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资格最老交警拒绝升职 一线执勤30年(组图)

少鑫 收藏 43 20929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26_42571_10742571.jpg[/img] 李育林在福田口岸执勤。 30年,足够让一个小渔村变化成国际化都市,在深圳这座城市的街头,有一位交警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了“爷爷”,依旧风雨无阻,挥舞着双手“指挥”着十字路口的“交响曲”。昨日在口岸交警大队,记者见到了这位被大家尊称为“李叔”的老交警李育林。   “公安局招警第一个招了我”   前一天约好了9点采访,李育林8点30分就提早等候,这位年过半


深圳资格最老交警拒绝升职 一线执勤30年(组图)

李育林在福田口岸执勤。


30年,足够让一个小渔村变化成国际化都市,在深圳这座城市的街头,有一位交警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了“爷爷”,依旧风雨无阻,挥舞着双手“指挥”着十字路口的“交响曲”。昨日在口岸交警大队,记者见到了这位被大家尊称为“李叔”的老交警李育林。


“公安局招警第一个招了我”


前一天约好了9点采访,李育林8点30分就提早等候,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交警昨天是休假日,却穿着笔挺整齐的制服等候记者——“认真”两字除了是记者的第一印象,也是同事对李育林最大的评价。


深圳建市前,最早的宝安县公安局治安股交警班只有17人。1979年12月深圳市公安局交通大队正式成立,当时只有23岁的李育林有幸成为了深圳第一批新招的交警。




深圳资格最老交警拒绝升职 一线执勤30年(组图)

李育林在路上指挥交通。

出生于平湖的李育林15岁初中毕业就加入了当时宝安县的民兵团,小小年纪就曾驻守铁路,修挖淡澳河、参加抢险救灾……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之间,宝安出现过三次大的“偷渡潮”,李育林同村里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偷渡到香港去了,正值年少的李育林却有一番不同的抱负,他认为自己脚踏实地,肯定有出路。凭着在民兵团里认真出色的表现,当时的布吉党委领导一致推荐他加入警队。“整个民兵团有几百人,而警队只有几十个指标,第一个就招录了我。”于是,怀揣着激情和骄傲的李育林成为了深圳公安局交通大队首批48名新招警员之一。


当年指挥的不是汽车,而是单车和行人


今天的深圳,交通四通八达,然而30年前,深圳的交通就是从一条马路(解放路)、一个路口(解放-东门路口)、一个岗亭、一把太阳伞、和一个交通班的基础上起步的。建市之初,交警的第一批创业者们住在临时搭建的简陋铁皮棚里,在弯弯曲曲的泥沙路上指挥交通,在摸爬滚打中维护着深圳的道路秩序。


“他就像一个宝藏”


如今在口岸交警大队,“李叔”成了每一名年轻民警对李育林的尊称。30年来,他手把手带出的一批又一批新警,如今都已成为业务骨干,有的甚至已经走上管理岗位。用他现任“徒弟”小曾的话说,“李叔就像一个宝藏,怎么挖也挖不完。”


由于身体原因,大队领导把李育林安排在离大队最近的福田口岸固定岗,每次上岗他肯定都会提前15分钟以上到达。


领导曾问过李育林身体能不能吃得消,有没有什么困难,本来就有高血压的他没有顺势提出自己的困难要求转做内勤岗位,而是说:“还过的去,站到不能站再跟你说。”他的上司林孝义对记者说:“李叔在中队里是最让领导放心的下属,腰板挺得比年轻人都直。”


说起“李叔”,口岸大队现任政委黄海棠既爱护又尊敬,“许多人认为老同志难安排、难管理,我们这却恰恰相反。李叔为每一位成员做出表率,让我们时时刻刻都感受到警察的使命和责任”。晶报记者梁睿/文、图李育林向记者描绘了上世纪80年代初深圳街头的景象:“当时只有一条大马路——罗湖解放路,两个岗亭——东门岗和西门岗。”李育林永远记得,他的第一个执勤的岗位就是东门岗。“就在今天东门步行街的地方,那时候是一条沙路,两边是破旧的民房,改革开放之初的深圳人少车也少,交警指挥的不是汽车,而是单车和行人。天天清理乱摆卖,还负责保管自行车。而西门岗是一个铁路口岗,约是今天人民桥的位置,当时交警还充当铁路警察的角色——有火车来了,就要把车辆、行人拦住,火车走了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回想起创业之初的艰辛,虽甘苦而回味:“那时候住的是铁皮房集体宿舍,吃水靠肩挑,进出走泥路,一怕刮台风把铁皮房刮跑;二怕没有电,两眼一抹黑;三怕挑不到水,每一个干警都备有一根扁担,两只铁桶,以便挑水。由于宿舍离执勤的地方很近,经常洗澡洗到一半去疏导交通,回去接着洗。1984年秋天的一场台风,把铁皮房吹得七零八落,天快黑了,同志们困在一起,电没有来,水没挑到,饭没有煮,就这样捱了过去。”


