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


“趴下!快趴下!快快!”坂田四郎此刻顾不上其余二队鬼子兵了。凭他最高的嗓门发疯似的大喊着,这一声,憋得他脸红脖子粗,可谓是超过了平时他说话的声音。但就算他竭力嘶喊,也为时已晚。


脑子反应慢了半拍的鬼子,顿时被炸成了支离破碎的木舟,手脚分离,血流遍地。但没被当场炸死的鬼子趴下又有何用,第二颗手榴弹眨眼而至!


这里遍地都是高粱,高粱又是植物,是植物当然会燃烧,而高粱的燃烧速度迅速,鬼子兵趴下的地方并不是开阔地,所以他们只能当烤猪的命。


“啊!”一个鬼子兵突然感觉背上落下一块东西,接着后背就灼热起来,甚至连皮肉都似乎燃烧了。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惨叫一声之后,动作敏捷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但事实证明他所做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虽然在他的翻滚之下,背部的火苗被他压灭,可正值他暗暗庆幸劫后余生之际,眼睁睁看见一株燃烧着的高粱压落下来。只听他又一声惨叫,昏迷过去,终于不醒人事,葬身在这火海之中。


“小鬼子来,尝尝老子送你们的第三颗轰天雷,送你们上西天!”徐磊痛打落水狗,想把这群鬼子全炸死在这片火海之中。他倒舍得花费,连最后的一颗手榴弹也不惜投了出去。


他知道自己右臂受伤,一对一的干,可以杀掉几个鬼子,但不能保证能全部干掉,这点,他还是清楚的。


他不大敢使用三八大盖射击,最重要的一点是射击时,后座力的影响对右臂是很大的。受着伤还要承受后座力的右臂一旦长久射击,肯定会麻木失去知觉,最后被鬼子杀死。


用枪杀鬼子,看着他们在面前死亡,爽,看着鬼子被火活活烧死,更爽!


徐磊的嗜血性格在此时显露无比。


对敌人讲仁慈,无疑是懦弱的行径。尤其是对这群鬼子而言。


徐磊讲究的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若损我一分,我便十倍奉还。当然,这句话是对鬼子而论。但若在战友之间,他顶多也就不理睬那人罢了,或者反应上级,部队的纪律他还是遵守的。


“坂田君,敌人用手榴弹使这片高粱地燃烧起来,我们中计了!四面八方都是火海,我们恐怕……要葬身此处了!”一个鬼子兵悲哀的说道,脸色明显黯然。


“八嘎!”坂田四郎怒吼一声:“冲出去!往河边冲出去!”


坂田的脸上已被烟灰染的就像一个刚从煤矿出来的工人,漆黑漆黑的。他面无表情,丝毫不为那些正在火海中哀嚎大叫的手下产生一丝痛心。


等死不如拼搏一下,坂田知道,在这里就算不被烧死也会被烟雾熏得缺氧而死,冲一下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到时候,捉住这个支那军人后,一定要把他吊在火上烤,让他尝尝身体被火烧的滋味。”坂田恨恨的想道。


但火海毕竟是火海,何况他也不知道那条小溪距此有多少距离,凭借着天生的方向感往南而奔。坂田带着手下,一路狼狈的往小河的方向仓惶逃窜,连身上的军装被火烧着也顾不得了。那顶黄呢色军帽早已在慌乱之中掉落,露出了他的板寸头。


亏的是军人要剃板寸,不然的话他的头发反而会成为累赘,头发一烧,可全都完蛋了。而他的浓浓的眉毛却被火烧了个焦糊糊,味道闻着极为恶心。


到他跑出火海,一行二十个人竟只剩下了三个,其余不是被当场炸死就是烧死还有被烟熏死了。


三个鬼子没命似的总算脱离了火海,刚想跳到河里扑灭身上的火苗。只听远远就有声音传来:“龟孙子们,爷爷在此等你们多时了。”说话之人正是徐磊。


他看着燃烧的高粱地,本来想立即赶路,不管鬼子是否还活着的。可他仔细一想,要是鬼子真的还有几个存活下来,自己的行踪就算暴露了。他又猜测要是鬼子侥幸有活着的,定会往河边跑,清洗一身的晦气。所以,他立刻移动至溪畔,等待着鬼子的出现。


果不其然,坂田几人果然向河边逃来,被徐磊逮了个正着。


“惨了”!坂田四郎心底咯噔一下,没来由的额头冒虚汗,后背一阵发凉。三个鬼子一副惨象,衣服烧的就像一团麻布,破洞密密麻麻。甚至有个鬼子兵的下身开了档,顿时尴尬无比,用双手捂住*处。


徐磊看在眼里,心里暗笑:“没想到平日无法无天的小鬼子还会害臊,真是意外啊!”


他举着三八式步枪,瞄着森本几人。说道:“缴枪不杀!”


三个鬼子相互瞪了瞪,满脸无奈:“哪有枪啊,我的枪都被你这个土八路放的那把火,吓得给扔了,不然,那还会跟你扯上几句。”的确,森本他们一看到高粱地起火,把什么重武器都扔掉了,轻装上阵,以免一个不及时,被大火给烧着。


当然这话是他们的思想活动,说眼前的敌人是土八路,还不被他打死才怪呢。其实他们说出来也没关系,徐磊又听不懂日本话。


这就是慌乱之中,脑子没了主意。


现在的情况是三个鬼子就像待宰的羔羊,徐磊是那个拿刀的屠夫,正在磨刀霍霍。也可以说是被追杀者反过来杀追杀者的这种情况。


“缴枪不杀!”徐磊又说了一句。然后他发现这几个鬼子手上根本没有枪,但他得理不饶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既然没枪,那为什么不出声,现在你们是我的阶下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说的津津有味,却忘了眼前这群人和自己不是一个民族,听不懂汉语。


日本虽然从唐朝开始就学习汉字,但那只是对一些精英阶层的人来说。普通的日本兵怎么可能听得懂徐磊口中的字字矶珠。


但听不懂并不代表这些鬼子不会说话。


“支那的军人,我要跟你切磋武艺!”坂田四郎眼睛突然看向徐磊的腰间,一指那把古朴的日本军刀,恨恨的质问道:“森本君,是你杀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