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伊拉克战争——美元与欧元的新一轮较量

dufresne 收藏 1 422
导读:一、欧元的崛起对美元形成挑战s0100 经过第五次扩大的欧盟驶入了快车道,中东欧和地中海地区的10个国家将加入欧盟。一个人口将超过5亿,国内生产总值达8万亿美元,以欧盟价值观扩展为全欧洲价值观,面积遍及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大欧洲”雏形出现。欧元的诞生和正式流通,则极大地促进欧盟在政治、经济、外交以及社会生活的加速一体化进程,增强了欧盟的实力和地位。欧盟的经济实力紧逼头号强国美国。欧盟正逐渐走向政治联盟。为了迎接挑战,提高欧盟的决策能力、办事效率和适应能力,欧盟正在进行艰难的改革,以期在国际舞台上发挥

一、欧元的崛起对美元形成挑战s0100

经过第五次扩大的欧盟驶入了快车道,中东欧和地中海地区的10个国家将加入欧盟。一个人口将超过5亿,国内生产总值达8万亿美元,以欧盟价值观扩展为全欧洲价值观,面积遍及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大欧洲”雏形出现。欧元的诞生和正式流通,则极大地促进欧盟在政治、经济、外交以及社会生活的加速一体化进程,增强了欧盟的实力和地位。欧盟的经济实力紧逼头号强国美国。欧盟正逐渐走向政治联盟。为了迎接挑战,提高欧盟的决策能力、办事效率和适应能力,欧盟正在进行艰难的改革,以期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在加强防务和安全上,欧盟已完成了与西欧联盟的合并,政治与安全委员会、军事委员会以及军事参谋部相继成立并正式运转,欧洲公众对独立防务的认可度也不断上升。随着欧盟不断扩大和总体实力的不断增强,摆脱美国政治和军事控制的欲望越来越强,欧美之间的矛盾与摩擦此起彼伏,从贸易经济领域扩展到政治、军事领域,矛盾的性质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被成为欧洲一体化“发动机”的法国和德国在欧盟发挥着主导作用,都希望把欧盟建成为世界强大一极,在国际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欧盟将不可避免地成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而代表欧盟最根本利益的是欧元的强大,欧元是欧洲一体化的象征,是欧盟实行经济与政治统一的动力源泉。

欧元问世和进入流通领域对于国际经济和政治,特别是对国际货币体系,有着长远而深刻的影响。它使国际货币体系开始向多元方向发展。在近年来的国际结算中,欧元的使用量出现大幅度上升势头。尽管美元仍然起着世界关键货币的作用,但欧元作为上升的货币目前及今后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开始对美元在国际金融中的地位形成挑战。

二、美国货币话语权地位的减弱

美元确实在世界贸易、金融和资本市场上处于主导地位:美元是国际贸易和投资的主要货币,几乎所有贸易商品都以美元计价,其中大约一半使用美元来结算;在所有跨国贷款中,大约45%使用美元计价;国际证券发行的50%以美元形式实现;在全世界所有的外汇交易中,又有约44%涉及美元。除此之外,在各国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中,大约60%左右也是以美元形式存放的。美国是世界经济超级大国,也是世界最大债务国,目前其贸易逆差已达到近5000亿美元,进口产品也已占到国内消费的三成以上,但美元依然是世界贸易的储备货币,这种奇怪的经济现象正是在美元这一“特殊货币”支撑的背景下实现的。美国为了国家利益藐视市场动力,维持强势货币的政策。美国也正是凭借美元的世界霸权地位,在过去的五六年中,大约吸纳了全球每年70%以上的净储蓄,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储蓄国,这正是美国经济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新经济”的一个重要支撑因素。美元霸权使美国贸易伙伴失去了用自己的货币发展国内经济的能力,迫使这些国家寻找美元贷款和投资,而只有美国才能任意印制美元,美国也就凭此对持有或使用美元的经济活动征税和掠夺,无尽地榨取全球的好处。芒代尔——弗莱明(Mundell-Fleming)认为,在国际金融中,一国政府在如下三项中选择:一是汇率稳定;二是资本自由移动;三是政策自主(充分就业、低利率、反周期的财政扩张等)。由于全球市场缺乏管制,政府只能选择其中的两种,但是美国却有三种,它通过美元霸权成为唯一能挑战这一理论的国家。十多年来,一直是美元高于其实际价值,吸引资本账户盈余,在美元霸权统治下的全球化体系中执行单边政策。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复杂的,但最重要的原因是所有的关键性商品尤其是石油都用美元标价,美元成为超级大国地缘政治扩张的工具。美元霸权使美国金融霸权成为可能,从而使美国例外主义和单边主义成为可能。[2]因此,对整个美国而言,这些年真正的霸权主义其实是货币的话语权,尤其在“虚拟资本主义”时代,美国更需要货币霸权。

