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张宏志关于昆仑关战役的谎言

C关山月 收藏 332 13398

上一篇:也谈台儿庄昆仑关战役真相-与张宏志先生商榷(一)

二、关于桂南会战昆仑关战役

通观张宏志先生访谈录,自始至终,他都把昆仑关战役等同于桂南会战,把二者混为一谈。这是一个低级错误。桂南会战也有称南宁战役的,它包括了昆仑关战役,也就是说,昆仑关战役仅是其一部分。对桂南会战的阶段划分,国民党战史多将其分为防守南宁、反攻南宁(即昆仑关战役,一般是将日援军部署完毕采取攻势作战止)、宾阳作战、收复南宁四个阶段,大陆史界一般是将其分为防守南宁、南宁失陷后对龙州等地的防守、反攻南宁、宾阳作战这几个阶段。笔者较为倾向于后者。虽然划分方法不同,但几种分法几乎均是把昆仑关战役当作其中一个阶段,即反攻南宁阶段。

(一)桂南会战

张先生在访谈录中称“桂南会战(即电影《铁血昆仑关》)国民党以精锐之师27个师25万人去攻日军一个师团一个旅团1.7万人”,该说法中的两个数据,未知从何而来?下面通过相关资料来分析一下是役中日双方出动兵员数目。

1,中国投入兵力

台湾国民党战史称投入总兵力是“陆军25个师,共约154000人”[1],大陆社科院近代史所编著的民国史资料丛稿《大事记》采信该数据:“(12月18日)桂南各部队约十五万人调整就绪,依照白崇禧部署开始反攻。”[2]同样采信该数据的还有日方战史,《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也称国军投入兵力是 “十五万四千六百四十二名”[3]。战争史上一个一般规律是:某次战役后,尽量夸大敌方参战和伤亡人数而尽量缩小己方参战和伤亡人数。

大陆另有不同说法,认为参加反攻南宁作战的中国军队“合计有26个师,19万人左右”[4],即便张宏志先生本人,在其著作《三部曲2》P238说国军投入总兵力“相当于26个师;野战重炮兵3个营另两个连;飞机115架。其他特种兵除外,共约20万人左右。”

那么,国军在桂南会战中投入的总兵力到底是15万余,还是19万或20万呢?笔者的看法是,这几个说法都各有道理。15万余人是国军在阶段战役中投入的最大兵力,而19万或20万则包含了参加前次阶段战役而未参加下次阶段战役中的战损人数。具体来说就是,在昆仑关战役中,国军仅第5、66、99军战损(伤亡及失踪)人数即达29339人[5],加上其他参战部队的战损数,该战总战损达到三四万人是有可能的。这或许就是台湾国民党战史称宾阳战役(桂南会战国军参战人数最多的一次)参战人数为15万余而大陆部分史料认为有19万或20万的原因罢。

但无论是15万余还是19万或20万,距张先生所谓的“是役国民党军出动…约相当27个师,总兵力25.4万人”,皆相去甚远。

2,日军投入兵力

台湾国民党战史称日军投入总兵力是“陆军约三个师团强,共约70000人”[6],曾指挥该战役的白崇禧认为,至1940年1月下旬,“敌军兵力三个半师团,海空军在外共约十万人。”[7](白崇禧关于“三个半师团的说法不确,实际上日军近卫师团投入桂南会战的只是部分而非全部)曾参与该战役、时任东路军总指挥的蔡廷锴,与白持同样看法,也估计日军“大约总有十万人”[8]。

笔者未能从日方战史中查到直接记载的该战日军参战人数,但通过一些记载,还是能大略推断出来的,“12月17日,(日军)在部队分散的情况下,遭到约25个师组成的大规模中国军队的攻击,约2万4000名日军被包围,陷入苦战。翌年1月13日,第18师、近卫师1个旅约3万援兵在钦州登陆,至25日在南宁附近集结。”[9]即便不算此前月余日军侵占南宁及龙州等地的战损,亦可见斯役日军投入总兵力至少是5万4000人。这个数据与国民党战史所称日军“共约70000人”是接近的。

而张先生所称的25万人对1.7万人,明显是谎言。在访谈时,张有意或无意打了个马虎眼,以战役初期日军投入的军队数量,来对比中国军队战役前后投入的总兵力(即便总兵力,亦未有如张所言的25万人),即以中国军队最大数来对比日军最小数。此种有意或无意,是无知还是另有企图?是企图达到混淆视听,诬蔑中国军人的抗战努力?

