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相濡以沫 相忘江湖

ANNY灵兰 收藏 4 1332
导读:相濡以沫 相忘江湖

自从99年来到潍坊,因为身体的原因不适合坐车,上去三五分钟就开始云里雾里,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上学回家,为了拿钱花,工作后回家,有段时间也是为了拿钱花,后来不好意思了,有时候两三个月回去一趟。总的说来,等我猛然发现因为楠楠我回家的次数开始频繁起来的时候,才觉察到村里人的变化。或许我还处在青春年少嘛事不懂的年龄,可是回去多了,才发现,我的姑姑、我的叔叔、婶婶,邻家嫂子、以及我的父母,短短七年的时间,却早已是两鬓斑驳,甚至胳膊上开始起老年斑。我惧怕这些岁月的痕迹,每次看到他们的时候,就感觉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也是他们那样,郁郁寡欢,生活困苦。再有就是,村里突然多了很多不相识的人,见面相互对一下陌生的眼神,然后移开,那里面有中年妇女、有新婚的媳妇,还有孩子,看来七年,也不能说是短短的岁月了。


每次回家,总要到地里去,这样势必会穿过半个村子。哑巴总是朝着我高兴得“啊啊”地笑,敲着大拇指(其实每次她夸奖我我都是很惭愧的),还有家不相熟的人,他们家老人我叫哥哥嫂子,可是哥哥嫂子的儿子都六十了,姑且叫他老侄儿跟老侄儿媳妇吧,他们跟我父母一般年纪。之前两家挨着种地,感觉他们两口子很冷淡的样子,各人闷头干各人的活儿,不像我们家,一家五口齐上阵,老的带小的,打打闹闹开开心心地干活儿,我父母很乐衷于指挥我们三个小崽子忙东忙西。老侄儿跟他媳妇的孩子比我大好几岁,他家大儿子上学出去后我基本没见过,小儿子在他叔办的工厂里面,算是跟父母住一起,不过我们那里都是习惯跟成家的孩子分开过的。我出来了十年,这十年我几乎没在地里干活儿,中间村里重新分地,我们找了单独的一小块儿,位置不好,但是没了挨着种地的摩擦。近日回家,抱着早起的小侄女去地里喊父母吃饭,走到村口的时候,看到大侄儿媳妇在用橛头刨地头,耙耕过的地,车掉头的时候难免留点耙耕不到的地方,都要自己去刨松了土,再播种。我很奇怪,虽然两口子看不出多恩爱,但是通常还都是出双入对的,这也是农村的习俗,或者说是仅剩的乐趣了。打了招呼,我们往家走,走到半路的时候,看到了我大侄儿。我的心猛地窒息了,精瘦精瘦的老人,一身带土的青衣,带着帽子,艰难地朝南拖着步子,其实是一条腿拖着另一条已经不活动的腿。他右手不停地颤抖,左手拎着马扎,每走一步,都是如此艰难。我晦涩得笑了笑,打了招呼。回到家,问父母,才知道年纪轻轻得了脑血栓,治好后就被拴住了,这还算好的,媳妇下地,他能烧火做饭,做好了挪着步子去叫媳妇吃饭。孩子不在身边的不在身边,在身边的也忙活自己的老婆孩子,说到后来,父母叹息一声:人老了不中用了,人老了可怎么办啊?!我突然明白了两个道理,父母对于儿女的心愿,一是怕连累了孩子,二是怕百年后孩子不孝,可是我同时也很明白,其实父母父母,这父亲跟母亲两个名词,是连接在一起的,相扶相持,相依相偎,那个人存在着,自己就拥有很多的梦想、憧憬跟希望,琐事有人倾诉,辛苦有人安慰,这种倾诉跟安慰不是谁能够替代的。或许,这就是相濡以沫,没有了这些,还是要生活,可是拥有的时候,确是如此弥足珍贵,相信父母是懂这个浅显的道理的,所以他们独自出门的时候,通常不会在外面留宿,而留家的,只要知道那个人回来,无论多晚,都要等着一起吃饭。人世间的感情都是一样的,日积月累水乳交融,执手相携陪伴一生。


* * * * * *


菜博会的时候,买了小盆仙人指,买的时候花开满盆,绿绿的指头,顶着红灿灿的花朵,煞是喜人。我养花通常忘记了浇水,侥幸存活下来的只有盆吊兰跟一盆兰草。买回来那些手指头不负众望,开过一茬儿花期,我心里很是欣喜,要知道我养花可基本是开不在我手里的。第一茬儿花期谢了后,我把干枯的花朵拽下来,怕妨碍下一茬花期。于是,在午后的阳光里,我趴在床头上,一根一根地掰着花盆里的绿色小指头,从根部看到头顶,细数红色的小点点,我相信那些都是花苞,看上去就是嘛。随着时间的推移,夏天结束,开始刮凉风,我感觉她需要更多的阳光,就直接放在窗台上,我等着花儿开放啊,那里面可是积蓄了我两个月希望的呀。日子久了,我开始质疑我等待的执着,也说不准那些红点是手指头儿呢。可是想到这些,心里隐隐地有了失落。直到昨天。


我重新梳理了一下长大长高的小手指头,才发现,那些红点已经有了慢慢消隐的迹象,心 疼了一夜,原来都是欺骗呀,存积在那里的希望,既没有开出花朵来,也没有长成新生儿,莫名其妙竟然就那么消逝了?!做人或也如此吧。从此纵有千般理由万般诱惑,莫再相信自己眼睛,莫要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一如赵员外说我的,经历的少,太容易相信一些东西,可是一旦相信了,又很多疑,其实他不知道,不是质疑事件的真实性,而是一直用清高跟孤傲,掩饰着心底的自卑,得到了,却又用心底按耐不住的自卑来怀疑,怎会轻轻易易就成了我的呢?!可偏偏又有很多东西经不起质疑跟推敲。


我能够做到同时不喜欢什么,但是我从来做不到同时喜欢两个式样的同一种东西,人,也是如此。我的观点是,我手里有两块儿糖,我喜欢你,分给你一块儿,我自己留一块儿,我们俩一起吃,一起甜,一起快乐。可是如果我喜欢两个人,我得每人分一块儿糖,那我自己就没有了,人家俩人吃糖吃到甜,我却是在那里孤独神伤,默默无味,可是,可是,我的这些心思终是未有欣喜的回报,因为我在分不清摸不明白谁该得到一块儿糖的时候,就能把糖决绝而又武断地分给了一个人,飞蛾扑火、不计后果,所以经常也就习惯了没心没肺,孑然一身。当无法相濡以沫的时候,不如选择戒掉那些温柔的心思。去到午夜的梦里,喝一碗孟婆汤,段了心底的念想。但求一觉醒来,生死两相忘。


买套煮茶的器皿,坐拥圣贤书,为了自己,权当修身养性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