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行纪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烈焰丹?

飘雨时分 收藏 2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URL] 回春谷正北高峰腰部一座洞府外,丹浮生连同七名身穿淡紫色道袍的师兄弟正盘膝而坐,按照八卦方位卡死了洞府的门户。山风吹过,山顶上有枯枝败叶随风飘了下来,却在距离洞门近百丈的地方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进而被震成了粉碎。 丹浮生等八位道人,一个个摆出了五心向天的姿势,各有一道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


回春谷正北高峰腰部一座洞府外,丹浮生连同七名身穿淡紫色道袍的师兄弟正盘膝而坐,按照八卦方位卡死了洞府的门户。山风吹过,山顶上有枯枝败叶随风飘了下来,却在距离洞门近百丈的地方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进而被震成了粉碎。


丹浮生等八位道人,一个个摆出了五心向天的姿势,各有一道或红或白或青或黄的拳头粗气柱自他们头顶直冲起来三丈多高。气柱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化为一团数尺方圆的氤氲雾气,其中似乎有些许莲花状虚影闪烁。只是那虚影色泽过于黯淡零散,看似底气不足的模样,几乎每一刻都有一团虚影努力的想要凝聚成形,却往往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又散为点点毫光飘散。


如是过了一个时辰,丹浮生第一个睁开了双眼,他有点苦恼的长声吟道:“道途难,难于上青天。”


其他几位道人同时睁开了眼睛,同样长叹道:“道无涯,吾生有涯,以有涯求无涯,何其谬也?”


八个道人对视了一眼,突然放声大笑道:“无他,尽心而已!”


道人们大笑了一阵,纷纷稽首为礼,收了头顶氤氲气柱,纷纷自袖子里掏出了一本本绢书,细细的阅读起来。不时的,有道人轻声开口,对书中的某个疑问提出自己的看法,就立刻有人加以回应或者辩驳。这座洞府外,俨然成了一座世俗界的学府,一干学子正在求道解惑。


但是洞府内,则是另外一副场景。


隔着三重被禁制层层保护的石门,是一间四四方方的石洞。洞内只有一张石榻,地上铺着一张竹席,上面堆积了一些松子、黄精、山药之类的素品。石榻上,药儿手里抓着那块记载了大罗丹经的玉板,头下枕了一块极大的灵芝,正睡得舒服。一线晶亮的口水自她嘴角慢慢的滴下,她的眼珠急转,正“叽叽咕咕”的抱怨道:“小师弟,吃少一点……鸡腿给师姐!”


突然药儿发出一声愤懑的叫声:“可恶的小师弟,你连鸡爪子都啃光了!”


怒气冲心,药儿气鼓鼓的从石榻上坐了起来。她嘟着嘴左望望、右看看,气恼的叫道:“小师弟!林逍!你给我滚出来!”


眨巴了一阵眼睛,发现林逍并没有乖乖的听话“滚出来”,药儿不由得愣了愣。歪着脑袋寻思了好一阵子,药儿这才猛的一拍额头,低声惊呼道:“啊呀,我又糊涂了!我这是在闭关参悟大罗丹经呢?天哪,我还要闷上两个多月才能出去!小师弟做的烤鸡……呜呜!”


说着说着,药儿的眼泪就“吧嗒”落了下来。她很是有点幽怨的嘀咕道:“要不是害怕师父他们知道我偷偷的将大罗丹经教给了小师弟,药儿才不会听话在这里闷上三个月!嗯,小师弟,你死定了!这次我出去了,你要帮我烤一百只……不,一千只烧鸡!”


很快的,药儿的心情又转得极好,她擦干了眼睛,兴致勃勃的冲到了地上的竹席边,满脸是笑的说道:“唔,闭关不好玩,还是吃东西好玩一些!”抓起一把松子,药儿双手略微用了一丝真元一抖,松子坚硬的外壳就化为粉末飘散。张开小嘴,将满手的松子一口含在了嘴里慢慢的一粒粒的仔细咀嚼,药儿脸上露出了无比享受的满意笑容。“好吃,好吃,就是好吃。嗯,如果将松子入药,能够配成什么呢?还有这黄精、山药,虽然年份不足、药力不高,但是如果和那几种很霸道的药材君臣辅佐一番,是否可以入药?”