美元的特殊地位给美国带来的实惠和特权是任何国家无法比拟的,美国当然希望在21世纪继续维持美元货币霸权。但是本世纪刚刚开始,美国延续了历史上最长的繁荣时期结束了,“新经济”的泡沫已经破了,股市大幅下跌,还爆发出大量公司造假丑闻,资本市场中正酝酿着极大风险,“9·11事件”的发生也使美国这块投资乐土遭受到建国以来罕见的严重冲击,美国经济由此开始进入衰退。欧洲的经济虽然也不好,但股市相对健康,也没有出现普遍的公司丑闻,利率水平也高于美国,因此,从2001年开始,国际资本出现了流出美国的趋势,2002年下半年则出现了加速的趋势,欧元也随之对美元逐步坚挺起来。从2000年10月27日欧元兑美元的1:0.8230一路涨升至2003年3月12日的1:1.1084,美元贬值了35%。美元独霸世界的形势急转,岌岌可危,欧元则强势尽现。对欧元的这种强势,美国从经济上已难有所作为。在美国已经酝酿着巨大资产泡沫危机的条件下,欧元的成功并不只是会分享美国的货币霸权,而是会导致“一盛一衰”的局面,会因国际资本从美国流向欧洲从而捅破美国的资产泡沫,使美国由于爆发金融风暴而陷入长期衰退,其结果是欧洲取代美国而掌握世界霸权,美国则会像日本一样沦为世界的“二流”国家。

三、通过石油武器打击欧元

美国在21世纪的战略是维持“单极”世界格局,即不允许任何霸权对美国形成挑战。美元的强势地位对美国经济及其霸权地位极其重要。而维持美元强势地位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来自世界各国的国际资本。然而,欧元的出现,使维护了半个多世纪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首次受到挑战,欧元的强劲走势使更多的国际资本对其“刮目相看”。为众所知,反恐战争作为今后美国长期主要政策取向,将使美面临国际资本出逃的严重危险。如果说恐怖主义是美国目前面临的现实威胁,那么,欧元就是维护金融霸权的潜在威胁,欧元以及欧盟的整合成功不符合美国的战略。美国当然不会坐视欧元对美元构成威胁;从实际需要来看,鉴于庞大国际收支逆差的存在,美国也不会容忍资本大量从该国流出,而一定会采取种种措施,来阻止资本流出。

美国怎样才能打垮欧元呢?掌控石油成为其杀手锏。布什政府十分清楚,对石油的掌控实际上就是对世界经济的掌控,因为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没有一个不是仰仗石油作为发展的基础的。欧盟国家除英国北海地区有一些石油,连煤炭都不多,因此,60%以上的能源都需要进口。如果不包括英国,石油进口依赖率更高达80%-90%,其中德国最高,达到98%。对高度依赖进口石油的欧盟国家来说,能源供应短缺必然会沉重打击欧洲的经济增长,从而使欧洲国家的财政经济情况发生严重困难。欧元的“软肋”在于只有共同的货币政策而没有共同的财政政策,而欧元要保持稳定就必须限制成员国的财政赤字水平。如果各国的财政赤字都“超标”,统一货币就成了一句空话。目前,欧元区国家的经济都不太景气,维持赤字水平本来就已经很困难。如果海湾地区的石油供应不足,对高度依赖海湾石油的欧洲国家来说,这不仅仅是油价上升导致通胀的问题,首先是会陷入严重的衰退,各国的财政赤字就难以控制,“稳定与增长公约”的基础就会被破坏,结果是欧元解体。

石油价格的影响对欧元区而言,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敏感的政治问题。欧洲国家的汽油价格起点大约是美国的三倍。欧美之间的能源税差异非常大,欧洲的各种能源税占到汽油价格的70%以上,进而导致欧洲国家征收高额的燃油税。同时,欧盟大多数是高税收、高福利的国家,这些国家的政府对于环境保护的高度重视以及欧盟国家实行统一的税率政策,都将进一步加大石油价格波动上涨的影响。石油价格上升直接增加了相关产品的生产成本,进而影响生产和相关投资,使得欧洲经济复苏更加缓慢。欧元区石油资源和储备都弱于美国,油价上升会导致通胀率上升,经济增长受到影响,并制约着欧元走强。OECD认为,国际油价上升10美元,欧元区通胀率第一年上升0.5个百分点,第二年将上升0.7个百分点,同时GDP下降0.3个百分点[3]。从长远来看,美国控制中东石油命脉,将严重破坏欧洲统一的发展,阻碍其经济、政治一体化、制约其长期经济竞争力的增强。

