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种新闻值得怀疑其动机——从“昆明官渡区渔村村官与村民械斗3死2伤”说开去[以拜读]

原文如下:

23日晚8时50分许,昆明市官渡区矣六街道办事处发生一起械斗,打斗双方是渔村一组的村民和村组长及其家人。械斗导致3死2重伤。渔村一组小组长王昆、其姐夫——村小组保安队长王跃和村民李小忠死亡,村民杨绍雄和来昆务工的贵州籍木工黄卫龙(村民称其“黄文龙”)受伤。

昨天下午,官渡区通报了案件情况,暂时认定事件为“村民之间因矛盾纠纷发生打斗”,目前警方已展开调查,官渡区表示,将及时公布调查情况。

截至昨晚发稿,多处受伤的黄文龙、杨绍雄两人仍在治疗中,无生命危险。各项调查、善后工作也正有序开展。

现场血迹犹存

24日晚8时,记者来到渔村一组时,已经风干的血迹仍然残留在水泥地板上,最远的两处血迹相距300多米。

事发地附近一居民回忆说,事发时为23日晚上8时50分许,当时他们刚吃过晚饭,忽然听见外面拖钢管的响声,从屋里往外看,六七个人手持钢刀、钢管等物,从客房(村活动室)向村口方向追着李小忠殴打,当中有村组长王昆。五六分钟后,当这六七个人再次从门口经过时,王昆身上已有多处伤痕,由其姐夫亦即小组保安队长王跃搀扶着,乘车送往了医院。

李小忠躺在村口一家超市门口,手、脚、头等多处流血。附近居民此时才走出房门,拨打110和120,并通知李小忠的弟弟李小松前来。据称,警察在现场找到一把半米长的刀及一把匕首

李小忠不走运被“撞”上

据村民介绍,事件起因可能是与村里的分红有关,李小忠与组长王昆并没有过节,仅仅是李小忠不走运,“撞”上了这个事情。

李小忠的妻子王建芬回忆,当晚他们一家吃过晚饭,她就忙着去喂狗了。李小忠对8岁的女儿说要买包烟就出去了。直到有人通知李小松时,她才得知丈夫出了事。

村中一名64岁的妇女回忆,当晚她与另外6人在村里的客房锻炼身体、闲聊。突然,组长王昆、王昆哥哥、父母及其姐夫妹夫共6人拿着钢管、钢刀走了进来,“先是打那3个男的,我们4个女的看见了就害怕了,赶紧往门口跑。”她说,她跑到离大门口还有2米远时,被一人追着用钢管打了一下,右手手指受伤。昨天她的右手仍缠着纱布,露出的4个手指呈青黑色。

据其回忆说,3个被打的男人中,就有杨绍雄。杨绍雄从客房门口逃出之后,仍然被追赶,而且客房对面有一群手持钢管、钢刀的陌生人也向着他走了过来。在前后追堵中,他的臀部被砍伤。

杨绍雄倒下之后,正好出来买烟的李小忠走在客房至村口的那条路上,随后被追截的对象变成了李小忠。

医院再起殴斗

120急救车赶到后,将杨绍雄和李小忠一起送到了官渡区人民医院,由杨绍雄的妻子及李小忠的弟弟李小松陪护着。

然而,当救护车抵达官渡区人民医院时,不想却碰上了“王昆的家人们”。据李小松回忆,他们再次被殴打,3名医院保安也未能将施暴的人拉开。在慌乱中,他没注意到杨绍雄夫妻俩是否挨打。李小松脱身后报警。

当晚11时许,李小忠被转至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24日凌晨4时,李小忠被推至病房时,仍然有呼吸。当日早7时左右,李小忠的堂姐李明芬接到李小忠的死亡通知。

王昆及王跃如何受伤致死

伤者黄文龙昨晚仍在官渡区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主治医生24日晚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伤者被送到医院时,胃、胆均被割破,虽然已经进行了手术,但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据在病房照顾黄文龙的老乡王顺华透露,黄文龙并非渔村一组村民,而是前来新螺蛳湾务工的贵州籍木工。昨日,黄文龙的妻子已从贵州赶到医院。

伤者黄文龙的主治医生回忆,当晚与黄文龙一起送到医院的,共有3名伤者,其中一名送到门诊部时已经停止了呼吸,另一名在外二科抢救时,亦因抢救无效死亡。死去的两人即是王昆与王跃。

事发当晚,死者王昆的妻子并没有在现场,当她得到消息时,已是丈夫及姐夫的死讯。她认为,王昆因公殉职,王昆及王跃的死,是被李小忠等村民指使、策划、陷害的。记者多次致电,希望其接受采访,但她一直没有现身。

由于当事人之一黄文龙至今却仍然处于昏迷状态,因此还不清楚王昆及王跃如何受伤死亡。

官方通报:刑警已介入调查

昨天下午,官渡区通报了“2•23”案件情况。截至目前,身上多处受伤的黄文龙、杨绍雄两人仍在抢救中,无生命危险。各项调查、善后工作也正紧张有序地开展,相关情况将在第一时间内通报各新闻媒体。

