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台湾人的消失速度比全球变暖更快

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创下全球最低出生率,成为全世界少子化最严重的地方。当多数人还认为这只是一场无需着急的“慢性病:时,人口风暴却早已袭击台湾各个相关产业并影响消费力。少子化的台湾正面临一场“世纪大海啸”。



报道说,有一起真实的案例,场景是台湾北部的一家妇产科诊所。在热闹的大街上,这家五层楼高的医院却有着说不出的寂寞。老旧的招牌忽明忽暗、字迹斑驳,让人难以辨认诊所的名称。事实上,这家妇产科早已名存实亡,室内的手术灯不亮,手术袍被丢在一边。更难以想象的是,开诊所的高姓医师早已改行当“验尸员”了。



报道说,今年六十岁的高医生在20年前是台湾北部颇负盛名的妇产科名医,当时诊所一个月帮7、80名产妇接生。但随着台湾人越生越少,诊所生意一落千丈。1995年,高医生偶然发现领有医生执照从业人员其实有资格担任验尸员,替意外或病死家中的死者开死亡证明,以便于家属办理后事。因缘际会下,他开始利用闲暇兼职当验尸员,没想到随着妇产科门诊人数骤降,高医生越来越有时间从事副业。几年下来,副业变主业,他从一位迎接新生儿的妇产科医生变成看验尸体的验尸员。



从“迎接新生”到“目送往生”,高医生现在无论多晚多远,只要case一到,就得随叫随到,忍着尸臭味工作。目前他的诊所一天来不到3个病人,但却曾有一个月开立三百多张死亡证明的纪录,若以每张收费2500元计算,月收入竟可高达7、80万元。虽然许多亲友都对堂堂一位医师沦为验尸员无法接受,但高医生却说:“时势所逼,有什么办法?更何况当妇产科医生开一个诊所得请9位护士,一个月固定开销3、40万元新台币,验尸官的收入比接生好多了!”



报道指出,真正令人忧心的是,台湾少子化引来的“人口风暴”使得高医生的故事并非特例,在台湾不同领域上演着类似的剧情。



另一个事实案例是这样的,今年36岁曾经是大学讲师的洪老师,近半年是毕业生最难熬的“寒冬”。已经好几个月了,他仍然无法接受自己已经“失业了!”因此,他选择封闭自己,也谢绝亲友的询问与关心,空洞的眼神掩饰不了无奈的心情:“万万没想到,我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天!”



回想过去在大学任教期间,因为“少子化”,学校面临着招生不足的问题,而教职员每天处于失业的恐惧中,甚至为了巴结学生亲自在开学之际到车站帮新生扛行李。老师为了保住饭碗帮学生扛行李,这在一般人眼中真是匪夷所思。因此他不知道失业对自己而言到底是一种解脱还是惩罚。几年下来,培育英才的热忱全被磨光了,洪老师想起2005年时,他还冷眼旁观数百位流浪教师上街抗议,认为“少子化”只对基层的小学老师有影响,万万没想到,这股浪潮也让自己也变成“流浪教授”。



《今周刊》杂志自03年起就陆续关注台湾少子化、人口老龄化等危机议题。事隔几年,这场世纪灾比想像中的还可怕。08年台湾“经建会”委托学者拟定了《人口政策白皮书》,当时预估09年台湾的出生人口是20.2万人,总生育率是1.11。孰料台湾人口下滑的幅度却超乎预期,去年出生人口不但跌破20万人大关,总生育率为1,远低于全球平均值2.6,且成为世界之末。



亚洲大学社会工作系主任李美玲则以生理、职场、经济三大因素分析了台湾低生育率的原因。



李美玲分析说,在生理因素方面,不婚、晚婚、晚产、少胎并列为台湾少子化的四大主因。目前的职场环境对于育儿妇女十分不友善。特别是工作权往往在生养孩子后“人事全非”而且情况日益严重。在1979年,台湾妇女因生育而离职,只需40个月就能重返职场。但去年,这个时间却已经拉长到了75个月,妇女因生产而离职需要超过6年才能再投入职场。



报道说,真正令人担心的是一般人对“人口风暴”认知不足,甚至根本不认为这是一个危机。研究人口问题多年的台湾人口学会秘书长暨台湾政大社会系主任林佳莹就作了一个巧喻:“人口风暴就像一场来得又急又猛的海啸,人们一开始舒适躺在岸边,听到嗡嗡声响时,以为灾祸还离自己很远,但往往还来不及起身就已大难临头!”或许你会自我安慰,“少子化问题早已是老生常谈,但日子还不是照样过!”但林佳莹说,“很抱歉!这场风暴没有幸存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