小嘴机械的磨动着,药儿又呆呆的出神了。但是看她的两只小手正飞快的掐动各种灵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劲气正从她的指尖隐隐荡漾而出,就知道看似发呆的她,脑海中正在翻腾着各种各样的念头。


“啊呀呀呀……”药儿突然尖叫一声从地上蹦了起来,她用力是如此之大,以致于她原地蹦起了三丈多高,一头撞在了石室的天花板上。“咚”的一声,药儿疼得龇牙咧嘴的抱着脑袋跌回地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哟,人头果然没有石头硬,该死的石头!唔,惨了,要闭关三个月哩!小师弟会不会记得要去采莲子吃啊?唔,他不会误了一次吃莲子的机会吧?”


药儿的眼角和嘴角都耷拉了下来,整个人都变得无精打采的。歪着脑袋琢磨了一阵,药儿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唔,小师弟比药儿聪明!但是,这种事情,他总是稀里糊涂的!他记得清结莲子的时日么?呃,记得?不记得?气死药儿了!”


恶狠狠的挥了挥拳头,药儿低声发狠道:“小师弟,出去了再教训你!哼哼,你居然这么不小心!”还没见林逍,药儿就给林逍扣上了罪名,准备狠狠的惩罚他一番出气。至于说惩罚的手段嘛,药儿双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傻笑道:“要小师弟烤两千只山鸡的话,会不会被巡山的师伯骂啊?嗯,一次烤两千只山鸡,黄澄澄的山鸡一排儿排开,能排出多远呢?”


药儿的眼珠都放出了绿光,她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说道:“嗯,决定了!不是两千只,是五千只!呜,山鸡能用来炼丹么?”


洞府外,一团白云自空中落下,丹翎道人带了两个小道童,缓步从云头上走了下来。丹浮生等八名老道急忙起身,稽首行礼道:“掌门师兄!”丹浮生更是诧异的问道:“师兄不去坐镇弟子大比,却来这里有什么事么?”


丹翎道人微微一笑,缓步走到了洞府的石门边,双手轻轻的按在了石门上。以他的手掌为中心,一圈月白色的毫光隐隐闪烁起来,一轮方圆丈许的水镜,顿时将洞府内药儿的一举一动都清清楚楚的显示了出来。丹翎道人曼声道:“弟子大比,自有其他长老坐镇,贫道却也毋庸呆在那里。倒是药儿,乃是万年罕见的五行俱全之体,以霄云曾师叔祖的相学而看,药儿更是大贵之人,日后前途无量。她闭关参悟大罗丹经,反而比那弟子大比要来得重要一些了。”


丹浮生他们齐齐稽首称是。这个秘密也只有他们这些大罗丹道的长老才明白,药儿并不是她向林逍所言的那样,体内的五行属性很平均的都各占了二成,而是另有玄虚。若说一个人的五行属性总数为十,其中五行各按比例分配的话,林逍的火属性体质,就代表了他拥有十的火性资质。而药儿的资质总数是五十,五行属性,各占十数!这份天资,只能以超人、恐怖来形容。


大罗丹道仅存的两三位霄字辈的长老中,不习丹道,反而喜欢天机推演之术的霄云老道,在丹霞将还在襁褓之内的药儿带回回春谷的时候,就给药儿批算了一卦,卦象显示药儿却是命格大贵之人,日后前途无可限量。虽然药儿的命理还有一些模糊,但是她命格至贵,却是无庸置疑的。大罗丹道的高层早就有了决断,要将药儿作为下一代掌门来培养,否则丹浮生怎么会用大罗丹经和她一个年轻门人打赌?还这般轻松的就将大罗丹经输给了她?