据通报,2月23日晚8时50分许,昆明市官渡区矣六街道办事处渔村一组村民之间因矛盾纠纷发生打斗,致该村小组长王昆及村小组保安队长王跃,村民李小忠、杨绍雄,黄文龙5人受伤,其中王昆、王跃及李小忠在送医院后抢救无效先后死亡、黄文龙、杨绍雄身上多处受伤目前仍在抢救中,二人无生命危险。

案件发生后,市区公安机关高度重视,迅速开展了相关调查、处理工作,随后,市、区党委、政府领导也做出重要批示,要求迅速查办案件,妥善处理好相关善后工作。市公安局及相关部门领导迅速带领市、区公安机关等部门先后赶到现场,组成案件调查工作组,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我来分析:


许多清醒网友看出了端倪,也就是说这新闻纯粹属于街头嚼舌根!问啥俺这么说呢?

其一:“已经风干的血迹仍然残留在水泥地板上,最远的两处血迹相距300多米。”这里有疑点:“最远的两处血迹相距300多米”。照常理,能让人直观地记忆犹新的记住某件物体,它一定非常醒目。所以量词就不能用“处”,而要用“滩”!只有“两滩”血才能足以要了人命。流血处自然就是受伤处,而且是要人命的“致命伤”,那么,这相距300米的两处血迹是谁流的?显然不是一个人流的。试想,在300米距离上从流的第一滩血处奔跑到第二滩血处,受了致命伤的人能办到吗?再想象一下:所谓的施暴者王昆在第一处杀了李小钟,(注意:还有5、6个施暴者)李小钟接着在跑300米又流了另一滩血。后果是什么呢?有点常识的人闭上眼睛都能想到:直接倒地而亡!绝不会留给任何人予以施救的机会。反过来想,如果是王昆的,更不可能了,一个受了致命伤的人流了一滩血后,再“追杀”李小钟300米后又流一滩血,其结果也是直接倒地死亡,再说他还能够“追杀”吗?也就不会有后来被另一个死者王跃搀扶上车的情况。还有,“李小忠躺在村口一家超市门口,手、脚、头等多处流血”。此语一出,问题就来了:是谁杀了王昆?被一群人追杀并躺在村口一家超市门口的李小忠显然没这么大本事的。所以,刺杀王昆的应当另有其人。谁呢?记者没有交代。可以断言,所谓记者从落笔时就有意混淆、模糊、更是在误导读者。

其二:请看“王昆身上已有多处伤痕,由其姐夫亦即小组保安队长王跃搀扶着,乘车送往了医院。”

追着人殴打的死者村官王昆受伤了,由其姐夫王跃(另一个死者)搀扶着,乘车送往医院。注意:言下之意此时的王跃没有受伤!因为能搀扶重伤员行走并乘车的人绝然不会受伤,更何况是致命的伤呢?那么,王跃又在哪里受伤了呢?医院里的第二次所谓“施暴”时被冲突的另一方刺伤?也不可能,因为,从全篇文章的事件出场先后来看,这时的王跃在医院发生冲突时于之前已经死亡。由此,也可以断言,要么是记者有意回避,要么是村民在说谎!

其三:“据村民介绍,事件起因可能是与村里的分红有关,李小忠与组长王昆并没有过节,仅仅是李小忠不走运,“撞”上了这个事情。|”

这句话更值得推敲。有句俗话说得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没有过节的李小钟与村官王昆,因“李小忠不走运,“撞”上了这个事情”。然后,就犯得着“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吗”?而且是王昆一伙人一拥而上对其追杀的。并且,此时“英勇善战”的王昆看样子并未受伤。这就怪了,身为村官的王昆和联防队长王跃就是这般的“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那么,这样的村官大模大样的存在,我们的监管部门平时干啥去了?不会是级级政府都集体失明了吧?答案是否定的!再则,因“分红”而发生械斗,“分”什么“红”,谁跟谁“分”,王昆分了杨绍雄还是李小钟的?或者是李小钟和杨绍雄分了王昆的?从王昆妻子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何谓因公死亡?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所以,因“李小忠不走运,‘撞’上了这个事情。|”就是有人故意睁着眼睛说瞎话,故意隐瞒真相。而且,记者有意渲染此情节。

要说的话很多。只是这种不负责任的新闻报道实在不忍“睹”!再此就不哆嗦了。只是在最后要说,在党和政府大力倡导和全民努力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的确令人无比痛心疾首。但是,我们更希望许许多多的新闻记者本着良知,说些客观、公正的话,为我们全民做点实事。不要为了一己私利,置公理与大局而不顾,煽阴风点鬼火,给舆论和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误导民众,制造是非。


本文内容于 3/2/2010 8:49:25 PM 被rupengfe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