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班陀海战

月亮与六便士 收藏 1 1314
导读:土耳其人之所以能向西发展,并非由于他们武勇过人,而是因为基督世界内部的不团结。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前,天主教和希腊正教之间的差异使合作变得不可能。现在一百年后,宗教改革又使西方基督世界分裂成为两个激烈对立的阵营。在这种权力分裂之外,民族主义的迅速成长,新世界财富大量流入,都足以刺激“自利主义”国家的兴趣,它们重视其自己的商业繁荣过于整个欧洲的安全。在这些国家当中,最值得注意的为威尼斯和西班牙。前者为了保全其贸易,在君士坦丁堡沦陷之后,就立即与土耳其人签订了条约。由于商业上的利益,威尼斯人竟短视至此,看不到他们

土耳其人之所以能向西发展,并非由于他们武勇过人,而是因为基督世界内部的不团结。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前,天主教和希腊正教之间的差异使合作变得不可能。现在一百年后,宗教改革又使西方基督世界分裂成为两个激烈对立的阵营。在这种权力分裂之外,民族主义的迅速成长,新世界财富大量流入,都足以刺激“自利主义”国家的兴趣,它们重视其自己的商业繁荣过于整个欧洲的安全。在这些国家当中,最值得注意的为威尼斯和西班牙。前者为了保全其贸易,在君士坦丁堡沦陷之后,就立即与土耳其人签订了条约。由于商业上的利益,威尼斯人竟短视至此,看不到他们在黎凡特(Levant,东地中海滨)的领土——其繁荣的主要来源——终究还是会与土耳其的膨胀相冲突,同时凭他们单独的力量,也守不住它。后者自从1560年在杰尔巴(Jerba)战败之后,接着在1563年,土耳其人企图攻占阿南,1565年又企图攻占马耳他,所以不仅西西里和拿波利,而且连西班牙本土也有受到回教徒侵入的危险。简而言之,地中海的东半部与威尼斯人的商业利益有重要的关系,而其西半部则与西班牙的战略安全有密切的关系,所以两国的观点也完全不同。




在摩里斯克人(Moriscos)叛变的三年前,苏莱曼死了,承继者为其子塞里姆二世(1566-1574),在奥斯曼的统治者中,他要算是最卑鄙的一个人。在1568年,为了想从威尼斯人手中夺取塞浦路斯岛起见,塞里姆二世遂设法与日耳曼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二世(Mcximillian Ⅱ,1564-1576)勾结。这个计划是他的幸臣纳西(Miguez Nasi)建议的,而他的海军主将,皮亚里(Piali Pasha)——一个匈牙利的背教者——和陆军主将穆斯塔法(Mustafa Pasha)也都赞成这个计划。另一方面,他的大宰相索克里(Mohammeb Sokolli),却是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主张与帝国和威尼斯都保持着和平的关系。他认为土耳其人对于这两个国家均无所畏惧,而最可怕的敌人却是西班牙。进一步说,他又认为此时攻击西班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因为菲利普二世正为国内和日德兰的叛乱所牵制住,而且在欧洲没有一个同盟国。此外,法国是与苏丹国友善的,帝国若无西班牙的支持则根本无能为力。波兰正在与俄罗斯交战,意大利则忙于内争。至于英国,在一个土西战争中也是得多于失的。所以索克里反对这个冒险,主张应与威尼斯缔结同盟,支援西班牙境内的叛乱,乘机攻击西班牙。假使不是威尼斯突然遭到了一次意外的天灾,则他的意见也许就会被苏丹采纳。1569年9月13日,威尼斯的兵工厂(那是欧洲最好的)突然爆炸了,并引起大火,其损失是相当的可观。当这个情报传到了君士坦丁堡去之后,却不免又更为夸大了,说是威尼斯的全部舰队都已化为灰烬(实际上只损失了四艘船),所以塞浦路斯岛已经不可能获得增援。根据这个不确切的情报,主战派遂获得了胜利。




