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25章 弱国无外交

寒光在此 收藏 15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241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进来吧……”


代琴淡淡扫了一眼这两个日军谈判代表身上的指挥刀,脸色微沉:这些小日本儿,还真是不知廉耻,说好不带枪支,却居然带了两把指挥刀来!


只不过,她也没把两把指挥刀就瞧成了多大个事,不想节外生枝,只是在末了,走回座位上时,加了一句,“离我远点,别跟上来!”


小野田宽郎和小村相视一眼,只感觉一阵茫然:“我们做什么了?我们什么也没啊,这人什么态度啊?”


稍停,小野田宽郎二人还是进了那顶很宽敞的帐篷,只见对面还有一名女将坐在椅上,桌前沏了一杯热茶,正在闭目养神。见了他,她的眼睛半睁不睁,伸手向前一指,淡淡地道:“坐!”


王慧敏此时满脸威严,全无平日的随和,面对鬼子,她好象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小野田宽郎的面色顿时一僵,他和小村忐忑地在对面椅上坐下,双方就这么对面坐着,王慧敏仍在闭目养神。


可怕的沉默,过了许久,王慧敏才象刚活过来似的轻轻叹了口气:“来了……就谈谈吧。”


“是,是是是……”小野田宽郎陪着小心,慢慢地想着措辞:“贵军约我等来,可有什么指示?”


二女对视一眼,代琴说道:“小野田宽郎大佐,这是我军拟定的二个可行性方案。你拿去看一下,然后选一个早点把事情了了吧。我这里给你透个底,来之前,我军参谋长是坚持要把你部炮轰了的,只是我们军长还本着留人一条活路的心思,让我过来看一看,若我也看到你们没有诚意……就别怪我们新第十七军难免会做出赶尽杀绝的事情了!大佐,你好自为之!”


得了王敏示意,一贯沉稳的代琴,立马就居高临下地把秦丽拟的那几份草案扔在了案上。未等小野田宽郎大佐过目,她就直接了当的说出了威胁意味十足的恐吓话语。看她那趾高气扬如教训奴婢的作派,要有多倨傲,就有多倨傲。


代琴的这番作派,直到欲做恶人的王慧敏嘴角逼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想到:得,强势外交,就是当得够爽利。手执予取予求大权时,没有那个外交官会不作风强硬的。


王慧敏狡黠地笑了一声,然后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反观日军小野田宽郎大佐,就见他脸皮子一阵抽搐,陪笑道:“是,鄙人这就看,这就看……”


“快看吧,我的时间不多……”代琴轻轻抿了口茶,轻蔑地笑了。


尽管,代琴很没有外交风度地,极其不屑地表示出了对小野田宽郎的极度蔑视,但小野田宽郎还是能以极尽“谦虚”的笑容,哈着腰儿仔细地看起手头这几张关系到自己末来命运的纸片来。


随着时间推移,小野田宽郎抬起头,吃惊地瞪着眼,说道:“什么?这……你们疯了?你们还不如去抢呢!”


看着小日本儿吃惊的表情,代琴志得意满地一笑,一扬眉,道:“怎么,选定了是哪一条了么,说说看?”


“不!”觉得被中国人的苛刻条件逼没了退路的小野田宽郎,脑羞成怒地喝道,“我们是来谈判的!但贵方出的条款,是要逼我们第61联队全体勇士与贵军决战到底,我抗议,我要重新归划条款!”他说着瞪眼站起,呛地一声拨出了指挥刀,举刀过头,刀光闪寒。


这时上的小日本儿,终于撕下了他的虚伪,按捺不住地暴露出了他真实的本性。


他越说越气,突地一挥刀,把案上的一杯水劈翻到地上,水洒了一地,小野田宽郎踏上一步,用皮鞋狠狠地踢开茶杯碎片,狞笑着道:“八嗄!你们不仁,我也不义,想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门都没有!若不重新归划条款!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小野田宽郎这一突然变脸,原本在大面上还算过得去的谈判气氛,立就变成了极度的紧张。怒目而视的代琴与小日本儿在面对面的相互瞪上了。就这火爆程度,只怕在这小小地帐篷里,下一刻就要演变成血腥现场!


“那便战!”一个清越地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王慧敏终于露出暴力女的真面目了,说着长身而起。


这句话如石破天惊,嗄地一声,两鬼子儿讶声同起,连忙扭头看去。要看清这大口气的女人究竟话有几分真。


“呃……你的怎么说?”小野田宽郎狐疑地看着王慧敏,在作试探。


王慧敏面沉似水,扯了扯衣襟,扔掉手中地茶杯,推开案桌踏前一步,朗声道:“ 你想要战争是吧?那很好,我便给你战争!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了,一个小时内,若你们联队只要还有一个活人,我都亲自恭送他回去!”


王慧敏的这一站起发话,那气派就镇慑住了众人。


代琴也在这时霍然回头,目光凝固在五慧敏身上。


这暴力女!究竟要不要谈判了?


“你……你是什么意思”,小野田宽郎望着这个半路杀出地程咬金,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要你们彻底投降,无条件地投降!”王慧敏语气淡定,却充满自信。


如今的王慧敏,锋芒毕露。


“不可能!”小野田宽郎经过短暂的震惊,持刀转向,刀锋直指王慧敏。


王慧敏夷然不惧:“无条件可讲,这条款你们不签,那就只能是战争!”王慧敏怒了,她向鬼子小野田宽郎走近去,“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不可能!”