闲话少说,丹翎道人施展秘法窥视药儿参悟大罗丹经的情形,九个老道两个道童同时看向了水镜,结果九个老道差点气得晕了过去,两个道童则是突然抱着肚子爆笑了起来。


石室内,药儿正挥动着那块紫色玉板做工具,不断的蹦跳起来,恶狠狠的敲击石室的天花板。她一边用力的敲击石壁,一边气鼓鼓的骂道:“叫你碰痛我的脑袋!叫你碰痛我的脑袋!哼哼……奇怪,这玉板怎么这么结实?不会碰坏的?再用点力气!”


“叮叮当当”,火星四溅,石室的天花板硬是被药儿打出了人头大小的一个窟窿。紫玉板上片片云霞飞舞,带起了一道道眩目的流光,每一击下去,都能将有层层禁法保护的石壁打下拳头大小的一块。药儿打出了瘾头,一边哼着小调用力的挥动玉板,一边含糊不清的背诵着一部汤药诀儿。时不时的,她还冲到竹席边,抓起一根山药狠狠的咬上一口。


一贯笑团团有如一名和气生财的商人的丹翎道人这一刻脸色都发青了,他愤然的转过头来,朝丹浮生低声喝道:“丹浮师弟,你的弟子!”


丹浮生面色古怪的退后了一步,稽首道:“师兄,药儿虽然名义上是我的弟子,但,药儿自幼是被丹霞带大的!无非是丹霞懒得做师父,所以药儿才挂在了我的名下,成了我的弟子。师兄这么说,嗯,不如直接对丹霞去说?”


丹翎道人的脸抽了抽,哼哼了一声。丹浮生却又继续说道:“要说起来,花风儿和药儿,都是丹霞亲自教授的。师弟实实在在的弟子,也只有林逍一人尔!”说到林逍,丹浮生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线:“逍儿却是争气得很,真火诀能在短短两年内突破到第八层,这份资质,在回春谷内也是不多见的了。师兄以为如何?”


嘴角抽了抽,丹翎道人悻悻然的转身离开,招来了一团白云,带着两名道童轻盈的踏上了云彩。他挥动大袖,怪声笑道:“师弟啊,可得当心!就怕林逍,到时候也得变成丹霞师妹的弟子!嘿嘿,你可不知道,这次为了那件‘百宝虹霓衣’,丹霞师妹可是在作弊了。”


“作弊”?丹浮生的面色古怪到了极点,另外几名老道也歪着脸斜睨丹浮生,却没有一个人吭声的。丹霞作为回春谷能够穿上淡紫色道袍的唯一的女长老,实在是没有什么人愿意无端端的招惹她。作弊就作弊吧,只要不是太过分,大家睁只眼闭只眼的也就过去了。


丹浮生咳嗽了一声,有点尴尬的盘膝坐在了地上,口观鼻、鼻观心,头顶一片氤氲之气冲起,却是自顾自的入定去了。他的道侣,他道侣的徒儿,思维方式和正常人都很有点差别,他丹浮生也和丹翎道人一般是个老好人,他能说什么?


回春谷丹房外,几名大罗丹道的高手施展法力,将两百座丹炉自荒字号丹房内搬了出来,摆放在了丹房外一片空旷的平地上。林逍等负责丹炉火势的弟子则是跟着两名长老跑前跑后的忙活,在地上画上引火的灵阵,沟通地下的灵脉,布置上金桦木等珍稀的引火木料,顿时丹炉内丹火熊熊而起,广场上的温度瞬间提高,热浪逼得那些白衣童子面色骇然的不断后退。


引着了炉火,林逍等火工道人就退到了一旁。门人大比,这火势却是要每个人亲自控制的,控火之术,也是考查一个人炼丹技巧的重要依据。大罗丹道之所以设立了林逍他们这种专门负责炉火的火工道人,也只是为了方便大规模的丹药加工。但是实际上,林逍他们这些火工道人也要学习各种丹方,那些炼丹的弟子,也要学习如何操火,无非是根据他们的五行属性,侧重略有不同而已。