对比起今天交警队伍的先进设备来说,创业之初的办公条件可谓艰苦:一个大队百把人只有一辆小面包,还是港商赞助的,既是运输工具也是联络工具。“我第一次处理交通事故的地点是横岗石灰厂,当时一辆解放牌货车撞死了一位9岁小童,我们驾着小面包从东门出发,快两个小时才到现场。”李育林回忆,26寸的五羊牌单车,车尾上写着交警两个字,就是当时日常公务用车,“由于数量有限,四个人只能公用一台,没有分到车子的时候只能走路。”然而爱岗敬业的交警形象受到了市民的热心拥戴,“见到我们没有车,很多司机会主动停下来问一句:‘阿sir你要去哪里?’的士车司机会这么问,其他车辆的司机也会。但是由于纪律规定,我们都不能坐市民的‘顺风车’。”福田口岸每天早上都有很多接送孩子过关的车辆,我总要把这些孩子安置好才会安心,看到他们就想起我的小孙子……


——李育林


30年来,李育林骑单车走着同样的路线上下班,不仅从未有过请假、缺岗的情形,也从来没有接到别人投诉,对于一个一线交警来说,非常难能可贵。


——口岸交警大队政委黄海棠


“我是雅园岗的一员”


雅园岗是罗湖交警大队设立的第一个示范标准岗,是青年文明岗,也是深圳当时最重要的岗亭。能在这里执勤的都是一流的交警。至今还令李育林自豪的是:他当时就是雅园岗的一员。


深圳最早的交警是用指挥棒指挥交通的。“你可别看这支棒子很轻,舞起来很讲究动作的协调,要美观,也要有力,比起现在交警的指挥手势难度大很多。”话音未完,李育林模仿着当年雅园岗的指挥手势给记者示范起来,表情带着骄傲和满足。


由于当时市民的交通观念还没有形成,示范岗还要发挥教育的作用,执勤交警见到违章行为要纠正,要先行警礼再执法,当时的一个女民警向违章者敬了26个礼最终感化对方的事例,还得到了省、市领导的赞扬,这套做法也在全国推广开来。


那时的交通岗亭没有伞,下雨只能穿雨衣指挥。作为雅园岗的一线交警,李育林始终坚持着爱岗敬业的作风:上班从不偷懒,手势必须标准,保证人不斜穿,车不越线。“我是在最繁华的路口示范岗里的执勤,所以我必须要做一名优秀的交警。”


“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马路上站到不能站”


30年来,交警的队伍从17人发展到1000人;从一个交通信号灯发展到几百个电子控制信号灯;从自行车巡逻发展到机动车摩托化巡逻管理;从一台电话发展到对讲机、手提电脑、电子监控融为一体的现代化交通指挥网络。



时间作用在李育林身上,使他的脸上多了几道深刻的岁月痕迹,视力、体力也有减退,然而工作对于他来说,却一如往常——从京承大厦、宝安南、雅园立交、宝安北、文锦渡,岗位越挪越远,一直到现在的福田口岸,他依旧站在风雨的最前线。


当年与李育林一块守过单车的战友刘志娇,早已当上了市公安交管局局长、市交通局局长后退休了。深圳交警最早的“十七勇士”都已经是大队长以上的级别。李育林成为深圳第一批交警里唯一一位坚守在一线执勤的“老兵”。


“大家都很关心我,生怕我受委屈!”一直维持原来的角色,李育林曾拒绝过很多“当官”的机会,“我的文化水平不高,怕做了官管不好,对不起大家。”30年维持相同的角色,李育林很坚持自己的心态,“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马路上一直站到不能站为止。”


10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