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报仇雪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莱斯命令手下人把钱图强父亲的尸体用飞机运回丽水山庄,把尸体交给面具制作组进行处理,把脖子上的勒痕去除。他想让尸体看起来像是突然猝死,死于心肌梗塞之类。

艾丝丽一直呆在地下的工作间,夜以继日地制作各种面具。去年春节,在钱图强的庄园,她见过钱图强的父亲。见到父亲的尸体被抬了起来,她大吃一惊,悲从心起,泪水差点夺眶而出。她赶紧强抑住内心的悲伤,装作若无其事,免得同伴对她产生疑心。

艾丝丽看见脖子上的勒痕,知道是窒息而死。她怀疑是魔人勒死的。

钱图强一直是魔人的眼中钉。魔人除他不去,很有可能找他家人的麻烦。

艾丝丽强忍泪水,和其他人一起,对尸体进行了处理。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一点事,好象是自然死亡。

艾丝丽心生疑问:如果魔人勒死父亲,为什么要花这功夫来对尸体进行这样的处理?这样做,到底什么目的?

艾丝丽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

莱斯让人买回来最好的棺材,把尸体放进里面,用许多鲜花进行装饰,把棺材放在一个大房间里面。

他命令手下人布置埋伏。等他令下马上伏击钱图强。

莱斯是想用父亲之死来考察钱图强的反应。一旦钱图强表露出愤懑和不满,莱斯就命令手下人击杀他。

安排妥当,莱斯给钱图强挂电话。

“国王,你现在哪里?不管你正在忙什么事,现在立即赶到丽水山庄来。有万分火急之事找你。”

“好的,我马上赶过来。”

钱图强对外界声称不在美国,自然不会出来工作,只是忙于调查父亲被藏之处。他此时正在庄园,接到电话,立即带着任逍遥、沈从武和两个保镖,开飞机前去丽水山庄。任逍遥变身小鸟,躲在保镖张忠义的口袋里。

飞机来到丽水山庄,莱斯身着一套黑色西装,表情悲伤,在小机场迎接。他的表情,让钱图强深感意外。要知道,他一向是脸带自信的微笑的。

钱图强意识到发生了严重的事情。

钱图强跳下飞机。莱斯迎上前来,悲痛地说:“国王,非常非常对不起!事情来得太突然,我们无能为力。悲剧已经发生了,我深表歉意和遗憾。”

“发生什么事了?”

“很严重的事。你跟我来就明白了。”

钱图强忐忑不安地跟着莱斯走进了房间。在鲜花簇拥下,一副暂新的棺材赫然在目。

钱图强大脑一片空白,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到棺材边,看到了父亲如睡梦中安详的脸。

如一记猛槌敲了一下大脑,钱图强一阵昏眩,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扶着棺材,失声痛哭。

父子情深。他发自肺腑的痛哭,感染了在场的人。众人站立,默默垂泪。莱斯一边假装流泪一边观察钱图强等人的反应,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头,他就下令已经埋伏好的手下痛下杀手。

沈从武毕竟经历丰富且头脑冷静。他感觉到悲伤的气氛中隐藏着紧张,担心钱图强控制不住自己突然发作,于是他走上前去跪在钱图强身后,双手抱着钱图强的肩膀,轻声地说:“国王,人死不能复生,要节哀顺变!要稳住情绪,好好料理父亲的后事。”

钱图强埋头痛哭,悲愤交加,还真闪过对莱斯突然袭击的念头,沈从武的话提醒了他,此处非常危险,要稳定情绪。好汉不吃眼前亏,留有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钱图强稳定极度激动的情绪,低头抽泣着。沈从武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站了起来,冷静地走向莱斯,问道:“领导,父亲到底出了什么事?”