两个人仅隔着把刀,对面而立,眼睛眨都不眨,眼芒中隐隐泛闪,似有刀剑之光。


上村宫本察觉有些不得劲儿,慢慢地也抽了指挥刀站起来。代琴也走到王慧敏身边,勾腰耸背,双拳紧捏,摆出的架势,赫然是预备随时暴起而噬。


“重新立约!”小野田宽郎加重了语气。


“没得谈,那就只有战争!”王慧敏也加重了语气。


气压再紧,没有人再说话,可是一股无声的气浪却清晰可地的波荡全场。


“稍作改动?” 面对王慧敏的强势以及她眼中所显露出的决绝,小野田宽郎开始胆颤心惊了,口气稍软。


王慧敏一怔,立即明白了他外强中干。王慧敏虽不是历练丰富,可不代表缺心眼,立既说道:“倒是另有一条路,可还得看你肯不肯走……”


“请说。”小野田宽郎忽然笑了,他满面春风地收起刀,然后退一步深深地一鞠躬,“将军阁下,拜托了!”


王慧敏愣了愣,忽然也笑了,她向小野田宽郎微笑道:“恭喜你。”


“将军,我喜从何来啊?”


“你没有血溅当场,还不是一喜吗?”


“呵呵,将军说笑了,算是一喜吧,将军末曾手刃敌寇,倒是一件遗憾事了,遗憾,遗憾!”


“哈哈哈……”,两个人都扬声大笑起来,状极欢畅,看不出一点适才曾经剑拔弩张的气氛。


代琴暗暗放下心来,只冷眼瞧着。那鬼子参谋宫上村上前陪笑道:“您好,将军!请问您是……”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才歼了贵军第五师团的我军王副师长。”


王慧敏的名头上村宫本在军情里当然是有阅读过的,一听是她,立时耸然动容,连忙鞠躬道:“原来是王大师长,久仰,久仰。”


王慧敏看都没看他一眼,嗔王慧敏道:“这种人,跟他说这么多干吗?”


那鬼子参谋长受这冷遇,立时狠狠地瞪着王慧敏,眼光无比怨毒。


王慧敏目光一寒,面泛冷笑。


事实上,若非不是清楚第四师团这些大阪商贩的历史的话,那么他们早就在一开始就被炮轰了,倒也轮不到在这儿慢慢谈条件了。所以王慧敏才一再的不屑。


大阪是日本商业气氛最浓的城市,商贩出身的士兵精于算计多不甘心卖命,此地组建的第4师团从日俄战争起便因战绩不佳被称为“奸诈的商人师团”。


官兵大多出身商贩第61联队,毕竟远远不如其它地方的兵员来得强悍忠诚,小野田宽郎大佐以及他的联队主要军官的心思之活络,也不是一根筋的把命令执行到生命的最后一息的“天皇武士”等“傻瓜”,能与之相提并论的。


这不,那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小野田宽郎,可不是又再鞠躬了么……


“将军,还请指点。拜托了!”那小野田宽郎倒也沉得住气,见同伴也受挫,只目光一闪,仍能面不改色地鞠躬请求。


王慧敏眉毛跳了跳,故作轻松地哈哈一笑,拍拍代琴肩头,示意她放松,说道:“还有一条路是我来时,我军部没有提起过的,不过我本人可以保证,这条路若你肯走,我军一定会对你部尽量关照,并给予最大援助!”


能有这么好的事么?小野田宽郎心里存疑,他顺势起身,面带开心笑道:“嗨,多谢将军关照,若我依将军所言,到时……还请多多关照。”


王慧敏面上似笑非笑,顾自走回了椅边,坐定了才说:“不劳阁下吩咐,那是一定的。”


“关于另一条路,那个小日本,你听好了,只要你率部阵前起义、通电全世界,我军不仅不再视你为敌军,甚至还可视作友军享受最大待遇……条件这样好,小野田宽郎,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八嗄!”小野田太郎一听心就凉了,按中国将军所说,这不是公然叛国么!那他的家人怎么办?赶紧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哦,将军,我再看一下那些条款为好…”



“嗯?!”王慧敏不动声色的捕捉着他眼神中的微妙变化,狡黠地一笑,“小野大佐,你须记着,要有所得,总得付出代价。”


“是,不过将军,请容我想想…”小野田太郎被王慧敏一看,又放低了姿态道。


“好吧,随你吧……”王慧敏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赶过去。


“是,是是。”小野田太郎努力牵牵嘴角,干笑道:“哈哈,我再看,我再看……”


两个人相视一笑,杀气顿起,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问题是……谁能笑到最后?


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不见新兵刚上战场吓得尿裤子吗,那不算丢人。挺过一场战斗,他照样敢滚地雷堵枪眼,不是吗?”


其实,本还气势汹汹地小野田宽郎,之所以会见风使舵地把脸这么变来变去,也不会是因为怕了王慧敏本人,根子还在人为鱼肉,我为刀俎上。爱虚张声势的小野田宽郎算得很精,若真谈崩了,王慧敏可是绝没有吹牛,围在城前的中国军人强大的炮兵和战车部队,在双方不直接照面的情况下,都能完全催垮第61联队全体。若非洞悉这个中厉害,小野田宽郎也不会冒着被以叛国罪军法论处和被中国人设计干掉的双重风险,跑来这个野地里来自讨没趣的。


“小野田宽郎大佐,你就这份草案谈谈你个人的观点吧!”见日本人服了软,抱着使命前来的代琴,也不想太为已甚,便把题目引入了正事。


虽心有不甘,奈何势比人强,既是不想成神而只想活下去,小野田宽郎大佐自然只能选择低头,只能和代琴就着细节问题讨价还价起来。


王慧敏屈起手指,轻轻地弹着桌面,嗒嗒嗒的鼓点声在宁静的帐篷里显得十分枯躁,听得小野田宽郎心烦意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