根据入门的先后,林逍排在了青衣弟子大比的第七批。也就是要等前面一千二百名青衣弟子分批炼丹完成后,才轮得到他上场。


荒字号丹房内有足够的丹炉让所有的青衣弟子同时比试,但是回春谷的门人大比不仅仅是比赛,更多的是为了增加门人的炼丹经验。两百人一批的分批次炼丹,正好让那些修为浅薄的白衣道童和蓝衣道人多从师兄们的手法中参悟一些玄妙,这也是栽培晚辈的意思。


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同时进行的。那就是当丹炉布置好后,所有参加大比的青衣弟子,都去药库管事弟子那里领取自己所需的各种药材。当林逍报出了自己炼制“烈焰丹”所需的“炽焱花”、“九阳草”、“炎龙果”等几种大热的珍贵草药时,药房的管事弟子以及站在旁边监督的几名长老同时惊讶的望向了林逍。林逍所用的这几种药物在其他丹药中用量极少,几种药物配合起来,也只能是为了炼制“烈焰丹”。


一名身穿淡紫色道袍的长须老道看了林逍一眼,好心好意的提醒道:“林逍师侄,好高骛远,可是不成的!”作为两年内将真火诀修练到第八层的天才弟子,基本上回春谷内的丹字辈长老,都认识了林逍。


林逍朝老道稽首为礼,正想要说点什么,一旁突然传来了丹霞不甚客气的声音:“丹爻小师弟……”故意将“小师弟”几个字拖得长长的,丹霞冷笑道:“你怎么知道逍儿是好高骛远?你怎么知道逍儿不能炼制出这个‘烈焰……’,呵呵呵呵!”丹霞突然举起了袖子遮住了嘴,轻轻的笑了几声。


丹爻道人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的朝丹霞稽首道:“丹霞师姐说得是。只是,这丹药,用荒字号丹炉怕是……噫?除非,就和药儿炼制的那汇灵丹一样,里面增添了……”丹爻道人的眼珠一亮,他笑嘻嘻的问林逍道:“逍儿啊,乖师侄,你还要什么辅助药材?”


丹霞一把扣住了林逍的肩膀,拖着他就走。一边走,丹霞一边回头喝道:“打听这些作甚?辅助药材,我已经给他预备好了,就不用麻烦丹爻‘小师弟’……了!”


丹爻道人极无奈的看着丹霞将林逍一把拉走。他双手揣在袖子里一阵盘算,嘀嘀咕咕的说道:“有趣,有趣,这不是作弊么?药儿的那张丹方,见过的也就掌门师兄他们几位,其中的玄妙,嗯……也许,真有用荒字号丹炉炼制出烈焰丹的法门?难,难,难!”


长话短说,回春谷大比到了第十一天,前面一千二百名青衣弟子都已经将丹药炼制出来。其中品质最好的,是一枚洪字级的“清神丹”,回春谷的诸位长老给出的评价就是,这枚“清神丹”在洪字级丹药中,也能列为中上品质。


在一旁观摩了十一天,同时也被花风儿呱噪了十一天,更被丹霞有意无意的威胁了十一天的林逍,终于出场了。


随意挑选了一口丹炉,林逍盘膝坐在了丹炉前一方白玉蒲团上,几手控火灵诀打出,丹炉中的炉火顿时有如听话的小猫一般随着林逍的心意起伏腾涨,火焰的颜色也从赤红到乳白不断的变化,只是眨眼的功夫,炉温就变幻了数百次,完美的演绎了从投药到蕴丹各个时期所需的火势变化。就这一手御火的功夫,林逍就得到了附近所有同门的齐声喝彩。


就林逍展示出来的御火的功力,就直追回春谷几位修为最差的长老,由不得丹霞在那里笑得前俯后仰、诸位长老也都面露喜色。


林逍自己却浑然不觉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年他在回春堂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将心神和火势结合在一起,轻松的感知火势一切变化的境界。他看似随意的用文火将丹炉预热,然后将一桶灵泉倾入炉中,注入了丹炉核心处的尺许方圆的丹鼎,待得灵泉冒出了鱼眼大小的水泡后,他首先将“炽焱花”丢进了丹鼎中。