莱斯说:“我请最好的医生检查过了,说是突发性心肌梗塞。在夜里,来得太突然,等我们发现的时候,父亲已经走了。也是我们照顾不周,在此表示深深的歉意。”

沈从武说:“心肌梗塞本来就是容易使人猝死,这也怪不得你们。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就别过意不去了。我们商量一下如何处理父亲的后事吧。”

莱斯注视着沈从武的眼睛,看到了悲伤和冷静,并没有看到仇恨,放心下来。他走过去,弯腰扶着钱图强,说:“国王,请节哀顺变!起来吧,让我们商量一下后事。”

钱图强站了起来,满脸的泪水和悲哀,哽咽着说:“父亲命薄,不能享受你们的照顾。他本来身体不好,出此事故,也是意料之中。你们已经仁至义尽,我非常感激。父亲的后事就交给我来办吧。我要按老家的风俗习惯来安葬他。”

“好的。这由你来决定。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我的飞机无法把父亲运回庄园。麻烦你们帮忙把遗体运到我的庄园。”

“绝对没有问题。”

莱斯让人开飞机运过去。钱图强等人把棺材抬上飞机,由沈从武一路护送回庄园。钱图强谢过莱斯,开着小飞机走了。

看着钱图强的小飞机开走了,莱斯若有所失,矛盾重重。他的副手里相国问:“领导,就这样让钱图强走了吗?放虎归山,恐有后患啊。”

莱斯说:“魔帝还真欣赏此人的才干,他若不反,我们下手杀他恐怕对上头不好交待。刚才的情形看起来,他虽然非常悲痛,但看不出来对我们心生仇恨。他在人界,连个动物国王都没人承认,让他当人类之王,这样的诱惑,你说他能不动心吗?要知道,人类最喜欢的东西莫过于权力。送给他的两个魔女都说他迷恋权力和女人,一定不会放过当人类之王的机会。”

“领导所言极是。”

“话虽如此,对他也不能不防。我们只是要利用他在人界的威望将来好统治人类,对于我们的一切行动,他还是不能参与。我们现在没有人质来牵制他,要是发现他有异心,还是要想方设法除去他。”

“领导英明!我们听你的。”

父亲的遗体运回庄园。整个庄园哭声一片。

钱图强安排一间大房作为灵堂。棺材抬进来之后,钱图强把遗体抱出棺材,脱去衣服,想察看有否外伤。“精忠报国”四个血字赫然跳进眼眶。

钱图强抱着父亲的遗体,几乎哭昏过去。陪同察看的沈从武和任逍遥暗暗垂泪。

经过仔细察看却没有一点外伤。

按理说,魔人既然想父亲作为人质牵制钱图强,没有必要动手害他;父亲若是自杀,为何没有一点外伤?吃毒药是不可能的,因为毒药是不可能得到的。

难道真的像莱斯所说是死于心肌梗塞?

不管是何死因,父亲被魔人抓作人质是不争的事实,钱图强跪在父亲遗体面前发誓:“爸,你安心地去吧。我会杀尽这些害你的魔人为你报仇。不报仇雪恨,我誓不为人!”叔叔婶婶母亲等亲人早已住在庄园,也都伤心落泪,帮忙操持着后事。

杨诗雁从沈从武处得到消息,通知悟空和云鸥。三人一起坐飞机赶到纽约奔丧。

杨诗雁抱着钱图强失声痛哭,跪在父亲灵前久久不肯起。悟空不停地念佛咒,送父亲亡魂上极乐西天。云鸥端坐沉默不语。

春子作为不过门的媳妇,陪着钱图强守灵。秋子忙忙碌碌操持着家务。

春子看过《彩剑大侠传奇》,知道钱图强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情人,第一次得见,心里头也说不出来什么滋味。在这关头,要紧的是安慰丧父的国王,不要让他太过于伤心。大家还要计较什么?

