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42节:满天阴霾

平山大侠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242节:满天阴霾 听了罗丰禄的叙述后,李鸿章呆坐在椅子上,久久没有言语。 “大人,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这一段时间你辛苦了。高升号一案万不能放弃,你要咬牙坚持,坚持到底!” “是,大人请放心,我罗丰禄就是累死了,也要把这案子翻过来!” 然而,两人谁也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42节:满天阴霾


听了罗丰禄的叙述后,李鸿章呆坐在椅子上,久久没有言语。

“大人,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这一段时间你辛苦了。高升号一案万不能放弃,你要咬牙坚持,坚持到底!”

“是,大人请放心,我罗丰禄就是累死了,也要把这案子翻过来!”

然而,两人谁也没有料到,高升号一案竟拖宕了10年之久!

罗丰禄告辞离去,李鸿章仍坐在那里暝思痛想,这才不过几十天的功夫,他已经是须发霜白、满脸皱纹,苍老了许多。从6月份朝鲜东学党事变以来,他经受了太多的变故,打击接踵而来,一个比一个沉重!李鸿章是一个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宦海生涯几十年,什么险恶没见过,不都仗着恩师亲自传授的“挺经” ,硬挺过来了嘛?!可是这一回,李鸿章却感觉到与以往的风暴大不相同,真可以说是泰山压顶、阴霾满天,自已尤如坐在就要爆发的火山口上!

“怕是挺不过去了……”李鸿章哀叹着。

是啊,朝鲜事变、高升号事件、石川案件……那一个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那一个不是他李鸿章负主要责任!那一个不是引起朝中帝党、后党激烈斗争,相互攻讦、打击!那一个不是授大以柄,必欲致自已于死地而后快!

而这一切的严重恶果,就是直接导致了中日宣战!

李鸿章十分清楚:此时的京师已经完全处于战争状态中,全城弥漫着紧张、躁乱的气氛。总理衙门、紫禁城外金水桥所在的大街上莫名其妙的架起了大炮,荷枪实弹的士兵不分白昼往来巡逻。这种情况可是在当初僧亲王与西洋人在八里桥大血战时,也没有出现过的呀!

朝中文武百官整日里在紫禁城——军机处——总理衙门之间往返穿梭、进进出出,人人脚步匆忙、惶恐不安。大清朝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战争了,可是这一次,敌人就近在咫尺,不仅同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亚洲人,而且还曾是向中国俯首听命的日本人!

如果说李鸿章觉得已经是明白昭示的中日战争,还远在万里之外,看不见硝烟、听不到炮响,还没有亲身感受的话,那么他早已感受到另一场隐蔽的、藏而不露的、秘而不宣的战争正向自己悄悄逼近、劈头盖脸般地压迫过来。

这便是朝廷中所谓帝党与后党、主战与主和、爱国与卖国之间的生死存亡的激烈战争!虽然它同样听不见炮声隆隆、看不见硝烟弥漫,但是奏片排山倒海,雷霆万钧,能压迫死人、弹章纷至踏来,众口铄金,能咒死人!而一切的矛头、一切的焦点,都集中指向一个人——李鸿章!

清流大佬们,耍起笔杆子个个都是一把好手,文字在他们手里不过是一件小玩艺儿,任凭他们摆弄。

“ 倭人何以敢犯天朝尊严?在大清国眼皮子底下的藩属之地舞刀弄枪?!李鸿章枉为北洋大臣,辜息养奸,难辞其咎!”

“古训早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大清朝历时三十余年,耗银无数,建成南北洋水师。而北洋水师更号称亚洲第一,何以丰岛一战,不仅连一条商船都保不住,而且更被击伤济远……惟李鸿章是问。”

“ 北洋究能战否?几十年着力培育、养精蓄锐,如今却让倭寇横行海上!李鸿章视北洋为禁脔、淮军为私兵……该大臣平日里自视甚高,自比古之名将,洋洋自得……如若不然,为何不放胆一搏,邀击倭寇于海上,壮我大清国威!”

李鸿章知道:现在全国,上到皇帝、下到百姓,亿万双眼睛都死死盯着他,盯着北洋舰队。大清朝做出发兵朝鲜平叛的决策后,全国上下就对北洋舰队未能有效地控制仁川港口这一战略要地而议论汹汹。李鸿章清楚地记得:7月17日,皇上就曾下御旨追查丁汝昌的失职罪。丰岛海战后,为挽回名声,自已曾下令让丁汝昌率北洋舰队去朝鲜西海岸搜索日海军,好好教训一下日本人,可是却不见日舰踪,只得无功而返,折回山东威海一带布防。8月4日,皇上下旨责道:“丁汝昌屡被参劾,前寄谕令李鸿章察看有无畏葸纵寇事,著即日据实复奏,毋得稍涉瞻顾,致误戎机,如必须更换,并将接统之员,妥筹具奏。”