热气蒸腾,火性灵气一逼,炽焱花就融化成了一团乳红色的胶质,在清澄的灵泉中载波载浮,却是一点儿都不和灵泉融合。


以前到了这个关头,就需要用宙字号的丹炉,以高温和高灵压强行将这一团炽焱花所化的胶质打散,强迫它和灵泉融合为一。但是林逍还没有操纵宙字号丹炉的修为,也无法催发出那等高温和高灵压。他只是简简单单的取出了一片“三阴芝叶”丢进了丹鼎,“三阴芝叶”化为一团淡淡的银色液汁,和那红色胶质一个碰撞,在灵泉中翻滚的红色胶质顿时崩解,化为了一鼎的红色液汁。


“师娘的法门,果然有效。”林逍的心中有了谱儿,不由得对夺取青衣弟子大比第一充满了信心。


丹霞以神识查探了丹鼎中的变化,突然举起袖子,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她凑到花风儿的耳朵边,低声笑道:“师娘急就章参悟出的丹方,果然有效。嘻嘻!药儿胡乱折腾出来的那个改良的汇灵丹方子,师娘我依样画葫芦的变化了些许,果然神效无比!”


花风儿的脸蛋一阵抽搐,她惊骇的看着丹霞低声问道:“师娘,你给小师弟的那张方子,你自己都没把握?”


丹霞惊讶的看着花风儿,一派理所应当的说道:“当然没把握!毕竟那是改动了烈焰丹的丹方呀!那可是宙字级的灵丹!”


花风儿呆呆的看着丹霞,低声问道:“那,若是小师弟这次失败了,没有拿到第一?”


丹霞冷哼一声,美丽的脸庞一板,恶狠狠的说道:“这么无能的徒弟,当然要去面壁三年思过才是!百宝虹霓衣啊!这么漂亮的法衣……呃,风儿,你这么对师娘说话,是不是对师娘不满啊?”


花风儿低下了头,眼珠子叽哩咕噜的一阵乱转,乖乖的说道:“风儿怎么敢?”


“就是嘛!”丹霞低声笑道:“这方子如今不是很有效果么?起码前面三味主药投进去了,没有什么变故不是?”丹霞很得意的拍了拍胸口,吹嘘道:“师娘我出手,怎么会出错?药儿这么迷糊,都能改良了汇灵丹出来,师娘我难道连药儿都不如么?”


花风儿眼睛抽筋的看着丹霞,半晌没吭声。


简易版的烈焰丹炼制起来速度极快,林逍花费了三个时辰,就将丹鼎中的丹汁凝练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团儿粘稠的药膏。这时候,就该用灵诀使丹药成形,并且最后用文武之火转换四十九次,使得丹药丹气内敛,形成一颗合格的灵丹。


但是,因为在炼制过程中使用了太多的辅助药物才将那些难以炼化的主药融而为一,这些辅助药物的药性驳杂,将会严重的影响最后成丹的效果,甚至很可能因为这些驳杂的药力,使得丹药根本无法成形。所以,林逍丢进了最后一份辅助药材“千结草”,这种药草性质温和纯正,最是能吸附各种药力。将其融入药膏中,虽然可能使得烈焰丹的效力也降低些许,却能有效的抵消那些驳杂药力对丹药的影响。


按说丹霞的药方设想得很周全,最后加入这千结草,在药理上也是可行的。


但是林逍怎么就觉得,其中隐隐有些不对劲呢?


