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东海博弈:日本以进为退,牢牢控制着东海主动权

懒猫1181 收藏 2 289

许多中国人一般认为,日本岛国的战略、战术无法比拟大陆中国那些眼花缭乱的神奇功力。原因不外乎日本文化中华文化的“山寨版”、岛民无识之类的。其实大谬不然。



明治维新后,日本人已经开始全民向西看,是亚洲最早具备全球观的国家。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近现代发展起来的海洋文明,已出中华文化的固有内涵,其视野和战略、战术之心得当不可小嘘。从超越中国自身立场来看,日本在近代,通过首战沙俄,消灭俄远东海上力量、遏止沙俄南侵步伐;再战美利坚,横扫西太平洋,客观上促使二战之后,东南亚和南太平洋岛屿纷纷独立;三侵中国,成功地阻挡并延缓了其传统的文化宗主统一和复兴的步伐;四扫东南亚的西方殖民者,尤其将英、法等国在东南亚的殖民力量彻底击溃,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亚洲的区域主体性。因此,日本是东亚地区第一个与西方强权和区域内的传统宗主都较量过的国家。即便在二战之后,日本除了丢失南千岛群岛以及所侵占的台湾之外,其固有疆土几乎一寸未丢。其在复兴过程中的激情、战争期间的顽强、战败后的坚韧,实乃东亚之最,深得中华文化之精髓。能将一个本来穷鄙的岛国在短期内实现迅速转变,并使得国家力量迸发出极致的民族,你绝对不能小瞧。其战略、战术之水平,需客观审视之。中国人常“提醒”日本,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但往往“大而无当”,作为国际政治的“紧箍咒”,表面唯唯诺诺的日本,内心肯定是不鸟的。因此,一个国家的手段,即战略、战术,无论是政治的、军事的、文化的、经济的,永远比愿望更加重要。



中国人是比较注重研究历史的,南怀瑾先生就写过《历史的经验》。在过路者看来,中国人在经历了满清一朝的刻意卑化,传统文化对国家发展的促进作用,终于走到了终点。今天的一些中国学者对历史的记忆似乎只喜欢回顾历史上的那些“美妙瞬间”,什么“春秋百家”、什么“汉唐华章”,但却是最容易忘记历史教训的。儒家思想对中国人的毒害之一是盲失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人的思维缺乏逻辑性,而常常表现出一种情绪化的“骚动”。无论体现在哪个方面,饱满的永远是热情,缺乏的永远是深度。就已反腐败而论,先是第一把手主持反腐,抓些副的交差,结果常常就是第一把手大贪。然后是家属帮助反腐,结果家属常常是腐败的策源地和享受腐败成果的主力军。这些反腐的馊主意,如果不是故意的,就是愚蠢的。而愚蠢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




一个民族对情绪的控制程度上,往往反映其知识和见识上的高低。就以中国在美资产和货币汇率而言,没见日本人急的冒汗,只见中国人呼天抢地,中国人的“土豪”品质展现无遗。这道理如此简单—美国不可能看着美元崩溃,以自宫途径单单侵吞中国的财富,除非美国放弃美元的全球贸易结算货币地位。因此,以为美国人和自己一样蠢是极为可笑的。而反过来,企图利用手中的美元资产,有效牵制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就不仅仅是愚蠢了,简直就是幼稚。所以,“同志们”,还请“理智”一点。再举一个例子,近来热烈讨论的“转基因问题”,道理一样十分简单—能够毒死虫子的技术,自然可轻易发展成毒死人的技术。而是否将毒死虫子的技术发展成毒死人的技术,关键在人的动机或一个国家的动机,也就是说,关键在国际政治和战争的需要。除非是国家禁止粮食进口,否则,危险随时光顾每一个人。转基因的潜在危害性就在这里。那个研究“绿色超级稻”的“张院士”,没有在技术的可靠性上糊弄农业部的官员,却在粮食安全性上面糊弄了整个国家。技术的可靠性不等于粮食的安全性。张院士是否是有些人说的“科学神棍”还是美国粮食战争和基因战的“马前卒”并不重要,但农业部的相关官员们却明显缺乏正常的、简单的思维逻辑能力,却是毫无疑问的。只要遏止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至少在未来十年内,中国并不存在真正的粮食危机。当有关转基因和粮食安全有关的配套政策和法律、法规还没有建全时,大力支持转基因领域的相关科学研究、禁止转基因粮食进口却是必须的。因此,对于那位与美国孟山都公司关系密切的张院士所极力鼓吹的所谓“转基因粮食无害论”,建议国家安全部门首先审查他。



一个国家的逻辑能力决定了其战略、战术的深度和广度或其“纵横程度”。过路者之所以在上文中罗嗦些题外话,目的正在此。我们言归正传,谈谈为什么在东海问题上,日本行的是以进为退策略,牢牢地控制着东海问题的主动权?