(二)昆仑关战役

再来看一下此战中日双方投入兵力。

1,中方

通过分析当时的往来电报,似乎更能接近真实数据。在1939年12月13日白崇禧拟定并报军委会批准的作战部署和兵力分配是:一、西路军总指挥夏威,指挥31军及170师、挺进第一支队,附战车一连、山炮两连。二、北路军总指挥徐庭瑶,指挥第5军及99军之一师。三、东路军总指挥蔡廷锴,指挥46军(欠170师),附挺进第三支队。四、预备队九九军,欠一师[10]。至16日白崇禧下达作战令,东路军蔡廷锴部又增加了第66军。也就是说,至12月16日,实际能用于作战的仅以上14个师,其余部队尚在集结和运输中。《抗日御侮》国军指挥系统表(12月中旬)所列,也只有15个师共约14万人[11]。作战方案部署既定,则后续到达部队中,直接参与作战的就不会很多,大部会作为预备兵力使用。从后来的战斗情况来看,原有作战部署变动并不很大,参加作战的部队主要就是以上所列。

根据以上可以判断,国军在昆仑关战役中投入兵力14万人左右,还是较为可信的。而参加主攻的部队,则是第5、66、99三个军,共约10万人,其他则主要是担负敌后破坏和袭扰任务及用作预备军。

2,日方

在国军进攻昆仑关期间,日军据守昆仑关及后续支援部队,主要是第21旅团、台湾旅团两个联队及第9旅团一部,共约15000人[12]。

这样,昆仑关战役中的兵力对比就是国军约10万人对日军15000人。

(三)昆仑关攻坚战,国军10万或5万对日军800?

张先生访谈录说昆仑关攻坚战“(中日)双方的兵力对比就是,10万人的主攻部队或者说5万人的突击部队对800人的守备部队”,那么,实情真如其所言么?

1,国军攻关兵力

第5军主攻,第99军第92师助攻(结束阶段又增加第66军第159师)。而主攻部队中,只有第200师、荣誉第一师正面主攻,新22师为右翼迂回部队,由小路绕过昆仑关攻占五塘、六塘,打击南宁方面日本援军。第200师副师长彭壁生则另率军部两个补充团担任左翼迂回部队,绕甘棠、长安攻击七塘、八塘侧击昆仑关之外并阻击日援军。此外,在攻坚战期间,担任攻坚的荣誉一师还曾派该师郑庭笈第三团从右翼包围九塘,郑团利用黑夜攻占九塘西侧高地。日军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即是被该团炮火所毙。

2,日军兵力

(1)驻守昆仑关兵力

A,日军昆仑关驻兵在增援赶到前,原有兵力是:步兵第四十二联队松本第二大队(缺第六中队)、步兵第四十二联队速射炮一小队、独立山炮兵第二联队第二中队、迫击炮第三大队第二中队、工兵第一中队的一小队、师团无线电一分队、卫生队的一部、旅团无线电一分队。[13]

人数远超过一个大队。

B,据《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卷三第一分册P57介绍与昆仑关松本大队情况一致的日军另一个大队的人数----“伊藤大队(步兵第十一联队第三大队,缺一个中队,计八百九十四名)”。

C,张先生本人在《三部曲2》P234“据各方面资料推算”的“第五师团编制概要”中有一条:“丁 大队(营),辖四个步兵中队(连)、一个机枪中队(连)、一个营炮小队(排),计1049人。”

D,12月19日,徐庭瑶、杜聿明向蒋介石报告:“当面(昆仑关)之敌,查系第五师团四十二联队及配合伪军约三千余人。”[14]

即便徐庭瑶、杜聿明有故意夸大敌方实力的嫌疑,其数据不可信,但结合A、B、C,未知张先生是如何得出昆仑关守敌一个大队又两个中队的人数是800的?

(2)日军增援部队

战斗打响的当晚,日军即派出第二十一旅团第二十一联队,由联队长三木吉之助率领增援昆仑关,但遭到第99军的拦截,只有一个大队突至昆仑关[15]。随后,台湾旅团主力,第二十一旅团坂田第四十二联队,均驰援昆仑关,皆被第五军及友军打援部队所拦阻。被打援部队拦阻的,还有回师南宁的第九旅团第十一联队伊藤第三大队、牟田丰治第二大队,第九旅团第四十一联队友野第二大队。

张先生在陈述昆仑关攻坚战时,初将国军围点打援的兵力也算到攻坚战里,次将日军增援兵力排除在外,这是极不认真和不负责任的,也是相互矛盾的。

3,昆仑关“47天没有攻下来”?

国军从12月18日开始攻关,至当月31日拂晓,新22师在第159师、荣誉1师的协同下攻入昆仑关,全部克复昆仑关东西两侧高低,日军向九塘溃退止,用时14天。至于后来昆仑关在日军增援部队到达后反攻时又得而复失,与国军攻下昆仑关,是两回事,一如你不能因为张三和李四结婚后又离婚而认为他们没结过婚。

(四)昆仑关战役之评价及其它

张先生在《不能为国民党抗战平反》中说蒋介石在柳州主持台开桂南会战总结会时,“给予白崇禧(总指挥)、陈诚(中央监督大员)降薪留职处分。第三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徐庭瑶上将以下八个将军撤职查办。此事国民党战史一直隐瞒。连蒋介石都感到羞耻的一仗,我们却竭力鼓吹,反衬出唱赞歌者是多么地不知羞耻!”实际上总是在混淆昆仑关战役和桂南会战的前提下自以为是的盲目独白。至少,就笔者而言,甚少见哪些人去竭力鼓吹桂南会战,人们赞扬的只是其中之一阶段----昆仑关战役而已。