马上即开始准备。1570年4月间,土耳其人派了一个使臣去威尼斯,要求他们交出塞浦路斯岛,其理由是说这本是耶路撒冷王国的领土,所以应该归还给土耳其。虽然在该岛上只有极少数的守军,可是威尼斯政府却拒绝考虑这个建议,并且也知道拒绝即无异于战争,所以他们也立即向所有基督国家提出求救的呼吁,因为威尼斯是一个共和国,所以所有的国王都痛恨它,又因为它是一个海上强国,所以其它海权国家也都痛恨它,尤其是它过去又曾与土耳其人有过同盟的关系,所以更难获得他国的同情。只有一个人愿意听取这个呼声,那就是教皇庇护五世(1566-1572)。他认为这可以使他的希望成为事实——使他自己变成一个海岸同盟的领袖,以来对异教徒发动一次新的十字军。他自己出资购置了十二艘战船,以来作为一个舰队的核心,并力劝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参加。他最初感到很勉强,最后才命令他的西西里和拿波利总督补给威尼斯的舰队,而且也命令他自己的西西里舰队参加教皇和威尼斯的联合舰队。

此时,塞里姆在罗德斯岛集中了一个巨大的舰队,共有一百五十艘战船和五十艘运输船,由皮亚里和穆斯塔法指挥。1570年7月22日,他们在塞浦路斯岛的利玛索尔(Limasol)登陆,并围攻尼科西亚(Nicosia)。除了法玛古斯塔(Famagusta)以外,这是该岛上第二个设防的城镇。9月9日,尼科西亚被攻陷,守兵被屠杀完尽。其次,又围攻法玛古斯塔城,那里有七千名威尼斯守兵。它的总督布拉加迪诺(Antonio Bragadino)和军事指挥官巴格利昂(Astor Baglione)都具有极坚强的抵抗决心,击败了敌人的每一次攻击,于是回教徒只好回国过冬去了。在这个围城的阶段中,有一支强大的***联合舰队,数量在二百艘船以上,集中在克里特岛的干地亚(Candia),但因为内部意见不一致,所以一点成就都没有。





在基督世界中有决心,肯快干的人就只有庇护五世。他在1570年7月间已经召集了一个会议,来起草***同盟的宪章。他充分认清了***世界所面临的危险,他也具有领袖能力和相当的战略眼光。他认为若是能够重获地中海的控制权,则在战略上奥斯曼帝国即被切成两段,因为它的非洲省区与其欧亚部分就会分离了。这样以来,就可以使土耳其不能再向西欧扩张。尼科西亚的陷落,更使他深有所感,因为庇护认清了除非能给予威尼斯以强大的支援,否则法玛古斯塔也就会陷落,于是威尼斯人就会被迫与土耳其人媾和了。此时,这个会议还在往下拖,各方面都提出了一些新的难题。最后,菲利普决心支持这个同盟,于是他的代表在会议中坚持着要任命菲利普的异母弟约翰(Don John of Austria,1545-1578)为同盟军统帅,而由教皇的海军将领科伦纳(Marco Antonio Colonna)为副帅。因为威尼斯人害怕会受西班牙的控制,为了获得全面的同意起见,遂又决定采取了一种牵制的办法。虽然约翰为总司令,但一切重要决定却仍然要获各同盟国部队主将的同意。不过他以后却至少克服了这种困难的一部分。




1571年,约翰还只有26岁。说起来也许太巧合,阿贝拉会战时的亚历山大,在西班牙就任总司令的汉尼拔,和在洛迪会战中的拿破仑,也都是26岁。他不仅英勇过人,而且虽然年轻,也是一个具有磁力的领袖。梅里曼说:他似乎使教皇的十字军精神人格化了,他的热忱能感人,使人暂时忘记了一己的私利,而为公共的目标牺牲。他似乎是1095年的化身。




