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错解中国会引发全球灾难 会犯历史性错误

谭伟东

中美战略研究院 总裁

美国开国,一路打来,二次世界大战,更是几近所向无敌,横扫千军,包打天下。《时代》杂志的亨利﹒卢斯把二十世纪称为美国世纪,这大体上合于历史和现实,但美国的巅峰与历史辉煌是在二战和战后直道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七十年代的滞胀只是现象和结果,背后的真实却是美国已转入了相对性的历史衰败。八十年代里根星球大战,九十年代克林顿超常时段繁荣,过去的十年牛市熊市起伏跌岩,都基本上是在所谓高科技的虚拟平台与背景下,靠着天量债务与金融游戏(国际、国家、企业甚至家庭的变相庞齐游戏),玩弄所谓资本运作和资产泡沫,而发生、演化、获得和完成的。

美国的世纪已经随着盎格鲁-萨克逊模式在全球金融海啸声浪中逐渐退朝。美国霸权和单级世界不会靠当代美国的傲慢与骄横实现。美国新世纪更不可能靠新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强权而得以确立或哪怕存在一天。奥巴马不要在一边在阿富汗增兵,一边又跑到瑞典领取诺贝尔和平奖,就误以为天下都会被其奥氏的美式双重标准所迷惑,更不要误算中国会在自我现代化进程中,吞下任何国际虚妄强权的强加苦果。错算中国可能引发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灾难,中国当然也会承受损失与牺牲,但其最终结果却是会加速全球格局的重组和世界新领袖的诞生。这是不以任何人,任何力量,任何国际策动的意志、愿望和期许为转移的。中国的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绝不是中国人怕鬼信邪,更不是中国人软弱可欺,而是中国人民的大爱无疆,赤诚善良,当然也是中华民族积数千乃至上万年的文明积淀,所凝聚、形成和尊崇的先礼后兵、平等共赢、公义持久的天下大智慧。

一、八国联军时代已经已去不复返了

美学家李泽厚说西方人一百年后才能读懂中国人的东西。这指的是真正中国大家的学术的“玄妙与精深”。然而,严峻的现实是当今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生态,要求美国有头脑的战略家和政治家现在就要明白中国是怎么一回事。

欧美列强称霸的时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亚洲、亚欧大陆、亚欧非世界大板块,正在重新回归其历史与固有的辉煌轨迹之上。其中,日本为首的雁阵模型仅仅是个预演和练兵,中国龙腾飞直上九重,印度虎咆哮声震印度洋。大中华的中国复兴必将会把拿破仑早已预言的东方睡狮的猛醒,变成本世纪以后的世界现实。

近代中国一系列丧权辱国条约,近代中国一步步沦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半殖民地、半封建之下,并非当真是欧美的什么船坚炮利所致,也非欧美的军事革命、商业革命、工业革命所毁,而是自身内部腐朽,以一个没落昏庸、外族民族欺凌压迫的封建家天下,对应着国内的民族矛盾怒火和国际上的新生资产阶级的虎视眈眈。近代中国自毁于、自败于满清封建王朝的腐朽与专制。西方强权与物质技术,甚至经济水准,仅仅是外在的诱因与导火索而已。

尽管西方资产阶级及其制度,对应于西欧封建专制与禁锢,对应于地主、领主封建采邑庄园经济是进步的,但八国联军的残暴与烧杀抢掠,丝毫没有显示出任何有逊于中国国内的旧有封建剥削与压迫的可恶与卑劣,反倒在本国压迫之上又添加国际帝国压榨、掠夺与欺凌的新仇。这就是近代中国历经列强瓜分和军阀割据,终于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后迎来新中国的基本逻辑。

美国在其中,不但在八国联军的烧杀抢掠中,在对中国的门户开放政策中,对中国与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历史罪行,而且在支持、策动国民党反共内战及其后的韩战(抗美援朝)中,同样犯下了历史性的战略大恶。这就是同复兴的中国为敌,同古代悠久灿烂文明又世界首屈一指的人口与文化大国为敌,同毛泽东摩下的中国军队与兵民大军为敌,注定是要被十三亿中华儿女的同仇敌忾之汪洋大海般的怒火与烈焰所化成可怜又可笑的历史灰烬。但愿新生代美国人和世代美国人永远记取他们的富有智慧和历史使命感的高级将领对韩战的反思、“忏悔”般总结:“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如今,所谓奥巴马新政又在内外交困,大危机乌云笼罩的困境与危局中,重踏帝国主义强权政经战争的老路。一方面既用天量军费刺激,称霸经济,另一方面试图强化过度的相对军事优势,为其在普通经济、外交走不通时,不惜武力突围、解困,布下阵局。这其中,不但在形成全球围堵包围圈,而且居然打起对台军售这自以为一箭多雕的如意小算盘。这真是少见的历史短视与宏大视野缺失,是十足的妇道之见和小媳妇作为,为大战略家所不齿。