不管如何,人死不能复生。钱图强守灵七天,最终还是送父亲去火化,留着骨灰准备等消灭魔人之后送回老家安葬。

任逍遥飞去找玛丽莲,与她商议除去莱斯,替钱图强父亲报仇。玛丽莲想出一条离间计。

玛丽莲天生丽质,聪明伶俐,性感迷人,兼床上功夫了得,使得莱斯深深迷恋上了她,总想着要她陪上床。

玛丽莲名义上还是大白鲨公开的情人,莱斯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夺人所爱。上一次拳赛,大白鲨受伤极重,几乎一命呜呼,躺在医院半死不活过了好些时候,总算慢慢好起来了。

魔人就是魔人。一旦好起来,很快就生龙活虎。

大白鲨终于回到丽水山庄,住进了属于自己的别墅。他发誓要找钱图强再一决高下,天天苦练拳击。玛丽莲自然跟他住在一起,可玛丽莲常有事离开别墅,很久没有回来。

风言风语很快传到大白鲨耳里,玛丽莲跟莱斯有一腿,成了劈腿女人。

大白鲨本来埋怨玛丽莲在自己受伤时并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听到消息怒不可遏。当天晚上,等玛丽连很晚回到别墅之时,大白鲨像一个法官一样坐在客厅里面。

大白鲨冷冷地问:“你上哪去了?”

玛丽莲看了他两眼,说:“闷得慌,找人打麻将去了。”

“跟谁打麻将?”

“跟领导莱斯等人。”

“是在床上打麻将吧?”

“这话什么意思?”

“还装蒜!当我没长眼睛啊。”

玛丽莲沉默片刻,突然大声说:“你有本事?有本事就不要让自己的女人受欺负。”玛丽莲开始哭哭啼啼,泪水成串成串地滴落下来。

“这话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吗?莱斯可是一个老畜生,性虐待狂,你以为我心甘情愿跟他好啊。”

“这么说是他逼你了?”

“可不是吗?你被钱图强打得半死,他说你是一个废物,没有用的东西,给魔界丢脸,想把你整死算了。我是你的女人,不忍心看着你被他整死,只好答应跟他上床,求他放你一条生路。你不知报答,现在还倒来怪我偷男人。我多冤啊我,真不想活了!”说着话,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朝自己手腕上就要割。

大白鲨赶紧把刀夺下,把玛丽莲紧紧抱在怀里,安慰说:“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这个老畜生,太欺负人了。我他妈的跟他拼了!”

玛丽莲抱着大白鲨哭着说:“你斗得过人家吗?算了吧,还是做个缩头乌龟吧,省得他整死你。只是我觉得很难过。他老是逼我去陪他,我真的很害怕。在床上,他又是打又是咬又是没完没了地要,还边要我边不停地拿鞭子抽我屁股。我真的害怕哪天他会把我打死。”

“别说了!这个老畜生,欺人太甚,我跟他拼了。”

第二天,怒火中烧的大白鲨跑去找莱斯下战书,单挑,按魔人规矩就是情敌间的决斗。

莱斯本来恼大白鲨输给钱图强,也想独占玛丽莲,心想大白鲨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便爽快地答应了决斗。决斗胜利,玛丽莲就可以名正言顺归他,不甚于像现在这样背负着偷情的罪名。

情敌间的决斗,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与上下级无关,与别人也无关。其他人不能去干涉和观看。双方约定,后天晚上九点在丽水山庄外面的一片草地上决斗。武器是剑。

玛丽莲得到消息,立即把莱斯和大白鲨决斗的时间和地点通知任逍遥。任逍遥钱图强他们立即准备伏击莱斯。

情人间决斗,莱斯不会带保镖。等他和大白鲨斗得累了,正是伏击的好时机。

决斗的时刻到了。钱图强找到一处可以停放飞机的地点,离决斗地点有二三公里。飞机停在那,由张忠义荷枪实弹看护。任逍遥变身很大,背起钱沈杨三人直飞决斗地点。杨诗雁怀抱琵琶,钻在钱图强怀里。