美国对沙特和科威特的石油具有绝对的掌控权,惟有在地缘政治版图上具有要冲地位和石油资源蕴藏丰富的伊拉克不服从美国的意志,是十几年来与美国对着干的刺头儿。因此,要让全球的经济受制于美国,美必须使伊拉克“政权更迭”。伊拉克问题的发展曾经让欧元区领导人十分得意,因为被制裁的伊拉克率先宣布不使用美元而用欧元,但这肯定触动了美国国家利益的核心。对于美国而言,原油一万美元一桶也无所谓,只要是用美元结算就行。印度石油专家库尔杜比认为,如果今后中东石油出口国改用欧元来交易结账,将导致其他进口国也随之改用欧元交易,这势必影响到美国财政,甚至使美国陷入经济危机。如果美国对资源主权置之不理,那么石油迟早有可能脱离美元,这才是美国冒天下之大不韪,对伊发动战争的真正目的。一旦成功,美国除了直接看住沙特和伊拉克外,连带把伊朗也给夹了起来,那法德力推的欧元也只能甘败下风,老美的石油和金融霸权才能得以维持[3]。现在,美国已占领伊拉克,掌握世界石油过半,美国如何玩转石油武器,便成了全球瞩目的焦点。

以德法两国为中心的欧盟很清楚美国“倒萨”战争的战略意图。因此,自然不能容许美国实现这个战略目的,在伊拉克问题上与美国有重大利益分歧就非常自然了。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而政治则受经济因素的制约。美欧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分歧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欧元和美元所代表的两大经济体对经济霸权的争夺。

四、未来趋势

自欧元出台之后,美欧之间实力较量与规模竞争愈加激烈,但美国始终是主导信心和心理的主动者,而欧洲则处于被动和无奈的地位。无论经济增长预期、经济基本面表现、投资信心扶持或货币政策驾驭,美元的优势依然明显。美国经济实力、美元市场份额、美国金融主导依然占据有利空间,进而维持美国经济和美元强势的氛围与条件,促使美元向上显现。占领伊拉克,控制中东石油,掌握能够拿捏世界其他地区经济命脉的石油武器,将使美国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对大量进口石油的欧洲主要国家以及亚洲主要经济大国(包括中国及日本),保持居高临下的战略优势态势,从而保证美国经济继续繁荣,促使更多资本继续留在美国或持续流向美国,维系美元世界头号货币的地位不受动遥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未来一段时期内,美元不会大幅度贬值。尽管最近以来,美元对欧元、日元等主要国际货币汇率走软,成为国际金融市场最为引人关注的市场动向,但这只是美国战略性和技术性手段的运用,是为了促进国内经济的发展。不论是让美元走高,还是让美元走低,从根本来讲,都是受美国国家利益的驱动。在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下,美国独特的经济地位和完善的金融市场依然对国际资本具有吸引力。相比之下,欧元区本身货币、财政政策不协调以及经济基本面不支持的实际反映使得欧元的崛起只是时隐时现,德法为首的欧元区对全球的影响力还未达到足以成为两足中“一足”之势,况且欧元区还存在团结问题以及德法自身国内经济的困局。在美元的打压下,欧元已经开始显露出败相,欧元汇率进一步受到冲击。希拉克施罗德的嗓子都要喊破了,但仍然于事无补。人们可以预见,在战争结束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欧元都没有机会再与美元争雄了。[4]

欧盟要形成政治、经济板块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伊拉克战争硝烟还未散尽,欧盟老新成员国领导人就聚集一堂,于4月16日在希腊首都雅典举行了10个新成员加入欧盟条约的签字仪式,同时就战后伊拉克局势和欧盟前途进行了探讨。雅典会议驱散了因伊拉克战争而给欧盟前途蒙上的阴影,标志着欧洲一体化建设正步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大欧洲”航船将会绕过暗礁险滩,继续前进。谁将在世界金融体系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在伊拉克战争后,欧元与美元的较量还会继续。美国不可能独此一家地以如此低的成本占用全球如此多的储蓄资源,也不可能永远是国际金融界里“被惯坏的、不负责任的孩子”。21世纪前期,差不多应该是国际主义和国家主义的冷战,冷战的焦点将围绕着争夺货币话语权和国际游戏规则以及国家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竞争[5]。

[参考文献]

[1]官建益.若隐若现的欧元[N].国际金融报2003-03-31(3).

[2]王建.美国舞剑意在欧元[N].中华工商时报,2003-02-17(4).

[3]山林.一半是石油一半是欧元[N].国际金融报,2003-02-19(5).

[4]李海.伊拉克战争的经济猜想:美元对欧元的战争[N].北京现代商报,2003-04-04(3).

[5]李俊,战争与货币话语权[N].国际金融报,2003-04-01(7).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