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二度探底无碍世界经济复苏

原本预期中的“二次探底”或已悄然而至,希腊财政拮据引爆欧元区经济动荡、日本通货紧缩加大复苏不确定性,而全球增长的火车头——美国也面临着失业率居高不下,消费者信心不足的困境。据国内相关财经媒体2月24日报道:美国经济咨商局报告称2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降至46.0,低于1月份修正后的56.5达10点之多,为2009年4月以来的新低。受其影响,道琼斯、纳斯达克等主要股指均出现连续下滑。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周三表示,美国经济复苏仍需要在至少几个月的时间内把利率维持在纪录低位,因为深度衰退过后的复苏预计将十分缓慢。


结合2009年经济复苏以来一直无法痊愈的痼疾——失业率居高不下来看,消费者信心再度出现明显下滑也印证了此前部分市场分析人士的预测:美国在次贷金融危机复苏过程中将会因就业不足而出现二次探底的反复。事实上,这一点并不难预测。美国政府在危机治理过程中因“太大而不能倒”被迫输血AIG、克莱斯勒等大型金融机构和企业,与此同时,为维护市场经济纪律放任中小型金融机构和企业倒闭。


这样做的结果虽然在短期内稳定了宏观层面上的金融经济系统的稳定性,但是却因无暇顾及微观层面上中小金融机构的持续倒闭,带来经济复苏再度反复的潜在可能。如进入2010年之后美国中小银行倒闭风潮愈演愈烈,近期再有4家美国地区银行被接管,涉及金额近40亿美元,令今年以来美国倒闭的中小型银行数目增至20家。


中小金融机构的持续关停除了直接的经济损失之外,也间接恶化了吸纳大量就业人口的美国中小企业信贷支持力度,以及相关个人消费信贷偿付环境。一旦就业不能持续回升,那么宏观面流动性充裕带来的经济复苏就会被基本面停滞拖累。如失业率居高,个人可支配收入下滑,消费者信心不足等连锁效应。一旦这些负面效应累积超越阀值,那么将会对经济复苏产生较大的冲击,也即“二次探底”。


参照以往世界性大型金融经济危机之后的复苏史,不难发现二次探底的普遍存在。如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之后的连续十余年的经济缓慢增长;上世纪70年代能源危机爆发之后的中期经济滞涨等等。最终经济周期性规律还是带来了新的繁荣时期。因而从经济周期的客观规律性来说,二次探底并不可怕,只要能够有效地解决造成二次探底的主要原因——如提升就业率等,那么二次探底将会很快结束,经济全面恢复指日可待。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务之急是提升美国居民的消费能力,尤其是中产阶级的就业与实际可支配收入水平。只有在居民消费能力恢复到危机前的相应水平之后,美国乃至世界经济的真正复苏格局才能确立。从奥巴马最近政策讲话的要点来看,美国政府正在向这一方向积极迈进。


如进一步规范对大型金融企业的监管,以防范再次投机过度带来的金融风险;稳定经济增长、增加企业出口来提升就业水平;推动新医改方案,减轻中低收入阶层医疗负担,提升实际可支配收入;实施信用卡等消费金融改革,既能防范类似次贷危机这样金融风险的再度集聚,同时对于保障消费信贷的主力——中产阶级的资产安全也不无裨益。奥巴马在1月底的国情咨文中表示:美国中产阶级经历了数十年来未遇的最困难的十年,他希望通过设立有副总统乔·拜登挂帅的中产阶级家庭工作组,来重建近年来日趋消散的中产阶层社会稳定性与安全感。


如果这些政策最终能够提升就业与消费者信心,那么美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复苏将会在未来1-2年内迅速好转。按照《华尔街日报》近期对55位经济学家的调查:衰退期间裁减的就业岗位中有四分之三是周期性的,也就是说需求回暖时岗位最终会回来。美国国家经济顾问委员会预计2010年美国GDP增速约为3%,与受访经济学家的预测一致。随着复苏进程的持续,美国就业与消费状况将会得到逐步改善。


从另一个视角来看,美国正在经历的重建中产阶级、缩小贫富差距、刺激就业与拉动内需经济政策实施过程,与中国当下的经济政策走势具有相当的类似性。以史为镜,可知兴衰;以美为镜,可知政策得失。避重就轻,结合中国当下国情,可获得中国政策制定之要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