一谈到海洋,中国人大多茫然若失。北方,俄罗斯杂毛费尽千辛万苦,通过若干条约,从贝加尔湖地区逐渐扩展到黑龙江流域。通过《尼布楚条约》尽获外兴安岭地区,而现在的外兴安岭叫斯坦诺夫岭;通过《瑷辉条约》,尽获黑龙江以北地区,将遗留的“江东六十四屯”百姓全部赶入黑龙江溺死。通过《北京条约》,尽获乌苏里江东岸地区,并攫取绝大部分兴凯湖和绥汾河以南、以东地区直至图们江入海口,库页岛从此远离中国,也从此,中国大陆远离了西北太平洋。民国时期,俄罗斯杂毛侵占了黑瞎子岛,以拱卫哈巴罗夫斯克市(中国的伯力)的安全。解放后还想侵占虎林地区的珍宝岛,结果中国实在受不了打了一仗。在成功剥离外蒙古之后,俄罗斯杂毛还想染指中国东北。通过趁中国内乱武力抢夺、移民渗透手段,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远东铁路随着新增领土,逐渐向前延伸,直达海参崴。解放后,还想控制辽东半岛的南部。




东面,自明朝后期以来,也几乎与沙俄同时,日本通过不断南下,通过逐渐吞并琉球群岛,进而到最后吞并台湾,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南下进程。自丰成臣秀吉而后,通过进入并吞并朝鲜半岛,势力和兵锋直达东北的白山黑水。说句泄气话,如果没有日本罗圈腿和俄罗斯杂毛在东北亚地区狗咬狗的拉锯战,现在的东北是否全部成为俄罗斯杂毛的领土还真难说。两个外来强盗在中国领土上进行一场注定没有赢家的战争,是趁着弱智的满清以及中国改朝换代的内乱进行的,最是我堂堂中华上国国耻之最。



南面,在南海周边地区,西方殖民者从印度一直侵占到新西兰的所有半岛区和岛屿。二战一结束,法国狗还想进入越南和老挝。所以过路者为什么使用“西方杂碎”这类用语来指称这些今天怀着政治动机的所谓“人权卫士”。民主和人权本是好东西,只是这些西方杂碎并无资格用来教训别人而已,但也决非是某些人因此反对民主和人权的理由。日本人在二战前在中南半岛地区(/印度之那)通过和日本共管地区事务进入该地区的,地方官实行双首长制度。如在老挝,地方首长是法国狗一名,日本狗一名。就如在东北一样,可能最早是学的俄罗斯杂毛的。如车站站长,俄罗斯和中国人各一位。到日本赶走俄罗斯杂毛之后,改为日本人和中国人各一位。因此,在中南半岛地区,日本人通过此法逐渐站稳了脚跟。这就是为什么战争一起,英法联军被日本人象赶鸭子一样直往印度溃退。今天俄罗斯杂毛为什么对中国人进入俄远东地区开展合法生意以及种植蔬菜都要进行定期清理的原因,多半是俄罗斯杂毛始终秉持中国人“以史为鉴”的原则,只有中国人满怀一相情愿地企图发展“中俄友谊”。过路者想说的是,在与所有国家的交往历史中,惟独中俄之间从来就不曾有真正的友谊。那些鼓吹中俄友谊的人,不是脑残的白丁、就是胡汗衫这样的智障盲流、或者是得了政治健忘症的利令智昏的人、或者是鬼迷了心窍的梦游者。“历史是一面镜子”,中国人自己是否也照照自己的那张脸,看看油光“胗”亮的脑门后面,藏着淫心邪术的脑髓是否充盈?日本人在执行战略的战术步骤时,思路往往是极为缜密的。从二战时守岛军事工程的部署与建筑来看,日本人的意志、坚韧和心思细腻,是造成攻岛美军重大伤亡的重要原因。相比较而言,日军在二战中击溃驻菲律宾的美军却要轻松得多。“历史是一面镜子”,这个镜子就是,与日本人较量,中国人需要更加细腻的思维和逻辑能力,而不是酒喝多了,拍脑、拍胸、捶臀的大呼小叫。



