动或被动的网络走红,她们三个的不同人生结局,我们甚至都能大至猜到。是什么决定了她们踏入社会后的不同人生轨迹呢?翟一凌是有贵人相助,王然是疑似有贵人相助,不论翟一凌靠的是其前男友杨迪还是王然疑似男友他爸,这个贵人都是女人的男人们,当然是手中握有一定社会资源的男人们,那么对女人来说,似乎能找到一个有相当资源的男人更容易让她们获得她们想要的一切,那么在这个意义上讲,长相是否比能力更重要呢?如果是翟一凌提出罗玉凤的征婚条件,会否大家就不会觉得荒谬呢?深层次的去想一想,可笑的到底是罗玉凤还是我们这些无聊的围观看客?凭什么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子就不能梦想白马王子?如果将其扩展一下,是否一个社会低层的穷二代就不能梦想挤入上流社会权势阶层?门当户对的观念与社会等级概念有本质上的区别吗?当女人只能靠长相或肉体向男人换取得到的时候,是女人的悲哀,而当社会底层的人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取得强势阶层所拥有的社会财富、独立地位的时候,又靠什么去换取呢?这又是否是每个普通人的悲哀呢?

(四) 网络能给草根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吗?

三个有着不同人生轨迹的80后女孩,在2010年的春节,几乎同时成为互联网热点,被网民所关注。罗玉凤很明显是某个团队抄作的结果,其中江苏卫视的《人间》节目绝对在里面扮演着重要角色,对这种趣味低下、哗众取宠的新闻炒作只能说是媒体道德的丧失,或者也怪不得媒体,他们若想做王然的专题节目,还不一定能做呢?在一个被挤压得非常狭窄的空间里,还要面临着非常强的竞争,媒体“可为”的或者也的确不多。对罗玉凤而言,网络走红是“洗具”还是“杯具”呢?虽然的确这就像是一场在网络上演的街头猴戏,而罗玉凤就是被一支绳子栓在中央由耍猴人操纵的猴子,而网民不过都是看热闹围观的路人,但在注意力经济时代,红了或者如芙蓉姐姐一样,以后一切皆有可能,至少她以后的人生绝对会比家乐福收银员要来得精彩一些。面据媒体报道广东卫视已邀请罗玉凤参加该台的元宵晚会表演矮版秋香曾志伟拟演的矮版唐伯虎演对手戏,而曾志传则表示拒与罗玉凤同台。其实单以长相来判断,罗曾能说谁长得更标准呢?但如果罗说想娶一个兽一兽一样的MM,怕是不会引起大家的反感?仅仅是身份地位的不同造就了人们的不同的认知吗?

那么真的是网络造就了罗玉凤的走红吗?绝对不是,是后面有一股力量动用了各种媒体资源才造就了罗玉凤,她的成名其实并不据有普遍性。随着网络的媒体化发展,话语权已最终撑握到了少数意见领袖或者资源掌控集团的手中,草根除非抱上他们的大腿,不然你永远还会是草根。

而兽一兽,自杀的新闻可能会是一种炒作,但不雅照的流出,相信不会是炒作的结果,除非背后的团队是脑残,要知道她可是一个当红的“中国第一女车模”,不是一个二三线想出位的女明星,很难相信还有多少知名品牌愿意跟这个“负面形像”合作,漂亮的有气质的女孩子大把,没有哪个“第一”是不能复制与替代的。成也前男友,败也前男友,兽一兽要去责怪谁?除了她自己对自己保护意识的薄弱,加上她前男友的无耻,就还有网络上的窥伺欲,对个人隐私的保护与尊重,看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如果说凤姐与兽一兽的走红,是一种网络原罪,那么网民对王然的一种关注,则是一种合法合理的公民行为,公民对此有知情权。“朝中有人好办事”这不仅仅是一种坊间流传,而是的确存在的一种官场现象,只是官员选拔与任命并不透明,普通公民获得的信息有限,没有确实证据的时候并不敢公开质疑,而王然们的年轻与普通网友的对官员认命的习惯认知有差异,这就给了普通网民质疑的“合理”怀疑理由。很多网友并非不支持干部年轻化,只是更期待干部认命的公开化透明,能从中获得更多的信息。相信在引起网络关注之后,相关部门是会适当的“盯”一“盯”这件事的,也相信王然的真正背景也迟到会公开出来。如果是一种正常的晋升,以后她也能胜任,自然前途无量,但若背后涉及到违规行为,或者在以后并不能胜任,会一直会有无数网民的眼晴一直盯着她。

虽然网络并不具有让草根转化成精英的普遍性,但网络草根的力量却有可能让精英丧失部分话语权与领地,而草根只有团结才具备这种力量,而这种力量也同时具有破坏性,当他们朝着正确的方向流动的时候,才能达到正确的目的,不然则只会是一股破坏性的洪水,同时也可能会被一操纵与利用,成为“精英”达到目的的手段与工具。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