最后在1571年3月7日,当会议已经快到最后决定阶段时,西班牙的首席代表格兰维利大主教(Cardinal Granvelle)又提出了新的难题。这未免使威尼斯政府感到太灰心了,于是它派了一个使臣拉格佐尼(Jacopo Rag-azzoni)到君士坦丁堡,希望能与土耳其人媾和。他于4月26日到达,谒见了大宰相,可是他却不肯让步,坚决要求无条件投降。他说:“和平对于你们是比战争要好。你们不能与苏丹相对抗,他不仅会占领了塞浦路斯,而且连其它的领土也难保。至于说到你们的***同盟,我们完全知道那些***君主对于你们是毫无好感的。不要相信他们,假使你们能够附着苏丹的‘骥尾’,则你们在欧洲即可以为所欲为,并享受永久的和平。”听了这一番富有诱惑性的说辞,拉格佐尼就回国去了。但是当他尚未到达意大利之前,神圣同盟却已经宣布成立了。这是5月25日的事情;所以谈判遂中断。



这个著名的条约也是后来许多条约的始祖。其重要的条款如下:这个同盟为永久性的,不仅是为了对付土耳其人,而且也同时以阿尔及尔、突尼斯和提波利为对象。同盟的军力定为桨帆战舰二百艘,其它战舰一百艘,步兵五万人,轻骑兵四千五百人,和大量的火炮。三个月间均应准备就绪,以便开往地中海滨海地区,或作其它的远征。当受到土耳其攻击时,各盟国有协防的义务。战费的一半由西班牙担负,其余一半的三分之二由威尼斯担负,另外三分之一则由教皇担负。在指导战争时,三国的总司令都有其独立的发言权,但对于已经决定的计划,其执行则由统帅负责。皇帝、法国和波兰的国王可以有加盟的权利,但对于英国女王(伊莉莎白)则未提及,因为她不是天主教徒。一切所征服的领土均应照事先约定的方法瓜分,但阿尔及尔、突尼斯和提波利则完全保留给西班牙。同盟国间若发生了争执,由教皇任仲裁人,在未经全体同意之前,任何国家都不得与土耳其缔结休战、和平、和同盟性的条约。




尽管有了这些条款,可是意图还是与决定发生了冲突。威尼斯希望利用同盟来夺回塞浦路斯,并击毁奥斯曼帝国在地中海东部的权力。菲利普二世则希望击毁其在地中海西部的权力,并肃清回教徒的海盗。他们虽然都加入了同盟,但彼此间却仍然是互相猜忌。只有教皇一个人是专心一志,并且充满了热忱。他具有大一统的观点,认为整个***世界都遭到了威胁,而不仅是西班牙和威尼斯的私事。这个同盟的成立,以及后来的成功,都应归功于庇护五世一人,因为他是它的心脏和灵魂。




6月6日,约翰从马德里出发,于16日到达巴塞罗纳。他发现安德拉德(Don Gilde Andrade)的舰队已经集中在那里,就命令留在卡塔基纳(Cartagena)的圣克鲁兹侯爵(Marquis of Santa Cruz)去加入在一起。20日由巴塞罗纳出发,26日到了热那亚,在那里又与热那亚海军将领多里亚(Andrea Doria)的舰队会合了。8月2日航到了斯佩齐亚(Spezia)去装载部队,然后于9日投锚在拿波利。在那里,格兰维利大主教把同盟的战旗授给他。早在热那亚,他已经接到教皇的一封信,劝他不顾一切冒险一战。




在拿波利花了十天的时间来讨论计划和搭载部队,于8月20日才启程前往墨西拿,这是指定的集合点。当约翰于23日下午到达该地时,他与教皇的海军将领科伦纳、威尼斯的海军司令,75岁的费尼罗(Sebastian Veniero)会晤了。前者于7月21日,后者于7月23日到达。




此时在君士坦丁堡的塞里姆因为得到了尼科西亚而大喜过望,认为先知者的预言就可以实现了:土耳其人即将统治一切的地中海岛屿,圣彼得大教堂马上就会和圣索菲亚一样了。他以空前的决心来推进对法玛古斯塔的围攻,四月间他命令阿里(Ali Pasha)把舰队集中在尼格罗蓬特(Negropont)以来拦阻企图救援塞浦路斯的同盟舰队,同时也给法玛古斯塔的的陆军以强大的增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