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三卷:我就是一个猎人 第二十六章:汉奸的“国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黑田不相信一个被他看成支那猪,可以随意杀戮的中国人,竟有如此好的身手。徒手对打黑田不是他对手,枪法又在他之上,这样的中国人让黑田莫名地恐惧、害怕,黑田一下就拔出了战刀,搁在了葫芦的脖子上,黑田说:“你的,抗日分子,死了死了的。”

黑田要杀了葫芦。

怎么会这样呢?

病猫张富贵完全没有料到,让葫芦与黑田比试结果会是这样的。病猫的本意是想让黑田知道知道,中国人并不完全是猪,还有像葫芦这样的人,中国人并不都是那样好对付的。

而张富贵抓葫芦,可是临时起的意。

如果说张富贵看到葫芦时,真是友情的驱使,想和葫芦坐一坐,真的吃上一顿饭,那么当他拽住葫芦衣服不放手的时候,他忽然又有了别个心事:他想拽葫芦下水,与他一起当汉奸,为鬼子做走狗!

所以,他故意当着病猫的面,高声喊葫芦李教官,终引起病猫的注意,然后与病猫又拉又打有恐吓,绑架了葫芦,一直就到了炮楼。这样,张富贵拉葫芦下水的阴谋达到了。张富贵与病猫将葫芦被带到了炮楼里,万没想到会与黑田话赶话,赶到了葫芦与黑田比武的这一步上。

黑田在比武上没得到什么便宜,很是恼羞盛怒。

现在,黑田把刀就搁在葫芦的脖子上,葫芦的死活一下子就近到了眼前,要知道黑田杀一个中国人,就像穿衣吃饭一样容易、随便,张富贵傻了眼,手脚无措;病猫却轻轻地拿开了黑田搁在葫芦脖子上的刀,病猫看着葫芦的脸,一字一句地问:“怎么样?想好了没有,跟我干吧?”

葫芦没言语。

张富贵迫不及待,结结巴巴说:“干吧干吧,像我一样多好,吃香喝辣的,风风光光,人活着不就是那么回事?”

葫芦说:“你们要我干什么呢?还是哪句话,我就是一猎人罢了,除此我什么也干不了。”

当晚,病猫张富贵在炮楼里,为黑田大摆宴席,给黑田接风洗尘,黑田喝的酩酊大醉。黑田喝得酩酊大醉,就开始大骂中国人是支那猪,揪住汉奸张富贵的衣领,大声质问:“你是哪国人?”

张富贵说:“我、我是中国人。”

黑田这会正最恨中国人了,他的中队在刚踏上中国土地没两天的时间,就被虎山独立营一个伏击,就打死打伤几十人,他现在时时刻刻就想杀人,杀中国人。黑田想报复任何中国人。黑田始终觉得心中有一口恶气没有吐出来,不吐不快。张富贵结结巴巴说出了他是个中国人,黑田就在张富贵的脸连打上几个耳光后,还在上面重重地捣了一老拳。

张富贵被迎面打翻在地。张富贵被打晕了。张富贵还没等站起来,衣领又被黑田揪住提了起来,黑田还没有完,他有一个问题没有搞清,岂能罢手?

小鬼子常常有一种偏执狂,黑天就是这样。

黑田提着张富贵的衣领还在问:“你是哪国人?”

黑田的一脸黒胡,又粗又长,像猪毛一样。黑田咬牙切齿,眼睛瞪得又红又圆,疯牛一样盯着张富贵,,继续问:“你到底是哪国人?”

张富贵被打糊涂了,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忽然灵机一动说:“我、我是日本人!”

黑田一怔:日本人?他使劲的瞪了瞪眼睛,有些清醒,他仔细的看了看张富贵的脸,黑田问:“你是日本人?”

张富贵急忙地点了点头,恐惧地望着黑田一张黑色的猪毛脸,浑身筛糠似地打着颤。

黑田又问了一句:“你是日本人?”

张富贵像是看到了曙光,得了救命的稻草,急忙点头,急忙送笑脸。

可那笑脸比哭还难看千倍百倍。。

黑田更加怒火冲天,黑田说:“就你他妈的敢说你是日本人?日本人就是你这么个奴才相?你这是在变着法骂我们日本人!”

黑田狠狠一大嘴巴掴上去,张富贵的金牙当即就被打掉了三颗,满嘴冒血沫。黑田还不收手,拳头雨点一样,暴打在张富贵的脸上、头上,张富贵受不住黑田饱以老拳的连续攻击,他双手抱头俯身跪倒在了地上,高高地撅起两瓣大屁股,一个劲地求饶,黑田哪管这些,黑田改用大皮靴踢,在张富贵的屁股上狠踢,张富贵受不住疼,就在地上爬,狗一样的爬,一下就拱到了桌子底下。

黑田一边打,还一边骂,黑田说:“你他妈是个什么东西,敢说你是一个日本人,你就是一条狗,一条狗,我揍死你这条狗!”

张富贵被打在桌底下,实在受不住了,就说:“我是狗,我就是一条狗……”

病猫正了正金丝眼镜,在一边坐了,冷眼以对,病猫很理解黑田,知道黑田心里有气,爆发出来就会好受一些,只是张富贵这顿揍挨得是屈了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