1,评价

台湾国民党战史称“日军于昆仑关作战失败”[16]。战役结束后,“最高统帅部对取得这次战役胜利也格外振奋,…蒋先生夫妇…对我军抗日将士奋不顾身、忠勇爱国的精神也褒勉有加。”[17]参加昆仑关作战的“第5军每个士兵几乎均得有战利品”[18]。即便张宏志先生本人,在其《三部曲2》P242论及昆仑关战役时,也说:“昆仑关方面的战况尤为可喜”。

2, 柳州会议老蒋恼火的原因

2月下旬蒋介石在柳州召开会议,恼火的原因,是就南宁防守和宾阳附近作战的不利而言的,与昆仑关战役并无关系。蒋对自己在南岳会议(1938年11月)时“判断敌人绝不攻南宁”而将桂南部队调粤西江导致北海防务松懈的失误,感到“很惭愧”,并自责“此为最大错误”;又说“此次宾阳部署亦不对”,主要是指责国军高级将领,“大意疏忽、无决心、无战斗意志,必失败。”“自上至下,不想固守,只想退却。”[19]甚至早在2月15日就致电指斥白崇禧、张发奎:“敌元(13日)夜广播称,华南派遣军鉴于此次历史的歼灭战之战果,元日对我桂南高级将领发出通告,指摘我作战之拙劣等情,显有轻蔑之意。”[20]

唐纵也说:“此次柳州会议,是对于宾阳战争之军纪会议”[21]。

张宏志先生先将昆仑关战役混同于桂南会战,继之又将昆仑关攻坚战混同于整个昆仑关战役,其对基本史实的无知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因之得出一些错误结论,也就在所难免。

各人的史观未必强求尽同,站在不同立场、以不同史观来阐述历史事件或人物,再正常不过。但若为了所谓的立场或史观而故意歪曲历史的本真面目,就是人格和品质问题了。

关于有无必要为国民党的抗战翻案及国民党和蒋介石在抗战中的作用,我想,用敌方的话来说明,似更有意义。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在1939年11月14日向其上级提出的“关于迅速解决日华事变作战方面的意见”中说:“敌军抗日势力之中枢,既不在于中国4亿民众,亦不在于政府要人之意志,更不在于包括若干地方杂牌军在内之200万抗日敌军,而只在于以蒋介石为中心、以黄埔军官学校系统的青年军官为主体的中央直系军的抗日意志。只要该军存在,迅速和平解决有如堟木求鱼。”[22]此话虽有些绝对和片面,但似无必要有意吹捧和拔高蒋及其中央军系统

结语: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自抗战以来的首次攻坚,“开了抗战以来强攻夺取敌阵地、消灭敌军一个旅团的胜利的记录”[23],是与日军硬碰硬地当面较量,它达成了初步的军事目标并给日军心理上造成了一定影响,敌日记自承“于中国参战以来,所未遭遇之坚强战斗力,致此次伤亡惨重。”[24]无论整体上的桂南战役中国军队失败的如何惨烈,都不能抹煞昆仑关战役的光辉。正如,你可以说包括平型关战役在内的太原会战,中国军队失败了,但不能因此否认作为太原会战平型关战役之局部的八路军115师取得的平型关战斗的光辉胜利。

[1]《抗日御侮》卷七,P2;

[2]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民国史研究室编:《大事记》第二十五辑P155,中华书局1981年版;

[3]《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卷三第一分册,P60;

[4]《中国抗日战争史》P633;

[5]《抗日御侮》卷七P31;

[6]同上,P2;

[7]《白崇禧回忆录》P175;

[8]《蔡廷锴自传》,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P527;

[9](日)桑田悦、前原透:《简明日本帝国战争史》,军事科学出版社1989年3月第一版,P82-83;

[10]参见《白崇禧致蒋介石何应钦密电》1939年12月13日,《抗日战争正面战场》P873-874;

[11]《抗日御侮》卷七P67;

[12]同上,P68;

[13]《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三卷第一分册,P46;

[14]《徐庭瑶杜聿明致蒋介石密电》1939年12月19日,《抗日战争正面战场》P875;

[15]《中国抗日战争史》P635;

[16]《抗日御侮》P17;

[17]《我的戎马生涯:郑洞国回忆录》,团结出版社1992年版,P252;

[18]《苏联顾问加咯诺夫关于桂南作战的报告》,国民政府军令部战史会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转引自张宪文P637;

[19]详见《蒋介石关于桂南会战的总结》1940年2月24日,《抗日战争正面战场》P907-910;

[20]《蒋介石致白崇禧张发奎密电稿》1940年2月15日,同上,P904-905;

[21]公安部档案馆编注:《在蒋介石身边八年----侍从室高级幕僚唐纵日记》1940年2月28日,群众出版社1991年8月第一版,P114-115;

[22]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大本营陆军部>摘译》(上)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1月第一版,P519;

[23]杜聿明部参谋陈启銮:《我所了解的杜聿明》,《文史资料存稿选编-军政人物(上)》P525;

[24]《白崇禧致蒋介石何应钦密电》1940年1月2日,《抗日战争正面战场》P882。

3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