不过,也由不得他多想。连续挑了几手灵诀,丹炉中文武之火急速转换,拳头大小的药膏一阵凝练,最后化为十三粒拇指大小的黑红色药丸,在丹鼎中滴溜溜的急速转动。丹药转动的速度是这么快,甚至带动了丹鼎中的空气,发出了“嗡嗡”的异响。


仅仅看这丹药成形时的异相,就知道这十三粒丹药的品质不错。


一直以神识观测丹鼎中动静的丹霞终于放下心来,她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低声笑道:“果然是上好的丹药,品质起码比方才那一粒宁神丹来得高明。”笑了几声,丹霞却又有点疑虑的皱起了眉头:“只是,为什么会是黑红色的药丸?”


花风儿呆呆的看着丹霞,不知道哪里出了毛病。众所周知的,“烈焰丹”通体赤红,外围缠绕着一丝丝火云般的丹气,这才是上品的烈焰丹。而丹霞居然说,林逍炼制出来的烈焰丹是黑红色的?黑红色的烈焰丹?红色是火气,黑色又是什么?


丹翎道人的笑声突然自一旁响起:“呵呵呵,丹霞师妹,如愿以偿否?”


丹霞没好气的转过头去,朝丹翎道人瞪了一眼。


丹翎道人“嘿嘿”一笑,拈须长叹道:“没想到,师妹居然知道大比的消息后,短短三日内就能炮制出一份改良的烈焰丹的丹方。药儿耗费三年苦功能够改良汇灵丹,已经是天纵之才。师妹三日内就改良了烈焰丹,这份功力,嘿嘿!”


丹霞的面皮不由得微微一红,知道丹翎道人是在嘲笑自己用药儿改良汇灵丹的思路来改良烈焰丹。不过,她依旧是恶狠狠的瞪了丹翎道人一眼,冷声道:“药儿是我的徒儿!”


丹翎道人微微一笑,急忙说道:“是丹浮师弟的徒儿。”


“有区别么?”丹霞怒视丹翎道人一眼,右手已经按在了腰间佩剑上。


丹翎道人形容一肃,急忙说道:“没区别,当然没区别……唔,丹愚师弟,速速将这一批两百弟子带上前来,我等仔细的点评他们的丹药。”林逍炼制的改良版烈焰丹,耗时最久,等得他炼制完毕,其他的同门师兄弟早就已经收功了。丹愚道人上前,将林逍他们这一批炼丹的弟子都带到了丹翎道人他们一众长老面前。


其他一百九十九位青衣道人的丹药并没有什么好点评的,最高的也不过是三枚洪字级的“洗髓丹”而已。


等得林逍将十三粒变异的烈焰丹呈上,所有的紫衣长老同时皱起了眉头,轻轻的发出了惊疑声。


烈焰丹应该是什么模样,这些长老无不清楚,黑红色的烈焰丹么,他们却是从没见过。但是若说这不是烈焰丹嘛,所有长老都用灵识观摩过林逍炼丹的过程,那分明是炼制烈焰丹的步骤,只是其中多了许多辅助药材而已。辅助药材的使用,这也是理所应当的,谁也不认为林逍能有那个修为炼制出真正的烈焰丹来。


丹霞有点按捺不住的说道:“掌门师兄,你看这丹药?”


丹翎道人拈起一枚黑红色的药丸,面色一阵的犹豫不定。这丹药看起来,实在是太奇怪了些,闻一闻吧,还没有什么味道,他也把握不准这到底是一粒什么样的丹药。但是以神识窥探,这丹药中的丹气凝练结实,的确是一枚品质不错的灵丹。


但是具体的药力如何么……


丹翎道人习惯性的拈起丹药准备以身试丹,但是,他一看到丹霞和花风儿那略微有点紧张的面孔,他就改变了主意。眼珠儿一转,丹翎道人微笑道:“丹愚师弟,你去抓一只山猴,放去后山寒潭冻上一刻钟,然后带来让师兄医治。”


丹愚道人点了点头,架起一道白光就走。


花风儿的心里一阵的打鼓,她突然凑到丹霞耳朵边问道:“师娘,用来融合‘炎龙果’的那味辅药,是不是‘毒龙草’?”


丹霞望了花风儿一眼,点头道:“是‘独龙草’,怎么了?”