仅仅只过了一天,8月5日,李鸿章报告,丁汝昌再次率北洋舰队去巡海,仍未遇日海军。

皇上也再次降旨给李鸿章,但是这次语气更为严厉:“丁汝昌前称追倭船不遇,今又称带船出洋,倘日久无功,安知不仍以未遇敌船为诿卸地步?近日奏劾该提督巽懦规避偷生纵寇者几于异口同声,若众论属实,该大臣不行参办,则贻误军机,该大臣身当其咎矣。”

又过了一天,8月6日皇上意尤未尽,第三次下旨痛骂海军的无能:“自光绪10年越南用兵之后,创办海军巳及十载,所有购船、制械、选将、练兵诸事,均李鸿章一手经理。乃倭人自上次朝鲜变乱,经我军戡定,该军挫败而归,从此蓄谋报复,加意练兵。此次突犯朝鲜,一切兵备,居然可恃。而我之海军,船械不足,训练无实,李鸿章未能远虑及此,预为防范,疏慢之咎,实所难辞!”

皇上的谕旨明显地流露出对丁汝昌、对海军极端地不满意。不仅如此,字里行间,还隐隐约约地看到清流派对他的影响和左右。在8月1日宣战前,西太后是倾向于对日本采取强硬态度的,曾向军机处、总理衙门传御旨:“不准示弱”。 当李鸿章积极展开外交幄旋时,光绪虽然对外交调停态度消极,可也没有反对。而以翁师傅为首的清流派们对英国是抱有好感、抱有希望的。因此,在朝鲜事变之初,这邦朝中大佬尚能与李鸿章配合。但是当李鸿章坚持争取外交谈判、和平解决到最后一刻失败时,这些人立即都变了脸孔,纷纷指责李鸿章鼠目寸光、毫无头脑、寄希望于洋人、无异于与虎谋皮、贻误了宝贵的战备时间。并且群起哄哄然,一致要求朝廷下令,让李鸿章立即派遣北洋舰队出海与日本海军进行决战!

李鸿章心里明白:攻讦、打击丁汝昌和海军,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们真正要攻讦、打击的只是自已!

在这群清谈误国者们当中,能让李鸿章看得起的只有一人。他便是皇上的侍读学士——文廷式。因为在朝廷中稍稍懂得一点海军常识的人,真正是凤毛麟角!可这位侍读学士不仅懂得,而且还颇具战略思想。在宣战前,文廷式就曾上奏朝廷,提出建议:“得海面者胜!为此,总理衙门应责成李鸿章迅即添购铁甲快舰,同时调选北洋精悍者,游弋于日本对马、长门之滨,长崎、横滨之口……”

对于文廷式将第一道防线设在敌方重要海口与航道上,封闭敌海军的出路,彻底切断日陆军的海上交通生命线,枯竭日军的后勤保障——这一釜底抽薪的战略部署,就连北洋舰队的各位舰长们都击掌叫好!而尔后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也正是采用了清廷摈而不用的,这一同样的战略部署,将北洋舰队完全封死在威海,最终导致了北洋舰队全军覆没的悲剧!

另外,有一个洋人的战略眼光也是出类拔萃的。此人就是大清国海关总税司——英国人——赫德。

宣战前,李鸿章全力以赴开展外交活动,曾在京师与赫德晤面,请他出面利用自已的身份、地位、关系来影响英国的外交政策,打压日本,促成和局。

赫德不仅满口答应,而且还对李鸿章极其认真地分析了中日海陆军的实力、素质、军事指导思想、决策指挥能力、战役战术水平等。最后,赫德总结说:“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小国,不耐久战,而贵国则不然。因此,我料定开战之初,日本必会倾全国之力,勇猛进攻,毕其功于一役。果能得逞,这场战争日本有可能获胜。反之,若贵国能顶住程咬金这三板斧,不惜得失,经得起失利,将战争无限制地拖延下去,引入广阔、纵深的腹地,就可以慢慢地利用人口、资源、地理的优势,凭借持久的力量,不断消耗日本有限的战争资源,最终扭转战局,取得胜利!”

“目前,日军正准备攻击牙山和仁川。阁下认为,日军下一个攻击目标会是那里?”李鸿章请教道。

赫德手指重重戳着地图一处地方,十分肯定地说:“ 平壤!中堂大人,夺取平壤后,便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日军便可以放心横渡鸭绿江,进入贵国龙兴之地了。因此,牙山可以放弃、仁川也可以放弃,唯独平壤不可以轻易丧失!必要日军付出惨重的代价,极大地耗损、衰竭他的战斗力。平壤一战关乎全局!大人务必全力以赴!

另外,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必会配合陆军全力攻打平壤,保障海上生命线。中堂大人,这正是北洋舰队聚歼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绝好机会,切不可坐失良机。北洋舰队无需游弋,四处巡海,只要做好各项战斗准备,潜伏在鸭绿江口,守株待兔,便可一战定局!”

李鸿章听了深以为然、大为叹服。

宣战之后,李鸿章又收到总理衙门转来的英驻华公使欧格纳的意见。欧格纳同样认为:日本的人力与物力决定了他不能久战。因此建议中国“初战宜慎。”

赫德、欧格纳两人的战略思想与李鸿章不谋而合。

但是他们的战略思想在本质上和具体的实施中,却又是根本不同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