任逍遥先前观察过地形,已经找到藏身的地方。他把三人带到了藏身之所。三人躲在乱石堆后面,观看大白鲨和莱斯决斗,等待出击的时间。

乱石堆前方的草地上,大白鲨和莱斯拿着魔剑,正战成一团。剑相交的脆响不绝于耳。

钱图强他们故意选择两人决斗开始之后才来到,这样就避免被发现。

决斗时刻到,大白鲨先来到决斗地点,他感觉到被莱斯污辱,抱着死战的决心。莱斯不慌不忙,正好在决斗开始时来到了决斗地点。

今晚月朗星稀,山间凉风习习,不时传来几声鸟啼。两人身着白衣,手拿闪耀着黑光的魔剑,也不打话,见面就大打出手。

莱斯是高级魔人,武功极高;大白鲨是魔人中的勇士,孔武有力,全力死拼,出剑凶狠,全是拼命的招数。

两人你来我往,杀得难解难分。

莱斯头脑清醒,知道大白鲨火气正旺,有心拖得他,慢慢挫他锐气。果然,大白鲨疯狂地进攻,虽然杀伤了莱斯几处皮肉,但并没有伤到莱斯的要害。相反,大白鲨已经变成血人一个。

钱图强冷静地观战。他在等待莱斯的体力被大白鲨一点点消耗掉。两个魔人多战些时间,他的胜算就大一些。

大白鲨雷霆万钧地不断进攻之后,体力渐渐不支,步伐变得沉重起来。莱斯也不急于反击,而是冷静地与大白鲨周旋。他在等待大白鲨耗尽最后的力气。

大白鲨越战越烦,终于使出了最后的招数。他咬断自己的舌尖,用力一吐,舌头像一粒子弹,向莱斯射出。莱斯闪身躲过,惊叫出声:“你真不想活了?”

咬掉舌头,是魔人武功中最狠的一招;在血腥味的激发下,魔人的力气将倍增,从而杀死敌人,但往往自己因此也丧命。这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大白鲨说不出话了,他暗喝一声,向莱斯扑到。魔剑挟带着排山倒海的剑气卷向莱斯。

莱斯别无选择,只好全力以赴,拼命抵挡大白鲨的进攻。

大白鲨疯狂的最后一击,虽然没有伤到莱斯的要害,但大大杀伤了莱斯。莱斯变成血人一个。

大白鲨终于力气耗尽,被莱斯一剑刺穿了心脏。他大叫一声,抱憾而亡。

莱斯从大白鲨身上抽出宝剑,看了看大白鲨的尸体,冷笑一声,插剑入鞘,正想转身返回丽水山庄。

钱图强对沈从武说:“你守住莱斯逃回丽水山庄的路线。我来对付他。”说着,拨出宝剑,向莱斯飞扑过来。

莱斯正惊诧,会是谁?转眼间,钱图强已经扑到眼前。

莱斯问:“国王,你怎么来了?”

钱图强说道:“杀父仇人,不共戴天;杀父之仇,不能不报。拨剑吧!”

“你父亲之死纯属意外。你这么做,真是不识抬举!”莱斯生气了。

“废话少说!受死吧。”

玄天宝剑,银光闪闪,挟带着凌厉的剑风,当头袭到。

莱斯快速闪身,拨出宝剑,反身一剑向钱图强劈来。钱图强用力一挡,两剑相交,爆出金属相交的脆响。钱图强感觉到虎口一麻。

他振作精神,剑走偏锋,不与莱斯硬拼,而是舞起道道剑光,把莱斯罩在剑光之中。

莱斯刚拼过一场,力量明显受损;好在他的剑道精准,应付起来并不手忙脚乱。

沈从武拨剑在手,守住莱斯逃回丽水山庄的方位。他看着两人激烈的战团,心想,自己要是上去,未必占什么便宜。

任逍遥看了许久,见以逸待劳的钱图强并不占上风,不由得佩服莱斯的武功。杨诗雁看着看着,心里开始焦急起来。这里离丽水山庄不远,这样打斗下去,要是被魔人发现将前功尽弃。

