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们请进来看一下(转贴)

jmdz 收藏 3 214
导读:气不过:李思怡事件之警察版   2006-10-12   昨晚,朋友临时邀请我参加了他的一个4人饭局,有幸认识了一名资深警察。   我和一名女友谈起了网络,引起了资深警察的关注。他办过许多与网络有关的案件,虽然现在已调出警界,还是向我表示了“网上骗子太多(简直全是骗子)、你(一定)会上当受骗受伤”的担心(论断)。   我笑说自己是资深网民,不会天真幼稚到什么都信。   他斩钉截铁道:万一别人想方设法搞到你的资料,投其所好,你在不知不觉中,一定会认为遇到了知音,陷进去了,还不知怎么回事就……?

气不过:李思怡事件之警察


2006-10-12

昨晚,朋友临时邀请我参加了他的一个4人饭局,有幸认识了一名资深警察

我和一名女友谈起了网络,引起了资深警察的关注。他办过许多与网络有关的案件,虽然现在已调出警界,还是向我表示了“网上骗子太多(简直全是骗子)、你(一定)会上当受骗受伤”的担心(论断)。

我笑说自己是资深网民,不会天真幼稚到什么都信。

他斩钉截铁道:万一别人想方设法搞到你的资料,投其所好,你在不知不觉中,一定会认为遇到了知音,陷进去了,还不知怎么回事就……?

他口气决绝、步步紧逼,似乎非得要我承认“一定会上当受骗”才肯罢休。

我负隅顽抗道:保持一个底线就行了啊。

我话未完,他急急反问道:什么底线!

我勉强笑道:不见面啊。(我的声音也低了些,因为说到“底线”已经有点黔驴技穷的味道;并且我在撒谎,其实我接触过的陌生网友不止一个,没觉得谁是骗子,有的还成了经常联系的朋友。但我并不想搬出这些事实论据来证明他的确有幸言中而我的确不幸幼稚天真。)

警察并不满足,马上指出:有什么底线!那时候你都陷进去了,哪有什么底线!

仿佛我已经成为网络诈骗案中的待宰羔羊,而且是咎由自取、完全活该的!同时,为百忙中的警察叔叔们增加了一份工作量,简直就是乱上添乱!

再多说一句只会引起更激烈的辩论。虽然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怕辩论的人,但是我不会在不合时宜的场合展开辩论,也不参与不平等的辩论。在顾及朋友和对方情面的情况下,我选择了无语。

更为不幸的是,当时我穿了一条未及膝的黑色短裙。按理说我一般不会穿这样的服装的,尤其是我混进公务员行列后,更是千方百计扮演端庄淑女。这条短裙是姐姐刚送的,内衬是裤裙,不会有*之虞,一次也不穿很可惜的;看到街上有不少高个子美女都敢穿这样的短裙,自己个子娇小,非上班时间穿穿短裙应该不会为过(上班时间我穿工作服);搭配上一双褐色长筒靴,自我感觉弥补了裙子短的感觉。综合以上各种因素,我在昨天穿上了这条短裙。朋友聚会是临时召集,我想换也来不及了。

因此,穿着一条短裙的我,被资深警察定位成一个充满不切实际幻想、容易陷入网络骗局的白痴小女人,应该情有可原。

于是资深警察总结道:总之,我觉得,网络的弊大于利。就拿李思怡事件来说,警察有什么错!

我惊讶地插嘴道:警察怎么会没有错?

他不屑一顾地继续道:在整个事件中,我就觉得警察没有错!(也许是他的表达有误,他应该是指直接当事人以外的警察吧)那个通过网络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的《成都商报》记者,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在世界上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如果导致了成千上万人的动乱,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想!你们这些人(针对我?),就晓得拿西方的观点来看中国的事情!(虽然我表明知道中国的实际情况是经济基础薄弱、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他仍毫不客气地把矛头直指我,好像我就是网上主张全盘西化的网民代表。当然,另外两位朋友在聊天,他不冲我冲谁来?)在这个事件中,很多人都有没有注意到,李思怡的父亲在哪里?说是没有父亲,怎么可能!还有李思怡的妈,简直就是个人渣!像她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能力抚养娃娃,根本就不该生娃娃!是不是养不起娃娃就该政府养嘛?现在有些人,要去抓他,他就把娃娃给你抱起来,说,要抓我?你们警察帮我养娃娃嘛!

你不晓得,当初我和某某某到金堂去建议县委撤某某某(对李思怡事件负领导责任的警官)的职时,县委领导有多么痛心。他有什么责任,他当时一点儿也不知情,还在某某地培训。你说他有什么责任?!

其实我想反问他:如果你是李思怡本人你会怎样看待这些传说中英明神武的警察叔叔?如果你是李思怡的母亲会怎样忍受女儿的惨死?为什么你对应该负责的警察有深刻的同情心,却对弱势群体如此仇视?……

但在警察再三咄咄逼人的质问之下,我仿佛成了接受审讯的犯罪嫌疑人,想拂袖而去却又觉得不妥,只好满腹委屈、含含糊糊地跟他“嗯嗯”几声。

警察仍不放过我。他义愤填膺地述说着当时如果不是警方夜以继日、眼睛也不敢眨地不停封杀有关李思怡事件的新闻和评论,这些消息大量流传到海外不知道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原来网民在他眼中无异于成心制造动乱的恐怖分子。我这个资深网民让他批斗一下出出气也情有可原)所以,他自己从不上网(可能专指聊天)……

我知道跟这样一个有着深刻的职业归属感、荣誉感、认同感的警察面对面地谈什么人道主义、同情心无异于鸡蛋碰石头。于是,懒得动笔的我回家写下了这篇日记。

是不是有点像《武林外传》里的的吕书生打不过白展堂就说:“我在书里写死你!”自欺欺人!

我还是替李思怡委屈!替自己委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