花风儿目光一阵游离,她再次向丹霞确认问道:“师娘,你要弟子去准备各种辅药时,可没有开方子,而是口述的药材。是‘毒龙草’?”


丹霞有点不耐烦的点了点头,低声喝道:“是‘独龙草’没错,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罗里罗嗦的?你丹愚师伯不是去抓猴子了么?这药性如何,待会儿就知道了。”


花风儿张了张嘴,没吭声。


一旁的林逍听出了些许端倪,他心中打鼓的看着丹霞和花风儿,眼珠瞪得老大老大。


丹霞察觉到林逍在盯着自己,她不由得回头看向了林逍。当她看到林逍那瞪大的眼睛,丹霞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她张大了嘴,望向了花风儿。花风儿尴尬的朝丹霞笑了笑,飞快的朝后退了几步。丹霞的脸色一阵青白不定,她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突然低声咆哮道:“师娘我的‘百宝虹霓衣’啊……你们两个不争气的孽徒!”


林逍脖子一缩,偷偷摸摸的缩到了丹翎道人的身后。他很无辜的寻思道:“这是做什么呢?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是老老实实的炼出了丹药么?这……就算出了什么纰漏,也和我无关咧!”


至于拈着丹药准备吞入腹中检测药性的丹翎道人,他分明也听清了丹霞和花风儿的低声嘀咕。丹翎道人的面色一阵阵的发黑,随手将手指上拈着的丹药丢回了一名道童捧着的玉盘中,很是无奈的望了丹霞和花风儿一眼。


过了一刻钟时间,丹愚道人火急火燎的拎着一只身上挂满了薄冰片的山猴御剑冲了回来。他大声叫道:“师兄,快,烈焰丹!这猴子的五脏六腑都冻成冰片啦,赶快服药,否则这条猴命可得算在你头上,可和师弟我没什么关系。”


丹翎道人的脸色又是一黑,他随手抓起一颗“烈焰丹”脱手射出,正好射进了那只山猴的嘴里。


只听得那山猴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嘶,它挂满了冰片的身体一阵哆嗦,突然跳起来有十几丈高,“吱吱”几声尖啸后,它的身体化为一团火球熊熊燃烧起来。只是一弹指的功夫,丹愚道人抓来的这只和人差不多高下的山猴,就被烧成了一片灰烬。


“嗤……”在场的所有道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时用诡秘的目光看向了林逍。


林逍委委屈屈的在数千道古怪的目光中双手抱住了头,畏缩的蹲在了地上。


丹翎道人有点后怕的看了一眼道童手上玉盘中的十二粒黑红色“烈焰丹”,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他沉声道:“林逍师侄,将你炼制这丹药的丹方拿出来!”


林逍飞快的从袖子里抽出了丹霞塞给他的那张黄绢丢给了丹翎道人。


一干大罗丹道的长老凑在了一起,对着那黄绢比比划划了一阵,其中更有丹霞的叫声不断传来。


过了好一阵子,一干长老左右一分,丹翎道人面色威严的扫了一眼在场的门人弟子,沉声道:“经过诸位长老联手确认,林逍炼制的丹药,不是宙字级的“烈焰丹”,而是药力达到了宇字级的无名“丹毒”。以真火诀第八层的修为炼成宇字级的丹药,嗯,此番大比,青衣弟子的第一名……是林逍!”


偌大的广场上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林逍,目光还时不时的瞥过面色尴尬的丹霞和花风儿。


有一手,果然有一手。


低级门人大比,能够炼制出宇字级的灵丹,林逍绝对是大罗丹道开派以来的第一人。


而低级门人大比,不炼制救命的灵丹,反而炼制出了害人的丹毒的,林逍更是破天荒的头一个,再也没人有他的如此丰功伟绩。


林逍从丹翎道人的手上接过第一名的那些奖励时,很有点哭笑不得。


自己在大罗丹道,如今算是一试成名,所有大罗丹道的人,都应该认识了自己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