或许苏东可以在休克疗法下自残,或许拉美、东亚各国都会在有控制的世界解体下,成为待宰的羔羊,甚至像日本、欧盟各国,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也不得不陪着美国,成为其忠实的买单者和殉葬品,即使自己承受十年衰退也在所不惜。但任何对中国的奴役、侵略、干涉与颠覆,都将以毁灭性的惨败而告终。

中国无疑正在现代化的进程之中,但任何力量不要低估与错解,如若必要,英雄的不屈不挠的中国人民完全可能再来一次八年或十四年抗战,以不惜中断现代化进程,不惜退回到什么什么时代的勇气,彻底埋葬一切挑衅来犯之敌,甚至包括那些以为可以远距离打击、遥控操作的,敢于挑战中国领土、领海、领空主权和核心利益的国际之敌。

中国一向先礼后兵,中国更是宽容大度,以谋求持久合作和大谋略经营。但将中国的国际善意错误地解读成中国软弱可欺,不断地错试中国的底线与耐心,只能是在玩火自焚,在引火烧身,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甚至可能是在自掘坟墓。

美国当下的确依然保持着相当的军事优势,但请问先生们女士们,美中军事装备与经济上的差距或优势与劣势的对比,会好过五十年代的抗美援朝时期吗?美国今日的霸权态势之综合评估,会好过二战时期的力量对比吗?

毛泽东的中国不仅有世界万岁军陆军之王,更有兵民之本的铜墙铁壁。人民中国的陆海空特等的综合实力和战斗力,尤其是决战常胜意志,只要是真正的战争展开,就绝对是世界一流的,无坚不摧的。与善良、朴实、真诚、友好的十三亿中国人民为敌,必将是与人类文明为敌。其后果不言而喻,不证自明。


二、中国的核心利益和中华复兴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上苍和皇天是公道的,历史给了各国、各民族以公平的施展空间与活动舞台。地中海崛起,大西洋时代,北美延续与集大成西方崛起与世界霸权,已经走到尽头。这一人类文明的插曲已近尾声,后现代化、后工业社会只是这一西方霸权的挽歌。

西方该从欧洲中心主义和西方例外论以及白人责任的上帝拣选梦中醒来了。在当今的西方化和全球化之前,人类文明的绝大部分历史时期里,都是东方化、南亚化甚至中东化在起着主导和决定作用。西方的近代胜利也好,殖民帝国霸权也罢,工业革命也好,军事、科技、商贸革命也罢,甚至其文官制度与国家统一联邦的真正起源和主要文明示范与历史遗产,都来自中国和东方。甚至其罪恶的资本原始积累,都基本上是对全球的掠夺。在此基础上,西方的确推进了东方的原创,大规模、高水平地模仿了东方的几乎一切文明创新和发明创造。但无论是西方的原始积累来源与方式,西方崛起、发展后的世界作用与所建构和主宰的国际秩序,都不仅充满了不公、不义和霸道,而且是伴随着血与火的殖民、扩张和掠夺的罪恶与残暴。这种历史与现实的国际游戏不公,已经彻底断送了其世界领袖的公义地位,也同时给西方文明引领的未来和西方自身的未来带来了深刻的隐患和可怕的阴影。

同贪婪的、扩张的、好斗的、霸权的西方病毒相比,东方与中国之国民性的国际观与文化是善良的、厚道的和极为宽容的。但与此同时,西方世界必须明白无误,中国的善良不是为了给豺狼的贪心以满足,而是奉献和分享给一切平等待我之民族与怀着同样美好和平、发展愿望的世界同胞与四海兄弟。

任何对台独、藏独、**的支持、作为与怂恿、纵容,都是同中国人民为敌,都是特定意义下的同中国的战争,任何在台海两端制造统一障碍,都是对十三亿中国人的宣战,任何对中国主权、领土完整和国民财富的侵犯,都是与中化民族为敌。而“中化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英勇气概。”

