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马大全自被日本人提拔为乡长后,连走路都摇摆起来,要知道,他祖上八辈可都是偷鸡摸狗的小生意出身,轮到他这代,虽然以前靠做皮货生意赚了点钱,但由于身份低微,经常有人来敲诈他,他见了本地官员更是吓的连个屁都不敢放,憋屈啊。


现在成了当地首脑人物,祖坟冒青烟啊,他姓马的弄不扬眉吐气吗,虽然这绿帽子日本人第一个给他戴上,但他觉的值。


那天,他接到田中统治,立即屁颠屁颠地跑去了,一进门,马上一个不伦不类的立正敬礼,乐的田中哈哈大笑,伸出大拇指叫道:马的,你的支那人里面的这个。


马大全一听到鬼子表扬他,连忙哈下腰堆笑着道:皇军才是大大的好人。说完两人同时狂笑起来。马大全完全忘记了几天前他老婆就是在这里被对面这个鬼子日了的事。


田中挥挥手要他坐下,马大全连说不敢,田中突然两眼盯着他,笑眯眯地道:你的老婆功夫大大的好,我的过瘾。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靠,这真实哪壶不开提哪壶呀,老婆被人日了还当面戏弄他。马大全尴尬地赔着笑,心里五味杂沉,直骂日本畜生的娘,嘴上却说:皇军的真会开玩笑啊。


田中上前拍拍马大全的肩,道:你们这里的不太稳定,明天你给皇军带路,下乡清查。


马大全一听,心里乐开了花,靠,这正是报复仇家的好时机呀。连忙点头说:好的,高台村土八路大大的有,明天皇军去灭了他们。


马大全提到的高台村是当地有名的大村,距王戈庄有10多里地,村里张姓是个名门旺族,阔少张皋20多岁,人高马大,文武双全,因生性刚烈喜打架斗殴,人起外号“五扒皮”,他养着几只猎鹰,闲时就一手牵着猎狗一手举着鹰到野外拿兔子,有次在野外一只兔子被狗撵起来,那猎鹰一头俯冲下来,一爪子把正在飞奔的野兔打翻几个滚,等猎鹰冲上天想再一次打击时,那兔子跑进了地瓜蔓丛里躲起来,五扒皮大步抄过去,一脚把兔子踢出几米远,那兔子当即呜呼哀哉。


马大全以前到高台村收购皮货,曾跟五扒皮打过交道,但因耍小聪明压低价格,被五扒皮揍了一顿,打掉两棵门呀,并警告他从此不许踏上高台村的地界,否则见一次打一次。马大全经此一仗,算是跟高台村五扒皮结上了仇。


这次日本人要下乡扫荡,想到惜日仇家要倒霉,他姓马认为报仇的时候来了,能不高兴吗。从田中那里出来,马大全哼着小曲《十八摸》,从街上张屠户那里要了两个猪耳朵就拎着回了家。


老婆半斤粉见他这么乐,就问:啥事把你高兴的?


马大全头一扬道:老子要发达了,明天就是高台村五扒皮的丧日。哈哈。


半斤粉看着他,疑惑地问:咋了?五扒皮被人杀了?


马大全呵斥一声:臭娘们别罗嗦,赶紧炒几个小菜陪老子喝酒。今晚咱好好乐一乐,明天看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