钱图强报仇心切,不断地催发仙丹的能量,使出“玄天浩劫”。银色剑光一阵又一阵如狂风暴雨向莱斯当头袭到。莱斯稳若泰山,冷静地化解了钱图强一次又一次的杀招。

杨诗雁等不下去了,端坐在草地上,怀抱琵琶,拨弄琴弦,弹起《十面埋伏》。

穿透性极强的琵琶音,在山间响起,清丽的声音和着凉风在空中回响。

钱图强听到琵琶曲,精神振奋,力量倍增,罩住莱斯的剑光舞得水滴不进。

莱斯听到琵琶曲,被这清丽的声音所震慑,变得心神不宁。他不明白此时怎么会奏响这样的音乐?莫非天人到来?他一分神,反应就慢了,被钱图强的剑连连刺中,鲜血飞洒,险象环生。莱斯心想,这样下去,必死无疑。

莱斯仰头发出尖锐的啸声。啸声在山谷中回响。任逍遥喊道:“不好!魔人求救了。”

此处离丽水山庄不远。听到求救声,魔人很快就会赶到。

钱图强快剑劈中了莱斯的大腿;莱斯身子一歪,玄天宝剑往他身上猛劈而至。莱斯回剑已经晚了,只好伸左臂硬接。左臂被齐整地劈断了。

莱斯见钱图强略一停顿,高高跃起,空中一个翻身,逃离了钱图强的剑光包围,向丽水山庄方向逃走。

钱图强在后面紧追。

沈从武跳将出来,舞出一道道剑光,挡住了莱斯逃走的去路。莱斯无心恋战,略一迟缓,想从旁避过。钱图强已经追上他,玄天宝剑深深地刺入了他的后背。

莱斯好生了得,向前一扑,扑倒在草地上,在草地上连续打滚,躲过了钱图强和沈从武的夹击。

任逍遥飞在空中,看到丽水山庄方向飞扑过来两只翼龙和许多魔人。速度奇快。

任逍遥飞了过来,喊道:“魔人来了。我们快撤!”

钱图强不甘心,还想追击莱斯。沈从武抱住他,说:“快撤,来不及了。”把他抱起,跃到任逍遥背上。任逍遥飞到杨诗雁身边,用爪子抱起她,向飞机停放的地方急飞而去。

两条翼龙发现了任逍遥,急飞着追过来。任逍遥负重,速度稍慢,眼看就要被追上了。

钱图强和沈从武,趴在任逍遥背上,手里拿着当暗器的围棋子,弹射向飞扑过来的翼龙头部。

有一只翼龙的眼睛被围棋子击中,痛得翼龙在空中直打转,不敢再追来。另一只翼龙害怕被击伤,不敢逼得太近。

张忠义本来荷枪实弹守护着飞机。看到有一只翼龙紧追着任逍遥,端起冲锋枪,向翼龙射出成串的子弹。翼龙速度稍慢。

任逍遥把杨诗雁放在飞机旁边,让沈从武跳下来,然后转身向翼龙迎上去。

翼龙伤痕累累,鲜血直流。任逍遥的巨爪抓住了他的翅膀。钱图强纵身跃起跳过去,宝剑深深地刺入翼龙的身子。

钱图强借力来一个翻身,持宝剑把翼龙的脖子吹断。翼龙庞大的身躯一头栽向大地。

任逍遥急飞过来。钱图强双脚猛一踩翼龙下坠的身子,跳到任逍遥背上。任逍遥飞低下来。

钱图强跳进飞机,立即发动飞机。飞机腾空而起,向庄园飞去。

魔人只好望机兴叹了。

莱斯的副手里相国扶住受伤的莱斯,说:“领导,我们护救来迟了。真是对不起!是谁干的?”

莱斯身子一软,倒在里相国怀里,说:“钱图强干的。快把我护送回山庄。叫医生,来得及!”

里相国亲自抱着鲜血直流的莱斯,和其他魔人匆匆返回丽水山庄。

里相国把莱斯抱进莱斯的大套间,让其他魔人出去找医生来。房间只剩下他和莱斯。

里相国把门关紧,拨出宝剑,走向莱斯。

已经伤痕累累浑身无力的莱斯颤抖着声音问:“你想干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