台湾、钓鱼岛、南海诸岛及其所属海域,都是中国自古以来的领土、领海,不容任何他国染指。

中国人民以极大的善良与热忱,以宽怀为大,真正海纳百川的世界博爱胸襟,在中华处于绝对世界优势的情况下,主动放弃对全球的航运控制与扼守,放弃对全球的殖民,甚至放弃对全球的秩序的主导,更不必说世界霸权了。反过来,而是以数千年的中华文明之精华,世界文明之奇葩与巅峰创造,从成千上万的种种技术文化发明创新,到各种政治、哲学、艺术、思想,甚至制度上的创造,无偿地扩散、传播到全世界,同西方原始积累时期的掠夺与霸占,进而暴富崛起时的鸦片战争与强迫贸易,到霸权时期的知识产权的巧取,形成了鲜明的在文明与野蛮,大智与偷巧,博爱与贪婪的鲜明对照。

是的,中国人克己、忍让,但中国与人民却绝不会对民族、国家和人民的穷凶极恶的敌人委曲求全,更不可能在任何威逼利诱下拱手相让。底线就是底线,过线就要付出代价,挑衅就会受到制裁。

台湾是中国的台湾,台海是中国的台海。如果美国当年在其鼎盛时期尚无法靠武装到牙齿的直接出兵和间接准备国民党军而颠覆和分裂中国,那么,今日的任何染指台湾事务,扶植和操纵台独反华势力,也必将以惨败而告终。不要上中国近代的那些几个汉奸人物的歪理邪说的当。也不要上自我腹胀的狂妄的国际猎手的当。

真诚、平等和互信地经略两国集团才是出路。任何霸权意识和反手为云覆手为雨地触犯中国核心利益和干扰中国崛起的作为,都将犯历史性的错误。


三、再次搭乘“东方特快”是西方的最好选择

《白银资本》作者弗兰克对西方崛起时,靠着美洲的白银、非洲的黄金和奴隶,而搭乘上了豪华的亚洲快车(据说是只能得到普通舱或三等舱席位)的不大光彩的历史,描绘地清晰、客观并惟妙惟肖。《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的作者,约翰﹒霍布森继承其祖父之《帝国主义》之传承,更是对西方欧洲中心论批驳得淋漓尽致,彻底颠覆了英国工业革命独创理性的伪历史。至于东方化的人类文明史的重构还刚刚开始。西方近代文明的狂妄、虚伪、欺骗的文化与历史把戏及其学术骗局,将伴随着西方霸权的退潮,而逐步呈现在世人面前。

讲究实际的美国人有这样一句名言:如果你打不过人家,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加盟他们。如果西方的祖辈们是以海盗、强盗、战争贩子、鸦片贩子、国际奴隶贩子和贸易二道贩子、十字军东征的宗教狂热分子等一系列不大光彩的身份,硬性挤上了东方亚洲快车,那么虽然事实上近乎于破产但表面上依旧阔桌的西方世界之最好的办法,就是受分寸、懂规矩,体面而从容地购票、按序、礼貌而井然地再度搭乘东方快车。

对那些富有白求恩式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精神的西方战友与绅士,中国人民与东方侠客,不但会引以为座上宾,委以重任,而且会视为知己、手足兄弟,永远加以珍视。

对那些富有远见卓识的发自内心尊重东方精神与价值,推进东西方文明交流的西方战略家、政要、商业巨臂,东方主人与中国公众会始终抱有以礼相待、礼尚往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君子情怀。

对那些遵纪守法,平等互利的西方商家、淘金者,东方主人与中国民众也会互惠互利,和赢共利。

华尔街-伦敦金融城,以超级金融大爆炸,以天量广义货币,以巨量杠杠锹动,洒下了一个弥天大谎,在反复多次的金融原生-衍生复合工程操纵下,已经使表面上光鲜的发达国家频临破产边缘,深陷债务陷阱,堕入泡沫经济深渊。不要说高科技、核威慑、国家弹道导弹防御体系下的绝对核打击、信息闪电战、天兵天将航天战救不了西方,就是全民皆兵,武装到牙齿,完全走上穷兵黩武之途,也救不了西方。不要说数百年来的人权与自由多元化的理性宣传,早已使得西方再度组织起“富人的仗穷人来打”的国家动员力降低为零,即使是从战争实力较量的美元支持和欧元支持来看,也早已在虚拟的空洞化和真实的债务化基础上,丧失了综合力量。

