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枪刺 第四卷 翻云覆雨 九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九二

张弛突然说道;“等一下,咱们没有注意到一点。”

“就是五行中风取代了木,而且这个风的位置还是在正中间。”张弛想到了一种可能。“风生则木摇、浪起、尘杨、火长,唯独金不动,这机关这么久了,我真不相信古代能制造这么复杂的连环锁,以当时的情况,他们也没有这么多时间精雕细琢,***教的进迫在当时的势头是非常迅猛的。大家让开,老三你注意,我转动风柱之后你再转动金柱,咱们再一起试试看能不能同时将这两个石柱按下。”

贼王;“你说得对,就这么试试再说。”

贼王先转动金柱,张弛随后转动中心的风柱,两人同时下按,石柱无声的沉入巨大的石盘中。一阵机关咯咯的响声传上来,几个人赶紧离开,隔远一点。

场中的石盘突然分成八个小块,缓缓向上抬起。

张弛近前探头一看,下面依旧是黑暗的,但是眼镜立即自动调整,下面是一个甬道,但是下去的空间被两把十字交错的印度长刀封住。

小胖“咕咚”咽了一口唾沫,锋利的长刀刀柄上镶嵌着硕大的一颗钻石,黄金丝缠绕成的刀柄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但是在钻石折射出来的炫目光彩却是黯然失色!

张弛跃在空中,头上脚下伸手握住两把长刀拔起,胸中气息转浊之时刀尖掉转,在上面抬起的八块石头根部一点,人已经翩然飞出,落在贼王旁边。同时长刀被拔出的地方冒起一股白气,与空气接触后“蓬”然烧成一团大火,渐渐在空中熄灭。

“好险!”吴军咧咧嘴,“现在可以下去拿宝贝了吗?”

贼王哈哈一笑,“当然可以了!白崖你和吴军暂时留在上面,我们三人下去看看。”退回去守在狭窄的隧洞口的白崖回头示意收到,继续守在洞口那里。

张弛轻轻落地,贼王带着轻微的风跳下来,至于小胖,则是标准的攀绳而下。下面并不是藏宝洞,还有一扇薄薄的石门挡在眼前。张弛推开石门,入眼一座庞大的骨山几乎骇了他一跳,细看之下才发现是一座大象的遗骨,熏人的气息扑面而来。

“快退回去。”伸手在贼王跃起的足底一托,贼王飞越上地面,接住被张弛抛上来的小胖。张弛已经覆上了面罩,原地拔起,伸手在石块上一垫劲,翻过斜斜抬起的石块,落在贼王一边,头盔打开,三人疾跑离开大开的洞口,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污浊气体冲出,浮上巨大的洞窟顶层。

想想刚才的凶险,连张弛都是满背心的冷汗,要是动作稍迟一点,三人就会被这不知憋了几百年的腐败毒气给熏杀了。没想到这下面的密封这么好,也是大家太大意了,差点在这成功在即的时候反而折了人手!

接下来几人索性坐在狭小的隧洞洞口,检查了一番剩下的食水、装备后稍事休息,张弛是无所谓,但是这么长的时间下来小胖他们已经吃不消了,再接着行动体力就要超支了。

足足休息了三个小时,张弛从调息中醒转,发现小胖和吴军正在呼呼大睡,白崖的呼吸显得很古怪,时快时慢,似乎是什么特别的心法,可能是疗伤用的吧。

贼王是最后一班的值守,看张弛醒转,低声笑道;“看来咱们这些人都属于没心没肺、胆子包天的,这两个家伙更是睡得香,也不怕这隧道中有什么变故。”

张弛;“难说的很,这隧洞看起来就是年代悠久,虽然印度和不丹的黑社会分子探索出一段主道的情况,但是更深处谁知道有什么东西衍生在里面,起来起来,开始做事。”小胖倒是利落的爬起,吴军的脚踝休息了一下却是更痛了,喷了一点药雾,稍稍活动片刻才能站立了。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决定张弛先进去探探路,再决定几个人下去。张弛跳下去,入眼的大象骨架依旧让他惊叹。这是一头成年的公象,两颗硕大的象牙并没有脱落,上面平放着一把颇为古老的锁匙状物事。张弛没有动它,而是向里面看去。

幽暗的洞窟并不是很大,光是大象的骨架就占了一半的地方,洞壁上开凿了三排27个洞龛,里面摆放着一卷卷的经书和一些黄金小佛像,最大的一尊也有三十多公分高了。张弛拿了一个在手中,沉甸甸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全部都是黄金铸就的。

洞窟里巡视一周,张弛招呼贼王和小胖下来,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小胖比较现实,下来就冲着三个黄金佛像去了,却差点将腰子闪了。张弛急忙一手托住,“他奶奶的、真沉!”小胖赫然的双手抱着,累的腿只打闪。