众所周知,琉球的归属事实上是真正的“主权未定”,目前的政治现实还缺乏历史的、文化的和法律依据。这是日本人内心真正惶恐的理由。理解这一点,看一个小岛群的名称或者能够帮助理解。琉球群岛东面的外海上有几个小岛,是突出海面的洋底高原顶部的珊瑚岛的尖端,称为“大东诸岛(Daito isalnds)”。Daito是“大东”的汉语称呼,是东大岛的意思。这就是说,这个小岛群,历史上就是中国的。一方面,美军据守琉球最大岛屿冲绳的现实,继续章显着这种“主权未定”的“历史”。也就是说,换位站在日本人角度,对美国而言,日本如果不听话,美国有“政治反悔”的可能性。因此,日本希望美军迁往它处如关岛等地部署,实现真正的二战之后的“事实占领”。这是美国能够讹诈日本政府“搬迁费”而日本也愿意出的真正原因。而少数智障的业余评论员,却将之理解为在军事上美军因为害怕中国导弹以及“新式战机”,或者从政治上,因为中国崛起,美国才准备后撤的。谁真的认为,中国会没来由地攻击冲绳美军基地准备同时与美、日联军进行一场国家战争?从战略、战术角度,美军的这一前沿基地无论在平、战时期,都起到牵制、监测中国沿海军事部署的作用,除非白痴才会放弃。因此,日本要历史性地克服二战的后遗症,历史性地完成对占领琉球的政治和文化消化,美军必须尽早地撤离冲绳。反过来,对于琉球,日本确实存在历史、文化、政治和法律障碍。因为,旧金山和约是日美双边性质的,对二战同盟国中国而言,法律依据不充分。



另一方面,日本需要在防卫上克服琉球无纵深的不足。这可以理解,为什么日本人不惜重金,在菲律宾海的中央一个刚刚出水的礁石即“冲之鸟岛”上大做文章了。因此,面对中国的东海权益,日本首先以单方面声称拥有主权的钓鱼岛这个“假定现实”,自动编织了另一个“东海中间线”的现实,再以这个中间线的假定现实,带出东海油气资源争端问题。过路者想要告诉大家的一个事实是,到目前位置,东海还未发现大规模的油气聚集带,任何所宣称的潜力资源的数字都仅仅是数字上的,而不是现实或事实。目前已经探明的资源量还非常有限。因此,日本显然不是争的现实利益。也就是说,争“潜在资源”或潜在的经济利益是可能的原因之一。过路者还要告诉大家的另一个事实是,以日本的所谓“东海中间线”向东不远就是冲绳海槽。也就是说,从中间线到冲绳海槽,是典型的比较陡的大斜坡地带,油气是运移的,因此,斜坡地带是不利于油气资源富集的。而目前我国在日本所谓的“东海中间线”附近发现的油气田刚好处于斜坡与海底平原转折的部位,是最有利于油气聚集的场所。从经济利益上,日本要在所谓的“东海中间线”以东寻找水下资源几乎是天方夜谭。因此,利用中间线争夺东海水下资源的假象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即日本将领土争端,转化为经济利益争端,在政治上赢得主动,并幻想迫使对方通过回防其业已取得的经济利益放弃领土权益。过路者不知道是否说清楚了日本人的战术思路。



第三个方面,冲绳海槽不是大陆架,是发生了洋壳化的异常减薄的地壳区,是琉球岛弧的“弧后盆地带”,因此,将冲绳海槽列入大陆架是完全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在琉球群岛离岛12海里,日本人无任何资格谈大陆架。也就是说,日本人即便事实上拥有了钓鱼岛,也无权利划出一道“东海中间线”来与中国争夺东海大陆架。长期以来,中国在海洋地质调查上投入不足,大众科普严重欠缺。因此,这个事实为大多数公众讨论所忽视。



据此,日本人的“东海问题”是隐秘的“琉球主权战略”的战术步骤,目的是做实琉球的主权归属。一是驱赶美军尽快离去,实现完全的治理,以进一步做实历史、文化、政治和法律依据;二是拼命厚实其东西两翼,可惜大海茫茫,可谓“危巢下卵”。而无论是冲之鸟还是钓鱼岛,都是不适合有人居住且以现代军事投送能力,军事价值都不大。从这一角度,钓鱼岛、中间线和东海油气资源争端所归结的所谓“东海问题”的目的只有一个,是日本人因心虚而采取的以进为退、做实琉球主权归属的战术步骤。



中国有句成语,叫“釜底抽薪”。过路者以为,面对日本人虚张声势,假如中国要摆脱领土争端的政治纠缠,重提琉球主权归属,是解决中日所有“东海问题”的唯一途径,也是“一招致敌”的最佳方式。假如中国要取得琉球群岛,就必须准备战争。





过路瞅瞅在线扯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