美国和西方若不想尽快破产,若不想由于战火与世界大战而引发本国政治革命,若不想自生自灭于损人不利己的游戏,遭到全球性的新仇旧恨的征讨,那就只有理性地加入到亚洲复兴、中国腾飞、亚欧非重新整合之中,而不是制造麻烦,铺陈陷阱,鼓动国家分裂,策划新殖民主义把戏。


四、美国是今日全球金融困境所在 中国是世界未来之希望之光

全球复苏依旧乏力且不确定。整个世界早已深深陷入到全球金融与经济困局之中,但时至今日的全球经济危局,主要是美国或英美模式及其长期经营运作的结果。国际贸易失衡、世界货币与储备资产失调、全球金融-经济失序,从根本上都来自于不负责任的自由化下的三重赤字和虚假资产泡沫基础之上的欧美,又主要是美国的生活与经销方式。

事实上,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或许仅有石油输出国除外,在国际经贸与国际金融流转中,为欧美发达国家提供了巨量的消费者剩余和生产者剩余,又在此基础上,供给了巨量的国际投资。没有这些天量国际财富效应和帕累托国际财富价值转移,过去三十年的西方“繁荣”与舒适,少则打折三分之一,多则可能达到一半以上。

从国际和中国国内购买力来说,就相当的物品和标的物而言,人民币的确比美元和欧元更加物有所值,但人民币汇率的国际价位却绝非是美中贸易逆差的根本缘由,反倒是美国繁荣与巨大财富效应的最主要的国际供给。

全球经济、贸易、金融、财政陷入到空前的困境与危局之中,任何意外的可能的不经意的导火与扰动,都可能引发超过上世纪的大恐慌、大危机,而危机一旦引爆,则首当其冲的定会是美国。美国非但在其中绝对无法重演上次大难中的从欲火中重生,并一直通向美国世纪的巅峰,而且可能从此一蹶不振,陷入苦难之中,或至少是由盛而衰,转入二流国家。

奥巴马和美国人都不甘居世界第二,美国也有此能力与基础支撑,至少继续可能是再半个世纪的美国第一的国际格局(就人均水平而言),但其唯一的正确的路径就是放弃扼杀,哪怕是刺激中国。中美有效国际合作是唯一的大智慧和战略选择。

中国不仅是美国资产的最大债主,也至少是世界加工厂,并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世界工厂,且逐步成为世界精工厂。中国已经是世界的最大粮仓、最大的菜果农基地,还将迅速成为世界最大的能源产地、高铁网络中心,并且已经在真正的国民与国家理财、储蓄、积累的意义上,成为世界净财富与储蓄中心,逐步迈向世界财富与金融中心。

全球金融-经济已陷重症、顽症且可能是“不治之症”之中,任何的猛药与错治,都可能即可毙命。“东方神医”、“中华医药”是世间珍宝。奥巴马能否真正若世界原本所期盼,奥巴马新政能否通向林肯之历史名位、罗斯福新政之量级,短视其洞视和把握中美关系的水平与能力。

美国必须从昔日的超级霸权梦中醒过来。世界最大的债务国是不可能长期保持全球霸权的。人类全部文明史反复证明,任何帝国深度财政危机,都必然导致帝国自行垮台。而美国不但已经深陷足以引发美国国家破产的财政危机,而且处于历史性的深度金融、贸易、储备和家庭,甚至地方预算与财政危机。美国依然具有无与伦比的资源潜力和军力现实支持,但美国并没有太多可资立竿见影的战略选择空间。所谓的高科技既不能当饭吃,更不能成为对全球实行外科式手术打击的秘密武器;所谓的软实力,早已成了明天的钱今日用光,“借来的钱就是挣来的钱”的低级“庞奇游戏”;所谓虚拟经济,早已成了泡沫经济膨胀的虚胖与超重;所谓“美国梦”,早已成了丧失挑战、进取、节俭、奋斗的美德而坐吃山空、超前过度消费的美国病。

醒来吧,美国!“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该剥去”。中国人的博大的东方宽容,伟大的节俭美德和举国勤劳、奋进是挽救这个危机重重的世界的唯一或至少是最重要的寄托与希望。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和中国人民的感情,美国和全世界都会在太平洋时代来临中受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