张弛三人没有理会那些经卷,将洞窟中的珍珠、玛瑙、玉器钻石一扫而空,整整装了三个背包,贼王和小胖马上将背包转向外头,张弛走到安放经卷的十几个洞窟前,仔细查看这些经卷,却发现自己鸟字不识一个,翻翻检检下意外的发现两部厚厚的、像是象牙裁薄、雕刻而成的经卷。

仔细的再三打量,确实是象牙制的,整个外形也是稍作休整,合在一起依然是象牙原本大致的模样。指甲厚的象牙片十分温润,触摸上去非常的舒服,一行行梵文镌刻在规格并不整齐的象牙书页上,在昏暗的洞室里散发着芸芸的晕光。

张弛看的叹为观止,仔细将象牙经卷系在腰间,再次巡视一番才退出洞窟。将象牙经卷递给白崖,“这个东西给你是最合适的,象牙经卷,看看么?”

白崖听得眼神一亮,拿在手中,却没有打开,细细的看着包裹经卷的羊皮卷,再三确认后抬头对张弛说道;“这个包袱皮上的梵文说了一件事情,‘在象牙上取得锁匙、将这个洞窟再次封闭后会打开一个到达地面的捷径。’”

张弛一想,回身下到洞口,从大象骨架的象牙上面找到了两把十字形的锁匙,跃上来在分开的石盘上找到了金孔,比划了一下,直接插进去。

八个打开的石盘瓣渐渐合拢,中心的风孔显现出来,张弛将最后一个锁匙插进去,一阵机括的响声过后,流水的声音逐渐变大,正北的洞壁上隆隆声传来,一道狭窄的石门移开,露出一个黝黑的通道,张弛特意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个石门只能是从内面才能打开,厚达两尺的石门通道一边不能着力,设计的只有在内面的机关连锁之下才能打开。

狭窄的通道里传出流水的声音,一股股稍显清新的风从里面刮出来,带着绿色植物特有的气味。

没有犹豫,五个人立即进入这个看起来狭窄的通道,张弛走在前面开路,贼王断后,三个背包游张弛、贼王、小胖背着,白崖和吴军的情况倒是已经大为好转,走起路来也跟得上。

轻轻将两条毒蛇挑开,甩到一路旁行的水渠、暗河里面,张弛知道出口应该就在附近了,这里被毒蛇当成安乐窝了。

钻出不大的洞口,入眼的情况看的张弛一怔,伸手示意后面的人伏低,“有情况,大家小声一点。”眼前连绵的山谷之间帐篷密布,一排排小型导弹车排放在密林掩映的平缓山坡间,轻巧而实用的山地轻量级山炮、榴炮等炮种正在四周山头紧张的设置跑位,整个山谷中一片紧张繁忙的气氛。

这些武器中夹杂的防空导弹是俄罗斯产的萨姆防空导弹,张弛查看之后判断出这里是一个印军团级防空单位,贼王凑过来,“这里好像是印军中心防区,难道咱们又摸到印度境内来了?”

“很有可能、咱们在地底下折腾了这么久,来到印度境内也很正常。”张弛忙着调出地图,查看自己现在所在的经纬度,“嗯?咱们对面十五公里就是现在的停战控制线,这里已经是印军的防御要点了。”

看着印军的小型工程机械完善着阵地,贼王悄然说道;“看看印军现在薄弱的软肋,咱们是不是搞上一下子?”

张弛摇头;“不行,咱们两个到时候可能可以逃脱,白崖和小胖、吴军就会危险了,走吧,静悄悄的离开。”掏出手机,不停地拍摄了一会,“将这个东西发回去,自然有人来对付他们,咱们不必冒险,这样大面积的阵地,也就是一个炮兵团的五分钟覆盖射击就差不多解决了。”

“噗!”的一刀扎在印度阿三大兵的脖颈大动脉上,血扑簌簌的喷到了茂密的灌木间,小胖脸色煞白的松开手,捡起地上的突击步枪。白崖松开手,看着尚有下半身埋伏在土层里的潜伏哨慢慢委倒,一阵阵难以述说的感觉涌上心头,说不上难过也谈不上恶心,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别扭!

一场突然而迅快凶猛的搏杀,五人全歼了这一个小组7人的潜伏哨组,眨眼之间的生死立判,除了张弛和贼王脸色如常之外,白崖和吴军、小胖都是神情变幻莫定,直到几分钟之后才逐渐稳定下来,亲手杀死一个活生生的人对一个正常人的精神冲击还是挺大的,看看小胖还有点哆嗦的手就知道刚刚肾上线素的急剧分泌对他的影响之大。

张弛拾了阻击手的枪,就着瞄准镜向四周看去,静悄悄的丛林里没见到什么异常,难道敌人真的在这个区域只有这一组潜伏哨?


他奶奶的,今天输了4800元,手气真臭!来个双更压压邪气!弟兄们,玩牌吗、小玩即可,别玩大大、大久,否则很容易得腰肌劳损和腰椎病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